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快穿之主神回收计划_分节阅读_1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是一个较为宽敞明亮的大堂,烛火通明,墙壁四角分别镶嵌了四颗硕大的夜明珠用以照明。正中的牌匾上写着‘煊武教’三个大字,墙壁上一个火红的图腾尤为显眼。
    林曦皱起眉头盯着那个与火焰纹章样式相差无几的图腾,心想着朱淮这是打算把煊炎教旧部发展成一个新的魔教门派?
    走进内室,架子上堆放着许多宗卷。他们一一查看着,但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直到萧慎之在暗格里发现一个木匣子。
    匣子里面放着厚厚一叠账本和书信,粗略翻看之后让他们甚是惊心。这些年朱淮从其他人手里讹诈的数目可谓是触目惊心,与他有所来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翻到最后甚至看到了十年前他与前任武林盟主以及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之的来往款项,其中有几封书信更是言明他是如何策划,为的又是什么目的。
    朱淮所做远远不止这些,但是没有时间细细翻查,他们把账本和书信收好正要离开的时候——
    “看来你们好像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那我朱某也就不能轻易放两位离开了。”
    林曦一脸寒意的看着他,“朱淮,不对,宁槐之!你本是煊炎教旧部,与我林家又有何仇何怨做出这样的事来!”
    朱淮听着‘林家’这两个字,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若不是林家勾引圣女,她又怎会堕落到规劝教主从商?这真真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我们本是魔教,就该做魔教要做的事情!曾经煊炎教这三个字如何让人闻风丧胆,教主竟然会答应那种可笑的请求?!所以林家上下都该死!”
    他神色疯狂,随即又冷静了下来,“如果你不出现尚且还能苟且偷生个几十年,现在的话,恐怕是没那个机会了!而且还能顺带解决一个武林盟主,今天这运气倒也不错。”
    萧慎之面色一凛,“你不会如愿的。”
    “那且试试看。”朱淮站在门口与他们遥遥相望,他伸手在墙壁按了一下,只见书房内的格局忽然就变了。旁边书架自动挪到了墙壁的暗格内,然后两边的墙壁开始向中间收缩。
    然后朱淮便关上内室的门,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墙壁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林曦估摸着还能撑小半个时辰,朱淮这是想让他们在绝望中被逼疯。
    林曦在仅有的空间内上摸索着,精神高度集中的同时额边不断的冒出冷汗。
    朱淮坐在外面,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垂着眸仍能感受到那阴鸷的目光。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如果你觉得你找到的是生路,那你肯定会享受到从升级到死路的绝望,我真期待看到你死去的表情。”
    那该有多么的绝望。

