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特种兵的小倌_分节阅读_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恩”初五应道。
  之后,他目送沈毅扛着猎物领着沈玉出了医馆大门。虽然很不舍,但好在离得并不远,就是沈毅不来自己也可以去。
  *************************************分割线************************************
  第二日,沈毅收拾好猎物先去林家送了熊掌,林大叔一番激动自不必提,他转去赵员外家,只这去赵家却生了风波。
  先前沈毅感念赵家大户仗义之情,每每送去野味,但并不入府打扰,只交给门房。
  这回依旧,沈毅提着熊掌交给门房,一番寒暄后就告辞,并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在他没注意一台四抬轿子正晃晃悠悠地过来,里面坐着的人是是赵家千金闺名元香。这赵家小姐正是二八年华,虽家教甚严,但挡不住天真烂漫。她在轿中坐的烦闷,便小心的伸手掀开窗挡,向外一探。
  只见一身材伟岸的男子正远远向轿子方向走来,她赶忙放下窗挡,暗道小心。规规矩矩地坐了一会,却又忍不住偷偷掀开窗挡。
  正好赶上沈毅从轿子旁路过,这下赵家小姐看了个仔细,只见那男子着一身猎户打扮,细看之下竟是剑眉星目,就好像戏文里写得那些个落魄英雄的模样。
  赵家小姐再次慌忙地放下窗挡,这回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平静,她绞着手绢捂着心窝,脸上带着女儿家显而易见的羞涩。
  正是女儿家心意暗许,好一番春心浮动。
  然而沈毅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惹得的桃花债,他回到自家后带上昨日的猎物就径直去了镇上。
  这是年前最后一次去青松镇,不光要办些年货,还要把攒下的白狐皮子给沈玉和初五各做一件皮裘。想到初五拿到皮裘后开心的样子,沈毅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了镇上,沈毅卖了熊货和一些野味又挣了不少。他又拎着白狐进了上次买青衣的铺子,他记得这家好像也做裁缝。
  果然,他一进铺子店小二就迎了上来,看着他手上的皮子,机灵道:“客观,可是要做皮裘?”
  “恩,这些皮子够做两件了吗?”
  “诶,客观,你先看座,我得把裁缝师傅请出来,让他给您看。”
  “恩”沈毅坐在铺子里的凳子上。
  没等多久,店小二就领着一个瘦高个的男子从铺里面出来。
  那裁缝看了看皮子,问道:“客观,您要做两张多大的皮裘?”
  “一张男式,一张女式。”沈毅又比了初五和沈玉的身长。
  裁缝点了点头,说是够。
  沈毅松了一口气,这些皮子可让他好攒。之后两人相商了价钱,又定好取衣的日子。
  说到这,沈毅来时打的好算盘,完全忘了人家裁缝铺做两张裘衣还是需要些时间的。沈毅想了想干脆就回了青山村,年货下次来取衣服时再一起办了好了。
  然后沈毅就归心似箭的回了青山村,人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下看来古人诚不欺我。沈毅从出门就一直心心念念着初五,到现在才大半天就要匆匆回去。
  果然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然而回到青山村时,沈毅却不能如愿去看初五。
  “这是怎么回事?”沈毅绕开满院子的箱子问沈玉道。
  “我也不知道……”沈玉觑了眼沈毅,然后道“好像是赵家的财礼。”
  “财礼?赵家?”沈毅一挑眉头,戏谑道“是赵家的哪位公子啊?”
  “不是,哥,他家好像要……要招你入赘。”沈玉一闭眼,豁出去了。
  沈毅果然气急,反而笑了出来:“招赘?笑话!”
  “还有……哥”沈玉壮着胆子又开口:“赵家大摇大摆地抬过来,这会儿恐怕……”恐怕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沈玉没等说完就看自家一向稳重的大哥,气急败坏地冲出了院门,看那个方向是去“益仁堂”。沈玉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她一时有些难以置信。有一点别扭,还为自己的兄长担心,两个男子在一起,以后可怎么办?
