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朕穿越了[娱乐圈]_分节阅读_7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糟了。
    .
    老爷子再一次病危,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上次医生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韩老爷子突发性中风前兆已经有了,如果不好好休养再次晕厥,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最好的情况下也会影响脑部神经,却没想到,在大家千万小心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出了这种事情!
    韩侨这次恰好在京,所以很快就赶到了医院,抵达急救室外时发现到了的只有方瑶一个,韩慎还在路上,韩毅不见踪影。
    他脸本就沉着,这下更加难看了,皱眉问方瑶:“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老爷子骤然晕倒后就已经将韩氏的事情放手了一大半,每天呆在医院逗逗猫看看花,和来探病的人聊聊天,也没有谁那么没有眼力见在老爷子面前说些烦心事,这次怎么又会再次晕倒!
    方瑶也一副快哭了的样子,颇有些语无伦次:“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正给爸准备汤呢,爸接了一个电话……”
    “谁的电话?”
    “不知道。”她抹了抹眼泪,顿了一下才小心翼翼道:“不过我听爸说的那些话,似乎是和阿南有点关系,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他们所有的希望只寄托在老爷子一晕不醒,否则……现在毅哥正在紧急处理掉所有证据和痕迹,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那边方瑶低头抹泪,这边韩侨直接烦躁的从帮佣手里拿过了老爷子的手机,找到最近的通话记录打了过去——方瑶见状眼睛微微一睁,背在背后的手握成了拳。
    而刚好,电话那头的齐秘书也正匆匆往医院赶——他刚才正跟韩老爷子聊着呢,电话通到一半却被挂断了,临挂断前还听到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因此赶往医院的途中也随时注意着手机,现在看到老爷子的号码再次来电便惊喜的接了问:“董事长?刚才……”
    “我是韩侨。”韩侨转身离开急诊室外,打断齐秘书的话问:“刚才你跟老爷子通话说了什么?”
    齐秘书一愣:“董事长现在怎么样了?”
    “在急救室。你们谈了什么,和阿南有关吗?”
    “之前董事长让我查召南少爷的行踪……”
    齐秘书跟了老爷子多年,很清楚虽然韩氏目前的执行总裁是二儿子韩毅,但其内心是偏向大儿子韩侨的,因此对韩侨也没有丝毫隐瞒,直接说了他此前查到的所有事情,其中还包含了陈恩的精神状态。
    韩侨听完后眉头一皱,几乎立刻就怀疑到了韩毅身上。
    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韩侨是非常清楚的。年少时韩侨作为韩家长子,一直是被当做韩氏的继承人培养的,晚出生几年的弟弟韩毅不能说往废了养,但韩老爷子对他肯定不会像对韩侨那么用心,没成想韩侨大学毕业之后没有接过韩氏的担子,反而开始从政,这一下全盘打乱了韩老爷子的所有计划,那时候才开始匆匆培养韩毅。
    而韩毅也不负期待,很快长出了一颗相当的野心--他能力不足是大家公认的,野心同样隐藏的不够好,且一直对备受父亲关爱的兄长怀有一种深刻的愤恨,这种愤恨不仅使他在相处时对兄长冷淡,更加促使了当年他对殷素所做的那些行为。
    韩侨想到这里目光一闪,强迫自己跳过这一块。
    如果齐秘书查到的事情是真的,韩召南当真遭受过生命威胁且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那么会做的有谁?首先最不可能的就是老爷子之前猜测的纨绔斗气,毕竟韩召南作为韩家三代的孩子,帝都纨绔圈里最蠢的人、不想连累自家家族的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如果排除了韩召南以前认识的那些狐朋狗友之间的意气之争,留下的,必然就是利益相关。
    是韩毅。
    韩召南出了意外,除了作为他亲生父亲的韩毅,不会再有谁得利了。恐怕老爷子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才会那么生气。
    想到这里,韩侨皱着眉头挂断了手机,转身回到了急诊室外。
    .
