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一章※狡猾的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章※狡猾的不速之客
                                 放学后的美术室。
            「哎呀呀,没注意到时间,原来都这幺晚了,也是时候回去啦。」幸美瞧了一下手錶,打着哈欠说。
            「哇,真的很晚了诶。可是幸美你的油画一半也还没画完啊!不是要参加高中油画比赛吗?后天便截止了啊。能赶上吗?」看看幸美的画,蜜儿担心地道。
            此时,幸美早已收拾好画具,準备离开,「船到桥头自然直,妳也跟我走吧,请你喝咖啡又如何。」
            「当然好呀!」蜜儿爽快地摆好画作,便要跟幸美夺门而出,「噢,对了。」   她想起什幺似的,向着美术室的角落大喊:「林慕!   妳走的时候记得关好灯,锁好美术室的门!」
            原来美术室还有一人。林慕。
            林慕全神专注在画作中,头也没抬,只是轻轻回应了一声:「嗯。」
            「好啦好啦,走了走了,快点啦!   每次都只有她自己一个留在美术室的啦!用不着每次离开都要提醒她吧?」   幸美不耐烦地催促。
            两人的谈话声和脚步声渐渐远去,美术室陷入一片宁静。橙红色的光线悄悄地跑进美术室,黄昏已到,可是林慕全没有回家的知觉。
            每次都是林慕留守在美术室到最后,并不是无事可做,画画是她的一生和全部,她享受每刻画画的时光。
            一笔一画,涂在画板上的种种颜色,时间很快无声地流逝。
            一切就像如常一般地过去。
            突然,听见轻快的脚步声,林慕吓了一跳。这个时间谁还会留在学校?
            「嗨!还有人在吗?」一个头颅探进美术室,林慕瞧见了,是个男孩。
            男孩走进美术室,好像没发现林慕的存在。「啊咧,没有人吗?   还打算借东西的说……」
            啪嗒!林慕的画笔不适时地掉到地上。
            「吓!」男孩吓了一跳,「原来还有人的吗!吓死我了,在的话为甚幺不作声呀?」他走到林慕面前,林慕的脸被画板遮盖着,所以看不见。
            「怎幺这裏只有你一个啊?美术社不是有很多人吗?其他人呢?」   男孩问。
            林慕没作声。
            「好啦好啦,至少也看看我嘛!」男孩移开画板,两人随即对上眼。
            好高!   林慕虽心裏惊叹,但脸上仍木无表情。   男孩长着棕黑的头髮,个子很高大,五官标緻,应是个无可挑剔帅哥,可惜他给人既成熟又轻浮的感觉。
            林慕立刻转移视线,抛下嫌弃的眼神,夺回画板珍爱地查看有没有弄花的地方。
            「为什幺就是不理我呢!妳对别人也是这样的吗?真是无礼呀…」男孩摇摇头说,注意到林慕的画,「哇。画得真漂亮。这是什幺?秋天的枫叶吗?」
            林慕依旧没有理他。
            「唉,算了算了。反正我来也只是来借东西。」男孩扫视美术室,问道:「你们这裏有白胶吧?在哪裏?」
            林慕终于抬起头,盯着男孩。
            「什幺嘛!一句话也不懂说,真不可爱。没有就算啦,我走了。」   男孩无奈地说。
            一根手指指着美术室的储物柜。
            「喔…在那裏吗?」男孩看见林慕的奇怪举动,往储物柜翻了翻。「啊!找到了。」
            「谢啦!」男孩拿了几支白胶。
            「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呢,不爱说话吗。不过你画画真的很漂亮。真心的。」他抛下这句便离开了。林慕依旧专注在画作,好像听不见他的话一般。
            我……?
            画画……很漂亮吗?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幺夸我呢……不,只是在夸我的画吧?
            良久,林慕发现自己经不在状态了,思绪弄不清,完全画不到画。
            「我真是……」她边洗画具边自言自语。
            太阳早已下了山,留下粉红与深蓝的一片天空,万里无云,甚是写意。
            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居然和我说话……
            还是第一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之后,已经过了几天。
            每週二的例行早会,学生一个个步入学校礼堂,虽说学校规定了早会是严肃的,可是仍见不少学生在聊天、在抱怨。而老师们早已懒得理他们的抱怨了。
            「週二!真是灾难啊,校长沈闷的训话!怎幺每週也要念一次!」
            「就是嘛!每週也一式一样。」
            「进去也是打瞌睡罢了!」
            在队尾听着所有人抱怨的林慕,毫不在意这个例行早会。对她而言,校长的训话是她画画的伴奏曲。她把颜色笔和小笔记本带了来。
            校长步上台,即将要开始了。
            林慕抬头盯着校长。
            今天穿的是黑色西装、白色衬衣、鸭绿领带、深棕的球鞋……原本灰白的头髮也染成了黑色。仔细观察后,林慕开始在小笔记本上速画。
            长长的训话也同时开始:「今天的天气也是跟往常的令人心情愉快。各位同学、老师,本校创立30年,一直承继着先祖的教育规範……」
            「快看!校长西装配球鞋!」有人注意到不妥,开始跟前后的人私语。
            「哈哈哈,真的哩!今天他怎幺了?」
            「说不定校长恋爱了!他不是单身吗?看他的神不守舍!学校已经创立35年吧?」
            「恋爱!不是吧!」
            「他没70岁也有60岁了吧?会有人喜欢他才怪!」
            谣言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很快谈话的声音便充斥整个礼堂。
            可是校长好像甚幺也听不见似的,继续一板一眼地念颂着他的伟论。
            而林慕呢?她仍旧无动于衷地在速画校长,一支接一支舞动着的颜色笔,在杂声下描绘着校长的神韵。
            「校长!我好喜欢你今天的球鞋!」
            有个坐在前头的人突然站起来,高声向着校长叫喊,远远盖过大家的声音。
            全场立刻陷入寂静。每个人也等待着校长的回应。
            此时,林慕双眼在寻找那个叫喊的人。怎幺好像听过这声音……?
            吸引眼球的是高大的身影,还有那头棕黑的头髮…?不就是前几天的那个轻浮的男孩吗?林慕睁大了双眼。
            校长慢了半拍,原本呆滞的脸上竟挂上调皮的笑容:「啊,谢谢你,崔皓轩同学,我也很喜欢这双球鞋呢。正所谓:   窈窕淑女,君子好「球」啊!」
            没想到,校长竟然会说冷笑话!
            就这样,早会便史无前例地在爆笑声中渡过,而崔皓轩也没受到责备。
            「好样的!崔皓轩!公然挑衅校长却没有   被骂。」早会结束后有些人更拍拍崔皓轩的背,为他感到佩服。
            「我哪里是挑衅呢,我真心夸奖校长哩!」崔皓轩咧嘴大笑。
            林慕仍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崔皓轩,心底话源源不绝。
            原来那天,他也是在说反话……吗。
            幸好现在搞清楚了,我还竟然差点当真了呢。
            真的真的差一点点就,把他这些话藏在心裏了呢。
            毕竟,是第一个人称讚我的画。
            毕竟,他没有对不说话的我视而不见……反而不断跟我说话。
            不过那一天我感到很开心,是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呢。
            只是。
            你太狡猾了。
            我也差点相信了你的谎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