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清纯与放荡_分节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本书应该还在那里。
  万宗下意识往墙上的钟望过去。
  凌晨4时27分。
  首先,万宗告诉自己别发疯。如果那本书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当初他就不会弃置在那里不再记得。可很快,他又转换看问题的角度——反正他也就要起床上班,稍稍早一些起来,然后顺路回旧居怀念一下过去有什么关系?他不会沉迷在往事中,不然当年也不会走得如此干脆。他只是想回去看看。仅此而已。
  于是,万宗说服了自己。
  他用比平时更迅速的动作完成了一系列的洗漱工作,换上外衣,拿起车钥匙便下楼出门。
  大概直到他把汽车停在旧居楼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一件从一开始就该想到的事情——他已经没有这间公寓的钥匙了。万宗从来不是糊涂到那么简单的事都需要反应上半天的人。他坐在熄火的汽车车厢里想,自己大概真的就是在发疯。
  东方的天空已经是一片白色。万宗微微失神望向那片光。这是温纯安的颜色。温纯安的干净不是简单的白色,那是一团白色的光,一团被清泉浸透的白色光芒。
  而那团光,现在在真正的,远在天边了。
  这天,万宗最终没有进旧居去“怀旧”。他特地打电话回家让母亲确保不会有人动这间公寓,然后,让自己尽量远离那个地方。
  后来万宗一直在思考,如果自己就此再也没见过温纯安会不会更好些?可他没有机会知道这个答案。因为他和温纯安不可避免地再次相遇。
  那是刘宇父亲的生日寿宴,万宗像以往一样前往贺寿,其实去的路上他就想过,或许温纯安会出席。刘宇的性向刘家很清楚,他们自然是希望刘宇最终选择一个女性,但刘宇的抑郁症让他们没有人敢对他的交往关系多说什么,加上可能都觉得刘宇不会有长性,所以暂时相当纵容。刘家的人都知道温纯安,而刘宇想让更多人知道。
  因为猜想温纯安会出席寿宴,万宗有考虑过回避。如果不是重遇温纯安,也许他已经遗忘这个人,所以,如果让他不再见对方,他应该也能忘记对方。万宗那么考虑过,他甚至编好了自己缺席的理由。然而,最终他选择前往。
  他不想见温纯安,但他更不想见不到对方。
  抵达寿宴现场,万宗第一眼就找到了温纯安。这是万宗第一次看到被礼服精心装扮的对方,带着些小拘谨的人却莫名有一种风采,他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外形,却在外形之外有一层无形的气场,让稍稍接近他的人如沐春风。
  万宗不得不花费一番力气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来贺寿的主人身上,可时不时,他的目光仍旧会被刘宇领着到处介绍的温纯安所吸引。那个人含蓄微笑,根本不需要太多社交能力,如同能够适应任何形状杯子的水,清澄纯净。
  那是他的初恋情人,他有权利怀念对方。挣扎失败后,万宗自暴自弃地那么想。
  就在这时,刘宇拉着温纯安来到万宗面前。
  “表哥,我一直想要敬你酒来感谢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刘宇从旁边拿起一支酒杯,但下一秒,他的酒杯被温纯安强行接了过去。
  “你知道,我之所以陪你来就是为了看着你不让你喝酒。”温纯安用微微不满的眼神警告瞥刘宇,随即,转向万宗,“不好意思,万先生,小宇还在服药治疗,他不能喝酒。”
  “我也不会让他喝的。”万宗冷静回答,冷静看着自然而然替刘宇做主的温纯安,以及从来连父母的话都不听,此刻却乖乖作罢的刘宇。
  “我能代替小宇敬你这一杯吗?”温纯安又说,面对刘宇的自信强势态度在转向万宗时,变得小心而不确定,他抬头用那双透明如水的眼睛深深望向万宗,安静无声,却又仿佛在说些什么。
  万宗怔住。
  他太熟悉温纯安这样的眼神。那时候,无论他做些什么,温纯安都会那么看着他。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一样。“你果然喜欢看我。”万宗为此逗过温纯安,他们已经发生过很亲密的关系,但温纯安还是那么容易脸红,“有人喜欢看电影,有人喜欢看书,有人喜欢看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你没办法控制他们。”他把反驳之词说得如同美丽的情话。“也有人喜欢被你看。”当时万宗笑着那么补充,想要看到更多害羞的可爱表情,他不知道自己需要花上十几年的时间,才真正意识到这句话的真实性。
  而现在,温纯安那么看着他,用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眼神。也许下一秒便会说“有人喜欢看电影,有人喜欢看书,有人喜欢看你……”
  在已经显得不自然的长长停顿后万宗回过神。“当然。”他回答。
  温纯安轻轻与他碰杯。
  “小宇能有你那么一个表哥真是太好了。”
  温纯安的声音安静中依稀透漏出一丝幽怨,万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喧杂的宴会现场,所有的声音退去,寂静空旷得万宗只能听到温纯安话语的回声。
  以及回声里的某种情愫。
  抬头,他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在刘宇拉着温纯安再次转移阵地后,万宗意识到自己最好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会儿——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累了,可他很想坐下,很想什么人都不理会,只自己坐一会儿,期待胸口翻涌着的奇怪情绪平静下来。
  很快,他走出宴会大厅,从一旁的小门来到比较冷清的花园。室外微低的温度让他感受到清醒头脑的凉意,也让他感受到深入肺腑的寒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万宗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温纯安对他使用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调。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自控的人,此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枉顾他的意愿叫嚣着想要做些什么。
  “万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这个声音?即便这个声音如今一声声“万先生”那么称呼他,他曾经听过无以计数次自己的名字。
  万宗转过头,近乎茫然地望着温纯安慢慢走向自己。
  “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会和小宇分手吗?”温纯安的问题没头没脑,但被他细细道来的语气说得如此自然而然。
  万宗本能反问:“为什么?”