    四月末尾,金旗节现场。
    巨大的红毯外无数媒体人抱着机器疯狂的拍照,金旗节作为从上个世纪流传至今的、最具影响力的电视奖项之一,每年参加的中国内地一线男女演员甚至超一线的演员都相当之多,而这一期则更加受人瞩目一些——
    作为最正统的电视奖项,金旗节每年邀请的剧组很多,入围的也不少,但最终的奖项也仅仅只有十个,这意味着每年都有相当一部分演员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而今年奖项的竞争力也是异常的大。
    有打破了中国内陆魔幻电视剧冰界的《诛神》,还有备受观众喜爱的都市轻喜剧《第一百次爱情》,古装宫廷大剧《宫心计》……诸如此类如此种种,实在是让人对奖项最终的归处好奇不已。
    不过对于此刻坐在保姆车内的简言西的来说,这些未定之局跟他的关系其实不太大,毕竟在《诛神》中他饰演的长冬虽然重要,但并非男主男二,靠这个拿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今天来,也只是给导演一个面子。
    临到达颁奖场地的时候王可正好给他发来微信,是一个带着嘲讽意味的笑脸:“叫你不跟我一起走,现在一个人走,寂寞吗,叫声小哥哥……”
    “我也救不了你。”
    简言西耸肩,没有回复,直接丢开了手机。
    保姆车的门适时被人拉开,他起身将西装的扣子扣好,闪光灯随后而至---
    他从前唯一走红毯的经验就是前世二十岁时,也是独自一人。那时正是圣光帝丧后三天,他从红毯这边走向那边,同时从太子走向帝王。
    两个身份的不同,导致他所背负的东西也完全不同。做太子时他要提防的是两位野心勃勃的皇弟,做了帝王之后,他要提防的是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天下之权利全部集中在一个人手上,这种感觉没有经历的人无法感同身受,皇帝几乎已经是一个神了,他能做到人力所能做到的所有事情,人力无法做到的,就合万人之力去做——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他的父皇圣光帝,才会想要修道求长生。
    皇帝的一生,谁不想长一些呢?只是圣光帝太蠢了,因为求长生,反而活的不够长。
    但这无损于权利对人的诱惑,帝王之位由白骨和鲜血铸成,他与天下为敌,从而得到天下。
    当年红毯的两边站着文武百官,他上敬天地下敬鬼神后穿上帝王衣袍,而那么多年后,又换了一个身份,重新再走一次。
    问有什么感觉?
    嘁——
    作者有话要说:  西西:渣渣!
    
    第86章 柏树
    
    钱摄影已经在红毯边吹整整三个小时的冷风了——
    这说辞并不夸大,还减掉了尾数。
    虽说金旗节的红毯环节时间最多不过一个半小时,但架不住人家腕大,每年参加的导演演员数不胜数,现在的艺人又讲究多栖发展,因此还有许多本职是歌手甚至从前专注大银幕的演员参加,每年红毯旁的媒体位提前一个月就会被各大杂志、电视以拍卖的方式获得,各家的金牌记者和摄影们都得提前两小时翘首以盼,守在红毯旁等着那些众星捧月一般的艺人前来。
    钱摄影就是其中一位。
    他所任职的杂志名叫“露湘”,是业内极有名的一家杂志社,因此红毯边得到的位置也很好,能够非常清楚的拍到所有走红毯的明星哪怕最细微的表情与动作——
    红毯拍摄其中也是有门道的,有的艺人同杂志社有合作,相应的该杂志社所属的摄影对这位艺人便会格外关照,挑选出最棒的角度拍出最好的红毯照片;当然,如果是有仇,其结果是什么也很好想象。
    不过在娱乐圈这样地方,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很多事情没有用钱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用很多钱。就像刚刚走过的演员李姜,年前因为出轨丑闻被万人踩,现在因为一部都市伦理剧而参加金旗节,提前跟各杂志社打声招呼多让点利,也没有人会再同钱过不去,故意在现场拍他丑照。
    不过同人不同命,李姜这样的艺人要靠用大量钱财才能走过一个相对平坦又无风浪的红毯,而另外一些艺人,不必给钱也不必给人任何好处,摄影机天然就向他们那方偏转,几乎是镜头的宠儿,天生的闪耀之星。
    做摄影这行的,喜欢的肯定是后者。
    所以当李姜走过之后钱摄影隐到徒弟身后叼了一根烟,含糊道:“我休息会儿,现在你先拍着,大概五六个艺人之后我再来接手。”
    徒弟是钱摄影近几年带的最有灵气也最听话的一个,闻言弯了一下腰“哎”了一声,后边儿才小声问一句:“待会儿谁来吗?”
