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重生之盛世宠后_分节阅读_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是就是,大冬天的扇个扇子你也不嫌弃冷得慌。”勾着轩辕轻灵的肩膀不肯撒手,玉生烟整个人赖在轩辕轻灵身上,眯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嫌弃的打量了下自家二哥,毫不留情的挑着刺。
  玉广厦却是毫不在意,伸手示意轩辕轻灵入座,青年笑得让人如沐春风,嘴上却是没有丝毫客气。
  “烟儿,我记得前不久我才告诉你如今早已入春了,怎的又给忘了?楼里那些杂记得先放放,最基本的东西你可得学着点儿啊。”
  切!不就是拐着弯儿骂他不学无术嘛!
  冲着兄长翻了个直冲天际的白眼,玉生烟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轩辕轻灵身旁一起落了座。
  “你也别对烟儿太严苛了,反正我们烟儿这么可爱,有的是人抢着要呢。”
  摇扇的手微微一滞,玉广厦还来不及思索这话中似是蕴藏的深意,便被玉生烟不满的嘟囔给打断了马上就要抓住的思绪。
  恍然回神的抬起头,便见玉生烟一脸委屈的皱起了精致的脸蛋,苦大仇深的望着轩辕轻灵抱怨道,“我的好姐姐,都说了多少次了男孩子是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
  早就预料到会是如此的轩辕轻灵轻笑一声,习以为常的抬手揉了揉小少年的头发,温柔的说着全然不似安慰的话。
  “烟儿可不是男孩子。”
  “……”
  从小就觉得自己生错了性别的玉生烟默默闭了嘴。
  “傻站着干什么呢!都坐上了就快点儿入座啊!”去后厨招呼了一趟的玉护国回到正厅便看见了其余三人都坐在桌上相谈甚欢、唯独玉广平一人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的场景。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只能恨铁不成钢的抬脚便将一脸无辜的玉广平给踹进了正厅,一挥袖子坐到了上座。
  他这个大儿子什么都好,行兵布阵、为人处世都甚得他的真传,怎么偏偏就在这人生大事上没能跟得上他的脚步呢!想当年他可就是靠着一张舌灿莲花的嘴和锲而不舍的主动精神在自家夫人众多的提亲者中八抬大轿的娶回了一个温柔贤妻啊!但是你看看你看看!这小子在心上人面前得是窝囊成什么样子哟!一棍子下去都打不出句话的!可是丢人!
  瞧见了父子二人小动作的轩辕轻灵抬手掩唇,看着一脸茫然无措的落了座的玉广平,终是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玉广平左右看了看,“??”
  “……”唉!真是没的救咯!
  玉广厦和玉生烟对视一眼,默契的抬手扶额,皆是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无奈模样,叹息的摇了摇头。
  这喝喜酒的路也是够任重道远的很啊。
  主位上,示意众人开始吃饭的玉护国动了动筷子,郁闷的扒了口饭。
  这人老喽,好不容易等局势安定了些,急着抱孙子的心谁懂哦!
  终于回过神夹了口菜放进嘴里却瞬间遭到了三方瞪视的玉广平表示:???
  “……”这世上那么多条路,总是有人是喜欢蜿蜒小道的。他们能有啥办法?
