鲜网

正文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nm881103

    发表日期:2017-1-12

    字数:5320

    「阿姨,给我,好不好。。。。。我。。。。我受不了了。。」

    这也是高贝宁第一次接触女人,但是女人娇嫩柔软的肉体深深的吸引了他,

    已经血液沸腾的高贝宁现在就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不讲任何道理,只是期望尽

    快占有交配的对象,而且这个对象还是那么迷人,那么美丽。

    雄性生物基因里面对雌性生物本能的占有让他饥渴异常。

    已经快要绝望的张怡现在说不出任何的话,只能死死的咬着牙,苦苦的忍耐

    ,侧过脸去不让男孩看到自己屈辱的脸。

    此时此刻她无比的期待高贝宁的父母尽快的回家将她解救,因为她今晚不可

    能逃出男人的玩弄,她清白的身体就要被丈夫之外的男人侵略。

    另一方面,她又不期望他的的父母现在回来,如果高书记或者李局长回来看

    到这样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他们家里勾搭他们的宝贝儿子,那她的事情绝无任何

    机会了。

    张怡那昂贵的蕾丝内裤在这一男一女的绞力中被绷到了极限,薄如蝉翼的丝

    质内裤彷佛随时都要被撕裂。

    僵持不下的战况让精虫上脑的高贝宁暴躁不已。

    这个美艳动人的少妇已经落到这样的田地,为什么还要如此的抵抗?恶向胆

    边生的高贝宁感觉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经充血到了极致,如果再不发泄出来,他都

    怀疑自己要爆炸了。

    无论如何今晚他一定要得到身下的这个人妻,即使强暴她,即使违法的事情

    也在所不惜。

    「啊。。。。。不。。。」

    一直安静的房间内,默默绞力的两人终于有人发出了第一声的尖叫。

    高贝宁突然隔着张怡裸露在空气中的内裤,在女人娇嫩的私处用力的掐了一

    把,剧烈的疼痛让张怡的泪水都快要掉下来。

    那是女人最最私密的地方,平时洗澡的时候她都不忍心用力的清洗,从出生

    开始就精心保护的私密下体现在被男人用力的一掐,那发自内心的疼痛,那来着

    灵魂的颤抖让她一瞬间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不要。。。。你。。。。。」

    女人坚守到现在的内裤被高贝宁轻易的脱去了,原本是保护女人下体的内裤

    被人随意的丢弃在沙发上。

    高贝宁看着身下的女人,原本紧闭的双腿被自己蛮力的分开,只能无力的搭

    在自己的两腰边上,那雪白浑圆的美腿是那么耀眼,而最宝贵的地方已经对高贝

    宁毫不设防。

    这就是美艳少妇的下体,这就是婀娜多姿的女人的下体。

    整齐的阴毛紧贴着女人平坦的小腹,鲜红的大阴唇已经微微绽放,高贝宁彷

    佛已经闻到了少妇下体的那种骚气,那是成熟女人才有的气息,诱惑着男人一往

    无前的探。

    已经双面鲜红的高贝宁来不及脱掉自己的裤子,他担心这样的机会会一闪而

    逝。

    还好他在家穿着宽松的睡衣,一边按压这张怡的抵抗,一只手扒开自己的裤

    头,让已经勃起很久的肉棒展现在张怡的面前。

    「好。。。好。。。大。。。。」

    张怡第一次见到高贝宁的大肉棒就被惊呆了,这简直就不是一般人的尺寸,

    不要说高贝宁这个年龄,就是成年男人都不会有这样巨大的尺寸。

    「不要。。。。你。。。你这是犯法的。。。。。阿姨不怪你,你还年轻,

    不能再错下去。。。。。啊。。。。出去。。。快出去。。。」

    高贝宁这样的嫩头小子根本不会什么调情的手段,对现在的他来说,把自己

    的大肉棒插入身下这个美少妇的小穴才是最要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他。。。。他真的插进来了。。。。好大。

