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穿越到古代当小二gl_分节阅读_4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醉雨楼大堂里,秦娇娇大方得体的给宣从文施了个礼。
  :秦娇娇,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姑娘,如今真是成长了不少呢。
  宣从文毫不掩饰自己欲望的盯着秦娇娇看,这女人当真是个尤物,她褪去了八年前相见时还尚存的稚嫩与青涩,现如今的她出落的成熟又妩媚,举手投足间风情无限,八年前就已经美得让人怦然心动了,如今的她更是撩的人心颤,如果能跟这样的尤物一夜风情,真是死了也值了。
  :那是自然,上次一别已有八年了。
  秦娇娇嘴角含笑神态自若的回道,这宣大人不是说的废话吗,八年了谁都成长了许多,宣从文焦灼在她身上的视线让她极不舒服,如果换个人她可能已经一巴掌扇过去了,可对方是巡抚大人,开罪不得,只能忍下心中不快。
  宣从文走进一步,突然靠近秦娇娇,鼻尖擦碰着她的侧脸吸了口气,眯眼陶醉道:香,真香。
  宣从文这一轻佻的举动做的极快,让秦娇娇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轻薄了,秦娇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赶紧退后一步拉开了和宣从文的距离,恼羞成怒,这宣从文可真如传言的那样好色的很。
  :宣大人,请自重。
  秦娇娇再也伪装不出一副恭顺的样子了,面色冷然道。
  :秦娇娇,八年前我就看中了你,只是那时你年纪尚小,我想等你再成长几年,如今你尚未婚配,不如跟着我,当我的小妾吧,我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宣从文上前抓住了秦娇娇的手,放在手心里抚弄着。
  :宣大人说笑了,我哪里能配得上宣大人呢。
  秦娇娇见刚刚的出言警告对宣从文丝毫不起作用,如果继续态度强硬可能会激怒他而对自己更加不利,只能又极不情愿的扯了笑放柔声音说道,秦娇娇想把手抽出来,宣从文却握得很紧,在宣从文走进醉雨楼的一刻秦娇娇就知道来者不善,果不其然。。
  宣从文变本加厉,松开抓住秦娇娇的手,一手搂住她的纤腰,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将脸凑近,美,实在是美,宣从文眼中的欲望更浓烈了。秦娇娇想要挣脱,宣从文手劲很大,秦娇娇的那点力量跟他相比实在太过渺小,根本无法挣脱分毫。
  伙计们见掌柜的被这个高大的男人轻薄着欺辱着,知道这男人的身份不是他们能开罪的起的,都敢怒不敢言。小黑急死了他本想跳过去揍那男人一顿,却被两个伙计拖去了后院,死死的拉着他不准他跑去送死。
  :你这样的绝色美人怎么会配不上本大人,,八年前那一面,本大人的魂就已经被你勾走了,只是本大人已有妻室,若不然该让你当个正妻的,当小妾确实委屈了你了。
  宣从文摩挲着秦娇娇娇俏柔嫩的下巴,秦娇娇心中厌恶至极,把头偏向一边,挣脱了宣从文捏着自己下巴的手。
  :宣大人,我已有意中人,还请宣大人不要强人所难。
  :意中人?是你那个小跑堂吗?宝珠全都告诉我了,那个小跑堂毛都没长全呢,你喜欢他什么呢,他能把你伺候的很舒服吗?再说了他不是跑了吗?你独守空房不寂寞吗?让本大人来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如何?
  宣从文靠近秦娇娇耳边用只有他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十分暧昧的说道,秦娇娇连脖子都红透了,这一刻,浓浓的羞辱感啃噬着她的心,她自认聪慧,却丝毫没有办法让自己解脱,这权势压人的世道,她好恨。
  宣从文见她不出言反驳以为把她说动了,搂着她腰的手往下摸去。
  :宣大人!
  秦娇娇顿感不妙及时出声制止道:此刻正是青天白日,宣大人这番作为不怕被人传了出去吗,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影响了宣大人的仕途就不好了。
  :哈哈哈,现在这庆安城本官最大,看谁敢!没想到娇娇你如此关心本大人啊,听宝珠说你对本大人倾慕已久,我还以为她是诓我的,没想到是真的呢。看来你对你那个小跑堂也没有动真情嘛。
  宣从文厚颜无耻的说道,陈宝珠那女孩长得也很好,只是是他拜把兄弟的女儿,碰不得实在可惜,不过眼前的绝色已经足够他享用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了,手继续往下摸去。
  :不要。。。
  秦娇娇感受到那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手,惊呼出声,极力挣扎起来,这人竟下流到这种地步,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色胆包天。
  :宣大人,下官已将这些年的政绩整理好了,请宣大人过目。
  林旭被覃溪一路拖着跑,半条命都跑没了,此刻气喘吁吁的擦着额头的汗,还好来的及时。
  宣从文放开秦娇娇,看着林旭眯了下眼,这老东西看来是皮痒了,宣从文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走吧,去你府中过目。
  秦娇娇这绝色他要定了,不急于一时,先把那些扰人的政务忙完了再来追求美人。
  秦娇娇感激的看了林旭一眼,林旭不方便多说什么,跟着宣从文离开。
  小莲见宣从文来醉雨楼找掌柜的,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八年前她就对这个巡抚大人没什么好感,她记得当时宣从文看小姐的眼神,是那么的□□裸,虽然那时候她年纪还小,但那眼神意味着什么,她已经懂了几分,所以她让覃溪去林大人府上把林大人喊来救急。
  :小姐,你没事吧。
  小莲揪心的问道,眼睁睁看着小姐被宣从文欺辱,小莲在一边急得快疯掉了。
  :小莲,备热水。
  秦娇娇有气无力的说道,眼中泪水打转,整理了下被宣从文弄乱的衣服,上了楼。
  秦娇娇脱光衣服,坐在浴桶中,泡在热水里,一遍又一遍擦洗着自己的身子,可怎么擦都觉得好脏啊,娇嫩的皮肤都被她给擦红了,秦娇娇终是忍不住趴在浴桶边缘哭了起来,她好恨自己无权无势,一个小小的巡抚都能这样任意欺凌自己,践踏她的尊严,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软弱的人,可这一刻的无能为力让她觉得自己也是一个需要被人爱护的柔弱女子,她也想被心爱的人抱在怀中细心呵护着,那个爱护她的人在哪呢?沈星啊,我等了你这么久,为何还不归来呢,你就真的那么狠心这辈子都不愿再见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快乐!

