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综同人)[综武侠+剑三]我的部下是鬼神_分节阅读_1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摆于这几十块令牌的首位的那枚,正是他十一年前亲手放上去的。
  彼时彼刻他何曾想过,会有这一日,这个孩子会为了这道令牌叛出家族。
  而这道令牌旁边,本应摆放着两枚玉珏的蓝色玉皿中,也早已空无一物。
  共生珏。
  半枚玉珏留故土,以免死生无人知。
  这用来通报死生及尸首之处的半枚玉珏,早已被其各自的主人拿走了。
  一枚在十一年前,被宿维时拿给了原随云。
  而另一枚,却在更早之前,就被宿维承拿给了梁则。
  这兄弟两个,性子截然不同,却傻得如出一辙。
  明知没有结局可等,却偏要孤注一掷。
  “堡主。”有侍女蹑手蹑脚走近宿奇先,道,“夫人见您迟迟未回,差婢子来问问。”
  宿奇先这才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睛压下了眸中痛楚,故作平静道:“我这就回去,夫人可好些了?”
  侍女躬身道:“刚喝了药,但未见到您,不肯睡下。”
  “我知道了。”宿奇先沉默须臾,又道,“两位公子呢?可有消息传回?”
  侍女闻言,嗫喏一顿,片刻方道:“有……说是,已往陆东流烟谷去了。”
  “什么?!”宿奇先一惊,转身急道:“都去了?”
  “……然。”
  宿奇先大怒:“怎么会都过去?我不是告诉过承儿不许去吗?!”
  “是,大公子本来也要回来了,但是不知为何改了主意。好像是因为……”侍女被宿奇先的怒意吓得抖个不停,“因为秋宁剑谷那位梁公子执意要去。”
  孽债啊!
  宿奇先沉沉地合上了双眸,长叹一声。
  他们乐生堡,是不是欠了秋宁剑谷的啊!
  ***
  流烟谷中。
  点雨飞奔至风殷澜所在之处,急道:“小姐,他们来了!”
  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风殷澜放下手中书卷,侧头道:“清琅来了吗?”
  点雨想不通自家谷主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提这个,却不敢多问,只道:“来了。”
  闻言,风殷澜竟忽然挑起了一个笑容,连往日冰冷的眉目亦因这一笑而稍微融化,反而多了些少女的羞涩和喜悦。
  她起身抬手,将身上的裙子理了一遍又一遍,却仍不确信地问点雨道:“好看吗?”
  点雨垂下眸子,低低叹道:“好看。”
  “恩。”风殷澜甚是欢喜地应了。
  真好。
  至少我在他眼中的最后模样,不会太过狼狈。
  放下裙摆,风殷澜转眸看向了点雨,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点雨……”
  “是,小姐。”
  风殷澜轻轻抿唇,似乎在怀念什么,嘴角虽是在笑的,眸中却已染上了凄哀:“跑吧!”
  点雨“唰”地抬起了头,似乎完全没能理解风殷澜刚刚说了什么。
  “跑吧。”风殷澜又重复了一遍,“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在后院设的灵器阵吧,从那儿逃出去。”
  “绝不!”点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已布满了脸颊,“我不要自己跑!我不怕死!”
  “乖。”风殷澜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暖玉,放到了点雨手中。
  婆娑玉。
  此玉有香,沾衣弗去。
  最重要的是,这是世上唯一一种能控制人心神的灵器。
  “去吧。”风殷澜贪恋地盯着点雨半晌,蓦一挥手。
  即便心中万分抗拒,却被玉渐渐迷失了神智的点雨听话地站起了身、向着风殷澜所指之地木然行了过去,只是脸上,泪痕仍在。
  风殷澜望着点雨去的方向许久,直到其身影已全然隐没在竹林间再看不见,她才终于掩去泪水、缓步走至了内院门前。
  一门之隔,两个世界。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了隔院之门、从容道:“劳诸位,恭候多时。”
  院内,原随云确已等她许久,见她终于肯露面了,温和笑道:“我还以为风姑娘怕死,悄悄逃走了。”
  “原公子说笑了。”风殷澜神情亦是平静,“姑娘家,总是要梳洗打扮一番。”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竟有种诡异的平和,看上去不似是仇敌,反倒有种故友相见的意味。
  风殷澜话毕便环视了一周,在人群中稳稳地望住了自己相见的那个人。
  “清琅,许久不见。”
  慕清琅虽不愿理会她,却也知道此人将死、心中略有不忍,一时竟没用往日的冰冷面目相对,反而低声应了句:“恩。好久不见。”
  问候得到了难得的回应,风殷澜竟瞬间就亮了眼眸,只不过这喜悦持续不过一瞬,她便看见了站在慕清琅身侧的白七悠。
  “兜兜转转,尽了全部努力……”风殷澜出神喃喃道,“却终究……不是我……”
  她凄然一笑,忽一挥袖,竟将慕清琅轻轻推了出去。
  慕清琅被推了个莫名其妙,因风殷澜这一推可谓轻柔,说是要攻击吧,可却一点力度也没有!
  只是他并未疑惑太久便惊恐地睁大了眼眸。
  因为在他们刚刚站立之处,已有数道灵器波纹隐隐浮现。
  这波纹层层环绕,不过瞬息就重叠而起,雾气昭昭,竟将周围映衬得如同仙境一般!
  然而在场诸人,人人清楚——
  这可不是仙境。
  这是流烟谷的凶阵,离煞阵。
  也是宿维时此前用来杀死符风的凶阵。
  只不过,虽见凶阵,宿维时却也并不觉得慌张。
  离煞阵,其凶悍之处在于,其阵壁不可碰,碰之之物无论为何皆会瞬间粉碎。
  然而却也并非无破解之法。
  宿家的叱念阵正是由层层剑阵组成。
  以剑阵代人,便可破此阵而出。
  见离煞阵起,宿维时毫不迟疑、瞬间便布下了怀中灵器。
  叱念阵起,瞬间便如乘风破竹般袭向了离煞!
  在叱念的猛烈撞击之下,碎裂之声,从离煞阵各处响起,正如宿维时所料那般。
  见阵壁终于破了个口,宿维时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可还没等他完全放下心来,风殷澜竟忽然后退了几步,粲然一笑。
  宿维时心中不详升腾而起,他低喝了声“不好”,随后就要把自己身侧的几人从那个缺口推出去。
  可他刚刚抬手,就有一股比他强大得多的力量忽然从那缺口冲了进来,将阵中几人俱用内力送了出去。
  谁?!
  宿维时刚一站稳便要回头望去,却更先一步听到了自己哥哥怆然的一声长啸:“梁则!”
  元原闻声亦是惊恐地抬头循声“看”向了阵中,可他眼前只有冰冷的系统界面、和那个界面闪烁着的代表梁则的绿色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