  赵家大张旗鼓地送上聘礼初五自然也听说了,他听来往益仁堂赵家小厮说,这赵家老爷早就看上了沈毅为人知恩图报,而且还是个有本事的,料得金鳞不是池中物。今日,探问了元香小姐的意思,哪成想小姐竟是没有半点不愿意。于是赵老爷一开心就直接送了聘礼到沈家,他就没想一个穷小子能娶个大家闺秀会不愿意。
  初五现下还没学会什么看病救人的医术,他就给齐老打打下手。但今日他一上午都没什么心思,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齐老想了想就打发他歇着去了。
  初五相信沈毅不会答应赵家,但他忍不住多想。他是一个什么东西,是男子就算了,还……还是一个腌臜的东西。赵家的小姐他没见过,但听那小厮说也是个佳人,再加上赵家的钱财势力。这样一比,高下立现,明眼人绝不会错选。
  就算这样,初五也知道沈毅不会抛下他。这是更让他难受的事情,他不禁开始设想,如果沈毅没救回他,是不是现在就会入赘赵家,不用再辛苦地山上打猎,不用再害怕大雪封山……
  沈毅进门来见的就是初五这么一份悲伤的样子,他又气又心疼。从后面把初五拥入怀里,“初五,这么不相信我?”
  “沈毅?你怎么来了?”初五回头惊讶道。
  他眼里眉梢还有未散尽的伤悲,沈毅越发地心疼,直接用唇触到了他的眼皮,“初五你放心,我此生定不负你。”
  “我……我何德何能”初五颤抖着说道。
  沈毅紧紧拥住他,他只怕自己给的不够,而初五永远值得,“相信我好吗?”
  初五在沈毅怀里狠狠地点头。
  *******************************************************************************
  “小姐,小姐”
  “怎么了?”元香坐在镜前皱眉看着慌张跑进屋里的丫鬟小青。
  “小姐,不好了,那沈家小子,突然把聘礼抬了回来。”
  “什么?”元香站了起来,“此事当真?”
  “恩,我在厅外亲眼所见。”小青拼命点头。
  赵小姐用力绞着手绢,恨地要咬碎一口银牙。
  “赵员外,恕小子无礼。但我确实已有心上人,实不能接受贵府心意。”
  “你!沈毅你别不识好歹!……”赵府大少爷赵元章怒骂而出。
  “诶,元章不得无礼。”赵员外打断大儿子的质问,他坐在椅子上,对着沈毅依旧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男子吗,有一两个通房丫头,也是无妨的。再说,你还没见过我家元香吧,元章,去把你妹妹的画像取来。”
  “爹,你何必……”赵元章气极。
  “快去!”赵员外呵斥一声。
  赵元章气急败坏而出,他就不明白了堂堂赵府小姐还愁嫁?怎么就非一个山野村夫不可了呢?
  此时沈毅倒是明白了,赵员外起初可能是看上他了,但是他这么不识抬举后,赵员外倒不是非他不可,而是顾及赵家的面子。当初叫家丁大张旗鼓地把财礼送到自己家,现下被自己回绝了,在全村人面前哪还有面子?
  想通这一层,沈毅站了起来,对状似淡然喝茶的赵员外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好再隐瞒下去……。”说到这,沈毅故意停下来,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赵员外放下茶杯,一副探究的样子。
  “我实则不曾有什么心上人”得把初五撇除这件事“我幼年那处受过伤,现下……现下是有隐疾的!”沈毅说完以手埋脸,悲伤不已,还能看出几丝自卑的样子。
  赵员外,果然满意,他一副伤痛的样子:“贤侄,这……这不怪你,你先回去,事后我派人请十里八方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
  “不劳员外了,实不相瞒,我知人事后也看过不少大夫,都说是幼年旧疾,绝无药可医。多谢员外盛情,小子先告退了。”‘悲痛’的沈毅说完就走,极符合他现在的人物状态。
  出了赵府大门,沈毅一摸脸,明天青山村全村都会知道他“不行”,这里大概是呆不下去了。不过,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爱的人一切都值得。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