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焚梦,祭君山河gl_分节阅读_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个人没聊几句,曲倾世就站起身说要去竹林里练习一会。落纤尘看着外面明月当空的安宁气氛,“那我是不是也该去看一看呢。”
  思量了一会,本来落纤尘是对这件事没兴趣的,不过现在难免起了点好奇心。落贵妃居然会和自己弟弟的女儿缠在一起,难道这不够惊世骇俗吗?

  ☆、阴魂不散

  夜晚里的落府更加热闹了,在这一片有些混乱的交谈里,李瑜她的儿子女儿们也皆是游刃有余的和他人说笑。就算少了一个兄弟也没见他们露出过一丝一毫的不舍,唯有落成森的那两个亲兄弟,脸色有些憔悴,以及王贵人的缺席。
  落浒请来了皇城里最有名的戏班子,在前堂空旷的平地上搭起了一个戏台,天刚黑没多久戏班子那三十多个人就已经准备好了演出。
  三十来张桌子分的不算很开,众人既可以享受美酒佳肴用可以一饱眼福,加上这露天的场地显得更有气氛些。众人情绪高涨,戏还没开始就已经在鼓掌了。
  现场气氛在热烈也总有那么几个不配合的人,白伏雅趴在桌子上,一只手百般无聊的拨弄着酒杯。一旁的上官玉初见了白伏雅这幅死气沉沉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在因为回去后又得面对不能出宫的事耿耿于怀,“七公主,您不要难过了,半个月说过就过了。到时候万里长空继续任你潇洒!!”
  白伏雅的目光冷冷的扫上官玉初一眼,“能不能别吵?”上官玉初立马语塞。
  说完话后白伏雅就又继续趴桌子上发呆了起来,对这一桌子的美味熟视无睹。这让上官玉初惊掉了下巴,已经开始怀疑起是不是七公主生病了?居然对她自己最喜欢的美食也失去了兴趣。
  上官玉初求助的眼神抛向远处正和落贵妃交谈中的白娴婳。
  落贵妃已经年近五十,因为保养的比较好所以她怎么看也只有三十左右,容貌也算得上漂亮了。白娴婳晃了晃眸,“落贵妃的意思是,给八皇弟销案?”
  “长公主您就原谅光濮吧,他也不是故意的,在说这不是没伤着人吗。”落妗妗的脸色有些难堪,其实她也是趁着自己过生辰才会想要试一试的。
  “恕本宫直言,您总不能护他一生。”言罢,白娴婳头也不回的走了。落妗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想起那个还呆在昏暗牢里的儿子,那是又急又恨。
  落芝儿占了落妗妗的光,今天竟认识到了好几个大家族的继承人,落芝儿的隐藏能力极好即使在高兴表面上也尽量保持优雅。余光中她在人群里同时看到了两个很吸引她的人,上官将军府里的次子上官玉殊,仲夏皇族的三皇子白耀君。可说这两个人一文一武,且无论是出身还是人品他们都是不可多得的奇男子。
  正当落芝儿考虑着要找谁下手,不知哪个胆小鬼突然就大喊了一句,“鬼啊!有鬼啊!落芝儿一惊,顺着那个家仆的目光看过去瞬间僵住了身子。
  在一处不起眼的黑角落里,那棵大树下竟站在一个苍白的人影。重点是那个人影已经不能为人了,因为他的脸上的眼睛被剜去只剩下黑洞洞的两个大口。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一身白衣静悄悄的站在那个角落里看着众人。
  “啊啊!鬼啊!”
  混乱中,只有落妗妗一人敢直视那个突然出现的鬼物,她不是不害怕只是觉得该来的总会来。
  落芝儿不知被谁推了一把,竟直接双脚离地向那只鬼摔去!“不要!救命,快来人啊!”落芝儿本能的大喊,惊恐的看着那只鬼物慢慢张开那一嘴的红色獠牙!
  场面已经失控,落浒在怎么大声的喊也不能安抚住他们受到的惊吓。落浒看到落芝儿落难,立马大喊,“快救我的女儿!快啊!”
  由于落浒的吼声太大,有一些人立马就镇定了下来,有些个有功夫的人正要扑身去救。落芝儿大叫着闭上双眼,突然她的身体落入了一个充满了冷香的柔软怀里,不在向鬼物摔去。
  白伏雅一惊,提了剑就要去帮忙,上官玉初赶忙拦住了她。
  白娴婳抱着落芝儿跳回人群里,抱着对方的手一松,落芝儿猝不及防的摔在了地上。白娴婳微阖着眸,冷眼看着那个鬼物,真气以能用肉眼看清轮廓的姿态,在白娴婳的身边凝出了五把真气剑。
  五把蓄势待发的真气剑刚要离弦,那个鬼物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尽管鬼物已经消失,可刚才的恐惧已经在众人的心底生了根,接下来的节目在怎么精彩也没能让他们分开心思。
  “皇姐,刚才那个是什么啊?”
