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清穿同人)大清第一纨绔_分节阅读_1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反正他身份高,又是病人,所以也不需要费什么精神应对,懒洋洋的听他们说着,高兴的话便搭理两句,不高兴的闭两下眼,底下的人就会以“太子殿下乏了”为由,将人客客气气的送出去。
  这种情形只持续了两天,第三天开始,太子府的大门又关上了,外面猜什么的人都有,不过真正的原因,却是胤祚的手,终于能拿得住炭笔了。
  炭笔轻巧,且写字的时候,手腕可以放在桌子上,所以胤祚还拿不起毛笔的时候,炭笔就可以用了。
  只是这东西写的字不清楚,且一抹就花了,胤祚写了两行字,觉得不太满意,于是吩咐人找了一堆鹅毛来,制了几支鹅毛笔,而后才开始“批改作业”。
  他看得仔细,又精力不济,看一阵歇一阵,直到日落西山,手上的图纸,也只处理了一半不到。
  中间康熙又来了一次,盯着太医诊了脉,又陪他坐了半个多时辰,才回宫去了。
  这几天,康熙和胤禛每天总要来看一趟,却像约好了似得,一个上午,一个就下午,而且每次总赶上段太医来诊脉的时候,让他想问点什么都没机会。
  晚间,用了饭,吃了药,胤祚让旺财掌了灯,却发现放在案上的图纸都不见了踪影,于是盯着旺财:“拿出来!”
  旺财连连摇头:“太医说了,这个时辰您得休息。”
  不许劳累!不许费神!不许熬夜!
  胤祚抿着唇看着他,手指轻轻敲打桌案:“旺财……”
  旺财知道这是主子不耐烦的表现,于是将头低到胸口,躲着胤祚的目光,脚不安的蹭着地,但还是不吭气,也不动。
  胤祚撑着头:“你是觉得自个儿比爷聪明了,可以为爷做主了是吧?”
  旺财缩着脖子解释:“奴才不聪明,奴才听主子的话,但奴才更听太医的话……主子您也得听太医的话!”
  胤祚盯着他看了一阵,从案上取了碳笔——不许他看图,那他就绘图好了。
  才画了两笔,周围忽然一暗,胤祚抬头,不悦的看向旺财,真是胆儿肥了,敢吹他的蜡烛:“太医交代,不许熬夜对吧!”
  旺财连连点头——对啊对啊,不许熬夜!
  胤祚淡淡道:“那太医有没有交代,不许动怒?”
  旺财一窒,虽然胤祚脸上看不出发怒的迹象,但他还真怕主子生气伤了身子,犹豫了一小会,老老实实取了火折子,将蜡烛重新点燃,一边央求道:“主子……您就算不考虑自个儿的身体,也替奴才的小命想想呗!您再这样没日没夜的,万岁爷一定会砍了奴才的脑袋的……”
  胤祚淡淡道:“放心,皇阿玛最多命人把你屁股打成八瓣儿,不会要了你的小命的。”
  旺财谄笑道:“那您就可怜可怜奴才的屁股呗……”
  胤祚不理他,继续画图,旺财拿他没辙,悄悄的溜出去了一趟,片刻后,胤祚便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段太医。
  胤祚放下笔,看着段太医,笑。
  段太医大晚上的赶过来,又累又气,胡子一翘一翘的,胤祚撑着头,很有耐心的指点道:“吸气……呼气……吸气……对了,就这样!段太医啊,对着心疾病人说话,一定要心平气和,是吧?旺财,快扶段太医坐,看把老人家累的!”
  段太医不用旺财扶,自己一屁股坐下来,怒道:“你是故意的?”
  胤祚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我不这样,段太医准备躲我多久呢?”
  段太医黑着脸:“老夫什么时候躲你了?”
  “没躲就好,”胤祚目光有些散漫,淡淡道:“段太医,我很不喜欢我现在的状况,皇阿玛和四哥把我当成了易碎的瓷娃娃,周围的人,时时刻刻用‘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可怜’的目光看着我……我很不喜欢。”
  “就算我真的变成了瓷娃娃,我也该知道,我到底有多易碎,你说是不是?”
  段太医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胤祚有些烦躁,扭头朝窗外看了一阵又转回头,缓缓道:“段太医,您给人看了一辈子的病,一定比胤祚更清楚,这世上,有很多事可以用一个逃字来解决,可是病却不能……出问题的,是自个儿的身体,能逃到哪儿去呢?如果不知道,它就能不存在,那我一辈子都不会问一个字。”
  段太医默然,这小祖宗不好打发的很,若是不说清楚,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儿来,而且这件事总是要告诉他的,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的心疾原本不算严重,但那次黄河决堤之事后,就有了恶化的迹象。后来立太子、郊外大火、虐杀案之事接连发生,太子殿下心情郁愤难舒,就更不好了……后来您又去了一趟广州,也不知道怎么折腾的,回来时就已经有了病发之状兆,老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控制住,不想却又被玉砚……”
  玉砚那个香囊,其实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也是时运不济,若换了黄河大水之前,她说不定真的就成就好事了……哪怕她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呢,只要能让胤祚碰女人,别说德妃,只怕连康熙都不会怪她。
  结果现在,自己丢了小命不说,还连累了一家子。
  身为老病号,胤祚对这些很清楚,他也不关心这个,他只想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打断他问道:“然后呢?”
