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大家闺秀在现代_分节阅读_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里的风景很很美,我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地方。”盛夜岚从小在中国式建筑的大燕朝长大,对于土耳其的异域风情,自然是十分惊喜。
  “你喜欢就好,把手给我,你看你的手,这么冰。”申雪说着,与盛夜岚十指紧扣一起装进她的大衣口袋里面。
  “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奥斯曼,君士坦丁,查士丁尼……皇朝帝王的更替,是一个国家的进化历程;而伊斯坦布尔的老城区,是一部简化版的欧洲史。宝贝,你要不要照一张相片留作纪念?”
  “自然是要的。申雪姐姐,你说我在哪里照相比较好?”盛夜岚把托普卡帕皇宫(即老皇宫)周围都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这里。”,申雪把盛夜岚旁边的草坪树影中。自己则拿着单反帮她拍照片老城的天空,或者说整个伊城的天际线,都是圆圆的穹顶和尖尖的宣礼塔,这组敌对的几何图案看起来这么和谐。
  接着,两人买好票进了托普卡帕皇宫,某个宫殿里,有个诵经人在熙攘的人群中专注地诵读古兰经,嗓音低沉,萦绕着宣礼塔。
  “他念的什么意思?”
  “拜上帝的恩赐及认可,这吉祥的城堡得以耸立,它的牢固能带来和平安宁……愿主保佑帝国永恒,让他的子民能成为天上最明亮的星光。”
  “你好厉害,这都听得懂。”盛夜岚一脸崇拜地看着申雪。
  笑笑,没有立即说话,手轻柔的抚摩着她的黑发。趁着周围没人低头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眼神顷刻间变得温柔,连唇角都泛着笑,“因为我提前百度了啊。”
  “这也很厉害,我就没想过要百度呢。”盛夜岚娇噗一声笑出来,“不过雪姐姐还真是会忽悠人呢。”
  对于女朋友的指控,申雪十分坦然的接受了,并且大言不惭道,“我不会忽悠人怎么把你忽悠倒手。”
  盛夜岚语塞,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无奈地看着申雪。
  “好了,我们继续。回国之后你我都要拍戏,能出来玩的时候就少了。”申雪说着直接揽着盛夜岚的肩膀走向着老皇宫最惊艳的,是天赐的珍宝地方——远处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马尔马拉海。暴走一个上午后,两个坐在露天餐厅里,就着甜点和红茶,品尝令人窒息的美,甜而不腻。左手欧洲,右手亚洲。
  两人休息了快两个小时就继续前往大巴扎。沿着轻轨走在伊城街头,路旁的烤肉是香的,五颜六色的香料是香的,而午后的阳光更是明媚芳香。土国的路人,即使遇到搭讪或者招揽客人,大抵都是友善的。面对她们的镜头,大大方方地竖起手指,笑一个。如果对搭讪感到厌烦,微笑摇摇头,温柔地打发他们回到旅店之后,盛夜岚整个人都瘫倒在床上。申雪见了拍了拍她的小翘臀,柔声问道,“累不累。”体力太差了,以后可要好好锻炼。
  盛夜岚委屈的点头,“我感觉我的腿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你先躺会,待会我帮你揉揉腿。”申雪说着直接去浴室里接了一盆热水出来,然后把盛夜岚双脚放了进来,“你试试水温合不合适。”
  “雪姐姐你别,我自己来就好了。”哪里能让申雪帮她洗脚,这样太不礼貌。
  “你别动,我来。”申雪抓住盛夜岚的小脚,就着穴位开始按了起来,别说,申雪按得还真是舒服,盛夜岚一开始是害羞不好意思,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申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先用毛巾把她的脚擦干,然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把毛衣跟外裤脱了,抱到床上躺好,再盖好被子。
  
  第49章
  
  这五天内,她们把土耳其著名的景点都游览了一遍,并没有注意到,总有一位高挑的女子在默默地注视着她们。
  “你怎么在这里?”
  “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同是天涯沦落人,沈小姐,请我喝一杯酒吧。”童瑾瑜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露出了那张很妖艳的脸庞。
  沈焕秋:“……跟我来。”
  “你知道吗,我看见你的第一眼,那就是以无比强硬的姿态强势介入岚岚的生活,我以为我会输给你,没想到哈哈哈哈哈~你沈大小姐居然输了。”童瑾瑜拿着酒瓶,靠着床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的初恋,还没有开始恋就被人掐在萌芽之中。她很伤心的,不过看见沈焕秋也失恋了,她就没有这么伤心了,她是不是很坏?
