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亲爱的,允许你回嘴_分节阅读_4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一时刻,曹家小屋内,曹彦清正跟郑毅源斗智斗勇,为了让曹彦清喂自己吃一口菜,郑毅源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曹彦清看了半天了,可对方依旧自己吃着自己的,丝毫没有在意郑毅源愤懑的表情。
  直到曹彦清要夹菜,郑毅源才直接用筷子夹住曹彦清的筷子,“你都不会抬头看一眼我吗?”
  听到郑毅源的话,曹彦清笑着看了他一眼,嗯,好像瘦了点,憔悴了一点,“要不你今晚睡客房吧,要好好休息,才有力气打怪兽。”
  曹彦清发现只要他跟郑毅源单独在一起,总会莫名的变小好几岁,这种放松的感觉让曹彦清给外舒服。
  听到这话,又看到曹彦清已经放到嘴边的筷子,郑毅源就站起身探过身子,凑到曹彦清嘴边把筷子上的菜叼到了嘴里,“你又在怀疑我的能力,看样子明天该找装修师傅来把客房拆了。”
  曹彦清听着郑毅源的话,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筷子,这样的生活真好,至于冯瑾和韩家,好像也没什么可忧虑的。
  当张医生拿到报告的那一刻,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她又释然了,或许这就是母亲吧,没有哪一个母亲能够认错自己的孩子,那份心灵感应有时候就是这么没道理。
  所以,当这份报告出现在方媛手里的时候,她抱着报告流下了两行清泪,原来这都是真的,原来,他真的是铭晏。
  可即便在这个夜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可未来的日子依旧风平浪静,虽然那场丑闻被发酵的愈发难以控制,可却没有人出面做解释。
  就在大众逼迫各个当事人滚出娱乐圈的时候,这场丑闻最主要的当事人刘猛突然发布消息,要召开新闻发布会。
  坐在后台的刘猛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整了整衣领,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这么衣冠整洁的出现在大众媒体面前了,当初他刚当导演的时候,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是以这样的方式退场的。
  他私生活混乱,可这也不都是他想的,有些事他又能控制多少,虽然他是刘家人,在片场和娱乐圈混得开,可说到底并不是每部片子都是刘家出资的,他需要跟那些人打交道,他需要有所求,这样大家才好互相挟制。
  刘猛自认不是个好人,可在这个如染缸一样的地方谁又真的是好人,他倒了很快就会有一个新的“刘导”出现,有一批新的演员被捧红,或许,自己这样的现状是很对人期盼的,毕竟,自从有了那个家伙以后,自己似乎就变的无所求了。
  正当刘猛愣神的时候,门外的刘家保镖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站在刘猛面前,递了个东西过去,“刚才有个小孩子跑来,让把这件东西交给您。”
  刘猛接过东西打开一看,是个U盘,刘猛挥了挥手让保镖出去,然后,坐在椅子上,把U盘插-进电脑里。
  刘猛的这场新闻发布会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甚至一度超过了郑家当时的那场,可胡梓和沐阳却都没能找到他们要找的人。
  沐阳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韩铭玥尴尬的笑了笑,他家老板怎么闪的这么快啊,这可怎么办啊,韩铭玥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眼睛一眯,转身就离开了,同一时间韩老爷子也坐上车往郑家去。
  能让韩家这么着急的事,除了曹家也就只有郑家了,今天早上韩家人接到消息,丰源集团的内部资料遭到窃取,今天大盘一开,丰源集团的股价就出现了大幅度的震荡。
  此时的郑老爷子正在端着茶水平静的喝着,电视上是刘猛的新闻发布会,平板电脑上则是丰源集团今天的走势行情。
  郑毅凡看着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自家这个弟弟胆子可真大,不顾看老爷子这架势倒是默许了那小子胡闹了。
  不管杀进门的韩老爷子说什么,郑老爷子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他现在心里有底气啊,看韩老爷子一副曹彦清就是个祸害的样子,郑老爷子就在心里偷着乐。
  他这是在骂彦清呢,还是在骂他自己呢,那小子可是他亲孙子,看样子彦清似乎也不打算跟韩家多亲近,这老小子现在闹得越欢到时候就哭得越惨。
  坐在机场的候机室曹彦清端着手机看着刘猛的发布会,听着刘猛的话,曹彦清叹了口气,郑毅源拿着果汁走了过去,“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说着他就拿过曹彦清的手机看了一眼,咂了下嘴,“你这是同情心泛滥可怜他?”
