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原著跑偏十万里_分节阅读_4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经常在干着活、和常人说着话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自己的魂儿分分钟就跑离了体内,来到了各种她按理来说肯定不知道、却又会莫名觉得熟稔的地方。有时她能感觉到自己站在通天的白玉阶梯上,长风浩浩而过拂过她鬓角的长发,有时她又发现自己来到了千丈之深的地底,在一片废墟里悄然穿行,她却觉得这里按理来说应该是一座华美的宫殿,有的时候她又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方水湾里,清水粼粼,几可见底,她却下意识觉得这里缺了些什么。而她在魂游天外的时候,表现在身体上的征兆便是两眼放空,口水滴答,便更加坐实了她“傻姑娘”的外号了。
  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脑海里有许多常人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可是如果细细想来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好压下所有的疑问,静静等待着某个契机的到来——
  她至少要搞清,自己是什么人,或者说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不求生而知之,但求死时不无知。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并没有什么话本里的神器出世将她带走,或者异兽突至认她为主的戏剧性转折,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地流水也似的,从她的指头缝里溜走了,她几乎都要向命运低头,几乎都以为自己要抱着这些秘密,要带着这些未解的谜团进坟墓了。
  她不是没考虑过告诉赵二娘。可是她一开口,就能感受到冥冥中有种力量扼住了她的喉舌,让她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得悻悻作罢。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白衣翻飞,凛如霜雪;红衣垂地,烈烈似火。她远远便见得这两人并肩行来,举手投足间尽是仪态端庄与气度高华,白衣的姑娘看向她的时候,就好似在看一个阔别多年的挚友那样,对旁边的红衣女子笑道:
  “她和当年的你多像啊。”
  红衣的女子将手按在她头顶的时候,她便明显能感觉到一股灵力灌入她的身体,将某道屏障狠狠打破了。耿芝当时还犹豫了一下,问唐娉婷道:“她的尘缘怎么断呢?”
  她此时终于能开口了:“二娘她救我一命,养我多年,按理来说是该好好报答她一番的……只可惜来不及了。”
  她拉住赵二娘的衣摆,认认真真地开口:
  “等我下辈子报答你吧。”
  赵二娘倒是没怎么当真。她听说过那么多仙人的故事,却大都是斩妖除魔、断情绝爱之流,像知恩图报、缠绵悱恻的话本,大都是跟昆仑星君们半点关系都不沾的,毕竟十丈天梯,尘缘尽断,哪里还有什么“报答”可言?
  然而她终究是不忍心打击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便从善如流地摸了摸她的发心,笑道:“好,阿娘下辈子就指望你了。”
  至此,她被从赵二娘身边接走,更名为赵海棠,换名姓,断尘缘,攀越十丈白玉天梯,与新任青龙星君孙韬一起拜入混沌洞“思”与“闻”两道门下,修行术法,吐纳调息,山中无日月,世上已千年。
  等她终于术法大精的时候,唐娉婷特别欣慰地对她说,你不是想看通天灵犀兽吗?
  赵海棠的心里就重重一跳。是的,她恍惚间记得自己是这么说过的。那是她初见孙韬之时,闻见他的身上沾着十分清淡好闻的妖气,便随口问了一句,唐娉婷也许诺过她,说等她术法大成便奖励她去看灵犀兽。
  可是她的性子就是这样,什么都喜欢,却什么都不会往心里去,跟一诺千金、言而有信的耿芝相比,跟情深义重、生死不离的唐娉婷相比,她简直就被衬托成天下一等一的薄情人了。
  唐娉婷看她神色恍惚,便知道她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并没真的往心里去,便只能长叹口气,一言不发地去找负责灵犀兽的管教的耿芝了。
  ——上辈子用情过深又精于算计的沈云裳,没想到转世了也还是这个样子。
  通天灵犀自从上了昆仑以来便一直跟在耿芝身边打杂修行。她是妖修,纵有通天彻地之大能也无法拜入混沌洞,昆仑的灵气又太过纯净凛冽,是十分不适合她这种新生的小妖修行的。耿芝把这些道理拆碎了、揉烂了细细讲了好几遍,通天灵犀却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一心要留下,九头牛都拉不走她。
  你何苦呢……已经渡劫成功,却选择滞留世间不飞升的朱雀仙君——对没错耿芝已经成为不老不死的仙君了——给通天灵犀抱来了厚厚的被子,在朱雀堂里给她做了个窝,好让凛冽的山风不至于把这只幼小的妖兽活活吹死:
  通天灵犀,你现在下昆仑去也是一方大妖,何苦留在昆仑、吃力不讨好呢?