    。。。。下面。。。下面快要撕裂了。。。」

    高贝宁借着女人下体的丝滑和大肉棒分泌的淫液,缓缓地插入人妻最珍贵的

    下体私处。

    女人窄小的小穴被高贝宁硕大的肉棒撑开到了极限。

    在女人的抵抗中,在高贝宁的努力中,犹如鹅蛋大小的龟头终于插入了人妻

    人母的小穴中,将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小穴填充的满满当当。

    「阿姨。。。。。我已经进去了,等会你就体会一下我大肉棒的威力吧。。

    。。哈哈。。。」

    已经胜利在望的高贝宁发出了狂妄的宣言,就像是一个打了胜战的将军面对

    投降的俘虏,显示着自己的姿态。

    「不要。。。你不能再进去了,阿姨求求你,求求你,阿姨有老公,有孩子

    ,不能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啊。。。。。」

    张怡在此时此刻已经绝望,男孩那硕大无双的肉棒已经插入,随时就能整根

    进入自己私密的下体,那是只有丈夫才能享用的小穴,现在却被一个陌生的男孩

    的肉棒插了进去。

    「阿姨。。。我来了。。。我。。。。」

    高贝宁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胯下的肉棒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巨大

    的龟头在张怡娇嫩的小穴内也是一阵跳动,时刻准备着轰入美少妇宝贵私处的最

    深处,和珍贵的子宫来一次深层次的亲密接触。

    「不不不。。。。你不可以。。。」

    张怡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自己

    。

    内心的深处她不禁对自己的丈夫有了一丝丝的恨意,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

    会沦落到被一个男孩如此的糟蹋和戏弄。

    「叮咚。。。。叮咚。。。。。」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铃响起来了。

    准备进攻的高贝宁蒙了,绝望的张怡也蒙了。

    很快他们两个都意识到了什么?这个时候按门铃的能是谁?!「高大书记和

    李局长回来了」,「坏了,老爸老妈回来了!!!」

    原本敌对的两个在这一瞬间就完成了同盟。

    高贝宁急忙拔出已经插入女人小穴的肉棒,而张怡则非常冷静的整理着自己

    的衣服。

    「你干什么。。。还给我。。。」

    就在张怡整理完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后,却看到高贝宁将自己被脱下的那条内

    裤随手踹入了口袋。

    「别吵,我现在去开门,你冷静点。。。。。」

    高贝宁根本就没有把内裤还给她的意思,直接走去开门。

    「你。。。。」

    想要抓住高贝宁抢过内裤的张怡那是他的对手,高贝宁一转身就跑到了门口

    ,缓了两口气,转身看了张怡一样,打开了门。

    张怡只能立马坐下,假装非常澹定的喝着茶水,只是慌乱的眼神和微微泛红

    的脸颊出卖了她。

    「宁宁,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

    说着高贝宁的母亲,鼎鼎大名卫生部李局长就走了进来。

    「我爸呢?」

    高贝宁一边殷勤的给母亲那拖鞋,一边转移母亲的注意力。

    「哦,北京那边来了几个老朋友,拉着你爸聊天呢。。。。。嗯???你是

    。。。。。。」

    李局长刚换完鞋子,就发现一个女人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

    「李局长,您好。。。。我是刘全志的妻子。。。。我。。。。」

    张怡一边谦恭的和李局长打着招呼,一边走过来,那澹定的姿态和说话语气

    ,高贝宁完全看不出来她刚刚在自己胯下的抵抗。

    「是你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请你出去。。。」

    刚刚还一脸开心的李局长,一听张怡的来意,直接下了逐客令。

    刚刚还笑脸迎上来的张怡一下就慌了,「李局长,求求您了,求求您和高书

    记了。。。。我。。。。他。。。。老刘不能被判刑啊,如果他倒了,我们家就

    完了,我。。。我也活不下去了。。。」

    刚刚被高贝宁那么羞辱和玩弄的张怡都没有流泪,现在面对李局长的冷血拒

    绝,张怡第一次留下了泪水。

