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不说_分节阅读_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铭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江寞被拖走,心里一片荒芜。
  江寞被江父带回家,事情在镇上传开了,大家都小声的议论着江家的大儿子和沈家的养子,话里话外没一句好听的,就连江寂的小伙伴也都不再跟他玩耍了。
  周铭恍恍惚惚的回到家,周母一看到他上来就想踹,被继父拦住。周铭愣在原地,呆问道:“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你是不是跟江家那个孩子在一起呢!”
  听到江寞,周铭咬咬牙,立马道:“妈,你去劝劝江婶儿吧,别把寞寞送走,那地方不是人呆的!”
  “还说!人家管自己儿子我掺和什么,我还没把你送去呢!”
  周铭退后一步,不可置信道:“妈?”
  “你是不是跟江寞搞二椅子?是不是!”
  闻言,周铭脸一下子刷白:“你说什么呢妈!我......”
  “你别说了!我!”周母突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对不起你爸啊,我对不起你们周家列祖列宗啊!”
  继父也不看周铭,只去扶着周母,妹妹思瑶躲在门后面懵懵懂懂的看。
  周铭张张嘴,道:“我...我没有......”
  然而根本没人在意他说什么,家里乱成了一团,周铭觉得自己像一个旁观者,明明身在其中,却根本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
  经过中午的闹剧,周铭躺在床上发呆,想了想,还是起身往学校跑去。
  大家都在上课,周铭蹲在姜老师办公室门口,蹲的腿都麻了,姜老师才回来,一看到他就皱起了眉头。
  周铭抿抿嘴,上前恳求道:“姜老师,求求你帮帮寞寞吧,他爸把他送到邻省那个学校,根本就是虐待学生,他每天都挨打,你帮帮我们吧,求你了!”
  姜老师淡定的开了门进去,倒了杯水坐在椅子上说:“跟我无关,不要找我。”
  周铭咬咬牙,低头道:“求求您了,帮帮我们。”
  “帮!不!了!”
  那人悠哉悠哉的喝了口水:“你求我没用,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跟他,早就没关系了。”
  周铭目眦尽裂,握着拳头上前,突然跪了下来:“求求你了!求求你行不行!你救救他吧,他那么喜欢你......”眼泪顺着周铭的脸滑下。
  姜老师停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周铭,道:“帮不了。”声音冷漠至极。
  周铭抬头死死地盯着他:“就看在你曾经教过他!你是他的老师啊!”
  “他的老师多了去了,你去找别人吧。”
  周铭那天下午求遍了他的老师,但是人情冷暖也体验了个遍,没人愿意管这事,尤其事情还比较敏感,更没人管了。
  世间冷漠,大抵如此。
  等周铭回到家,周母连眼神都懒得施舍,一家三口吃着饭,没人理会周铭。
  他沉默的回到卧室,对着墙愣了半天,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江寞番外

  江寞又被送走了。
  周铭追着大巴车跑了不知道多远,摔在地上,胳膊膝盖全是血,就这样也没能拦住,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没有人相信他,他无从辩解,也救不了江寞。
  他每夜每夜的想起江寞,想起他第一次跟自己说起姜老师时一脸憧憬的样子,想起他狡黠的冲自己眨眼睛的样子,想起了那个晚上他明亮的眼神,想起了那日中午他痛苦绝望的眼泪,周铭睡不着觉,起身蹲在床上安静的流眼泪,他现在清减的厉害,就像一个陌生人,一个行走的病毒,不止外人不愿意跟他玩儿,甚至自家的母亲和继父都漠不关心,然而无论他做多少申辩,也没人听。
  江寂突然找到了周铭。
  周铭像是抓住了一根绳子,他近乎渴求的语气说着:“二呆,你求求你妈,你求求她把你哥接回来,好不好?”
  江寂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周铭就好像祥林嫂一样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让江寂回去求求江婶,他忘不了江寞绝望的眼神,他必须救他。
  江寂皱皱眉,突然道:“你跟我哥是二椅子么?”
  周铭一愣,没有接上话。
  “问你呢!为什么他们都说我哥是二椅子,你也是,到底是不是?是不是你带坏的我哥?”
  周铭深吸口气,他僵硬道:“你也不信我们?”
