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快穿之千姿百态_分节阅读_8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男人等了好几天,林泽还是没确定莫韶华的具体位置。
    男人有些不耐烦了,“到底还要多久?”
    林泽嘻嘻一笑,“别着急嘛,你的小情人本事挺大,居然有本事逃脱主神的监控。现在主神已经恢复正常了,他也没了危险,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男人冷了脸色没说话。只是听林泽说他没危险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温柔。
    主神数据千千万,林泽真相从里面找出一个不稳定的数据还真是要花费不少功夫。
    就在林泽终于确定了位置之后,男人用最快的速度再次进入大千世界。
    林泽摸了摸下巴,“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大魅力。”他摇了摇头,又想起自己找到的那个能量体从拿回来还没来得及研究,又回了研究室。
    男人进入大千世界后,一睁眼就看到红鸾纱帐,铺天盖地的红色,外面吵吵闹闹的,好像在吃饭喝酒。
    “大帅,今天是少帅的婚宴,以后您就等着抱孙子了。”
    一位身着军装,看起来颇为粗狂的人哈哈一笑,“那是,老子巴不得那小子给我生十个八个,我们司家也热闹了。”
    男人将这人的记忆看了一遍,现在是军权当道的时候,虽然是乱世,但是也只有两大势力盘踞。一个就是北方的彭家,一个就是南方的司家。
    他现在的身份就是司家唯一的男孩儿,司承擎。
    今天说来是他大婚的日子,但是司承擎性格阴晴不定,冷漠无比,新娘子是被家里逼着嫁过来的,她又害怕司承擎常年冰着一张脸,偷偷买了安眠药下在酒里,还下了人能吃的最大分量,司承擎一下子就倒了,再醒过来就换了一个人。
    司承擎一下子推开门,穿过人群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说道,“备车,去宁城。”
    警卫被他一吓,只按着他的命令去开车了,等他们绝尘而去,一院子人才炸开了,议论纷纷。
    “司少帅这是怎么了?”
    司大帅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洞房还没入呢,怎么人都跑了?
    但是他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几乎是宠到心尖里,正想让司夫人去安慰一下新娘子和她的娘家人,那边就听说,新娘子跑了!
    听她身边丫头说的话音,逃跑的方向就是往宁城去的。
    一下子众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来。这场婚礼……真是够闹腾的!他们此时真希望自己没来,没听到新娘子逃跑的消息!
    司承擎摸着身体中火热的一处。
    是他!真的是他!
    他就在宁城。
    虽然林泽没有查到他具体的地点,但是他一到这个世界,就感到了他的存在。
    这一次,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了。
    司承擎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前面的警卫简直吓尿了好吗!
    他什么时候见过少帅这么笑过啊!而且,刚刚他隐隐约约听说少帅的媳妇跟别人跑了……少帅不是疯了吧?!
    警卫打了个寒颤,似乎可以想象得到新娘子的下场。
    只希望这次少帅心情好些,别连累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就好。
    想到这,警卫将脚下的油门踩得更快了。
    司大帅见儿子去宁城,现在路上不太平,他慌忙派了人跟在后面,一车端着枪的兵哥跟在一辆汽车后浩浩荡荡的朝宁城赶去。
    司大帅看向一旁的人,问道,“过些天的会议不就是在宁城吗?”旁边的警员回道,“是的大帅。”
    司大帅看了一下远方,心里却琢磨着,儿子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但毕竟是媳妇跑了,这种事情一般人都忍受不了,司大帅想了一下,就听到外面新娘的家人过来要见他的声音。
    司大帅冷哼一声,用表情表达了他的不满。
    既然不想结婚,当初答应那么好干什么!真当他们司家好欺负吗!
    “让夫人去把人打发了。”司大帅摆摆手,自己回了书房,这态度是表明了不见了,“咱们现在也去宁城。”
    那人一看就知道这次,罗家得不了好了。
    
    第九十二章 绝代风华
    
    线索戛然而止。
    莫韶华却从这寻常的醉酒溺死事件里看出了不寻常。
    如果说这里面没有李桃儿的手臂,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一个从来滴酒不沾的人突然喝醉了,还那么巧的就溺死了!
    刘长铭找到莫韶华的时候,他刚从学校回来,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
    “唯一能证明李桃儿买过砒霜的人都死了,你还这么一脸轻松的要出去?”刘长铭着实有些看不明白这人了。
    他形形色色什么人没见过,逐利的,忘恩负义的,耍小聪明的,也有以为别人都傻的,还有费尽心机往上爬的,就是没见过莫韶华这样不管遇上什么都不动如山的。
    这气度,和上头那位都有一拼了!刘长铭咂舌,从莫韶华温润的书生气里看出了几分不平凡。
    “他死了,也不代表线索就断了。反之,我们又得到一件有用的线索。”莫韶华笑笑,“李泉的尸体已经检查过了吧,都发现了什么?”
    “能有什么,一个穷鬼单身汉,几个铜板,还有一张脏兮兮的手绢。”刘长铭不以为意的说道。
    “没其他的了?”莫韶华挑眉,不应该啊。
    “没了。”刘长铭问道,“你怀疑他的死和李桃儿有关?”
    莫韶华没说话,刘长铭却明白了,呵呵轻笑了一下,“女人哪……”
    他家里那些不也一样。
    人前矫揉做作,做足了柔弱姿态,背后的狠毒劲儿就是他们这些男人也比不上。
    “不过你刚才说的手绢……”一个大男人又是做苦力的,随身携带汗巾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手绢……
    “那手绢什么样的?”
    刘长铭嫌弃的撇了撇嘴角,“从水里捞出来之后及黑漆漆脏兮兮的,谁看他什么样的了。估计就是一块儿破布。”
    刘长铭刚说完,他旁边的警卫小声说道,“那应该不是破布,我摸着那手感像是丝质的。”
    “你确定?”刘长铭回头看他。
    那警卫再三想了想,终是点了点头。
    “把那张手绢洗干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莫韶华看了眼刘长铭,“麻烦刘长官找个和李泉长相相似的人过来。”
    “你想诈她?”
    莫韶华微微一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就在莫韶华调查进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那边宁城也迎来了一场盛会。
    南方各省举办一场会议,地点就是宁城。
    为了迎接这些大人物的到来,宁城几句各家之长准备了一场几天的盛会。而刘兰芝的绝代风华更是其中的重头戏。
    这几天刘兰芝正在紧张的排练中,这次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
    来的都是大人物,刘兰芝又是个善于交际的,现在的他一心都扑在演练中,对搭档也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众人也知道这次演出的重要性,所以一丝也不敢懈怠。
    莫韶华笑了笑去了刘兰芝的排练场地,到了后台的时候,刘兰芝正在上妆。
    见莫韶华过来,刘兰芝涂满油彩的脸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又亲热的笑了起来,“重华你来了。”
    “姐夫。”莫韶华看着刘兰芝,“待会儿要排练?”
    刘兰芝点头,“上头催得紧,我这儿也不能懈怠。”
    莫韶华垂下头叹了一口气,“姐姐最喜欢绝代风华这场戏,如果她能看到该多好……”
    似是被提起了伤心事,刘兰芝画眉的手一顿,继而无力的垂了下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痛苦。
    莫韶华见状慌忙说道,“瞧我,这大好的事情,提这些让人伤心的干什么。”
    刘兰芝神色不动,只是叹了一口气,“都是我对不起重芳……”
    演得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