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贱不过三_分节阅读_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扣扣”“扣扣”
  敲门声响个不停,钱小剑忍着后面的不适去开门,“范瘪三,老子都快被你做得走不动路了,你丫还敢忘带钥匙让我给你开门!”
  “……”门外李砾阳脸沉得如万年寒冰。
  “……”钱小剑义愤填膺的脸顿了顿,去掉眼里的佯怒,沉脸问:“你来这干什么?”
  “……”李砾阳攥紧五指。
  “没事我关门了。”钱小剑作势要关门,李砾阳迅速伸出右手推门,挡住门板不让钱小剑关上。
  钱小剑索性慢吞吞转身,小心翼翼不碰着那处,半个屁股坐在板凳上。
  李砾阳全程见到钱小剑的动作,眼里逐渐积聚暴戾的因子。
  李砾阳不开口,钱小剑也懒得理他,兀自坐着等范涉给他带早餐回来。
  见钱小剑把他当空气,李砾阳再也忍不住暴怒的毁灭欲,踏步上前揪起钱小剑,“钱小剑,你做了什么?!”
  钱小剑脖子被衣领勒住,有些喘不过气,脸涨得通红去拍李砾阳的手,“放……开……”
  李砾阳非但不放,揪得更紧,红着眼怒吼,“钱小剑,你他妈到底做了什么?!”
  钱小剑快要喘不过气来,伸腿去踢李砾阳,李砾阳被踢中老二不由退开一步,钱小剑趁机挣脱李砾阳,勾腰猛咳。
  再抬起头时,钱小剑吓了一跳,李砾阳站在他跟前如罗刹,似要把钱小剑给生吞活剥。
  李砾阳发疯钱小剑不是没见过,但今天这个骇人的表情却着实令钱小剑有些后怕。
  “你、你要干啥?我告诉你,咱俩没关系了,你……”
  钱小剑话还没说完,就听李砾阳嘴角一哼,“钱小剑,是你自己找死的,别怪我。你屁眼痒了,欠人肏是吧?好,我满足你,从今往后,你就好好享受天天被各式各样男人肏的快乐吧。”
  李砾阳一说完就抓住钱小剑,不顾钱小剑的挣扎直接将他扛在肩上。
  “李砾阳,放开他!”
  李砾阳转身对上范涉一双细长阴戾的眼。
  李砾阳见了范涉,嘴角一勾,“小涉,我说过你要再敢对钱小剑做什么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你好样的哈?!”
  “范涉,你竟敢与钱小剑……你竟敢!”李砾阳面目狰狞。
  范涉看一眼李砾阳肩上的钱小剑,见他没事,转眼直视李砾阳,“李砾阳,钱小剑不是你的所有物,他有权利选择和谁在一起,你放他下来。”
  “选择?他的选择就是我,只能是我!范涉,钱小剑死皮赖脸跟了我六年,你以为你是谁,他会跟你?!”
  “……”范涉捏紧手里的袋子。
  钱小剑见范涉那样以为范涉又钻牛角尖了,刚想开口却听范涉声如蛇蝎凛冽道:“钱小剑以前瞎眼,我不管,但他现在、将来、以后一辈子都会跟我一起,谁也碰不得、抢不得!”
  “范瘪三,放你大爷的狗屁!你才眼瞎!”未等李砾阳反应,钱小剑首先扑棱起来对着范涉破口大骂。
  “……”范涉盯了钱小剑一眼。
  钱小剑立马缩脖子,小声嗫嚅,“老子目光如炬,要不然怎么看上你的呀……”
  李砾阳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扛着钱小剑的手深深掐进钱小剑腰间露出的一截肉里。
  “嘶——”
  钱小剑痛吟才发出,范涉就丢下手里的早餐袋扑向李砾阳一记拳头砸在李砾阳脸上,李砾阳双眼通红,如发狂的野兽,将钱小剑扔下就回击范涉,接着两人就地殴打起来。
  钱小剑从地上爬起,范涉那小身板肯定不是暴怒中的李砾阳的对手,钱小剑有些着急。
  “李砾阳,你给我住手,否则我报警了!”
  正往范涉脸上砸的李砾阳手一顿,转头看向钱小剑,暴戾发狂的脸上布满红丝的眼睛似有委屈,隐有水光流转。
  不管李砾阳,钱小剑走过去拉起范涉,看范涉鼻青脸肿,急道:“范瘪三,痛不痛?”
  范涉看着钱小剑一脸担心,嘴角忍不住翘起,“不痛。嘶……”
  钱小剑一个爆栗敲在范涉脑门,“说老实话会死啊?!”