  江寂眼眶一红:“别人都这么说!我妈也不让我找你!”
  周铭抓着江寂的肩膀急道:“不是的,二呆!你相信铭哥,我跟你哥哥就是很好的朋友,你不知道么?我们怎么可能......你自己好好想想啊!”
  “铭哥!”江寂扁扁嘴坐在地上:“我妈每天都看着我,她说我哥有问题,去治病,我也没办法。”
  周铭急的蹲在他面前:“你哥上次回来的样子你忘了么?那是个人样儿?”
  江寂一愣,低声道:“我怎么跟我妈说啊?”
  “你回去告诉你妈,说那个学校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是天天打人,还死过孩子,让你妈把你哥接回来。”
  江寂点点头,起身说道:“铭哥,那我回去说说,你......”
  “我没事,别管我。”
  江寂扭头跑远了,周铭闭上眼睛,只能在心里祈祷老天保佑。
  事与愿违,过去了一个星期,江寞没回来,江寂被看的更紧了,周铭只觉得自己也要绝望了,他好像身处一个无底洞,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说的话没人听,没人信,他每天抱着画板走在镇上,对别人的指指点点早已习惯,麻木不仁。
  他的继父虽然对他不闻不问,但是书本费还是按时交上,周铭上了初二,江寞还没回来。
  画本上各种各样的江寞画了一本,江寞还没回来。
  周铭突然觉得自己活着的意义就是等江寞回来,他的世界好像只有他自己,偶尔会有偷跑出来的江寂聊以安慰。
  深秋的天气,大坝上没什么人,到处是荒草,蔓延开去,像是枯黄的海,让人心里沉重。
  “铭哥!”
  听到江寂的声音,周铭回头,江寂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兴奋道:“我哥要回来了!”
  周铭手指颤抖,抓住江寂的胳膊:“真的?”
  “真的,我听到我妈打电话了,说是明天去接。”
  周铭点点头,手指抖得连画笔都拿不稳,喃喃道:“回来了,总算回来了。”
  江寂笑嘻嘻的看了看画板上画了一半的画,道:“恩恩,铭哥,等我哥回来我就跟我爸妈说,再也不把我哥送走了!”
  周铭笑着点点头:“你快回去吧,省的你妈一会儿全镇找你。”
  “知道了,你也早点回去啊。”
  周铭呼出一口气,眼前好像突然有了希望,他转身看着未完成的画,想了想,提笔在中间画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就在茫茫的枯黄的野草中,似乎还能看见他奔跑的快乐和对希望的向往。
  江父果然一大早就乘坐长途车去接江寞回家了。
  周铭躲在巷子后面偷偷的看,江寞消瘦的身形让他心酸。
  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他想,这次绝对不能让江寞再走了,实在不行,他就和江寞离家出走,到时候没人管了,两个人还好,等江寞见识了大场面,也不会心心念念着姜老师了。
  一天的课,周铭都上的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江寞,又兴奋又担心。
  晚上,周铭扒着自家院墙翻出去,小心的跑到江家后墙,躲在那里听动静,但是江家很安静,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周铭有些失望的蹲在地上,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江寞。
  不知过了多久,周铭听门响了,他小心的过去,偷偷地望着大门,里面出来一个人,周铭仔细一看,是江寞!
  周铭心里一阵激动,等江寞走近了,他跳出来一把抱住他。
  “寞寞!你总算回来了!等死我了!”
  江寞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轻轻地拍拍周铭的胳膊,周铭松开手,嘴上还挂着笑:“你怎么跑出来了?对了,我想到了一法儿,还愁怎么跟你说呢!”
  江寞定定的看着自己好友,看了好久才点点头,低声道:“咱们去老地方吧。”
  秋日的夜里,凉风袭过,周铭坐在地上抓着江寞的手道:“咱们走吧,我市里的画室就在汽车站附近,咱们去......去H市怎么样?我老师说那里是什么古都,人特多,咱们去那儿,就咱们两个。”
  江寞听到周铭的话笑了笑,只是点头。
  周铭激动的眼睛都放出光:“你也同意了!我攒了点钱,咱们谁也别说,就两个人跑。”
  江寞还是笑着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