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快穿之渣攻指南_分节阅读_17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最后一个世界,还是他原本的世界?
    陆黎像失了魂一样洗漱好,穿戴好衣物,来到餐桌前坐下。
    他的母亲大人骂骂咧咧的把一碗豆浆摔到他脸前,要他快点吃完快点滚蛋。
    在陆黎的对面,是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身上散发着书卷气息的男人。那是他的继父,也是唯一能说服老妈不要频繁使用暴力的人。
    可是这个男人……
    陆黎瞥了他一眼,就板着脸低下头去,用勺子把豆浆舀起来。
    妈妈抬手就在陆黎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怒吼道:“没礼貌,向你孙叔叔问好。”
    所幸他身体抗击打能力很强,陆黎只是觉得头嗡嗡作响,不过还没到脑震荡的程度。
    男人温和的笑着摆手说:“不用,别这么打孩子。慎行还忙着去上学吧,快点吃饭,要不赶不上公交了。”
    这个男人也不过和他的母亲新婚两个月而已。
    也就在这个时候,关于这个世界的故事争先恐后的向他涌了过来。接收到最后,陆黎手上颤抖的连拿勺子的力气都没有,他急匆匆的背起御宅屋,不顾身后妈妈的叫喊,手脚发软的,拼命的向外跑。
    这个世界的攻是陆慎行,受是苏谨言。
    陆慎行的妈妈是个极具暴力倾向的人,也正因如此,他爸爸才忍受不了的选择离开,而在那以后,可怜的少年就成为女人唯一发泄的对象。
    他的继父表面看起来温和有礼,实则却是一个狂热的恋童癖,在陆慎行对他逐渐放下戒心以后,就开始动手动脚,最后终于按捺不住的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在这样畸形的家庭环境中,陆慎行当然不可能成长为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最后长成了心理扭曲的报社变态。
    苏谨言是陆慎行的亲生父亲在孤儿院收养过来的继子,他那个父亲和妻子遭遇横祸死亡,因此被留下的苏谨言才过户到了他的家里。
    接下来就发生了各种毁三观的事情,比如说陆慎行会把苏谨言按在床上,要他的继父去上苏谨言。
    再比如说三个人来一次3p。
    再再比如说陆慎行长大之后把继父搞残,终于上了肖想了很久的苏谨言。然后对他做出以爱为名的囚禁,把苏谨言调教的再也离不开自己……
    结局是在苏谨言那次终于逃出来以后,两人在争执中突然迎面撞来一辆车,陆慎行下意识的把苏谨言当成垫背的,使劲向前推了一把,最终苏谨言被撞身亡,他只有轻伤。
    我擦,这都是什么奇葩剧情。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关于他的世界,关于他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一样,所有的一切又都不一样。大体的设定都相同,但只有他和苏谨言的故事,和这个世界所发展的轨迹完全相反。
    这个世界的陆慎行没有改名字。
    在他的那个世界,陆黎的原名就是陆慎行。
    谨言和慎行。
    他还记得当时妈妈咬牙切齿的掐着他的脖子,怒气冲冲的说:“谨言慎行,谨言慎行,呵呵……”女人在嘴里重复着这个成语无数遍,终于下定了决心对陆黎说,“改名!”
