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二百_分节阅读_10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怎么出来了?”汪寻湛透过门缝向里看了看,夏寒站在外间,眼神始终盯着内室里的病床。
    “我去抽根烟。”他想了想,又补充,“白叔之前睡过去了,白楚进屋的时候才刚刚醒来。”
    汪寻湛点头,推门进去。
    听到声响,夏寒回头,余光扫了他一眼,接着便再一次看向屋里,片刻注意力都不曾分散。
    汪寻湛小心关上门,走到他身边,站定。白楚坐在父亲的床边,拉着白父的左手,嘴里说着些什么。
    白陌升身体虚弱,右手挂着点滴。他靠在床头,听着白楚的话,偶尔点点头,动作没什么幅度。那双眼睛中带着与白楚不相伯仲的锋芒,却又有大相径庭的锐气,成熟老练无法被疲惫所掩盖。微微闪动睫毛,一个动作便凌厉如猎豹,直指人心。
    “情况怎么样?”汪寻湛随口问起站在一旁的夏寒。
    “……”夏寒答得很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汪寻湛打量白父,正巧与白陌升投向玻璃窗的眼神撞在一起。他下意识闪躲,片刻之后又迎了回去…避无可避,汪寻湛不应该、也没理由躲开,即便是那是所有人都敬他三分的白陌升。
    白楚回过头,透过玻璃窗看着汪寻湛。稍稍笑了一下,转头便继续了与父亲的对话。
    科子回到病房,与汪寻湛闲聊了几句。过了一会儿,白楚便出来了。
    “我刚刚问了医生,白叔身体情况还不错。”科子拍了拍白楚的肩膀,让他安心一些。
    “嗯。”白楚点点头,转而对夏寒说,“我爸刚刚问起于叔的事情,我没仔细讲,你跟英航商量一下,怎么跟他说,你们定。”
    “瞒不住。”夏寒余光扫过内室,“那么多兄弟看着呢,英航放了于叔一条生路,后面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回去跟我们家大公主报告一下,”科子活动着肩膀,“这两天一直待在医院,老太太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
    白楚看着科子的眼睛道,“谢了。”
    “谢什么,”科子笑了笑,“我晚一点跟英航一起过来。你们俩今晚谁在这里?”
    “我今晚留下,”夏寒接话,看向白楚,“你明天过来换我回去。”
    白楚不跟他争,“好。”
    夏寒走进病房,在白陌升耳边说了点什么,接着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你要是想再待一会儿,觉得我在这儿不方便,我先回去也成,等你要走的时候,再过来接你。”汪寻湛拉着白楚的手,轻轻用力。
    “我爸刚刚让我回去休息,说这么多人在医院,他看着头疼。”
    汪寻湛微微一笑,开玩笑道,“说我呢?”
    病房里,白陌升抬起手,夏寒凑上去,拉着他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去。
    白楚深呼吸,释然一般的回握着汪寻湛,“回去吧,明早我再过来。”
    走到停车场,白楚拉开车门,“我想回去我们家,拿些东西,明天给我爸带过来。”
    “行,”汪寻湛点头,“为您服务。”
    白楚一路上还是不怎么吭声,汪寻湛能瞧出他情绪的起伏,没话找话的问,“你后面去医院照顾你爸,维修店的事情让田凯操心吧,别累着了。”
    “我知道,”白楚应声,“电影的事情,你之后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就这样了,”汪寻湛在乎那电影,但是取舍之间,眼中容不得半点退让,“从头开始也没什么。”这些年的顺风顺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白楚带给他的,没有白楚,汪寻湛又将会是什么样子?这些事儿汪寻湛没时间细想,当下也没有精力。
    这些磨难,说到底,不过是晚经历了几年,他应该承受。若这都没法挺过去,当真应了四爷的话——不过是一辆跑车的身家。
    开车行至城西,白楚站在屋前,看向远方,“陪我坐一会儿再进屋吧。”
    “好。”汪寻湛跟着他,走到院中松树下。
    长青的枝叶将部分夕阳遮挡,两人眼光中闪着淡淡的彩霞。
    白楚深呼吸,接着叹气,靠在椅背上卸去全身的力气,“我小的时候,院子里就有这棵树了。”
    汪寻湛抬头看了看,伸手轻捏他的后颈,“累不累,给你揉揉?”
