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离歌/揽月云轩_分节阅读_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终局

  “你竟杀了他?”陆万安踉跄地跌坐在了这片阴冷的地面上,“你竟杀了他!”
  尹云璃浅浅地勾了勾嘴角,略有些嘲讽地笑着说道:“陆万安,其实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你知道涵之绝不会说出你们陆家的秘密,可你却非要逼死他;你知道涵之即使再次归来也绝不会颠覆陆家,可你却非要以死相挟,因为你知道他一定会救你……是我杀了涵之吗?不,是你!是你逼死了涵之!”
  ——与其让涵之那样痛苦地活着,倒不如让他去地下寻求一份解脱。纵然世人都不能理解又如何?尹云璃从来都不在乎!
  “是,是我害死了小泽?”陆万安绝望地看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终于,他提起了水凝剑,几近痴癫地笑道:“既爱何惧?都是我的错!”
  “爹爹!”陆云轩发疯了似的抱住了陆万安,“不要!爹爹,这不是你的错!你若不在了,轩儿怎么办!”
  “哐啷——当”水凝剑终于砸在了地上,陆万安神情恍惚地任儿子抱着,口中也只剩下了那句反反复复的“是我害死了小泽”……
  “不错,正是你无尽的猜忌害死了他!”尹云璃又逼近了两步,趁着那两人一时不备,他猛地夺过了水凝剑,翻手使了个极其漂亮的剑花,而后又再次横剑指向了陆万安,道:“你不是想知道吗?好,今日我便统统告诉你!尹福是我尹家早先埋入你陆家的棋子,他既有护住你二人的本事便也该懂得如何自保,怎奈他实在是执迷不悟!”
  “我,我并不知道。”陆万安有些气馁地低下了头,“我一直以为是……”
  “是涵之使的毒计吗?”尹云璃抖了抖泛着寒光的水凝剑,“忘了同你说,梦魂居也一直是皇伯父的暗线,而云歌也正是我陵晔先皇最后的一点血脉,只可惜呐我那傻瓜哥哥一心要给我做个贴身小侍卫,这不,前些日子送上了他父亲的首级!”
  “不可能!”陆万安怔怔地看着尹云璃,他无法想象自己从一开始就信错了人,更无法想象这些皇氏背后残忍的秘辛,是他,终究是他逼死了小泽!
  陆万安悲痛地抬眸看向了尹云璃,道:“你为何同我说得这般清楚?苍月教是你的,水凝剑是你的,如今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你为何还要这般折磨于我!”
  “为了,送你二人上路。”尹云璃浅浅地勾了勾嘴角,“为了涵之,纵是死,我也必定要让你们死个明白。”
  “师兄。”陆云轩呆呆地看向了尹云璃,不知怎地,他依旧不愿相信师兄会变得如此残忍,难道,难道天家当真可以改换了人的心肠?
  “来人!”尹云璃朝牢门外招了招手,只见晏澜竟是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
  “你?你竟是!”陆万安诧异地瞪向了晏澜,他没想到……不过转念便也已经明白了过来,梦魂居的人怎么可能是俗物?
  陆万安大笑着接过了其中的一杯,“轩儿,小泽,有你们的地方才是家,等我,你我父子奈何桥头再见。”陆万安浅浅地勾了勾嘴角,掩面一仰,人世走一遭,从此再无牵挂。
  陆云轩只觉胸口热血澎湃,他幽幽地看了一眼云涵之,终于畅快地走向了晏澜,“谢过弟妹的酒了!”
  晏澜面上一怔,他唤她“弟妹”?难道,难道!她顺着陆云轩适才的目光看去,只见……
  “公子!”晏澜一下子扑倒在了云涵之的身前,他昨夜分明还是好好的,怎么如今?
  “公子,澜儿陪你!”说着,晏澜就想去撞墙殉情,不想尹云璃忽然拉住了她,他对她说公子还有一份信留给了她?
  晏澜有些迷茫地接过了那封信,信上的字迹分明还带点些许湿意,原来公子早就想好了他的归宿,原来公子一直都是那样在意着一个“陆”字,原来……
  “我为涵之在苍月山下建了一间小茅屋,如今留给你。”尹云璃淡淡地看了倒在地上的陆氏父子一眼,“从此江湖不必再见。”
  晏澜抱住了云涵之,含着泪点了点头,“谢过君上大恩。”
  ……
  “这画上的人是谁呢?”陆清涵奶声奶气地指着墙上的人儿。
  “陆云泽,字涵之。”陆云轩抱着小不点,“涵儿,他是你的父亲。”
  “爷爷,爷爷!”陆清涵忽然手舞足蹈地指向了私壑里的陆万安,陆云轩笑着看向了正在教小孩子们念书的爹爹。
  “涵儿,你想不想念书?”正在收抬的晏澜笑着抱过了小不点,“你爹爹以前可是个念书很厉害的人,涵儿你莫要丢了他的脸哟~”
  “嗯!”小不点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像极了当年那个骄傲的少年。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之后小陌被拉去做了个小小的采访,整理如下(期待后续):
问1:本坑男主是谁?
小陌:应该是云儿……因为尹云歌,尹云璃,陆云轩,陆云泽(云涵之)名字里都有个“云”嘛~~没错,小陌就是故意的。
问2:本坑男神谁最养眼?
小陌:首先肯定不是陆云泽,毕竟他和陆云轩是同胞兄弟,选了没意思,其次也不可能是尹云璃,因为他长得太妖怪了,眼角有颗泪痣也太勾人了,小陌不敢要~至于尹云歌,他一直戴着假面具,没资格参加本轮讨论。如果非要让小陌选一个,还是云儿吧。
问3:本坑渣爹哪个最渣?
小陌:小陌并不觉得这坑里有渣爹哇,你看看陆家的那个是爹吗?不,那是惹事不嫌大的活祖宗!至于尹家那两个更不是东西!尹溯染把儿子送进梦魂居也就算了,接回宫都干了什么!再说说尹离渠,小陌表示不记得写过这个人物,老狐狸隐藏太深……

