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寒星_分节阅读_4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顾朗星闭着眼,气恼着不去看剑寒川,剑寒川笑问,“怎么又生气了?”
  顾朗星这才睁眼看他一眼,又很快闭上了,“我就是这个样子。”
  剑寒川抱着他落在一处,顾朗星睁眼才发现是寒星阁顶层的楼阁。这里地势高,望出去能看到扬州城十万人家的灯火,剑寒川拥着顾朗星温柔道,“早就说过了,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他的怀抱温暖而宽厚,顾朗星被他牢牢抱着,仰头就能看见湛蓝天幕上一颗颗闪烁着的星辰,他忽而低低道,“剑寒川,”
  “嗯?”
  “我爱你。”
  天边突然绽开了一朵红色的烟火,剑寒川没听到烟火绽放时“砰”的声响,却听到了顾朗星的那句话,他的声音很低,低到他觉得剑寒川可能根本没听见他说的话,可剑寒川却真真切切地听到了。
  烟火的光映红了顾朗星的面颊,剑寒川抱着他的双臂更加用力,似乎要将他揉到自己的骨血中去,满腹的感动和深情化成一个个绵密的吻落在他发间。顾朗星伸手环住他的腰,唇边漾起一个幸福的笑。
  第二日凌晨,陆云归就起身帮着景澜梳妆打扮。陆云归没嫁过人,却也不要喜婆帮忙,一个人忙里忙外将景澜收拾妥当。
  柳暮山端了一碗水饺过来,兴致勃勃趴在窗台上看景澜,陆云归敲敲他的脑袋,“新郎官儿还没看呢,怎么你倒先看起来了。”
  柳暮山蹭进房中围着景澜转来转去,最后蹲在她身前,狠狠扬了扬拳头,“澜姐,以后若是陈萧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帮你把他揍扁!”
  景澜口里衔着一只水饺吐也不是嚼也不是,只好囫囵吞下去,他拍拍柳暮山的头,“不叫我小澜了?”
  柳暮山今日格外正经,蹲在她身前乖得像一只兔子,“澜姐,我真为你高兴。”
  景澜一笑,又拍了他一下,“别让我哭出来啊。”
  陆云归将柳暮山赶出去,“去看看陈萧到了没?”
  院子外面已传来阵阵锣鼓唢呐声响,殷连颂推门进来,“来了。”
  柳暮山欢呼一声冲到他面前,殷连颂揉揉他的脑袋,“今日可不许胡闹,否则打你屁股。”
  “哪有,我很乖。”柳暮山不服。
  院子外面的兄弟们蜂拥进了小院,一下子将院子占的满满当当,柳暮山被挤在人群中东倒西歪的,他拽拽殷连颂的头发,嘴巴瘪着好不可怜,“看不到了。”
  殷护法只好认命地将他托到肩膀上,柳暮山兴奋起来,抓着殷连颂的头发不让自己掉下去。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身大红嫁衣的景澜盖着红盖头站在门口,陆云归扶着她,撑开一把红伞。院子里立刻乌泱泱闹起来,欢呼声喝彩声此起彼伏,一路有庄中弟子们向景澜身上洒米和叶子,大米落在伞面上发出“啪嗒”的声响,有人大喊着“开枝散叶喽——”
  景澜坐上花轿,一路被抬到荣庄堂,因双方都无双亲,两人只给剑寒川和陈酒象征性的行了礼。拜过堂后,又一路吹吹打打着送入洞房。
  陈萧和景澜成亲并没有请外人参加,这一晚御剑山庄和长乐山庄的弟子们喝酒划拳闹到天亮,笑闹声传遍了整个山庄,红色的灯笼将天地都映红了。
  柳暮山被殷连颂一路扛回房,他喝得醉了,连被人扒光扔到水里一事都毫无所觉。
  殷连颂沐浴完后从屏风后出来,却意外地发现柳暮山醒了,正躺着床上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目光虽不明澈,还有些醉意,一双眼瞳却是漆黑的发亮。
  殷连颂没料到他会醒,沐浴完后也未穿衣服,只草草擦干就出来了。此时看着柳暮山一双水汪汪的眼倒是不知所措起来。
  “阿颂,”柳暮山喝了酒,声音不再是以往少年清亮的嗓音,而是带上了一丝微不可觉的低沉和沙哑。
  殷连颂喉头有些发干,他回道,“怎么了?”
