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明灭_分节阅读_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手机传出声音之前的短瞬停顿,长得像一整个世纪。
  “幺儿,吃饭没得?”
  预想中的惊疑指责并未出现,隔着千里万里传来了最熟悉的声音,徐祈清眼睛一热,忍不住伸手覆住了脸。
  “哎。”他轻轻应了一声,将胸口的万般翻腾压下,尽量用正常的声音和妈妈通话。
  电话打过来只是个寻常的问候,在这个失控良多的一天里,却足以成为淋雨浮萍的根。打电话的过程里,徐祈清慢慢平复了心情,思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挂断之前,电话那一边提到一句来欧洲的计划,妈妈最近有假期,有可能会来看一看。徐祈清应了下来,收下惯例的各种叮嘱,才将通话结束。
  屏幕的光亮熄灭之后,徐祈清才发现屋内的黑暗。他刚刚对周遭事物感知全无,自然也忘记了开灯。等他起身把室内照亮之后,桌上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有什么事情忘说了吗?徐祈清正想着,却见屏幕上亮起了另一个牵动他情绪的名字。
  他迟疑了数秒,才用指尖轻轻划开屏幕的解锁。
  “……喂?”
  “小清,”电话那一侧的背景很安静,衬着对方的声音更加清晰可闻。钟御的声音低沉又极富磁性,仍旧是徐祈清最喜欢的音色:“刚刚打过电话?”
  徐祈清半垂着眼睛,低低应了一声。
  “之前没接到,”男人的语气仍与平日一般无异:“有事?”
  徐祈清停了一会,却是道:“亚当斯子公司的方案被曝光抄袭,这件事你知道吗?”
  对面应了一声。
  徐祈清继续道:“他们获奖那天,艾尔也在场。那他……”
  “他没事。”钟御听懂了徐祈清话里的意思,略微解释了一句:“这件事有内情。”
  他还加了一句:“亚当斯家族最近不太平,你如果遇见艾尔,离他远一点。”
  徐祈清想起下午想要打电话给钟御提醒他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钟御惯于筹谋,鲜少冲动行|事。那么多事情都于暗地里尽在掌控,那这些水平低劣的抹黑,又怎么可能将他蒙在鼓中?
  徐祈清突然不想继续深究了,连带着下午见到的那个场景,也不再开口提及。
  愈想愈发心冷。
  他在电话里并没有将情绪表现出来,只轻描淡写地带过,就将通话挂断。
  随后将近一周的时间,徐祈清都没有与钟御联络。他们之前各自忙碌的时候,也会有长时间不能见面的经历。如果一天内两人没有见过面,就会在晚上十点通个电话或是留个讯息。
  这回的这些天里,徐祈清每天都会收到一条来自钟御的晚安短信。
  一周后,派特森公司的复查结果公布,的确还有数个方案版权不当,措施有失,但数量不足方案总数的百分之一。优胜的其他方案没有问题,派特森仍会与剩下的这两个公司保持合作关系。
  针对徐祈清的恶意谣传没有达成原本最恶劣的目的,最终败退而去。那些谣言也偃旗息鼓,逐渐不被提起。
  但徐祈清还是被萨奇教授叫了过去,针对这件事进行了明里暗里的点拨示意。
  对于这次方案被所聘请教授手下的学生拖累的事,金主企业颇有微词。他们原本想直接将徐祈清除名,以获取简单直接的利益最大化,但这个决定遭到了萨奇教授的反对,他们的负责人和教授交涉之后,暂时按下了这个举动,等待派特森公司的结果宣告。
  直到最后派特森公司查明背后并无人操纵,金主企业才不再提除名一事。但他们对徐祈清的观感印象仍是很糟糕,直言萨奇教授不该接收这样的学生。
  这些事,徐祈清是从萨奇教授和几位学长那里听来补齐的,他听完后沉默了许久,认认真真地和工作室里数位前辈道了歉。虽然他自己可能并没有过错,但谁又能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动着谋划什么,才误伤到周边的其他人。
  不管教授和工作室里其他人怎么看待他,徐祈清只能先做好自己的事。
  这件事的风|波渐渐平息,徐祈清在U大继续跟着萨奇教授读研的心思也淡了很多,虽然教授不至于因此对他产生什么隔阂和偏见,但事情到底已经发生过,痕迹是无法抹去的。
  而且之前徐祈清投给F大的研究生报名文件也顺利通过,已经收到了回执。他开始更加注重准备回国求学的各项事宜,渐渐不再去思虑多余的事。
  F大对徐祈清的简历很感兴趣,网上面试也颇为顺利,在这段时间的努力下,提前招生的计划基本已经成型。由于F大设计院系采取的方式是招考|前不分导师,徐祈清需要自己提前和心仪的导师联络。他现在只需在规定的截止日期内将自己所需的相关文件寄回国内,就可以考虑与导师接|触的事情了。
  网上面试出结果之后的第二天,正好是徐妈妈|的假期。她带着徐祈清的外公一起飞来欧洲旅游,顺带着看望儿子。因为旅程中有老人,他们最后选择的方式是随团行,然后在行程安排的最后一天在墨离和徐祈清见面。
  徐妈妈和外公5日中午到墨离,6日十一点的飞机。旅行团在五号当天晚上会住在机场附近,机场和U大相隔很远,徐祈清计划前一天陪他们一起吃午饭和晚餐,晚餐之后旅行团去住宿地,他再自己回学校。
  由于是提前计划加上|海外本科,F大给徐祈清的时间不算宽裕,二号公布了录取结果之后,十号就是文件递交的截止日期。法国寄回中|国的特快邮件也需要留出三到四天的时间,所以他最晚也要在六号之前把文件寄过去。
  徐祈清五号之前的三天都在跟一个早就计划好的项目,无法抽身去大|使|馆办|理相关文件。五号和妈妈见过之后,他是打算六号专门去处理这件事的。
  既然已经真的确定毕业后就要回国,在这边的一些事情也亟需了断处理。徐祈清跟着教授的一个项目,手边也还有几份设计单没做完,这些事务堆叠在一起,他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就在徐祈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用这些忙碌巩固住自己的专注时,唯一能够轻易让他心神不宁难以安复的那个人,却打来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陛下,莫见,墨雅鸢的地雷,么么哒!