    “压轴的。”钱摄影撩了一把头发,低下头避免脸被风吹到:“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果不其然,小徒弟很快就知道了钱摄影口中这个压轴的到底是谁——
    黑色的保姆车大门被人猛然拉开,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在场的人和机器却仿佛在一瞬间全部都沸腾了起来,小徒弟待在钱摄影身后,透过人与机器之间的缝隙,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是……
    简言西。
    这不是小徒弟第一次知道这个人,却是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他才发现那些海报、电视甚至是MV上的所有让人惊艳的魅力都是真实存在的。
    一个人,一身黑衣,就那样走过。
    小徒弟眨眨眼,那一瞬间他伸手摸了一下胸口跳动的心,前方钱摄影专注拍照,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而就在钱摄影和小徒弟摄影照相的同时,周小云的红毯直播解说也正进行到了尾声。
    直播解说是2017年依靠网络红起来的一种网络直播解说形式。其形成在几年前,不过受众一直较小,一直到2017年年初,一名操着东北话的解说主持人横空出世,专门解说(或者说嘲讽)各种直播场景,此种形式自此大火,主要市场定位在微博、b站等各大年轻一辈聚集的地方。
    周小云是最开始将直播解说带到大红的解说主持人之一,如今微博粉丝数百万,远远超过某些明星,而这次的金旗节直播是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定下的解说节目,不少人甚至不会关注金旗的官方直播通道,直接进入了周小云的直播频道等候。
    周小云的解说风格偏诙谐,略带了一些大众都熟悉且听起来并不会吃力的北京口音,在就算是没有字幕的直播解说中也完全不会妨碍大家听清楚他的解说内容,其对各明星的评价在众多解说中也是最公正的,并不会乱开嘲讽,知识面在众多解说主持人当中几乎可以说是顶尖,使前期走红毯中几乎没有尿点存在。
    解说了一个多小时后周小云也有些累了,他拿起一瓶去掉标志的矿泉水润润桑,直播的镜头仍然对着他电脑上的金旗节红毯场景,麦握在他手里——
    他咳嗽了一声,开玩笑道:“接下来要出场这位艺人根据我得到的内部消息……”
    周小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但仍然可以从左手边的直播平台电脑上看到非常多的粉丝用“简言西”三个字刷屏,他笑了一下,道:“没错儿,估计大家都猜到了,简言西,娱乐圈儿最近这一年两年火透了的大势明星。”
    “之前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跟屎一样的什么盛宴解散啊假唱啊跟踪门啊我们都不谈了,微博上的那三封公开信大家不知道的也少,后来加盟《诛神》饰演长冬一下啪啪打了那些说他演技差的人的脸——不过这里我说一句,看过帝神长冬之后我在去看简言西以前演过的其他角色,那真是……”他后面的话没说完,但内容是什么也众所周知,但如今说起这些,对简言西来说似乎都已经不算是黑料了,更像是一种肯定——
    以前的烂,方成就了如今的好。
    周小云继续道:“后来参加《你是歌手》,一首《花园阴影》把我鸡皮疙瘩都给唱出来了,不过之后似乎一直也没出专辑的想法,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
    就这样瞎唠着,间或插入几个段子,几分钟后,简言西的保姆车如期而来。
    直播室里的弹幕已经刷疯了,周小云一边关注弹幕上的内容一边解说,其中包括了简言西身上穿的衣服手上带的手表脖子上打的领带,直到人入场之后,直播室里才稍微安静下来了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