  曹彦清仰头看了眼郑毅源,“我只是在想,有些人的相遇注定幸福,有些人的相遇注定痛苦,缘分这种东西,一但跟爱情扯上关系,那就不可预料了。”
  郑毅源伸手摸了摸曹彦清的头,低头吻了一下曹彦清的头顶,“彦清,过了这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苦恼的了,我可以陪你到白首,永远在一起。”
  “对于我做过的事,我没什么要否认的,这些人里面除了何宇,唐远,这两个人不是自愿的,剩下的我刘猛可没逼过你们,你们自愿跟我发生那种关系,也得到了你们想要的,我倒霉你们就该付出代价。”
  “刘宇和唐远的事,是我胁迫的,在这里我跟他们道歉,把他们牵扯进来,我也没有给过他们任何补偿,这是两个好演员,对不起。”
  看着电视里刘猛的九十度鞠躬,唐远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是被胁迫的吗,或许一开始是,可后来呢,他好像是自愿的吧,自愿通过这个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一切。
  刘猛做完这场新文发布会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没有人采访到刘猛,也没有人知道刘猛为什么没有按照既定的稿子来念。
  突如其来的受害者,让刘猛彻底成为舆论谴责的对象,而那个U盘也在刘猛走后彻底消失了,跟随里面视频里的那个男人一起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捧着头看着唐远:好了,不要在郁闷了,没什么的。
刘猛走过去拉着唐远就甩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了作者对面:没有要解释的,你是不是皮紧了。
作者眨了眨眼,被恐吓了,为什么一点也不害怕呢。
今天把作者一直想写的一本虐文的男主端了出来,不知道大家猜没猜出来,不过貌似大家都不喜欢虐文,所以就一直没有下笔写,也想着跟其他点子融一下,等以后有机会应该还是会写的,因为太想把那个故事讲出来了。

  ☆、各自的小算盘

  在刘猛新闻发布会结束不久,唐远就住进了疗养院,或许是为了躲避,或许是真的受了很大的刺激,对于唐远住进疗养院的事各种猜测不少,可都没有一个是最真实的答案。
  天气晴好,唐远坐在疗养院的花园里看着周围清净的景色,这么久的忙碌,他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悠闲时光。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果汁,让唐远一惊,抬起头就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个清瘦的男人,跟曹彦清一样温和的表情,一样的笑,但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或许曹彦清的笑够温暖,但却或多或少带点疏离,可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却是真的很温暖,可在这温暖下的眼神,却格外具有攻击性,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唐远仰着头看着男人,“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男人一言不发只是浅浅的笑了笑,然后坐在了唐远身边,把果汁放到了一旁,“真人比电视上看到的要好的多,性格和外表。”
  唐远对于这个男人的评价皱了一下眉,正常情况下有人会这样去评价别人吗,就算会,也能当面说出来吗。
  不去理会唐远别扭的表情,男人笑了笑,“刘猛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他给你留了后路,要试试吗?”男人把准备好的文件拿了出来。
  唐远听到刘猛,就侧头看了眼男人,随即就看到了对方手里的文件,迟疑了一下,唐远便伸手拿了过来。
  这是一份,大制作名导演的片子,虽然不是主演,但演好了绝对可以扭转现状,况且,现在一面倒的认为唐远是受害者,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唐远捏着文件,低着头,男人见状嘴角勾了勾,“如果你承认自己是受害者,那这份歉意你就最好接受。”
  男人说着仰起头看着天空轻声说到,“前几天,刘猛亲自拜托刘家现任家主,处理掉了一个姓于的娱乐圈大佬,我想那个人你一定认识,原因应该也不用我说了。”
  听到这话,唐远立刻瞪大了眼,既然他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替自己洗白,干脆把所有人都拉下水不就好了,为自己洗白就是往他身上抹黑,这种事他为什么要做,为什么……
  “有的时候,滥情和无情的人,偶尔回头,说不定很意外的成为专情的好男人呢,当然是他们回头了……”男人仰着头闭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落寞里的伤感,让唐远的心忽然颤抖了一下。
  他的脑海里不断重现着之前的情景,那个男人的霸道,暴力,还有莫名的温柔,好像他每次都会说的话就是,“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不离开我。”
  “看样子,你想明白了,不过,他不会回来了,爱情还真是个说不上好坏的东西啊。”男人站起身低头看着唐远,笑着说道。
  看着男人转身离开,唐远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冲男人喊道,“你是谁,他真的不会回来了是吗?”
