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情敌要撩我怎么破(快穿)_分节阅读_8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o.O她不知道啊,徐大人你这是要说啥,怎么还牵扯到好不好意思?难道是她调戏顾金的话?

    “现在你觉得那个人很优秀,很好很对你的心意,但是你要知道你们都还小,可以选择的余地还很大,千万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中学期间遇上的什么校花校草其实都是狗尾巴草,等你们到了大学才会明白什么叫做萤火之光什么叫做皓月之光,所以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的学习,争取考上个好大学,就能交到有品质的男朋友了。”

    “……”

    徐婷一幅过来人的模样,苦口婆心的教诲道,白禾真的很想问一句:徐老师,您真的谈过恋爱吗?这个答案好像不问也知道啊,如果徐婷有男票还会将心思放在他们这群小屁孩身上吗?不过这跟她关系不大,她还是关心一下她现在的状况吧。

    哦,原来是有人在班上造谣啊,不过造谣之前能不能把对象搞清楚啊,他们是那只眼睛看见她和南笙在一起的哪?毕竟捉贼要看赃,捉奸要看床。瞎想些什么,她还是回去想想怎么跟顾金解释吧。

    “钱盼盼,我说这么多,你究竟有没有听见?”这一届学生是徐婷接手的第一届,从高一带到现在也有两年多了,倾注了不少的心血,还是有些盼头的,却没想到到这个时候却发生了这种事,这样苦口婆心的谈心却是没有成效,怎的不生气。

    “哦,徐老师我在听呢,您别生气,女人生气的话老得快。”笑得的多皱纹长得快。白禾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是吗?”徐婷却是将信将疑,“那你把我刚刚说的再复述一遍。”嗯,果然考试才是真正的绝技,真真假假一试便知。

    哈?她都说了啥呢,算了反正老师劝说学生不要早恋的话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总是出不了什么差池的。

    “您说我们年龄还小,不应该把精力放在不挣钱的事情上,要心无旁骛的学习。”屁,都十八岁了,还早个鬼的早恋啊,在海的那边的山的那边的米国和发国人,早就身体力行的探讨过人类的起源了,岂不是比你们在黑板上的刀耕火种的来的深刻?

    “您说我们今后的选在还很多,不要鼠目寸光。”见鬼,人这一生总是要爱过几个人渣,不早早的实践一番,将来怎么甄别啊?吃亏上当你负责吗?都说成名要趁早,辨别人渣的功夫更是打好基础。

    道。

    “嗯,还有呢?”徐婷催促道。

    还有吗?

    “您还说,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熬过这一年的严冬,就能盼来暖春。”

    呸,什么六十分万岁,多一份浪费都是哄鬼的,君不见多少大学生在期末的时候排着队请老师吃饭,为啥?因为钱多花不完?见鬼,还不就是为了巴结好任何老师,将平时分打得高一点?君不见多少期末狗在寒冬酷暑之际起早摸黑的去自习室占座,君不见多少程序猿熬夜敲代码,争取加分。

    为啥,为了钱!奖学金,助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不要以为你穷你有理,你穷就能得到,你能得到钱都在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便是学习成绩!

    哦,还有考试挂科补考要交费,补考不及格要交重修费,君不见多少大学生在寒暑假辛苦打工就是为了挣点重修费补考费!

    “您还说,到了大学就能交到更有品质的男朋友女朋友了,不要 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所迷惑。”

    屁话!大学的妹子颜值是高了,那都是靠得各种化学产品,对着一张惨白胜雪的脸你能亲下去吗,也不怕沾一嘴的粉。至于男生,好像都成了屌丝的代名词,优秀的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哦还都是有主的。【手动再见】

    “看来宿主亲的大学品质不怎样啊,心疼你一秒钟。”软软幸灾乐祸的说道。

    ……

    她只是想告诫一下广大的三党同胞们,趁着年轻好好造作,不要白了头空悲切。(不要被白禾的吐槽吓到【捂脸】)。

    徐婷点点头,虽然白禾的措辞有些差入,但是主要思想还是没变的,“嗯,看来你还是在听嘛,不过这知易行难,说的便是你这种了,你是局长的侄女,千万不要辜负了他独立的期许哦,你回去的时候记得带我跟他问好啊。那行了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问好?见鬼去吧。

    等白禾回到教室后发现整个教室的气氛都不一样了,众人看她的目光都变得有些陌生,甚至是怀疑。

    白禾刚坐下去,周围就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后面:“你说她会不会出卖我们啊,上次咱俩在后面嗑瓜子被她看见了,但是没让她吃唉。”

    前面:“遭了,我上次在她的面前抄作业,你说我会不会也被叫办公室啊。”

    左边:“咱俩的事,不会被捅到虚魔女那里去吧。”

    “应该不会吧,放心咱班上又不止咱这一对,大不了,大不了我把其他的人也说出来,大家有难同当。”

    ……

    白禾默默地囧了一下,她不过就被叫去听了一次经,怎么回来就变成了叛徒,专门打小报告的呢?

    “咦,你怎么不像他们一样说三道四啊?”白禾拿手肘拐了一下南笙。

    南笙将手里的笔放下,“曾经有一位伟人说过:爱一个人便是无条件的信任她。所以我选择相信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

    白禾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的都掉了一地,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正经的说出如此肉麻的话呢?

    如果她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肯定会感动得哗啦哗啦的,但是她不是啊,她是个看遍沧桑的老妖怪,怎么可能轻易地相信这种大白话。相反事实上,越是将这种话说得无比深情无比流畅的便是花花公子,越是真心的越不容易说出口。

    白禾对着南笙僵硬的潇潇,这样的人随便应付一下算了,她不喜欢这种人。喜欢?白禾想起了自己跟顾金相处的点滴,她喜欢那种被人护在身下的感觉,被疼惜被呵护的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