  第156章 .04盟主和教主09

萧慎之并不擅长这种解局之法,此时他也只能安静的陪在林曦旁边。他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会被困死在这里,又或者对林曦有足够的信心。
    林曦不断的搜寻着记忆,最后在头顶的墙壁上找到一个机关。旁边便开出了一个狭窄的小口,入口至足够一人横着通行,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这是一条向下却又深不见底的陡坡。
    情况紧急,他们也只能相信自己的运气了。
    萧慎之率先坐在入口,凝气过后便一路滑下去,林曦紧跟其后。
    他们似乎滑到了一个昏暗的地道里,林曦摸黑着查看了一下墙壁,潮湿并且长满了青苔。
    “后面的路恐怕真要看运气了。”
    萧慎之有些不解。
    林曦解释道,“前面之所以如此畅通是因为这个地道是仿照林家的密道所建成,其中的机关阵法都与我爹之前所设计的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地道的图纸恐怕是当年从我家带出去的,但是朱淮也不过是照搬罢了。其中一些机关的深意,恐怕他也并不清楚。”
    萧慎之面色凛然,“如此岂不糟蹋了?”
    林曦忍不住笑了笑,“如果他精通此道,我们可就真的出不去了。”
    萧慎之也笑了,“曦儿,我相信你。”
    听到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林曦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不得不承认萧慎之的出现给了他莫大的心安。
    定了定神,林曦理了理身上的灰尘之后便沿墙壁慢慢的往前走,“你跟在我后面,这后半段的地道在林家的图纸上是没有陷阱的,但是朱淮有没有别的设计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证明林曦的谨慎是没有错的。
    不知道踩了哪块地板,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林曦脸色一变,立刻说道,“千万跟紧我,我们触动了滚球的机关,被追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林家的地道对于林曦而言更像是玩的地方,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单纯就是他爹造出来让他玩的。所以最初林家的地道是没有机关的,随着他年岁渐长,他爹又在地道里设置了一些机关。
    还把图纸和他详细的说了一遍,所以这个地道最大的深意就是没有死路。一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设置在图纸上只是简单的机关,但是依靠打开的顺序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他赌的就是朱淮不够了解这个图纸,如果只是依样画葫芦那他一定能找到出口!
    萧慎之默默无言的跟在他后面拐过好几个分岔路口,身后的动静随着越变越小最后完全听不到声音。
    林曦靠在墙壁上休息,地道里的空气有限,如果一直被困下去不是踩机关便是窒息而亡。默默细数刚才走过的分岔路口,然后他又继续往前走。
    找到一个机关和暗格按下去之后,墙壁忽然出现许多细孔。细孔处射出一道道利箭,林曦一边挥着剑挡开一边冒着箭雨往前走。
    走到尽头的时候林曦已经有些疲惫了,他摸了摸衣襟发现自己并没有把栖梧的药随身带着,当下便有些懊恼。
    顺利躲过箭雨并不代表安全,紧接而来的是昏暗的过道被浓浓的白烟充斥着,萧慎之和林曦很有默契的直接屏气。视线并不清晰,林曦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抓住对方的手就往前跑。
    一开始萧慎之也许还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他反手把林曦的手更用力的握住,就好像这辈子都不想放开一般。
    然而这烟雾弥漫的地道太长,他们都不小心吸了一口。所幸这只是软筋散制成的烟雾,倒也没什么毒性,但是会暂时失去武功。
    不过林曦并不担心失去武功的他们会难以对付接下来的陷阱,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这个地道的生门。解开了繁复的机关之后,墙壁直接打开一道门。
    感受着空气的流动,林曦欣喜万分。重新见到夜空的那一瞬间,简直有流泪的冲动。
    那是一个长满荒草的入口,周围有参天大树林立,只是天色未明难以确定所处之地。然后林曦忽然想起从那时候开始他和萧慎之的手便一直握在一起,地道昏暗倒也无事,既然都已经出来了未免有些不自在。
    他挣了一下却没挣开,心里想着:都是中了软筋散的人哪来这么大力气。
    “放开。”
    萧慎之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拉着他的手便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朱淮应当不知道我们已经逃出来了,而且今晚是他的大婚之日,想必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确认地道的情况。”
    林曦还想说什么,但是身体除了绵软无力之外又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窜了上来。仿佛热度都集中在了下腹之处,陌生又可怕的酥麻在某个秘处折磨着他。
    他几乎忍不住要把腿拢起来,但是却又不得不小步小步的跟着萧慎之往前走。当小幅度的布料摩擦竟然让他产生了快感时,林曦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眸子……
    等到萧慎之发现身后的林曦不太对劲的时候,他已经腿软的走不动路。
    林曦低着头坐在地上,双腿紧紧的拢着生怕被对方看出什么来。他咬着下唇不敢说话,只怕一开声就会发出更为羞耻的声音,或者是求饶又或者是毫无意义却又惑人心弦的单音节。
    萧慎之蹲下身甚是担忧的看着他,“曦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受伤了!”
    林曦紧紧抱着手臂不说话,只能拼命的摇头。
    但是他这个样子毫无说服力,萧慎之温柔的询问了好几遍都只得到对方摇头示意。不得已,他只能双手把林曦的头抬起来,强迫他面对自己。
    入目便是林曦那双蓄满了泪水的眸子,脸颊上染着不自然的红晕,薄薄的唇被咬得发白。这般无助又可怜的模样落在萧慎之眼中,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强自镇定下来,萧慎之直接把人抱了起来,“此处风大,我们先找个山洞生火,一切事情等明日再说。”他不敢去看林曦那双眸子,内心猝不及防的萌生了一些从前未有过的念头。
    竟然让萧慎之产生一瞬间的茫然和慌乱。
    萧慎之找了一个没有野兽气息的山洞,铺好干草之后才把林曦躺上去,接着又去找干柴生火。
    经过了一开始的不适应,林曦逐渐找回了一点意识,他蜷着身体窝在草堆里,眯着一双不甚清明的眼看萧慎之忙里忙外,只觉得心头有些苦涩。
    因为心法和药物的缘故,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靠栖梧的药来调养,否则体内积蓄的毒性就会发作。
    该不是这毒性跟那个软筋散犯冲了吧?
    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
    萧慎之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便坐到林曦旁边,伸手覆在他额头上,感受着那不同寻常的高温很是担心的唤道,“曦儿……”
    熟悉的气息迫近让林曦逐渐平息的躁动又变得不安分起来,他颤着手去推拒这过分亲昵的动作,却反而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
    “放、放开!”林曦声音沙哑着,眼睛却不敢去看他。
    萧慎之被这个小动作刺得心口发疼,声音有些许心酸和无奈,“曦儿,为什么不敢看我?你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林曦猛地抬起头,睁着一双通红的眸子恶狠狠的看着他,“你是不是一定要把我逼到最狼狈的地步才肯罢休?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说完便用尽浑身的力气扑到萧慎之身上,下身的硬物更是直直顶着对方的大腿。他不敢去看萧慎之的表情,把脑袋埋在他胸前,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衣襟,“这下你满意了吗?!我的身体因为药物动情了,但是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从来都没把你当朋友,从前是兄长,后来便是倾慕之情……”
    这些埋藏在内心的话说出来之后,林曦反而轻松许多。何必保持那虚伪的朋友关系呢?他并不想去打扰对方的生活,从前还可以追逐,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追逐的资格呢……
    萧慎之似乎被打击得不轻,一时半会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半晌他才讷讷的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一直推开我?”
    林曦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皱起眉头盯着对方那明显没缓过来的神情,“你是有妻室的人,我难道还恬不知耻的贴上去吗?!”

  第157章 .04盟主和教主10

“你说什么?”面对这句质问,萧慎之一下子就愣住了,好半晌才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你是六年前回来找我的时候看到了对吗?所以你没有跟我打声招呼就离开了?”
    林曦心如死灰,在栖凤谷熬了整整三年好不容易得知他出师归来,结果看到了什么?那个说好只要他不娶就会一直陪着他的人马上要娶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