  男人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头,嘴角却再也翘不起来了,“我只是一个比你了解刘家男人的人,至于他,我想应该不会回来了,毕竟……”
  男人的话就只说到这,便抬脚离开了,唐远手渐渐收紧,一直坐到天黑才站起身把手里的文件搓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这份歉意自己有什么脸收呢。
  丰源集团内部最近似乎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一样,每个人都在加班加点的完成工作,可资料的泄露,给丰源集团的冲击已经慢慢显露出来,连很少露面的郑老爷子,也不得不在两天前坐镇丰源集团。
  得到消息的韩老爷子,只是冷哼一声,然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韩铭玥,“关于郑家现在绝对不能插手,在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误算之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管,把韩家参与的郑家的产业清算出来。”
  这种时候清算,其实是很不厚道的行为,就相当于队友在打前锋,身为伙伴不帮一把反倒在背后捅一刀。
  可韩老爷子这么做倒也没想真对郑家怎么样,不过是想给对方个警告,毕竟他已经登门多次,可郑老头愣是不松口,不肯把曹彦清交出来,那就不能怪他了,对于这样的祸害,不除掉根本不足以平民愤。
  可以说,韩老爷子已经把对于曹家的恨,大幅度转移到了曹彦清身上,因为他姓曹,因为他是曹三养大的,因为他那抹笑像极了那个孩子,更因为一看到他,韩老爷子就会不自觉地想到自己的铭晏,再加上能够拿走郑家机密的除了郑毅源就只有曹彦清了。
  见老爷子这幅表情,韩铭玥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想跟郑家闹翻,可现在再不逼郑家把曹彦清控制起来,搞不好最后曹家就会一举而上,把韩家和郑家通通收拾掉,毕竟,冯瑾那家伙不简单。
  在他们眼里不简单的冯瑾此时正拿着曹彦清送来的第二波资料研究着,第一波资料取得的大成功,让冯瑾对曹彦清已经基本信任了,况且,那家伙现在正拐着郑毅源在国外,郑家现在是那个老爷子掌控,跟个老人家斗,冯瑾自认信心十足。
  被对手小瞧的曹彦清正坐在咖啡厅喝着正宗的咖啡,用流利的外语跟曹家某个元老级别的人做着沟通,而郑毅源则坐在酒店的大床上,跟自己的大哥进行着视频会议,忙的不亦乐乎。
  “曹彦清,这的确是我那个侄子能想出的名字,可你不会只是凭借这些微不足道的信息就让我承认你是我那个死掉的侄子的后人吧。”曹何迁看着曹彦清不咸不淡的问道。
  曹彦清也向后靠了靠一派悠闲,“怎么会呢,说起来我那个便宜爹还真是有够傻的,你们也很气不是吗,他居然会让冯瑾来掌控曹家。”
  不出曹彦清所料,一提到冯瑾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看样子,曹家内部不合这事是真的了,这个突破口被找到了。
  “冯瑾?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他不过是曹家的一条狗而已,掌控曹家,他在做梦,他……”曹何迁的话说道一半,曹彦清就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欸,是这样吗,可……你说的狗,可是给了我百分之十的曹家股份呢,作为我帮他拿到郑家资料的谢礼,还说只要我帮他,他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一切。”说到这,曹彦清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这种苦味的确很不适合自己啊。
  “很意外啊,你是人却还没条狗有钱有权。”曹彦清放下杯子的那一刻,毫不留情的说道,丝毫不认为自己哪里说得有问题的曹彦清,靠在椅子上盯着脸色青紫的曹何迁笑了笑。
  又是这样的笑,完全被曹彦清的话影响的曹何迁现在看着曹彦清脸上的笑,就觉得是冯瑾在向自己挑衅。
  像是想到了什么,曹何迁突然收起了表情也学着曹彦清一样向后靠了靠,“你说你自己是曹恒的儿子,估计也就是那个代孕出来的产物吧,要真是那样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曹恒那孩子也格外疼爱你,只可惜,那年之后你就消失了。”
  说着曹何迁就伸手理了理头发,“如果你是,那么你一定有那个东西吧,曹恒亲手戴在你脖子上的,曹家的传家玉坠,应该有吧。”
  曹何迁的话在曹彦清脑子里闪了一下,他说的玉坠该不会就是那家伙放到自己口袋里的那个东西吧,看样子,在这场游戏里最大的黑手就是那个男人了。
  想到这,曹彦清就把手放到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小时候一直戴在身上,出车祸那年摘了下来了,后来还差点被偷了,你说的是这个吧。”
  曹彦清把红布解开,放到了桌子上,曹何迁拿了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有了这个,你说的话可以信一半,加上我说的话,那群老家伙就没意见了。”
  果然是这样,有了这个证明,即便自己不是也一定要是了,曹家还真是个奇特的家族,外表看起来没问题,内里已经混乱到这种地步了。
  “所以,你的要求是什么,你又能给我什么?”曹彦清的手在咖啡杯上摸了摸,还是放弃了再喝一口的打算,这种苦的东西,以前很适合自己,现在倒是不适合了,生活太甜了,一点苦都受不了了。
  曹何迁笑着冲服务员挥了挥手,让对方上了一杯柠檬汁,“看样子你不喜欢苦的东西,那就换换口味的好,一条路走到黑,只有苦滋味可以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