  ☆、【番外】残月星沉

  【陵晔四十七年,国主尹云璃薨逝,传位其子尹沐涵。】
  “君上当真要去苍月山?”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地飘落到了楼墙之上,循声望去,只见一袭淡青色的长衫优雅地划过眼前,凝眉再看之时却见着了一个容颜俊朗的少年。
  “长歌,你该懂我。”尹沐涵敛下了流转的目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四海清晏,家国安平,后世经史之上的父皇必定是那样受万世景仰,可是我知道他不过是为了兑现那人的一个承诺,我很想去看看。”
  一抬眸,一转身,寒风之中似乎又多了几缕兰芷的香气。
  “君上,长歌愿随你同往。”叶长歌坚定地看向了这个才情惊绝天下的少年,他同样很想知道那让先皇挂牵了一生的人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
  “好。”尹沐涵淡淡地笑了笑,他幽幽地望向了苍月山的方向,想来山脚之下的小茅屋里定然有他想要的答案……
  父皇说过,那人是江湖之中人人敬畏的揽月阁主,棋绝天下,谋定天下,更有父皇“提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的品评。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父皇不得不用整个天下来弥补这份歉疚?父皇说他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那人……
  “君上,天凉了。”叶长歌缓缓地为尹沐涵披上了墨色的斗篷,“一切都会有结果的。”
  尹沐涵点了点头,牵过了叶长歌的手,几番欲言又止过后终于还是沉默地握住冰冷的指节,缓缓地贴上了他的脸,微微一笑,略有些寻求安慰的意思。
  其实沐涵并非不懂,只是他始终无法理解父皇那句不变的承诺里究竟存了多么深、多么卑微的爱,直到他遇上了叶长歌……
  那一年,尹沐涵随父皇出兵秦云,不想半路遇上了遭人追杀的叶长歌,不知怎的,他忽然就想任性一回了,明知两军交战不宜如此轻信旁人,可他却偏偏想要留下长歌。
  叶长歌被带回来之后也并未隐瞒身世,那时的沐涵才知道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叫风澜的小国,长歌同他一样孤独。
  “君上。”叶长歌轻轻唤了沐涵一声,沐涵幽幽地回过神来,如水的月光倾泻在了长歌精致的侧颜上,几缕滑落的青丝尽数飘散在了兰芷香气的虚空之中,划过脸颊,痒痒的,暖暖的。
  “今夜便走?”叶长歌捋了捋夜风吹起的长发,似是很平淡地问道,可他内心里却又不那么想让君上去寻求所谓的真相,他不想自己的私心被人看破。
  “嗯。”尹沐涵轻轻地点了点头,“你的心意我感受得到,只是如今我的心中还有些许不明了,长歌,等我。”
  说着,尹沐涵轻轻地抚上长歌的脸颊,眸中闪过的些许情愫却也同样让长歌中了一股莫名的蛊毒,他的心似乎也在这一刻彻底化作了满满的柔情……
  “我陪你一同去探寻。”叶长歌浅浅地勾了勾嘴角。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