  “闭嘴!”沈焕秋烦躁地扯了扯衬衣,没有控制力气,瞬间,衬衣的扣子就被扯掉两颗,露出圆润挺翘的大胸。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嗷呜……你居然打女人!”童瑾瑜捂着发疼的额头一脸控诉。
  “再烦我就不只是打额头了。”沈焕秋冷冷瞥了一眼自己的前情敌,起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这么凶,难怪岚岚不喜欢你。童瑾瑜摇摇晃晃走到外间的用毯子铺着的供人躺着看电视的地方,歪头躺了下来,闭眼,睡了过去。她为了写新专辑的哥已经很久都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洗完澡出来的沈焕秋看见童瑾瑜就这么睡了眉凝纠结,眉宇间透漏了一丝烦躁。从酒店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帮她盖上便再也不愿意搭理她。
  ——————
  从土耳其旅游回来的两个人立即开始进新的剧组拍戏。这一次申雪为两人接的是一部武侠电影——《家族使命》,她扮演的是从小女扮男装的陆家少主——叶安晨。盛夜岚扮演的是叶安晨的救命恩人——苏向暖。两人最后当然没有在一起。要不然广电总局肯定不让这部电影上架。
  岚岚的演技不错,特别是演古代女子,她特别适合。《神雕侠侣》已经让她在演艺圈初露头角,在观众心中留下了不浅的印象。她一开始给岚岚接的就是经典的武侠巨作大剧,给她的逼格定位很高,自然不会再让她去演狗血剧。《家族使命》这部电影的定位是文艺电影,是要拿奖的,影后都是要先拿奖才能以高的身价去出演商业片。等观众腻烦了你出演的商业片,那么你就需要回去出演文艺片再拿奖。
  对于申雪又和盛夜岚合拍新戏的消息,大家褒贬不一。粉丝和颜狗自然是十分期待,可黑粉和路人粉则是十分看不惯,中心思想就一个——盛夜岚是走后门的,雪女王力捧自己的表妹,无视其它有实力的女演员。谁谁谁家的小花角色都谈好了最后却被告知角色换人了。
  一时间,网上掐架无数,很多小花都出来刷了一把存在感。申雪见了直接发了一则声明:1.我表妹有演技有实力,我不捧着自家人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吃里扒外?
  2.我从来没有剥夺其它有实力出演角色的演员的机会。若是女二的角色已经定了,我不会也不屑于插手把这个角色抢来给岚岚。
  3.《家族使命》本就是星光娱乐和申雪办公室一起投资的,剧本都是为我写的。我自己出钱写剧本拍戏,找我和表妹拍戏不是理所当然?难道我要圣母到自己花钱写剧本然后还把角色让给其他女演员?
  4.我不会让影迷失望的,至于其它的人,要骂骂我,别去骂我表妹。
  此声明一出,再次引爆媒体和网民的狂欢。
  1l:嘤嘤嘤,女王好帅,不过我怎么感觉女王画风变了。
  2l:楼上的感觉没有错,我也有这种感觉。
  ……
  10086l:发现一个现象,若是有人攻击雪女王,雪女王基本上就只是官方的回应或者是甩下一纸法律声明。高冷得就像冰山上的雪莲花,若是岚岚被攻击了,女王就开始披上战袍,怎么粗暴有用怎么来。
  10087l:没错!没错!我也发现了。嗷嗷嗷!我也想要女王这样的好姐姐,可是我姐姐每次都只会支使我做事情。
  10088l:我姐姐还跟我打架呢,不过别人一欺负我我姐姐就恼火了!
  ……
  100001l:你们歪楼歪这么久没发现女王的声明是可以翻译的?1.我表妹是演技派,那些出演狗血偶像剧的演技渣小花就不要出来秀存在感了2.3.这部电影就是为她和岚岚拍的,女一女二根本没有选角,哪里来的抢别人的角色,简短一点来说就是有钱任性,有本事你们自己出钱拍电影4.骂我没事,骂我表妹,你们死定了!
  100002l:楼上真相了!
  ……
  总之所有哭诉角色被抢的女演员在这则声明出来之后都成了一个笑话,被网友狠狠地嘲笑一番。至于故事的两个主人翁,则是已经躲进深山老林拍戏了。
  申雪的男装扮相很惊艳。天生小脸的她,骨子里都是戏,扮起男人来带着一股浓郁的禁欲系气质,明明是童颜无邪,却愈发勾人魂魄。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男性的爽朗,配上她那张脸,真是雌雄莫辩。
  “雌兔脚扑朔,雄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雪姐姐,你很俊美,不是帅,是俊美。”盛夜岚看着男装扮相的申雪,一脸赞叹。
  申雪闻言,眼中满是柔情地看着她,“你也很漂亮。”盛夜岚饰演的画扇是从小生活在山里的女神医,一身青衣,淡雅出尘。
  周围有人,两人根本不敢太亲密,盛夜岚把手里的暖宫贴递给申雪,低声叮嘱:“贴上暖宝宝,你待会要淋雨。”
  “好,都听你的。”申雪说着摸了摸女朋友的小脑袋,就拿着女朋友给的爱心暖宫贴进了化妆室,把暖宝宝贴在自己的里衣上。
  大雨倾盆,众人一一离去,复归於寂静的山林间,只有叶安晨一人被遗忘在高崖,不敢出声,默默让雨淋着。她的双手一动,便痛得眼泪直流,根本无法抬起,肯定是被内力震断了骨骼。一想到後半生将成为没有双手的废人,叶安晨脑中一片空白,几乎无法思考。
  叶安晨悲从中来,忍不住伏在高岩上痛哭失声,大雨轰然,雷电不断地闪过,叶安晨只希望乾脆一个闪电打在身上,把自己殛毙,也胜过当个残废过一辈子。把叶家谷发展成武林三大门派之一的使命她还没有做到她就废了,怎么还能苟活于世上!