  柳暮山不答,只直直地看着他。殷连颂在原地站了半晌,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摸摸他的头发,“累了么?早些睡罢。”
  柳暮山一下抓住他摸自己头发的手,借力坐起来抱住他,他轻轻吻上殷连颂的左肩,“我已经十七岁了。”
  殷连颂抬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而后抬掌熄了烛火,低头狠狠将人吻住。
  柳暮山被他吻得快要窒息,迷蒙间紧紧抱着他精壮的后背。
  沉水香雕花大床上,被褥上的交颈鸳鸯被柳暮山抓的皱起,他紧皱了眉轻哼了一声,满室的□□缠绵。
  熄了许久的烛火又悠悠亮起,殷连颂抱着柳暮山,“抱你去沐浴?”
  “不要,”柳暮山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想动,“我想抱着你。”
  殷连颂静静抱了他半晌,忽而低声问道,“小山那日为陈庄主布置新房时那般认真,莫不是想嫁人了,先拿陈庄主练手罢?”
  柳暮山动了动身子,整个人趴在殷连颂身上,“我就是想嫁了,你什么时候娶?”
  殷连颂本是玩笑的一句话不想他这般认真的回答,一时有些愣住了,待反应过来时满心的感动和欣喜,他紧紧抱着身上的人,在他耳边道,“我要为你筹备一个独一无二的成亲礼。”
  “那你快些,我可等不及了。”
  殷连颂轻笑,在他唇上落下一个极尽深情的吻。
  暮色四合,四周帘幕低垂。
  寒星阁顶层的楼阁里烧着地龙,虽是冬季却丝毫不觉寒冷,有风从帘子的缝隙吹进来,吹得曳地的阮烟罗纱帐交织纠缠在一起,就像此刻暖玉大床上缠绵在一起的人。
  顾朗星双手攀上剑寒川的脖颈,仰头喘息着,剑寒川的吻密密麻麻落在他白皙的脖颈上,每到一处就像点起了一簇簇火苗,烧的他浑身炽热难耐。
  顾朗星身子微微颤抖,他忽而低低笑了出来,剑寒川埋首在他颈间吸允,“笑什么?”
  顾朗星闭着眼低笑,“我笑别人在这高楼上都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下人’,我们却在做这种事。”
  剑寒川撑起身子来俯身看着他,一双漆黑瞳仁在四周昏黄静谧的烛火中显得格外幽深,他拂去顾朗星额上一层薄汗,唇角勾起了一抹调笑,“既然星儿不愿意,那我们就不做了。”
  顾朗星被他撩拨地情动,也不欲多言,双手再次缠上他的脖颈将他拉到自己身上,张口吻了上去。剑寒川唇角笑意更深,咬住他的唇瓣缠绵一番。
  层层衣衫剥落,落地时击起的风使阁中的烛火幽幽飘忽不定,一对交缠的身影投落帘幕,间或夹杂着几许细细的低吟。
  春深似海,迤逦缠绻。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拜托看到结局的大家给个评论,我想知道有多少人看这篇文一直看到结局,毕竟人生中第一篇文,感慨还是很多的。从零碎的片段开始,到陆陆续续将它们串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用了大概四五个月的时间,感谢看文的小伙伴,感谢给了评论点了收藏的小伙伴。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接下来还会尝试不同风格的文,码字带给我很多安慰和快乐,也会一直坚持下去的。这篇文虽然完结了,以后还是会不定时写些甜蜜番外啥的。最后,再次谢谢观看,鞠躬!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