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血绒花_分节阅读_5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没睡好觉,没好好吃饭。尤其当爸爸说,柏原马上会来跟你道歉。但这个“马上”,她等了整整两天。
  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沈道成动了气:“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还做这种不光彩的事,有什么值得你茶不思饭不想的!”
  一开始,佳琪很受打击,觉得错看了柏原。回想自己与他的点点滴滴,怎么都不能把他跟这种艳遇联系在一起。
  晚上,当她拿起那本杂志盯着封面看时,突然脸红耳热。她于是明白,自己并不是觉得这件事有多么难以接受,而是一直以来,柏原都只是被动地跟她做这种亲密动作。
  而在这些女人面前,他醉眼朦胧、举止轻浮,手搭在那些女人的胸口、迷离沉醉,这画面竟让她血液沸腾、心驰神往。她知道自己只是在吃醋,吃那些酒女们的醋。
  “你知道,这里原来是什么地方?”
  佳琪从遐想中回来,条件反射一般,没有兴致地问:“什么?”
  服务员放下咖啡,佳琪看着玻璃盘子里精巧的茶点,突然来了精神:“这里?不是原来着火的那家吗!”
  柏原语气沉重,说出来的话像在水里浸泡过:“这里是云修的家,真正的家。”
  佳琪一下子倦意全无。
  她已经知道云修不是柏原的亲弟弟,因为被柏原的身世问题困扰,所以费了一番周折才打听明白。她急着打电话告诉柏原,而那时柏原已经听过录音,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一直以来,她不怎么喜欢云修,可能因为柏原做什么事都把他带着的缘故。但真正发现后,又觉得他可怜。从小失去父母,对于一个生活在父母羽翼之下、无忧无虑过着快乐生活的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情景。
  她握着咖啡杯,淡淡地说:“我都快忘了这些关联了。”
  柏原昨晚还在他床边翻看那本书。那时,他说不再需要这本书。看过一遍,才恍然大悟:他早已知道,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然而,这里也早已不是他的家。哪一块地方,都没有留下家的痕迹。
  “我们都是重返犯罪现场的罪人。”
  佳琪挑起一块糕点,觉得没有食欲:“其实,爸爸做的事,我大概了解一些。”
  柏原想,包括出谋划策和杀人么?
  “但是,你如果因此疏远我,我会觉得冤枉。如果你用那种方式报复我,我也会难过。”
  “我没这样想。”他撒谎了,至少曾经想过。
  当开始知道沈道成的勾当时,柏原有过顾虑。但现在看来,佳琪有这样的爸爸,自己也有更为阴暗的爸爸。真要论出身,他俩是般配的。都是带着罪孽基因的孩子,谁都不要嫌弃谁。
  佳琪情绪又开始低沉,仿佛刚才是强撑的精神:“我们无法选择,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你也不能。我知道爸爸的为人,知道他做过许多坏事,但我依然会箍着他的脖子叫爸爸。
  我不会因此恨他,不会敌视他,只不过在怕你受到伤害时,才会尽可能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我想,对于你爸爸,你也是这样的。”
  柏原无法说自己跟她不一样。但她说得入情入理,没什么好反驳的。以前,总怀疑她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现在,这另一面显现出来了,认识到她极为成熟的一面。
  “那,他现在住哪里呢?”
  柏原的目光里饱含戒备,佳琪也立即不悦:“我只是关心一下,这也不行?”
  他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
  也许,他住在赵医生那里吧?等他走后,才发现,那些银行-卡都放在抽屉里。他没有带现金的习惯,就算带,也不多。这么冷的天,如果只靠自己,应该过不下去。
  佳琪呼呼喝光了咖啡,挥手招呼服务员,示意续杯。
  “这又不是酒,那么起劲?”
  把自己叫出来,然后只字不提他做过的事,佳琪有点心塞。
  虽说,最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不能一不高兴就去泡妞啊?换了我,结婚后,也像他那样,一言不合就跑去找帅哥,应该是不行的吧?
  本以为云修的事情说完了,该轮到她了。柏原还是一副没任何愧疚感的表情。
  “对于那件事,你没什么话说吗?”