    一锤定音。
    他毫无选择的,被强势的女人由陆慎行改为了陆黎。
    据说这个“黎”字是爷爷生前为他取的,当时还未生产,不知是男孩女孩,就把男女的名字都想了出来。
    在家里陆黎一向没什么话语权,妈妈说改,他就改了。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陆慎行,而是陆黎。
    陆黎和苏谨言的故事,与陆慎行和苏谨言的故事截然相反。
    陆黎虽然心里对家人有诸多不满,但是他努力装作阳光的样子,笑着对待每一个人。面对妈妈的暴力行为,他会笑着求饶。面对继父莫名的动手动脚,他能躲就躲,绝不会撕破脸。
    阴暗从没在他的心里滋长过,只是所有的一切让他的生活一片灰白而已。
    每天生活在暗无天日般的世界里,苏谨言就像是一束光,把他周围死气沉沉点亮成一片鲜活。陆黎竭尽全力的保护着他,希望他不受一点侵害,永远活在美好纯真的世界里。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他把苏谨言当做最亲近的人,保护他,永远把最好的留给他。
    只是陆黎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苏谨言会向他告白,这让他他才意识到,亲情不知道在什么条件下发酵变质。
    就在苏谨言向他坦诚心意的那一刻,陆黎见到了那辆撞向他们的车,身体下意识的去保护他。
    之后……
    之后他就遇到了系统,穿梭在一个个像梦一样的世界。
    这才是他的世界所发生的故事。
    陆黎晕乎乎的坐上了公交车,在捋完不可思议的剧情后,大脑一直处于懵逼状态。
    他敲了敲系统,发现还是不在。
    陆黎背着御宅屋,拖着沉重的脚步到了学校。他来到校门口,在光滑的大理石碑上看到了自己狼狈的倒影,陆黎努力上扬了唇角,扯出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
    在陆慎行没有变态之前,他和那时候的陆黎一样,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也爱打架,但是讲义气,人缘也很好,更有很多小女生在偷偷的爱慕着他。
    陆黎把御宅屋放下,肩上顿时一沉,他转过脸,就看到一个笑嘻嘻放大的脸。
    是他的同桌兼死党周详。
    陆黎一巴掌贴了上去,笑道:“祥子,收没收作业?”
    周祥挥挥手说:“小事小事,你爷爷我早就替你抄了一份交上了。”
    陆黎说:“谢谢哈。”接着又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说道,“滚蛋,别压着我,累死我了。”
    周详还是揽着他的肩膀,伸出手指戳了戳他脸上的纱布,惊道:“你这怎么又贴上了?你妈是不是又打你了?”
    陆黎呸了一声,没好气的说:“你妈才打你呢,我是不小心摔的。”
    周详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说话声音太大,怕是半个班都听到了,担心伤了陆黎的自尊心,忙拉住他的手,还是笑嘻嘻的道:“抱歉啊兄弟,是我妈打我。”
    陆黎瞥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恰巧上课铃声响了起来,两人连忙坐回座位上。
    周详这个人大大咧咧,就是有时候口无遮拦,过去的事一会就能忘。没过多久就来招惹陆黎,他压低了声音道:“下课去打篮球?”
    陆黎拿自动铅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听到周详的话后耷拉着眼皮,兴致缺缺的说:“不去。”
    周详不依不饶,每隔一分钟捅一下他,问陆黎要不要去打篮球。
    陆黎正在狂敲系统,希望那辣鸡玩意等给他点回应。正气的不行的时候,他捶了周详一下,满脸不耐烦的说:“行行行,去去去,我服了你了。大爷,你好好听课吧。”
    周详立马乐了,正襟危坐装作认真停课的模样。
    他俩的座位被老师安排在了最后,后面基本上是差生的地盘,陆黎就看周详装的跟真的一样。
    没过多久,这小子就呼呼大睡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狗改不了吃X。
    陆黎心烦意乱的用铅笔在纸上划拉,一直挺到了下课。
    下课铃一响,周详比谁都精神,立马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拉起陆黎就向操场上跑。
    陆黎被他拽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等来到操场以后,看着宽阔的绿地,感受凉风在耳边吹过,他才发觉有个爽字如鲠在喉。
    “接着!”
    背上一疼,沾着泥土的足球跌跌撞撞的来到他脚边,让陆黎精神一阵恍惚。
    在周详的催促下,他才开始有了动作。
    实际上自从他长大以后,把自己置身于各种琐事之间,就很久没有这样痛快淋漓的踢过球了。
    汗水挥洒在空中,奔跑在绿茵地上,陆黎忍不住咧开嘴大笑起来。
    一直玩到日暮西下,陆黎才和周详勾肩搭背的回了家。
    陆黎轻轻的打开门,看到屋子里静悄悄的,他才放心大胆的走进去,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汽水,灌进干渴的喉咙里。
    只是他刚喝完,门就被彭的一声打开。
    陆黎吓得一哆嗦,手里的汽水瓶差点没掉下去。他扭头一看,正看到老妈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骂。
    陆黎边讨好的求饶边躲着女人,知道她打人的时候向来不会手软,就双手抱住头,尽量躲避着要害部位。
    陆黎抬起头,目光恰巧与门外一双泛着水光,可怜兮兮的黑眸相撞。
    陆黎蓦地睁大了眼,觉得这一幕熟悉的可怕。他在迟疑了几秒后,就像以前一样,缓缓的勾起了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无声的开口道:你是我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