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天生尤物(未来)_分节阅读_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要想消除这些影响,最快的办法就是用功德来抵扣修为的损耗。
    之前急于寻找风渊,没有太注意这些,如今回想起来,倒是应了那句话:物极必反。
    从乾坤袋中拿出一粒涤魂丹吞入腹中,服用此丹可以逼出体内所有负面状态。
    望舒打坐入定开始念咒,周围的杂音都消失了,一阵阵颜色很浅的“紫气”源源不断从体内金丹中溢出,那些紫气先是在望舒身边环绕一圈后,才像涟漪一般,以望舒为中心,慢慢向四周扩散出去。
    望舒隔壁的战俘最先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原本还在兴奋观看机甲决斗的四人,体内的兴奋劲忽然就淡化了,她们感觉整个人好像浸泡在温泉中,尽情的呼吸着这纯净香甜的气息,四肢百骸的毛孔扩张,舒服得连脚趾都蜷缩起来。
    “怎么回事,你们有没有闻到很香甜的味道?”战俘甲问。
    “对对!我也闻到了,好甜好甜啊!”战俘乙说完后用力吸了两口空气,脸上愉悦的神情根本不像在说谎。
    “啊!太甜了!”战俘丙双手抱胸,享受般的闭上眼睛。
    “喂,你流鼻血了。”战俘丁好心的提醒战俘丙。
    战俘丙像是完全没听见,独自沉浸在香甜的气息当中。
    紧接着,看守001室的两名士兵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的不同寻常,醇厚的香甜侵入他们的每一根神经,刺激着他们的每一个细胞,他们敏锐的感受到血液在迅速沸腾,并叫嚣着、呐喊着,想冲破禁锢它们的躯体!
    “好甜,好甜!杰克,我、我的身体好奇怪。”看守人之一愉悦又痛苦的蹲了下去,他的鼻血都流了出来。
    杰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他明显感到体内有一股欲望蠢蠢欲动,在召唤着他去做一些刺激的事情。
    杰克没有回答看守的话,他喘着粗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走到002室门口,因为香甜气息的干扰,他的虹膜认证失败,无法打开002室的门。
    杰克的眼神开始涣散,他跌跌撞撞地走向看守人,身下之物已经肿胀得令人发狂!
    他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直接撕碎了看守人的裤子,对准对方臀部的洞穴,毫无预兆的挺身而入。
    惨烈的叫声突兀响起。
    没人注意到这边,因为附近凡是闻到这阵紫气的人都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迷幻当中。
    校场内原本正在决斗的人形机甲忽然陷入狂躁之中,高能量光束步.枪不分青红皂白的疯狂扫射,绚丽的光束弹带着漂亮的尾巴在地上炸出深浅不一的洞,要不是校场开启了透明的防护壁,只怕关押战俘的那一排排隔间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香甜的紫气丝毫不受防护壁的影响,继续向更远处弥漫。
    近在隔壁岛屿的军事指挥部收到了一条紧急军情:战俘营发生向导素大面积泄露事件,且泄露面积已扩散至整个小岛,泄露的向导素诱发了所有看守士兵的狂躁症,就连被关押的战俘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发情状况!目前向导素来源不明,还在探查中。
    仙王军团的副督军路奇·乌斯玛尔奇按捺住心底的惊异,说道:“马上封锁战俘营,派五支向导中队去战俘营给所有人注射镇定剂,让军医过来汇报。”
    这种情况实属罕见,战俘营没有不会有向导,也不会存储向导素,如此多的向导素究竟从何而来?路奇还持有怀疑的态度。
    汇报的士兵战战兢兢的回答:“报告副督军,战俘营的小岛上,没有一人幸免,包括军医都被向导素迷住了!”
    路奇摸了摸鼻子,不确定的问:“你说的向导素,是不是有点香,有点甜,闻起来非常甜美?”