    “恩,”白楚回过头看他,转而又望着面前的余晖,“去英国之前…我曾经这样跟我爸坐在这里,那时候我心里对父亲带着埋怨,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汪寻湛不再吭声,手指伸进白楚的头发里,来回摩擦。
    “现在回想起来…只要人没事儿,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呢?是吧…”白楚声音低沉,淡然自持,身体中每一寸筋骨都带着混乱的情绪,“还好…我爸醒了…还好…”
    “都过去了。”汪寻湛清了清嗓子,凑过去将嘴唇压在他的脸上。
    “是…”白楚侧过头,迎上汪寻湛的嘴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简单的四个字,心中那块盘踞许久的石头落地。
    白楚周身萦绕着疲惫,汪寻湛熟悉。现下就好像那具躯体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进行释放,汪寻湛心疼他,却又忍不住觉得释怀。
    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有关白楚的一切都会变好。
    “我总在想…我爸要是醒不过来,怎么办?”白楚自顾自的说,将心中最为柔软的部分袒露在汪寻湛面前,“我心里一直做着最坏的打算,我爸可能一直都睡在那里。”
    白楚说的很慢,汪寻湛光是听着,便感到悲伤席卷,“…”
    “可即便是他躺在病床上,我也觉得我身边还有亲人。”
    “…”
    “在美国接到科子的电话,他说起我爸,我第一反应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白楚轻舔嘴唇,用力呼吸,“我爸现在能醒过来,我…”说着,他的声音带上轻微的哽咽,“我…”
    “没事儿…”汪寻湛用手臂绕过他的脖子,手掌覆盖在白楚的眼睛上。他将白楚揽进自己怀里,“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恩…”
    怀抱太过温暖,驱散了身体的寒冷,将赤裸的心脏包裹。
    白楚的情绪像是寻找到了那个出口,汹涌澎湃的闯出身体。
    汪寻湛的掌心感到湿润,压抑太久后的释放让白楚止不住颤抖。他伸手搂住汪寻湛的腰,“回想起来,”白楚悠悠的开口,声音细碎,断断续续,“我以前觉得背上那纹身是我的枷锁,父亲倒下之后,那纹身让我觉得有一份责任与内疚…”
    “白楚,”汪寻湛又将他搂紧了些,“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对你身上那个纹身的感觉。”
    “…”
    “我印象中,第一次仔细瞧,是在维修店留宿的那个晚上,你在干活,身上的那只猫头鹰随着手臂的起伏煽动翅膀,就像有了生命一样。”汪寻湛眼前是越发昏暗的日落,揽在怀中的却是充满希望的未来,“然后你侧身转头看着我,很平静的看着我。”汪寻湛用下颚顶在他的额头上,来回蹭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跟着魔一样,满脑子都是那只猫头鹰…”
    汪寻湛说完,轻轻闭上眼睛,没等白楚回答,闷哼着继续开口,“这纹身…留给我吧。白楚,从现在开始,这纹身就是我爱你的纪念,那只猫头鹰在我心里,你也在我心里。”
    汪寻湛的爱,充满占有欲,若无法在付出的层面与白楚较个高低,那只能用完全占有的方式加固链接。
    纹身让白楚与过往联系,定义了他的生活。
    白楚的压抑与疲惫,白楚的挣扎与逃离…无论是怎样的情绪,汪寻湛不在意,恨不得一股脑塞进心里,照单全收。
    许久之后,白楚的情绪恢复了平静,两人靠在一起,谁都没有移动。
    “困不困?”汪寻湛将自己一部分的重量留在白楚的肩膀上,“我刚刚想起来,快24个小时没有好好睡觉了。”
    “有点…”白楚揉了揉脖子,“吃了饭再休息吧,杨叔应该准备了东西。”
    汪寻湛懒懒的回答,“听你的,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吗?”
    “怎么?”
    “没什么…你要在这儿住,我也要留下。”
    “都可以,主要是收拾些东西。”
    “怎么能都可以呢,这辈子,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恩,行。”
    END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