  柏原这才想起来:他今天是来道歉的。
  “那晚,我喝多了,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佳琪无奈地说:“知道,每个犯错的男人都是这套说辞。”
  她看着他,突然面色赤红:“你……从来没对我那样过。”
  柏原一时张口结舌。
  佳琪端起咖啡,才续上的有点烫,她又放下来。
  “我不是观念老旧的人,男人么,去那种场合不外乎就这些事。但,我生气的是,你不能放着家里的不碰,专门跑到外面去喝花酒啊!难道,我还比不过那些人?!”
  柏原嘴里没咖啡,否则真会喷出来,心想:到底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啊……
  说完,佳琪开朗起来,看着杯中的咖啡,有些羞涩地说:“以后,你要喝醉酒了,没处发泄,就来找我。”她朝他一眨眼睛,“保证随叫随到。”
  这话后座力巨大,柏原一阵剧烈咳嗽。看她一脸真挚,就知趣地放下杯子,想着还是等她说完再喝,否则,自己很容易被呛死。
  “你为什么不说话?”
  柏原想,我能说什么,说好的?想了想,还是说了声“对不起。”
  听他说出来,佳琪觉得其实自己并不想等这句话。
  在她看来,一万句对不起都没有突然用手勾起下巴、给她一个吻来得实在。但他坐在那里,没有一点迹象,心里想着:下次要么约他去酒吧?
  柏原看着窗外。
  “跟我在一起,你最喜欢看窗外。窗外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只是个人习惯。”
  她叹口气:“有时候会想,我们是不是没有这个缘分呢?虽然从小就认识,但偶尔会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你,可能我们比一般的恋人还要缺少了解。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柏原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大概知道,罪魁祸首在自己。
  他说不上来,是不够爱她还是不懂得恋爱技巧。现在跟她在一起,不像开始那么别扭,两人的相处已经比较自如。
  但当面对她时,几乎没有兴奋的感觉,约会就像跟朋友出去玩,没什么不开心,却也不怎么心动。或许,每一对恋人都是如此吧?
  时间一长,就变成家人,只是他跟佳琪从小认识,所以这种转变更快了一点,快到都没来得及体验爱情的细微。
  但,他想到云修。是家人时,没觉得跟他一起平淡无味。知道不是家人时……
  周围环境仿佛突然切换到火灾之前的家……
  看见两岁半时的云修跑过来;
  看见他在爸爸怀里,扭过头去;
  看见他背着御宅屋等在学校门口;
  看见他摔倒哭泣的样子……
  他闭上眼,想让自己的记忆冷却下,不让这些片段像一团火那样燃烧起来。
  他无法回答佳琪,对她究竟是因为爱情变成亲情。
  还是,有一种亲情正在变成爱情?
  为什么,在知道云修不是家人时,他会出现那么荒唐的念头,看到他时,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连说话也变得尴尬?
  他不知道,不知道!
  也许,最近发生太多事,自己意识混乱了。找不到生活的重心,随风乱飘。也许,潜意识里不能接受云修离开,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想法,总想要通过任何一种方式留住他。
  在一起久了,就成一种习惯,也许,过一段时间,他会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就在柏原胡思乱想之际,离这十公里的地方,一个男人快走到家门口时,被一双手紧紧捂住口鼻,慢慢失去了知觉。
  夜色中的梧桐树,继续飘落,一片叶子飘进了一个人的梦里。梦见他正踩在叶子上,听见叶子的尖叫。
  

  ☆、最后的算计

  当柏原出现在百货大楼电器部办公室门口时,可希站起来迎上去。同事们发出异口同声的“噢——”。
  他不知道,十几分钟之前,才有个男人来这里找过她。
  冬天了,外面的天气有些冷。
  她套着一件厚厚的驼色棉袄,硕大的毛绒帽子套住脑袋,显得脸更小了,小到几乎要看不见。双手插在衣兜里,只顾往前走。
  柏原跟着她,走过一楼商场,来到广场边上。他这次来,是想拜托她一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