  白伏雅凑到白娴婳的身边,低声询问。
  “那个就是经常在落贵妃身边出现的鬼。”白娴婳今天没有带武器,她只不过是沐浴更衣后就直接来参加了宴会。“看起来也没传闻中的那么可怕……”白伏雅细细回想着刚才看到一幕,因为之前那两件恶性事件,白伏雅对恶心事物的抵抗能力又上了一个级别。。
  “给七公主,您要的东西。”
  上官玉初小步跑回来,怀里还抱着一盘精致的桂花糕。白伏雅一见上官玉初回来了立马又把注意力从那个鬼物的身上移开了,她随手宝贝似的接过那碟子桂花糕,“皇姐我还有事,晚一点在回来找你。对了,上官玉初你最好别跟着本宫否则……”
  上官玉初忙点头,反正七公主只是去屋顶上看月亮。白娴婳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白伏雅手里的东西,“嗯。”
  白伏雅躲开众人,一路走到了长长的走廊上,看着眼前一排排的红灯笼白伏雅忍不住轻笑。
  上官玉初难得能和白娴婳单独坐一张桌子前,紧张的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从失态的状态里恢复过来的落芝儿来找到了白娴婳,“方才真是太感谢您的帮忙了,明明是来参加宴会却让您如此费心,芝儿欠您的。”
  “落二姑娘今后要当心了,”然而回答落芝儿的却不是白娴婳,而是上官玉初。
  白娴婳看着远处的落妗妗消失在黑暗中,心顿时一紧,上官玉初只感觉一阵风抚过。长公主却不见了,上官玉初简直欲哭无泪,又一个机会被自己白白浪费了。而上官玉初的表情自然是落在了落芝儿的眼里,她眯了眯眼睛不在做声。
  白伏雅又来到了那个竹林外,抬眼看了一下天空上的圆月。手持着一碟桂花糕的白伏雅晃晃悠悠的进了竹林,“什么,居然不在吗。”白伏雅失望的看着这个小空地,地上只有一把造型古朴的七弦琴,而至于那个主人却是没有见着。
  “七公主是在找我吗?”
  一声略带温柔的女声从背后响起,白伏雅刚回头就看见了曲倾世。曲倾世的怀里有一些刚摘下来没多久的蘑菇,白伏雅很直接的就点了点头,“本宫之前就说过,会来找你的。”
  曲倾世低眉含笑,走向她的长琴处。一些个大大小小的蘑菇被曲倾世轻柔的聚到一块,放在七弦琴的一旁。
  见曲倾世坐了下来,白伏雅也就很随便的跟着坐到了草地上。将手里的桂花糕递给对方,“这是桂花糕,味道很不错的,你尝尝看喜不喜欢。”
  曲倾世看着对方递过了的精致糕点,说“不好意思啊七公主,刚才摘蘑菇去了,现在还没洗手呢。”
  “没关系,张嘴。”白伏雅很自然的就替曲倾世拿起一小块递到对方的唇边,其实只是一种习惯,白伏雅的母后经常用各种理由间接逼迫她和姐姐给她喂东西吃。久而久之,就算今天给曲倾世喂,白伏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曲倾世就不一样,她看着眼前的桂花糕楞是没去吃。这举动太过亲密,难道这个公主都没感觉的吗?
  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有动作,白伏雅不禁疑惑,“怎么了?你不喜欢桂花糕吗?”闻言,曲倾世只好转了转僵硬的脖子,微启粉唇咬过那块糕点。
  白伏雅见对方肯吃立马就笑了,又拿起一块递到人家唇边,“放心吧本宫这里还有很多,不够的话在人送过来。”曲倾世刚咽下那块桂花糕,又要继续去吃对方递过了的桂花糕。看着白伏雅纯真的笑容,曲倾世又不好驳了对方的意,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宝宝给你递了她心爱的零食,而你不吃就是罪恶。
  “那个,等一下。”曲倾世不知自己吃了多少,只感觉胃有些胀了。白伏雅一楞,“怎么了?哦,吃这么多应该会口渴才是。”白伏雅很干脆的把递出去了的桂花糕又反过来扔进了自己的嘴巴里,拍了拍手后转过身去找起了些什么东西。
  “那块桂花糕……”之前白伏雅又递过来一块桂花糕时,不小心碰到过曲倾世的唇。然后曲倾世觉得自己吃不下了又给拒绝了回去,没成想那糕点居然被白伏雅吃了。
  “桂花糕?这里还有一半。”白伏雅指了指桌上还剩下半碟的东西,“你看这个,是本宫随手拿的,你要不要啊?~”
  曲倾世觉得自己还是无视刚才那件事来的好,好像也只有她才意识到刚才的尴尬。
  “这是酒吗?”曲倾世看着对方递给她的一个青花瓷瓶,不大不小。白伏雅点了点头,“这酒是文国进贡的,本身是用一种珍贵的果子和异兽花了好多功夫才酿出来的呢!本宫记得文国进贡了三万瓶,两万在宫里,其余一万都分发给了那些官员。今天皇姐带来了二十瓶,本宫随便要了几瓶。”
  说到这里白伏雅有些得意,“上官玉初那里也有两瓶,不过那家伙很奇怪,都拿来送给本宫了。”听到这里曲倾世微微一笑,“喜欢你?”