  一同抬手扒了口饭,三人极有默契的一齐叹息一声,如是想到。
  
  第二十章 媒人
  
  “几年不见,烟儿这座小阁可是愈发的别致了。”跟在玉生烟身后打量着面前的院落,轩辕轻灵不无感慨的笑道,“这待遇,就是连姐姐我都有些嫉妒了。”
  “轻灵姐说笑了,不过是城东一角的小小矮墙小楼,哪里比得上宫里来的华丽庄重。”浅笑着摇了摇头,玉生烟踏着琥珀色卵石铺成的小道,绕过一树繁盛的紫冰玉兰,转头看向轩辕轻灵,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巧楼阁,“其实暖阁里也没甚变化,不过是兄长见我常年出不得几次家门,才移栽了些稀奇的花树过来罢了。”
  “烟儿喜欢这些?”打量着树梢娉婷绽放的宛若玉雕的紫色兰花,又看了看树根处正含苞待放的纹绣喇叭,轩辕轻灵不由被这巧夺天工的美丽所吸引,眉间暗藏的阴郁在不经意时散开了不少。
  倒是被问及的少年微微一愣,同样停下了脚步,仰头望着面前生机勃勃的兰树,轻轻摇了摇头,唇角满是无奈的笑意。
  “这倒也不是。但凡是好看的,我都喜欢,只是姐姐你也知道,家中长辈送到我手上的,总是些难得的稀奇东西。”
  “……说来也是。”
  并没有因为这如同炫耀的话语而感到气愤,轩辕轻灵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状似无意的侧头看了看站在优雅兰树下的纤瘦身影,忽然有些后悔答应了那人的请求。
  这样一个单纯而脆弱的孩子,他就应该是活在亲人宠溺的羽翼下,尽情享受一切最美好、最纯洁的东西,而不是独自步入深宫高墙,在满是泥泞的沼泽中挣扎、生存。
  他本就该是无忧无虑、翱翔在天空的鸟……
  “其实,真要说来,我倒是更愿意向轻灵姐介绍这些东西。”
  兀的被打断了思绪的轩辕轻灵顺着玉生烟的脚步慢慢走进了高低错落的花林,停在了一个不慎起眼的角落。顺着玉生烟白皙细长的手指望去,只见院墙边缘铺满了一地如雪的细碎花朵,落在深邃的茜色之中,星星点点、团团簇簇,美得不可方物。
  惊讶瞪大了眼睛,轩辕轻灵情不自禁的迈步走上前去,蹲下身轻轻拂过纤细草茎上柔软的花朵,这才诧异的发现这精致的雪白花瓣中竟带着些许不经意的淡粉,分外撩人,再仔细些,又更是惊奇的发现空中一缕似有似无的清雅香味小心翼翼的在鼻尖触碰,忽远忽近,直惹得人心间发痒。
  “这是什么?”轩辕轻灵不由好奇。
  虽然绝对谈不上精通,但是这世间奇花异草,毫不客气的说,她就算是没亲眼见过、也绝对在皇家课业中修习过,断不可能说是有碰见了却不认识的场景——这一切,她的身份、地位、和处境,都不会允许。可是,纵观古今典籍,她确实从未见过这样一种美丽的植物。
  像是知道了轩辕轻灵在想些什么,玉生烟轻笑一声,无奈解释道,“姐姐不认识其实也并不必惊慌,因为烟儿笃定,姐姐你就算是翻遍了整个皇宫的藏书,也断然是不会知道的。”
  “哦?”谈及此处,轩辕轻灵霎时升起了无限的兴趣,感慨道,“这世间竟还有皇宫珍藏都不曾记载的宝贝?”
  “噗嗤——”看着轩辕轻灵一副虚心请教的疑惑模样,玉生烟终是忍不住喷笑出声,抬手掩面,眯着弯弯的笑眼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它不过就是野地里连名字都会被人们遗忘的小草罢了。”
  “?!”
  “若是不相信,姐姐你大可以取一簇回去。”见轩辕轻灵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玉生烟脸上笑意更甚,满是调侃,“放心好了,这草好养活的很。只要是放在土里,也不用费心照料,它自然就会生存下来了。”
  “真、真的?”
  “当然。更何况,虽然外界传闻我的生活一直很败家,但是这宫里都没有的大宝贝,我也不至于刻意的哄骗姐姐你去糟蹋不是?”
  迟疑的看了看玉生烟狐狸似的笑脸,轩辕轻灵将信将疑的应下了声来。
  “那便麻烦烟儿了。”
  “哪里,反正放这儿我也没怎么管它。”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玉生烟转身带着轩辕轻灵往暖阁里走去,“这里就交给白露吧,虽然是闹腾了些,但是办事还是非常稳重的。”
  轩辕轻灵若有所思的转头看了看极有眼力的在自己话音一落便上前取草的白露,认可的点了点头,待到步入暖阁之中捧起了晶莹碧绿的茶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在无意间被玉生烟带偏了话题。
  埋头在水汽升腾的瓷杯中,轩辕轻灵状似无意的抬眸扫过对面正兴致勃勃的用小勺子吃着糕点的玉生烟,却好巧不巧对上了小少年落满了疑惑的清澈见底的黑色眼瞳,不由为自己内心生出的想法感到一阵好笑。
  “好笑?”