    一旁的高贝宁看到这个美艳动人的女人哭的那么伤心,他的心里都有点不忍

    ,这毕竟是他第一个动心的女人,当看到张怡差点跪在母亲面前的时候,他都想

    上去劝劝母亲。

    「妈,这。。。。。」

    「宁宁,你先进去,妈妈有点事情要说。。。」

    李局长看着自己的儿子,作为李局长的心头肉,从小到大都舍不得宝贝,任

    何时候,不管多大的事情,她都不会凶高贝宁,更别提打他了。

    在母亲的面前,高贝宁也一直是一个乖宝宝,顺着母亲的话,他只能回到自

    己的房间,但是他连忙竖起耳朵,躲在门口偷听。

    「你有没有和我儿子说什么?」

    刚刚对着高贝宁还慈眉善目的李局长,当儿子一进屋子整个人瞬间变得犹如

    洪荒野兽,虽然李局长也是一个女人,但是常年身居高位,出生军阀豪门的气势

    将张怡压制的犹如幼兽一般。

    「没有。。。没有。。。」

    惊慌失措的张怡站在李局长身边浑身颤抖,只能摇头低声回答。

    「没有最好,如果有。。。。。哼!别说刘全志了,你们全家都不够埋的。

    。。。。」

    李局长的话犹如寒冬冷雪,让张怡的感觉自己行走在悬崖的边缘,随时都有

    掉入深渊的危险。

    「不敢。。。不敢。。。可是李局长,我们家老刘也。。。。。。」

    话还没说完的张怡,突然就看到了李局长凶横了眼神,那眼神绝对不是在看

    着自己,那是在看一具尸体,冷酷而无情。

    「这件事,组织上会有定论,你不要瞎操心了,回家就好好待着。记住我的

    话,好好待着,你可以走了。」

    李局长斩钉截铁的话让张怡失去了再说什么的勇气。

    「那。。。。那,李局长再见。。。。。」,「咚。。。」

    随着关门声响起,家里又陷入了安静。

    而坐在门口偷听的高贝宁却陷入了痴呆的状态,背靠着卧室的大门,脑袋混

    乱的胡思乱想。

    一方面,几个小时以前他只是一个在家写着作业的初中生,过着近乎屌丝一

    样的生活。

    可现在他好像偷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那不是他这个年龄可以承受的

    了的惊天秘密。

    另一方面,高贝宁摸着口袋里面还带着女人体温的内裤,是那么的丝滑,就

    像是张怡那娇嫩的下体。

    想到那个美艳的人妻少妇没穿内裤,套着一个单薄的外裙就离开了。

    那异样的感觉让高贝宁觉得自己刚刚收到惊吓而软下去的肉棒再次勃起了。

    「宁宁,宁宁,你吃晚饭了么?你看妈妈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李局长的话就像是利刃,直接破开混乱的思绪,让发蒙的高贝宁清醒了过来

    。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父亲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就是自己母亲

    ,管他外面洪水滔天呢?」

    「妈,我没吃饭呢,我回家就开始写作业,肚子都快饿瘪了。」

    说着,高贝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口袋里的内裤塞到枕头底下,缓和

    一下自己的情绪就出去了。

    「妈妈不是给你留了钱么?自己出去吃点东西啊!真是个傻孩子。。。。。

    」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刚刚还气焰凌人的李局长现在又变得慈眉善目的模样,

    任何人看到了都会觉得李局长是一个心思单纯的贤妻良母。

    「我就喜欢吃妈妈做的饭,外面的太难吃了,吃不下。。。。。」

    「好的,好的,妈妈现在给你做。。。。也不知道心疼妈妈,不知道什么时

    候才能享受儿子的福哦。。。。」

    虽然以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高贝宁的条件只能说很普通,但是在每一个母

    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棒的孩子。

    就是李局长这样见多识广,常年身居高位的人也不能例外。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妈妈太棒了。。。」

    一边开心的吃着饭的高贝宁,一边高声的赞扬母亲的厨艺。

    「慢点吃,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站在客厅迭衣服的李局长满脸开心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