  ☆、38

  京城
  邵云寝宫中,邵云正在抚琴,她出生名门望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琴艺最为精湛,可她所弹奏的琴音就跟她的人那样,清清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最近如意却发现听了她家娘娘的琴声,会生出一丝惆怅之感。
  :娘娘,太后送来请帖,邀请娘娘参加七公主的生辰宴。
  如意将请帖交给邵云。
  :嗯,下去吧。
  邵云面无表情接过请帖,随手放在一边,继续抚琴,像是毫不关注七公主的生辰宴。可往外走的如意却听出娘娘的琴音乱了一分。
  七公主寝宫
  :月恒给母妃请安。
  沈星十分客气的给邵云行了礼。
  :免礼。
  :母妃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的生辰快到了,这个送你,你的生辰宴我就不参加了,我向来不喜热闹。
  邵云将一只玉笛给沈星,七公主的笛音可是皇宫一绝,邵云以前在抚琴的时候,经常会响起一阵悠扬的笛音与她合奏,她不否认在那个时候她心动过。
  :谢谢母妃了,可是我不会吹呀。
  沈星恭敬的接过玉笛,晶莹剔透,触感温润,一看便知这玉笛十分贵重,心里吃惊云太妃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七公主呢,她不是很恨七公主吗,该跟七公主老死不相往来才对呀。
  邵云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对呀,她失忆了,什么都忘了,吹笛肯定也是忘了的,自己送她玉笛倒显得有些自作多情了,难道还想跟她琴笛合奏吗,才不会是那样的。
  :不会吹也收着吧,这是你以前最爱的乐器了。你从前的吹笛的技艺可是皇宫中少有人能敌的。
  邵云说完有些恨自己了,她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想唤起她对从前的记忆吗,她不想再待下去了,送完礼物后就离开了。
  沈星抚弄着手中的玉笛,没想到这七公主那么放荡不羁,竟还是个好风雅的人呢,自己这替身啥技艺都没有好像有损七公主的身价了,以后闲来无事的时候便学学这笛子吧,学成以后就吹给掌柜的听,掌柜的一定会喜欢的。
  沈星的生辰宴过后,她便去找了太后让太后放她出宫,太后让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贴身侍女素禾陪同沈星出宫,素禾习武多年,武功高强,在大内都少有人能敌,但太后还是不放心,又派了八个暗卫暗中保护沈星这才放心让她离宫。
  三公主寝宫。
  :姐姐,我为什么还要女扮男装呢?我想穿女装去见她。
  沈星穿好赵月然给她准备的男装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太帅了,都快把自己给电晕了。
  :你是不是傻,你直接穿女装去示爱,不给人家一个心理准备,直接被人家轰出来怎么办。
  赵月然戳了下沈星的脑袋,恨铁不成钢,怎么变得这样笨,不过赵月恒穿上自己为她精挑细选的这套男子华服,那高贵的气质,那儒雅的风姿,真是俊逸出尘,风流倜傥,自己都快被她迷倒了。
  :也是。
  沈星也觉得穿女装去见掌柜的肯定会把掌柜的吓到的,还是穿男装去的好。
  :我跟你交代的你都记下了吗?
  赵月然第n次问道,这妹妹现在傻乎乎的样子让她去追女人,可真有些担心,赵月然恨不能自己陪她出宫的,可是太后不允许,说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实太后是觉得这三公主花花心思太多,让她跟着女儿她不放心,怕女儿被她坑了。
  :记住了。
  沈星没什么底气的回道,她是记住了但她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做的到,赵月然让她第一步就强吻掌柜的,她从未接过吻,第一次接吻就强吻,而且那人还是掌柜的,她觉得心里颤颤的。
  :记住,你可是七公主啊,要知道以前的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你连父皇的女人都敢招惹的,所以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你都不要轻易放弃。她就是成亲了,你也要把她抢回来知道吗。
  赵月然郑重的说道,她看赵月恒这没底气的怂样还真怕她没本事把人带回来,她说这番话为赵月恒打气是其一,其二她很想看看那个能把失忆后的赵月恒给迷住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了,姐姐,我一定把她带回来。
  赵月然这一番打气还真鼓舞了沈星的气势,她昂首挺胸,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沈星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出发的时候被赵琰喊了去。
  御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