  “因为我忽然知道,原来你是他的表哥。”
  万宗记得他们第一次重逢,自己介绍身份的时候,温纯安很意外……可也许,温纯安是假装的?万宗不确定。他在这个晚上没有喝太多酒,却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清晰思考。
  温纯安微微勾起嘴角,用苦涩的微笑纠正自己的说辞,“这么说不准确,我不是因为你是小宇的表哥才决定和小宇分手的。我是因为发现自己还没有忘记你,所以才想要离开。”
  他忽然凑近万宗,用暧昧的距离:“你知道吗,万宗,你真的很残忍。你明知我还爱着你,却请求我回到小宇身边。”
  万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可他害怕眼下的局面,他害怕眼下的局面会让他做出不应该做的举动。
  他的小安告诉他,自己还爱着他。
  再也没有任何一件事能比眼下的这一认知更明确,他不让自己去想,可他肯定早就那么怀疑了,他知道只能是那么回事,只是现在他确定了——
  他还爱着温纯安。
  从离开到重逢。这一事实从来没有改变过。
  “——所以你们以前认识?”
  刘宇显得异样冷静的声音突兀响起。
  他就站在回廊角落,不知道站了多久。
  

  ☆、第 4 章

  【万宗】
  “他就是那个人吗?”刘宇意味不明地问,依旧远远站立着,没有朝两人的方向走近一步。
  万宗僵立在原地。他那么心虚。他有多强烈的情感,就有多强烈的心虚。
  温纯安似乎忽然反应过来,他慌忙朝刘宇走过去:“小宇,你听我解释……”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刘宇转身就走。
  正往刘宇方向走过去的温纯安反而停下脚步。“小宇——”他喊了对方一声,在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后,从口袋中取出一封信一边转头递给万宗一边说,“万先生,麻烦你先去看看小宇吧?还有关于眼下是怎么回事,我的信里有说明。”
  万宗意识到一些不对劲,他接过信,觉得有很多事必须向温纯安确认,但患有抑郁症的刘宇独自离开,这是更需要紧急处理的情况。
  抑制下脑海所有的猜想,以及因为这些猜想而难以控制的情绪,万宗沉默着首先加快步伐去追刘宇。他以为刘宇应该会离开,或者把自己关进房间,但实际,万宗在大厅找到刘宇。
  “我没事,表哥。”刘宇居然显得还算平静,他甚至用带着一些感激的表情看万宗,“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没有怪你们。”
  万宗想说事情不是这样——因为事情的确不是这样——这一认知让万宗的胃部酸涩到仿佛随时能呕吐出来。
  “我现在只想在人群里待一会儿。表哥,我真的一点没生你的气,可我暂时并不想面对你。”刘宇又说。
  万宗朝旁边看了看,注意到这边异状的刘宇母亲正走过来。她显然时刻都不放心自己最近患病的儿子,这让万宗多少能放心把刘宇留在寿宴现场。
  微微迟疑后,万宗朝刘宇点了下头。“如果你想和我谈谈,随时都欢迎。”说着,他立即往外走去。
  也许他不会再回到寿宴现场了,依照他对礼节的要求,他该先和寿宴的寿星致意告辞,但万宗没那么做。他害怕自己稍有耽搁就追不上温纯安了。而他必须追上温纯安,他有太多话想说,有太多责问想知道答案,有太多情绪想彻底发泄。
  快步来到别墅门口停车空地的时候,万宗恰好看到正要上车的温纯安。
  温纯安是坐刘宇的车过来的,而现在,他正要搭乘另一部豪车离开。万宗认识温纯安身边的男人。那个叫做周明同的男人和万宗并无生意往来,但万宗能记得对方的名字,这说明对方在商场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这么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他正亲自为温纯安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万宗不想再去探究自己究竟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作何感想,他出声喊住温纯安。
  闻声转过头的温纯安眼睛里闪动过一丝不安的防备,周明同见状以保护者般的姿态稍稍站立在温纯安身前的位置。“万总,我和Andy正要走,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的确有事,我想和Andy单独谈谈。”
  “万先生,我知道你有疑惑想要找我解答,我给你的信里已经说明了一切。”温纯安说,语气努力表达真诚,他在尽量让万宗相信自己没有恶意。
  万宗机械重复:“我想你和单独谈谈。”
  周明同用眼神示意温纯安交给他处理,他们看起来如此默契。接着,前者转向万宗,“万总,Andy之前曾被人挟持强行带到陌生的地方,”刻意轻描淡写的态度里是不加掩饰的嘲弄,周明同一点不介意自己会得罪万宗,当着当事人的面装腔作势,“我不知道如今法治社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但安全起见,我和Andy都不怎么放心让他单独做什么。”
  万宗这才反应过来。他把手握成拳头,异常用力,这多少使他的大脑开展了一些较为有用的工作。于是他终于知道周明同会出现在这个寿宴不仅仅是为了来向和他生意关系并不密切的刘父祝贺生日的——他就是来确保温纯安能顺利离开的。
  一开始温纯安就计划好了,于是演了那么一出戏,以便他能顺利和刘宇分开。温纯安认为……温纯安居然以为万宗会胁迫他和刘宇在一起?为此不惜演了那么一出永绝后患的戏,让万宗再也没有办法强求他留在刘宇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