  听完轩辕凌云的讲述,轩辕凌云把玩着手中的毫笔,饶有兴致的挑高了飞扬的剑眉,看着一脸莫名的轩辕轻灵笑而不语。
  起先,他也这么认为。只是现在嘛……怕是不见得了。
  眸光微暗,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会儿轩辕轻灵怀中抱着的几乎挡住了女子大半身体的漂亮花草,轩辕凌云柔和下眉眼,在轩辕轻灵期待的注视下抬手点了点。
  “对了,这花,留我一株。”
  “……”
  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轩辕轻灵被眼前人无耻的要求梗的半天说不出话,红唇张张合合,站在原地气的直发抖。
  “你个小没良心的!倒是轻松得很。早知如此,我必然要先回一趟水妍殿,绝对是不会千辛万苦的带着这花就急匆匆的来见你了。”原本以为轩辕凌云心疼自己抱着花盆太累的轩辕轻灵没好气的瞪了眼窝在椅子里优哉游哉的轩辕凌云,“砰”的一下把怀里的花盆砸在了轩辕凌云面前的书桌上,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瞧着姐弟俩斗嘴而强忍住笑意的来福公公,只得将满肚子火气给吞了回去。
  “那便麻烦来福总管了。”
  “四公主说笑。”缓缓上前抱住花盆走出了房间,合上木门的来福想到屋里两个口是心非的大少爷大小姐,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一个个公主皇子们别扭的个性,也不知是承了先皇还是太后娘娘哪一位的性子哟!
  “你是认真的?”待到门外的脚步声远去、消失,轩辕轻灵抬手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土,大咧咧的走到一侧的圈椅上坐了下来,见轩辕凌云望着花盆恋恋不舍的温柔目光,颇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笑意盈盈的回过头来,轩辕凌云不显丝毫的恼怒,反而是看着以极为不雅的姿势靠在椅子上的女子,不以为意的轻笑一声,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
  “你在指玉广平和你?倒是难得看得透彻。”
  正喝着茶的轩辕轻灵差点儿没把口里的水给气喷出来。漂亮的杏目一瞪,啪的将瓷杯摔在一侧的木桌上便泼妇似的叉腰骂道:“你小子可别忘了现在是我在帮你牵红线!”
  “不不不不,”轩辕凌云悠哉的摇摇手,干脆一个放松,整个人往后一躺,懒洋洋的瘫在了圈椅里,看着气极的轩辕轻灵笑道,“你只是我派出去的跑腿儿,还没到媒婆的地位。”
  “……轩辕凌云!!”
  
  第二十一章 桃林
  
  “什么?!你要进宫?!还是进宫去见四公主?!”
  听着玉广厦解释的李源一个踉跄,差点儿没在自家书房里跌出个狗啃屎。
  “喂喂喂!你可想清楚啊,这四公主和你大哥那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深似海、天地可鉴,就只差了个洞房花烛夜的那种关系,你这突然横插一脚的,怎么看怎么吃亏啊。何必呢?”
  啪的一下毫不客气的拿扇骨打中了李源的脑袋,玉广厦黑着一张俊脸,狠声道,“就你知道的多!想哪儿去了!我要有那心思,还用等到现在吗!”
  “嘿!那你不是要等个能□□去的正好时机……得得得,休息一下诶您嘞,我这脑袋可金贵得很。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打着它的主意。”眼瞧着扇骨覆着内力的劲气就要朝着自己招呼过来了,李源忙不迭的抬手捂住脑袋后退数步,躲在圈椅后冲着玉广厦摆了摆手,“哎呀!不就是你要去皇宫和四公主私会……”
  “你刚刚说什么?”玉广厦满面春风的打断了李源的话,笑眯眯的看着缩在圈椅后的青年,危险的眯起了一双狭长的凤目,“我没太听清,你再说一遍来听听?”
  浑身一颤,李源抽了抽嘴角,将右手举到了脑袋旁边,睁着眼睛一脸真诚的望向玉广厦,诚恳道,“没什么、没什么,为兄只是想告诉你保证完成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