  通天灵犀咬了咬自己嫩生生白乎乎的蹄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奶声奶气地道:
  我的传承意识告诉我,我要来找一个人。
  如果你找不到呢?耿芝失笑:三千红尘,人海茫茫,哪里就真的会心一想、事便成了呢。你且下山去吧,等时机一到我便接你再上来。
  她的本意是真不想苛待着通天灵犀,可没想到通天灵犀嘴一瘪,“哇”地一声就大哭了出来:
  “夭寿啦!朱雀仙君她有白虎星君了就不管我们这些单身妖兽的死活了呜呜呜呜她不让我来追我媳妇儿!”
  好一个魔音穿耳,好一个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当场就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朱雀仙君逼得逃到了白虎堂去,两人一合计,便决定将通天灵犀留在昆仑,留待日后沈云裳的转世赵海棠道心稳定。不易生心魔后,再告诉她这些事儿。
  耿芝得知赵海棠已经修行大成后,只是把她传唤到了朱雀堂里,看着她的眼神,一字一句道:
  通天灵犀她徒步走过十万大山、三千长水,自断尘缘过白玉天梯,日日夜夜忍受天风锻体入骨之痛,只为上得昆仑看你来了!
  赵海棠从未觉得,有一个名字能如此触动她过。
  一瞬间那些被她遗留在昆仑的记忆和灵气全都翻涌了起来,她前生布下过的种种术法和为剿灭姚婉兮的安排全都化作了一道道记忆光幕,铺天盖地地席卷过千山万水,向着它们命中注定的主人张开怀抱,便宛如迎接久别离乡的游子归来。
  赵海棠再次缓缓睁开眼时,眼前的景物还尚未明晰,便不由自主地……
  落下一滴泪来。
  “痴儿。”她看着被异象惊动,不顾一切地便飞身向她扑来的白衣黑发的少女,伸过手去接住了踉踉跄跄的通天灵犀,叹息道:
  “我有什么好的呢,你何苦来哉!”
  通天灵犀蜷缩在她的怀里,突然就放生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地拉住她藕荷色的衣袖,哽咽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啊。”
  赵海棠摸了摸她的头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扑通一声跪倒于地,对着耿芝高声道:
  “曾任朱雀星君沈云裳、现任玄武星君赵海棠,虽身无长物,并无积蓄,唯有宝剑一口敢斩妖魔,术法万千扬善惩恶——”
  耿芝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便含笑点头鼓励她说下去,只有通天灵犀还在懵懂着呢,不知道赵海棠在干什么,却还是带着鼻音帮腔:
  “是啊是啊,她可好了。”
  耿芝咳了一声,缓缓道:
  “你莫说话。”
  呜呼,女大不中留。她在心里两眼放空地想道。
  “——朱雀仙君于通天灵兽有传业授道之恩,一日为师终身为母,我对皇天后土起誓,请您做主,于混沌洞前将她许配给我罢!若违此誓,便教我天打雷劈,神魂俱陨,永世不得超生!”
  通天灵犀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了,便看见那张娇艳的、花儿也似的脸凑到自己面前,低声道:
  “我会对你好的。”
  耿芝将南明离火轻轻击打在地面上,发出铿然一声清响:
  “允了。”
  “祝二位芙蓉并蒂,百年好合。”
  ——你看。通天灵犀恍惚间握紧了赵海棠的衣袖,对着早已死去多年的某位邪魔情敌趾高气昂地反驳道:
  这世上还真有至死不渝,真有一诺千金,真有白首到老,只可惜你永远也等不到了。我用真心换来的姑娘……终究是要喜欢我的。
  她心满意足地在赵海棠的胸口蹭了又蹭,笑眯眯地对赵海棠道:
  “亲一口!”
  赵海棠当即便毫不犹豫地给她的脸上印了个唇印儿。
  华元三十年,昆仑新任玄武星君赵海棠以本命佩剑为礼,发心魔誓,请皇天后土为证,于混沌洞前迎娶通天灵犀。是日,鸾凤合鸣,三十三天起彩云,久久不去。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