    士兵的双眼瞪得非常大,他捂住鼻子害怕的点了点头:“副督军,您流鼻血了……”
    路奇在陷入狂躁之前,果断的按响了非战斗状态A级警报。
    战俘营的状况用一片狼藉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发狂的士兵被赶来的亚人医护人员按住注射镇定剂。
    路奇动手打趴了两名欲对他下手的发狂士兵,径直走向关押战俘的隔间。
    跟在后面的近侍官欲哭无泪。
    “副督军,001室就在这里。”近侍官的声音从防毒面罩中传来。
    根据调查,那阵强烈的向导素是从001室散发出来的,据说这名战俘的记忆无法消除,因此被特别安排在单人间。
    之前的两名看守已被军医拖走了,换成了亚人士兵,他们看到路奇后,脚下的锃亮军靴碰得响亮,抬头挺胸站得笔直。
    军医再三劝阻:“副督军,这名战俘的可疑点很多,还是让其他士兵进去吧,万一……”
    路奇一把推开军医阻拦的手:“开门。”
    看守士兵无视军医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打开了001室。
    望舒刚打坐结束,就看自己的面前多了几个人,而外面一片鬼哭狼嚎。
    这些人都带着奇怪的透明面具,为首的男子神色严肃的看着自己,眼中闪烁着危险的讯号。跟在男子身后的另两人表现得更明显,他们毫不掩饰对望舒的警惕,但看向望舒的眼神又带着难以置信的炙热。
    望舒将这三人打量完毕,默不作声。
    路奇原以为罪魁祸首必然长得穷凶极恶,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素衣胜雪,如珠似玉,美若星辰。
    “……搜。”路奇压下心中的惊诧,示意近侍官和军医搜一搜这个房间有没有可疑物品。那么多的向导素,绝对不会凭空出现。
    望舒不知道这些人的来意,因此按兵不动。
    “向导素是不是你投放的?”路奇盯着望舒,不放过对方脸上的任何细微表情。
    军医用向导素探嗅仪仔细探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向导素波动值有变化。
    望舒不明白这个人话里的意思,这些人忽然来找他,必然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怀疑到他身上。
    而在他打坐之前,根本没人注意他。望舒只是沉思片刻便想到了缘由,方才他倒是忘了,平日他服用涤魂丹修心养性,不是在洞天福地,就是在人迹罕至的深山洞穴,凡人是根本无法消受自他的金丹逼出来的“紫气”。
    颜色越深的紫气越能引出凡人体内最原始的欲望,轻者会出现幻觉,重者会陷入香艳旖旎的极乐世界。那么外面那些鬼哭狼嚎,想必就是那些人吸入了紫气造成的。
    刚才他应该设一个屏障,阻止体内紫气溢出才是。
    眼下,牢房是相对安全的地方,他不愿被带走。
    望舒略微沉思,双手拈诀,朱唇微微张开,对方圆百里之地的所有生物,施了一个“清心咒”。
    霎时间,原本狂躁不安的士兵忽然觉得浑身上下无一不清凉,通体舒服,心旷神怡。
    一名护士急匆匆跑来对路奇说:“副督军,大家都镇定下来了,他们身体的各项指数都恢复了正常。”
    路奇有些意外,他觉得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蹊跷,眼看一时半会问不出什么,路奇打算先把望舒带走,再好好查查此人的来历。
    “带走。”
    “是。”
    眼看这些人要对自己动手,望舒又对方圆百里之地的人施了一个“忘心诀”,并暗示路奇他们走出了牢房。
    看来他还需要多待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仙术。
    想起在仙界,那些觊觎他美貌的人因为他的脸而失去理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望舒用易容术给自己换了一张平凡的脸。
    腰间的玉葫芦仿佛感应到望舒的思绪,发出一阵华光。
    望舒握着玉葫芦,蓦地松了一口气。
    忘心诀生效后,浮洛群岛上的所有人,都在某一个瞬间感觉到脑中某个时间段的记忆消失得无影无踪。
    001室门前的看守士兵相互对望一眼,眼中露出迷茫。
    路奇发现自己身处战俘营,忽然语塞,他不解的看向近侍官:“……我怎么在这儿?”他刚才不是在军事指挥部吗?
    近侍更迷茫:“好像是您打算参加机甲决斗?”
    路奇回头,视线停留在001室的白衣男子身上,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同时,正在给督军汇报战役情况的上校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以及有什么话要对督军说。
    坐在窗边的军装男子倏然抬头,军帽下是一张俊美孤清的脸。
    “怎么不说了?这次一共俘获了多少名战俘?”路德维希·罗贝尔看着上校,狭长的蓝色眼眸深邃冷冽,削薄的嘴唇轻轻抿着,多了几分世故沉着,微微抬起的下巴弧线优美中透着一分凌厉。
    经过提醒,上校这才记起来他是来干嘛的,十分钟后,他终于把本次围剿战役的大概情况汇报完毕。
    “督军,大体情况就是这样,详细报告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
    路德维希摘下军帽,看向窗外一览无余的海景。
    远处的海天连成一线,波光粼粼的海水折射着耀眼的阳光。港口中停泊着刚回航的飓风战舰队,士兵们忙碌的在战舰里外工作着。
    尽管刚才的感觉很短暂,路德维希还是感受到了作用在他身上的那股神秘力量。
    那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过去。
    “战俘营向导素的泄露源查出来了吗?”
    上校茫然的说:“向导素泄露?”
    路德维希看向副官,副官也是很茫然的样子。
    不动声色的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路德维希戴上军帽,扣上了最上面的金色纽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