  谁知白伏雅立马就摆出了一副嫌弃的模样,“本宫是不会看上他的,关键时刻出卖本宫!自己做事粗心大意,还敢说本宫冲动。”曲倾世听完后默默一笑,突然白伏雅就把开了口的果子酒塞到了她手里。
  “你不是口渴吗,来尝尝看喜不喜欢,喜欢的话本宫还有。”白伏雅的身上只带来一瓶。
  我没说口渴啊,曲倾世又把果子酒还给白伏雅,“不用了,还是七公主自己留着吧。”白伏雅不乐意了,如果眼前的人是上官玉初她肯定冲上去就是一脚!白伏雅接住果子酒,倒不如说双手都握住了对方。惊的曲倾世差点就要一掌拍向她,白伏雅的脸色不太好,“你还是喝了吧,这可是本宫的一片心意呢。”你这个人怎么可以拒绝!
  曲倾世微怔,目光僵硬的移向被对方握住手。该说这个公主太单纯太没心机吗,所有动作都没有被她往更深一层的地方想,“……你能先放手吗?”
  “能!”白伏雅很爽快的松开了手。
  以前在凤舞九天里喜欢自己的人很多,男女都有,现在要曲倾世不往那方面猜怕是难。
  清凉的液体带着浓浓的果香和微烈的辛辣完美的混在了一起,曲倾世微阖了眸,就算配方奇怪了点,可这果子酒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怎么样怎么样?”白伏雅歪了歪头,满脸笑意的问道。“挺好的。”曲倾世点了点头,只是有点晕。
  “那当然!你不知这酒的后劲可大了,我皇叔喝了两瓶而已就睡了三天呢!”白伏雅骄傲的笑出声。曲倾世微睁圆了眸,怎么感觉被骗了一样呢!“你没事的啦,才喝那一口是不会醉的!”白伏雅用头去蹭了蹭对方的肩,“来,本宫给你喂一块桂花糕。”
  曲倾世缓过刚才那一口的劲,嘴唇旁又多了一块淡色的桂花糕。白伏雅是不记得自己刚来时想做什么了,只是突然又热衷起了给人喂食,直到曲倾世一把推开自己的手,“不用了,饱了。”
  白伏雅看向碟子里只剩下最后两块的桂花糕,就那么楞突然就想起了什么,“你真能吃啊,这可是两个人的份……”一旁趴在桌前的曲倾世一听这话脸色就白了那么一瞬。
  见曲倾世一直趴桌子上不动,白伏雅干脆也安静了一会,“你先用内力缓解下吧……下次吃不了那么多记得一定要说。”
  直到过了半个小时,白伏雅还坐在竹林里的草地上,有些委屈的歪下脑袋,“对不起,我刚才没注意到这些。”而且你也没说吃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ˊ〇ˋ*)?!

  ☆、缘来如此

  直到饱涨感消退了小半,曲倾世这才从桌子上抬起头,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那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在,“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吧?你怎么不回去。”
  “又不是第一次不回去。”白伏雅见对方已经没什么不适了,也就放下心来回答她的问题。“不怕家里人生气?”曲倾世坐起身,动了动僵硬的脖子。
  “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凭什么要乖乖的啊。”不知不觉的,白伏雅的自称从本宫变成了最简单的我。
  白伏雅一想起平日里的遭遇就喊不公平,“像皇姐他们不也是这样吗,可以到处去玩到处去潇洒,可我现在只要一回皇宫就会被圈禁了!相差多大。”
  “……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个相差。”曲倾世撇了撇眸,理由是拿白伏雅和白娴婳一比,简直一目了然,比后者多了何止那么几分的孩子气。白伏雅一楞,直勾勾的盯着对方不说话,许久她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看对方。
  曲倾世挑了挑眉,从怀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擦了擦手。殊不知白伏雅在心底里已经把曲倾世推到,像揍上官玉初那样狠揍了一顿,耳边忽的又回响起悦耳的琴声。
  那白皙的指尖就像有自己的灵魂一般,跳动在琴弦上,曲倾世微阖着棕眸,奏出一曲尘世引。这曲子不像白天里听到的那首,白伏雅转过脸来盯着对方落在琴弦上的每一个动作。绵长的琴声,时而轻柔时而寂寥,白伏雅皱了皱眉,不懂琴的她也知道这曲子的含义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曲未终,曲倾世却停下了动作。这曲子她只编到这里,在往下的还没写出来。白伏雅只感刚才那首曲子情绪太低沉,现在停了不弹可惜是可惜了点,“你还是弹一些欢快点的吧!这死气沉沉简直跟弹给鬼听没两样。”
  弹给鬼听?这话不能忍,曲倾世回眸,“七公主是在说自己是鬼吗?”“你看我像鬼吗?大活人一个坐这里。”白伏雅扭了扭腰,“不过我刚才还真见到鬼了。”
  曲倾世不以为意的轻笑,继续拨弄起了她的琴。白伏雅呆呆的坐在她旁边看她擦琴身,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另一方,落纤尘在落府的屋顶上站着,分辨了大概方向后继续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