    「妈妈,刚刚那个阿姨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母亲的心情似乎不错,高贝宁借机想问一下母亲那个美艳少妇的情况,毕

    竟那是几乎成为自己第一个女人的美人。

    虽然那是一个人妻人母,但是丝毫不影响高贝宁对她的占有欲。

    甚至一想到她是别人的妻子,一个比自己还大十几岁的成熟少妇,他更有征

    服的欲望。

    这是雄性生物对雌性天生的征服欲,不在乎身份年龄和地位。

    「。。。。没什么事情,那是工作上的一点事,小孩子家家的瞎问什么?!

    !」

    李局长看样子不太想和儿子提这些事情。

    就她的想法,现在儿子还小不最好不要接触那些阴暗的东西。

    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本能的保护,虽然生在这样的家庭,最后的结果还是要

    置身黑暗,与各方势力绞力博弈。

    但身为母亲,李局长想要将这样的情况无限拖延,让自己的孩子能在阳光下

    尽可能的享受多一秒。

    「妈。。。。我就想知道,我不会乱说的。。。求求你了。。。。」

    在这个家里高贝宁和母亲的关系更好一些,高大书记可能因为纪检委的工作

    关系,一脸严肃的表情让高贝宁这个亲生儿子都内心害怕。

    平时高贝宁更乐意和母亲待在一起。

    「别晃了,别晃了。。。。妈妈头都晕了。。。。行行行,告诉你。。。。

    」

    被儿子缠的没办法的李局长只能有选择的告诉儿子一些相对来说无关紧要的

    事情。

    「今天来家里的那个阿姨是城建局一位领导的妻子,她老公现在正被纪检小

    组关起来问话呢。。。他没办法就来咱们家求你爸。。。。。」

    「哦。。。原来她是求我爸放过她老公的,那她还说来拜访的。。。。。」

    高贝宁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张怡今天登门的用意。

    也是,如果不是有求于人,自己的肉棒都插进她小穴后她都不敢反抗。

    「对了,宁宁,以后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你爸爸的岗位特殊,

    就怕这些风言风语。。。。」

    李局长小声的警告着自己的儿子。

    「好的,妈妈,我以后会注意的。。。。那,那今天那个阿姨的老公会不会

    被判刑啊??」

    「她老公的事情其实不大,也就贪污了一些钱而已,问题复杂就复杂在有人

    要借着她老公的事情弄上面的一些人。。。。。」

    这样的政治绞力对李局长来说司空见惯,无外乎找个由头干掉一些人,牺牲

    一些人。

    「那爸爸会帮她么?」

    「你爸爸为什么要帮她?你个傻孩子,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干系,你爸

    爸虽然有能力保他,但是我们家没必要趟这趟浑水。。。。」

    李局长看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小孩子。

    「那。。。。。」,「没那么多那。。。那。。。那。。。。赶紧睡觉去,

    早睡早起身体好。。。。」

    还想发问的高贝宁被李局长打断了,还有很多疑问的高贝宁只能摇头晃脑的

    离开。

    「宁宁,记得刷牙洗脸啊。。。。」

    「知道啦。。。。。妈妈,晚安。。。。」

    躺在床上的高贝宁怎么也无法入睡,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让还是一个

    初中生的高贝宁无法接受这样的变化。

    女人的身体原来是这么娇嫩,是这么丝滑,是这么柔软。

    高贝宁想到之前那个少妇悲咛的在自己胯下哀求的样子,一个人妻人母因为

    有求于高家,被自己那么凌辱都不敢高声反抗。

    把女人最私底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面细细的品味,那少妇独有的骚味深深地吸

    引着高贝宁。

    想着那个精致的面容明明想要抵抗却又强制忍耐,明明收到侮辱却只能承受

    的少妇。

    高贝宁憋了一天的肉棒终于在他双手的努力下发射了,已经整装待发许久的

    精子犹如炮弹飞溅到空中,散发着腥臭的气息,让整个屋子都显得那么淫糜不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