  钱小剑和范涉你一言我一语,李砾阳就着之前与范涉殴打的姿势,呆滞地看着,不可置信,钝痛不已。
  他的钱小剑什么时候成别人的了。而且居然是范涉……接触男男之间的事后,他不是没有察觉范涉对他别样的心思的。可是,这两人……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多余……
  “李砾阳,不要再来打扰钱小剑,否则你同样别怪我不念旧情。”范涉盯着李砾阳的目光阴毒如蛇信子。
  把李砾阳赶出去后,钱小剑关门,只见范涉抱臂斜视钱小剑。
  “你挺能耐啊,怎么不知道反抗?”
  钱小剑怒:“昨晚是谁不知节制害我走路都痛的!”
  
  第23章 砒霜蜜糖
  
  从X市回来,钱小剑赶紧去医院看家婆,陪家婆呆了半天,钱小剑打算回家收拾一下准备第二天去上班。
  刚从医院出来,好巧不巧又让钱小剑碰见了女傻赵孟采。这次倒不是女傻发现的他,而是他无意中在医院旁边一个肮脏的垃圾桶旁瞥见了抱膝蜷缩的赵孟采。
  钱小剑直觉不好,走近一看,发现女傻蹲在满地垃圾、臭气熏天的旮旯地里瑟瑟发抖。女傻把头埋在膝头,钱小剑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得女傻声音颤巍巍,喃喃自语。
  “不要……不要……糖糖……不要见糖糖……不要跟别人……糖糖是我的……不能跟别人的……不要的……”
  “喂,女、赵小姐?”钱小剑低头叫女傻。
  女傻无动于衷,依然抱紧头颤抖呢喃。
  钱小剑看看周围腌臢的环境,皱皱眉蹲下身,拍了拍女傻哭泣的肩膀,“赵小姐,怎么了?”
  女傻像没听到,陷在梦魇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钱小剑无法,拿出手机翻了半天找到照顾女傻的小苗的电话,正准备拨过去,手机却突然被女傻拽过去扔掉。
  “不要!不要回去!他们……糖糖和其他人在床上……不要!不要回去!”
  女傻变得非常激动,钱小剑无法,只得安抚,“好,不回去,不回去。”
  女傻低下头复又抱头呓语。
  钱小剑打算走过去捡起手机偷偷给小苗打电话,女傻突地抱住钱小剑,“不要!不要回去……不要在这里……离开!离开……”
  与女傻折腾了半天,钱小剑看看被女傻抢过去的手机,又看看精神极度不稳定的女傻。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蹲在这里吧。钱小剑拍了拍女傻攥住自己衣服的手,“赵小姐,你不回去,那先去我家行吗?”
  “不回去……不回去……”女傻哭花了一张脸,紧了紧手,反复念道。
  钱小剑无奈,被哭得花容失色的瘸腿的女傻拽着后背衣服角,一路受尽路人注目回到家。
  女傻进到钱小剑家后就窝在沙发里,和之前一样抱膝埋头呓语呢喃。任钱小剑怎么哄她也没反应。直到凌晨钱小剑都被撑不住了后,女傻才似精神紧绷太久,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钱小剑去房间拿出被单盖在女傻身上,女傻却突然攥紧被单闭眼大叫起来。
  “曾郢,你是我的!曾郢,我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的!”
  “曾郢……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的……我控制不住……曾郢……曾郢……”
  “糖糖!不行……不要和别的女人……不要不要……”
  “糖糖是我的!曾郢你是我的!我的!”
  ……
  曾郢……是他认识的那个曾郢?
  钱小剑看女傻在梦里一会儿癫狂一会哭泣,张牙舞爪,不禁感慨女人真是恐怖,还好他家小三睡觉除了把他勒得太紧外还比较正常。
  钱小剑看女傻终于消停了,也打着哈欠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钱小剑醒来时女傻已经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钱小剑扫了眼沙发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单,问:“赵小姐?”
  女傻抬头,眼睛红肿失神,看清钱小剑,动了动嘴,“谢谢。”
  钱小剑嘀咕,昨天疯疯癫癫,今天倒是正常得过头了,完全不像个傻子。
  钱小剑下了两碗鸡蛋面,一边吃一边问望着面汤一动不动的女傻,“赵小姐,我等会打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好吧?”
  女傻立马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钱小剑怕又引起女傻情绪亢奋,赶紧说:“你要不愿意,咱就不打了,不打了。”
  女傻抿唇,一声不吭。
  钱小剑还要上班,女傻又不愿意回家,钱小剑一时犯难,只得对女傻道:“赵小姐,先留在我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