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不是什么正经替身_分节阅读_3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项寅冬心中一滞,突然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往酒吧外面走。
  左桐脑袋晕乎乎的,挣脱了两下没有挣开,就任由他把自己拖出了酒吧后门。
  空无一人的后巷角落里,已经听不到酒吧里喧嚣的音乐。
  黑暗中有微弱的光亮,照在项寅冬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勾勒出两个对峙的身影。
  左桐靠在墙壁上,近乎脱力地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想让我别喜欢男人,那很抱歉,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来得比较实际……”
  项寅冬盯着他的眼睛,没有放过他任何的表情,那种抵触与逃避,让他心里一阵难受。
  “小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副样子,我他妈真想揍你一顿?”
  左桐不明所以,但他受不了项寅冬的逼视,低下了头。
  谁知,项寅冬突然一把抬起了他的下巴,恶狠狠地说:“你听好了,我不介意你喜欢男人,但你就是不能喜欢邵霖……”
  左桐眼睛里闪过一丝幽光,被迫与项寅冬对视,心脏顿时狂跳起来。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
  炙热的盛夏夜晚,时间仿佛暂停了一般。
  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彼此交换着呼吸,左桐的手紧握成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心跳。
  他把头偏开了些,几不可闻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没必要勉强自己,我说过,我不会……”
  “别自欺欺人了……”项寅冬伸出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把左桐困在自己身前,“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一瞬间,左桐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都被人剥了个干净,无所遁形地暴露在项寅冬面前。
  心底的慌乱、自卑、憋屈、怀疑,统统都涌上了心头。
  他一把推开面前的人,咬牙切齿道:“到底谁他妈的自欺欺人!项寅冬,你别装了,你明明说过你看俩男人在一起就膈应,你明明说过你想不通颜奕怎么会喜欢男人!你现在却说,你能接受我喜欢男人?”
  项寅冬退后一步,咚地一声撞到墙壁上,却还死死抓着左桐的手。
  “你想证明什么?我们的友谊有多伟大吗?我告诉你我……”
  控诉还没结束,下一秒,左桐的手臂被人一拽,温软湿润的触感,袭上了他的嘴唇。

  ☆、第二十七章

  没人记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等项寅冬清醒过来,他已经吻上了左桐的唇。
  黑暗中的后巷静得可怕,只能听到彼此已经乱了的心跳声。
  左桐不知是吓傻了,还是一时反应不过来,被项寅冬箍在怀里,全身僵硬,忘记了挣扎。
  其实,这个吻,起先是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头的。
  项寅冬的唇狠狠在左桐唇上碾压,更像是一种惩罚。
  但左桐嘴唇上那种柔软冰冷的触感,仿佛带着禁忌的诱惑,很快就让他忍不住想要感受更多。
  项寅冬的舌尖犹豫着顶开左桐的牙齿,伸进他喷着浓烈酒气的嘴里,试探着与他纠缠。
  左桐终于有了点反应,却只是本能地抗拒着,毫无章法地抵触着对方的深入。
  他的身体牢牢被项寅冬固定在怀中,舌头被那人追逐着,逗弄着,啃咬着,眼前仿佛冒起了一串金星,终于渐渐停止了反抗。
  这种默许,像是一剂催化剂,让两个人的神经都彻底放弃了抵抗。
  他们彼此交换着呼吸,不停用自己的方式在对方口中攻城略地。
  直到呼吸变得困难,已经到了严重缺氧的地步,才不得不分开。
  两个人此时都是极为清醒的,甚至注意到了他们分开时,嘴角勾出的银丝。
  时间在这一刻是静止的,谁都没有说话,仿佛一开口,时空的封印就会被打破,把他们拉回残酷的现实。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微弱光线,洒在左桐细腻的肌肤上,让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泛出某种奇异的光泽。
  项寅冬忍不住伸出手,给他抹了抹。
  这个动作,终于打破了时空的禁制。
  左桐动了动,眼中全是氤氲的水光,但眼神充满困惑。
  项寅冬喘着粗气,轻声问:“这回,你总相信了吧?”
  后巷里只有嗡嗡的空调外机声音,伴随着热气在他们之间流动。
  左桐说不出话来,不知是受到了惊吓,还是舍不得从美梦中醒过来。
  好半天,他才脱力地蹲下去,靠在了墙边。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左桐抹了把脸,声音因为压抑而变得嘶哑,“你别耍我,项寅冬,这一点都不好玩……”
  项寅冬叹口气,这人总是裹着坚硬的外壳,看起来刀枪不入,其实某些时候,脆弱得不堪一击。
  而自己,显然是能够戳进他心窝里的利器。
  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对方的头顶,轻轻揉着他柔软的头发,沉声道:“我知道……”
  左桐抬起头看他,想从这句话里获得更多的信息。
  但这时候,项寅冬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音乐声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他拿出来一看,是应臻打来的,只好接起来。
  “喂……”
  “我操,你俩哪儿去了?”应臻迷迷糊糊地念叨,“赶紧回来,我还没喝够呢!”
  “喝你个头,话都说不清楚了!”
  “快回来!”
  “知道了……”
  项寅冬挂了电话,侧头看了左桐一眼,无奈道,“那家伙醒了,不能让他再喝了,先送他回去吧……”
  两个人此刻的表情都有些尴尬,左桐别过眼睛不看他,转身往酒吧里走。
  项寅冬突然拉住他的手,认真说:“给我点时间……”
  左桐沉默了一阵,挣开了他的手:“我知道了……”
  他径直走出巷子,站在路灯下深深吸了口气。
  刚才那个吻,他几乎是抱着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想法,放纵自己沉溺其中。
  就好像一个漂流在茫茫大海中的人,终于找到了救命的浮木一般。
  狂喜过后,依旧还要面对未知的惊涛骇浪。
  但至少这一刻,他已经足够幸运了,不敢再多奢求什么。
  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两个人回到酒吧的时候,应臻正东倒西歪地趴在沙发上吐,关鹏一脸嫌弃地扶着垃圾桶,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你俩可回来了!”关鹏捏着鼻子,指了指烂醉如泥的应臻,“赶紧把人领走,我操,再这么下去,明天我店里就上头条了!大明星醉死夜店,无人认领!”
  “行,交给我们吧,你先去忙!”
  项寅冬上去扶起应臻,拿了件衣服罩在他头上,省得他这副样子被人拍到,真上了头条。
  左桐打电话把Steven叫了过来。
  两个人连拖带拽,架着应臻出了酒吧,送上了Steven找来的保姆车。
  安顿好应臻后,已经是半夜两点,项寅冬把左桐送到了家门口。
  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小桐……”
  左桐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项寅冬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句:“好好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