并不是单纯的「为你好才不告诉你」的套路吼,不过钟御在沟通上的错误也无法甩锅
大概再有两三章的样子,就可以把这部分的事情讲清楚了
谢谢大家的留言,动力来源T T

  ☆、三年过去式(五)

  其实要算时间,两人未见面的天数并不算太长,只是徐祈清心态变化,刻意忽略,再听见男人的声音时,竟然觉得恍然如同隔世。
  他喜欢钟御的声音这件事,似乎很早就被对方洞悉了。
  恋爱不久的时候,两个人坐在一起各忙各的,钟御突然靠近来亲他,徐祈清被惊得一愣,结果反而被发现了工作时习惯听的那段音频。后来钟御不知什么时候去了一趟录音棚,给徐祈清录了一段长达三十分钟的雨果诗选念白,从此取代了那两段拼凑找来的音频。
  第一次的时候也因此出了一点小的差错,徐祈清当时在面对恋人时仍褪不尽羞涩,钟御想先让人释放一次,缓解一下对方的情绪。结果才刚上手没多久,他用略染了情|欲的低哑声音询问对方感受如何,听在人耳中,却是按不住情绪,咬破手背都没有抑住低声的啜泣,颤抖着直接在钟御手中达到了高|潮。
  徐祈清当时羞窘到恨不得立刻晕过去,钟御却并未在意这个,耐心安抚了他许久。但之后的性|事中,男人养成了只做不说的习惯,只肯身体力行地将目标实践,连亲昵的称呼都没有再出声唤起过。
  从上次在工作室前公车站远远看到钟御时起,徐祈清就没有再打开那一段长达半小时且播放次数永远列在第一位的音频。两人也一直未曾通话,以至于再听见这个声音,却像是粉饰已久的太平世界突然被打碎一样。
  “小清。”
  “……嗯,有事吗?”
  但其实这个电话也很短暂,没有长到有足够时间让徐祈清暴露自己的情绪。
  两句话就够了。
  “这边有事情要处理,需要两周左右。”
  “……”
  这一句好像也无需回答。
  “如果有别的传言先不要听,别把你卷进来,等我把这边处理完。”
  “……好。”
  ——回应一声。
  “忙完见。”
  “嗯,那你照顾好自己。”
  ——叮嘱一句。
  挂断电话,就这些了。
  徐祈清垂着眼睛想刚才的那一句“别的传言先不要听”,想的次数多了,也不太清楚胸口的滞郁是不是通畅了一些。
  “依靠同性金主的强力背景,在设计界豪夺的贪心新宠”——那些传闻,也算是没有把他卷进去吗?
  徐祈清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能够费心提醒自己一句,可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吧。对自己的攻击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钟御现在这么说,或许不久之后还会有新的传言。
  会是什么说法?豪门喜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那这些传言就应该和徐祈清没有什么关系了。毕竟如果要放出这种声势,长点眼睛的人都不会再去挖掘之前的情史,惹怒联姻的两个雄厚家族会有什么好处呢?
  徐祈清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明明已经坠入谷底,却仍死死攥着那一根悬系生命的细线不肯松开。
  等待着最后的那一把剪刀,或是一只将他救起的手。
  接完电话的第二天,徐祈清终于把手中项目的紧急任务做完,赶去了提前和妈妈说好的地点。墨离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闻名古迹数不胜数,人文风情目不暇接。徐妈妈和外公去的也是出名的景点,地方并不难找。
  路上地铁出了些故障,不得不延误了一会。等徐祈清到了景点附近的时候,旅行团已经吃好了午餐,打算去下一个景点。他有一段时间没回国,即使昨日的心绪颇为繁碎不安,见到家里人时也不由得开朗了一些。
  旅行团的随行导游有两个,一个是从国内带团过来的,另一个则通晓法语,负责讲解。徐祈清因为不是旅行团的人,他是和导游通融过之后,才能坐在大巴车的空位上跟团一起走的。虽然没有吃午饭,但好歹下午的路程不必自己找车各处跑,也算是轻松了一些。
  只是从下午见了面之后,徐妈妈却好像一直有心事,她一直想拉着徐祈清说些什么,只是人多口杂,徐祈清虽然想听她说,她却一直不太满意周围的环境,推说等有空坐下来之后再谈。
  下午例行逛的也都是一些著名的景点,人潮涌动,游客如织。徐妈妈一路喊着让徐祈清帮着拍了许多照片,还一直在找人帮忙拍合照。到第三个景点的时候,徐祈清终于忍不住,低声劝了她两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