  雷电虽密,却都没有打到曝露於高处的她。饥寒、恐惧、忧虑及重伤交煎之中,被大雨沉重地打击着的叶安晨昏迷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中,当她再度有了知觉,雨早已停了,她湿透的身上只觉冰寒侵骨,周遭已是一片漆黑。叶安晨动也不想动,自己在这个明显的地方,很容易成为野兽猎食的对象。但是她心如死灰,也无动於衷。双手废了,不要说无法打火取暖,身上的火摺也都被淋得湿透,根本只能呆在这里等死。
  荒野的寒冷令她无法睡着,全身都冻得不停发抖,耳边只有喧噪的虫鸣,隐约也能听见一两声狼嗥。
  高处似乎有什麽东西动了一下,叶安晨紧张地抬头一看,登时魂飞天外,高处竟有两个绿色光点,幽幽地悬荡着。叶安晨吓得全身一软,坐身不住,便往後摔倒,这高崖有些坡度,她重心不稳,便摔滚了下去。
  叶安晨惊叫着滚落,重重地摔坠在地,由於她的手不能动弹,摔落之际无法及时控制重心,只听“喀喀”两响,双臂一阵揪心的剧痛,竟尔再度晕迷过去。
  “cut!完美。申雪你准备下一场戏。岚岚,你准备出场。”
  被导演这么一喊,大家瞬间从戏中出来,申雪的演技太好了,那一瞬间,她们以为她们看见的就是落入山崖的叶安晨,那个心如死灰的叶安晨。
  “25场!”
  她痛得晕迷过去,却又痛得醒了过来,自己背部朝上,面部朝下地倒在草上,胸腹被压迫得十分难受,叶安晨试着转动身体,一动弹,双足撕裂般的痛楚令他惨叫出声。叶安晨痛苦地大口喘着气,想不到脚也折了。想到这下子只能在这里活活等死,受尽零碎折磨,叶安晨更是悔恨∶哭了一回,叶安晨本能地恢复思绪,双手被断是无奈,双脚也断却是因为自己太不小心,如果再这麽惊慌失措,还不晓得会怎样凄惨。父亲从小对她寄予厚望,她怎能就这么死去。她死了,妹妹还这么小,叶家谷定是要被其它门派蚕食,她不能。就算武功废了她也能当个智囊团。这样一想,她便渐冷静了下来,静静躺着,想想是否有什麽法子可以脱身。
  叶安晨忍不住放声叫道∶“救命啊!来人!我在这里……”
  旷野深山,任凭她如何大叫,只有激起一树风涛与回音。一番力竭声嘶的高呼,使她的喉咙有如火烧般痛苦,一阵咸味滑入口中,原来是嘴唇乾得龟裂,伤口流出了血。失血过多,她再次昏迷过去。
  银铃般的笑声,像是梦境,一下子清楚,一下子寂然。
  漆黑之中,乾燥的奇异气味,有点像奶香,却更像皮毛的气味。有时会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摸着她的脸,但是叶安晨无法知道那是什麽。
  她记得自己因乾渴而□□过,不知谁喂了自己水;伤口火烧般的疼痛却一刻比一刻教她难忍,不管她怎麽□□,都无法自这样的昏沉与疼痛中醒来。
  当她再度能视物,触目所及的石壁边,是一堆杂乱的乾草。自己也躺在乾草堆上,背後却抵着一个软绵绵之物,十分温暖。
  呆了好半天,叶安晨才想道∶“我没死。”
  会是什麽人救了自己?这个石洞虽乾燥,却什麽也没有,而且有股从未闻过的怪味,绝不会是人住的地方。
  她转过身,手脚还是一动就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背後的东西动了一动,接着是一阵打呵欠之声,难道与自己背靠背而躺的是个人?
  声中,背後之人坐了起来,一只雪白小手从背後伸过来,接着,那小身体几乎是抱着叶安晨,滚到叶安晨脸所朝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