  段太医瞪了胤祚一眼:让他说话的是他,不好好听他说话的也是他!
  没好气道:“病都发了,还有什么然后?”
  又叹了口气,道:“日后切记保持情绪稳定,过喜、悲哀、惊恐、担忧、恼怒……这些情绪都不要有。不能跑,不能跳,不能持重物,不能猛起猛坐,不能骑马,不能饮酒,食不能过饱,不能熬夜,不能劳累……”
  段太医滔滔不绝的说着,胤祚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旺财一会看看段太医,一会看看胤祚,最后忍不住打断道:“段太医,您干脆直接说,咱们主子能干什么得了!”
  他听了半天,硬是没听出来他家主子还有什么事儿是能做的!
  段太医瞪了旺财一眼,被他这一打断,他完全忘了自己什么说过了,什么没说了,只好直接说结束语:“房事上要节制,最近几个月都要禁房事……”
  胤祚不吭气,段太医干咳一声,继续道:“还有如厕的时候,不能太用力……”
  这些,胤祚也清楚,再次打断他,道:“我就想知道,我以后还能不能自己站起来走路。”
  段太医叹了口气,道:“走是走得,就是……”
  就是走不了几步就是。
  又忧心忡忡道:“太子殿下,老朽的话,您千万别不当回事儿,您如今的身体,再不比从前,说不定听一声鞭炮,就又发作了……再这样来两回,就真的神仙难救了!”
  胤祚嗯了一声,重新拿起笔,道:“段太医,天色不早了,您回去休息吧!”
  见他这幅模样,段太医气的吹胡子瞪眼,这当着他的面儿又开始,合着他刚才的话都白说了是吧?
  “太子殿下!”
  胤祚看了他一眼,道:“我要是每天就只躺着,坐着,什么事儿也不做,就能长命百岁?”
  前世的他,几乎被保护的滴水不漏,可是这又怎么样?
  “这……”
  长命百岁是不可能,可是总能多活几年吧!
  这话却只能在肚子里打转,说出来却是不敢的。
  胤祚淡淡道:“人活一世,若不能捡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只为了活着而活着,活的再久,又有什么意思?段太医,您回去吧!”
  便是前世,他病成那个样子,还不是自学了各国语言,自学了编程,自学了各种专业知识?便是只能在网上挣点微不足道的小钱,却也是他的事业。
  段太医知道劝不动他,气呼呼的出门:这小祖宗,小时候多乖巧,怎么越长大越难侍候了!看明儿等万岁爷过来,老夫不好好告你一状!
  到了门外,忍不住扭头看一眼,不由一愣,胤祚的房间原摆了两盏灯一个蜡烛,如今摆在案上的蜡烛却已经灭了,于是摇头失笑:臭小子!还是这么顽皮!
  想起他如今的身体,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旺财傻乎乎的看着胤祚:“主子?”
  胤祚笑笑,道:“我就是气气他。”
  又叹道:“就算不能长命百岁,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不是吗?”
  旺财鼻子一酸:“主子……”
  “让人准备热水,”胤祚顿了顿,道:“待会帮我擦背。”
  他算是想明白了,和自己的身体发狠赌气有什么用,他胸腔里那个不肯认真干活的家伙,难道会因为他发狠了,就怕了、就努力起来了不成?
  旺财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出去了。
  主子第一次在洗澡的时候让他侍候,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他家主子会破例,不是因为待他更亲近了,而是因为,他自己,做不了了。
  用手背摸了把泪:他家主子,他家连和雍亲王都能打个平手,在塞外更是将草原王子戏弄的团团转的主子,如今,连自己洗澡都做不到了……
  旺财悄悄出去,房中就剩了胤祚一个人,里面灯光昏暗,外面月光如水。
  胤祚嘴角的笑容终于淡了下来,静静看着外面的世界:没关系,不过是又回到从前罢了!前世的时候,他曾看着窗外玩耍的孩子,一遍遍祈求上天,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哪怕只有一天就好。
  而如今,他得到的何止一天……他该知足的……
  只不过,这一天,来的太突然,这些东西,失去的太突然,让他有些猝不及防罢了……
  
  第95章
  
  人生不管是如意还是不如意,日子都一样要过下去。
  又过了两天,胤祚终于能摆脱旺财这根拐棍,自己站起来走路了,甚至还缓缓比划了几下太极,锻炼了次身体。
  这两天功夫,他把纺织机的图纸看完了,最后方案也定了下来。
  胤祚很庆幸自己偷懒的行为——融合了众家之长的纺织机,比他自个儿弄的,还要强上几分。果然老祖宗说的没错,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就算自个儿沾了后世的光,也不能小看了古人的智慧。
  看完图纸就该选弟子了,胤祚原想多教些人,再慢慢淘汰的,但是如今他大声说话久了,便会胸闷气短,是以只在其中暂定了三个出类拔萃的,其中便有李阳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