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蓦然十年_分节阅读_1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见母亲慌张地去取醋瓶子,林菲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拿这样的谎去切换话题。
  “怎么样?吞下去了么?”
  “嗯,小刺。已经没事了。你快吃饭吧。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大伯留他吃了晚饭再回来。对了,菲儿,你小哥哥今天带着新嫂子回你舅家认门了。”
  听到这,林菲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
  小哥哥的爱情故事如同电视剧那般曲折,两人是彼此的初恋,因为毕业而向左走向右走的两个人,重逢于同学聚会,那时新嫂子已经离婚很久,但小哥哥还在维持着勉强的婚姻。深爱小哥哥的原配曾一度死去活来,是妥协也好,是成全也罢,原嫂子最终同意了离婚。
  舅舅家所有成员极力反对,林菲和表姐对原嫂子的伤害深表同情,却愿意支持哥哥的选择。
  大多数人在爱情面前,一直懦弱,拿不起、放不下,于是一再错过。在父母的催促和安排下,小哥哥接受了父母之命的婚姻,但林菲和表姐从不见他有幸福的笑容,他的婚姻在重遇初恋之前已摇摇欲坠。
  婚姻,解不了任何人心里的结,终会作茧自缚。勉强的婚姻不会幸福,有多少人能在40岁还有勇气去追求爱情,愿他们有个美好的结局,至少说明爱情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世上有种叫杜拉克的草,还有一种树叫天锥树。天锥是一种长不高的树木,在天锥的边上有松树、柏树。杜拉克草从出生就选择了天锥,它缠绕着它生长。可天锥也会老、也会死,但杜拉克草它不后悔。当天锥死的时候,它也会随它而去,和它一起化成灰、化成烟。传说这种草只缠绕在这种叫做天锥的植物上,可就在杜拉克草目睹着天锥的种种缺点,目睹着其它树木伟岸的身姿,它都不会缠绕它们,它只会死死地缠绕着天锥。直到天锥死了,杜拉克草会陪它一起化成灰。
  在朋友圈里看见这段文字,林菲想起了铭腾,想起在庐山短暂相聚的日子,短暂而漫长,那三天似乎已然过了一辈子。一次就好,不曾拿起,如何放下?
  铭腾,我此生的爱是你用吻种下的蛊,无人能解。每个人的爱都是一种蛊,穷其一生找其命定的宿主。
  铭腾,怎么爱你成了这世间最难的事。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在初见时吝啬那三个字,一定不会选择逃避。如今,我在心中默默埋葬我的爱情,祈祷你可以原谅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原谅我自己。
  铭腾,你成了我心中永远的存在。
  

  ☆、第十二篇  当我们老了

  没有刻意去删关于铭腾的所有联系方式,有些人,只要你想,终是能重新找到的。
  大年初二,县城的小商户早早关了门。表姐带着小侄过来串门,早早吃过晚饭,小孩子便吵着去外面放爆竹,林菲、左辰和表姐陪侄儿下了楼去。见左辰忙着燃点各式各样的烟花,表姐和侄儿玩得正开心,林菲心里突然有些落寞,决定在附近走走。
  蓦然抬头,竟再次立足于铭腾家院门外。
  夕阳西下,一抹红霞,衬着铭腾家的院落格外朦美。隔着高高的围墙,林菲可以想象院内错落有序的盆栽,有些年代感的青石板。铭腾,也许你就在院内,虽然只隔一堵围墙,你我却仿佛存在于两个平行的时空,再无交集。既然无法相见亦无法忘记,那就铭记于心。
  我们终究会老,可爱情从来不会。世上有那么多人已经、正在、即将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
  我一切安好,你呢?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