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谁曾许君风与月_分节阅读_13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究竟是……”

    他话音未落,那男人已向他走了过来,君疏月刚要出手抵挡就被对方一把握住了手腕,一个不防拽进了怀中。

    “你!”

    “天绝剑跟随了你这么多年,为何你从不出剑?”

    “你怎会知道天绝,你,你是……”

    “我种在你身体里的蛊,看来一直没有失效,怎么偏偏就对他无效呢?”

    君疏月根本听不到这个男人所说的话,但是一听到天绝二字他就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当年将天绝剑亲手赠予他的人正是四方城主魏无涯,而他……

    “放开我!”

    那人看似并未用力,但君疏月落入他的怀中竟完全挣脱不得。他自十多年前步入江湖之后还从未遇到过这种让自己完全无力招架的对手,这魏无涯的功力究竟是何等的高深莫测?

    “这十年来我一直在努力那一夜发生的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何我总感觉你就在我的记忆里,但是却总也看不清你的样子。”

    “忘念蛊。”魏无涯轻轻笑了笑,握住君疏月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吻,君疏月向来讨厌被人触碰,但当他的双唇贴上自己的手背时,一瞬间似乎所有被模糊和遗忘的记忆都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为你种下忘念蛊是因为你我还未到相见的时候。”

    君疏月忽然猛地挣开的手,抱着头跌坐在地上,那剧烈的胀痛就好像有什么在他的脑中横冲直撞一般,他终于想起了那晚发生的事,魏无涯将他从天极山脚带回四方城,然后将一柄剑……

    刺入了他的胸口!

    “天绝剑……”

    “它一直就在你身边。”

    魏无涯跪在君疏月的身畔,轻轻解开他的腰带,他冰冷的手顺着君疏月的身体一直抚向他的胸口。

    “你不觉得奇怪吗,你每次修炼玉髓经濒临入魔的时候,最后都能自行清醒过来,一切皆是因为你体内的天绝剑。”

    “你把剑,藏在我的身体里?”

    “是天绝剑选择了你。”

    魏无涯说罢,只见君疏月的胸口处忽然浮现出了毕罗花的痕迹,而在那花心的位置,一股慑人的剑气破体而出。魏无涯一手握住那道剑光,只见他掌心之中鲜血迸溅,血落之处正是一柄剑的形状。

    他将那银色的剑气从君疏月的身体里抽离而出,君疏月只觉得全身所有的气劲都仿佛涌向了一处,直到那剑光彻底离开了身体,他的身体才骤然轻松下来。

    “天绝剑,这就是天绝剑。”

    “当世无双的神剑,连飞尘亦不是他的对手。”魏无涯用沾满鲜血的手仔细抚着白玉般剑身,犹如爱抚着情人的身体:“当日在瑶歌,助你杀了玉飞尘的其实是它。”

    当日交手之时,君疏月分明已是强弩之末,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击退了玉飞尘。曲灵溪说是他无形之中打通了体内的经脉得以转败为胜,但万万没想到是这柄天绝剑保护了他。

    “你说过四方城弟子不能擅自在外走动,你身为四方城主,为何会出现在澜城?”

    “我与无咎争夺城主这个位置争夺了十年,但他终究还是属于你的。”

    “你说什么?”

    魏无涯的话让君疏月悚然一惊,而他却面不改色道:“你是天绝承认的主人,理应成为四方城的主人。而我这次离开四方城,正是为了保护你而来。”

    “笑话。”

    君疏月厉声道:“你四方城要选城主,与我何干?你叫我城主,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当。”

    “君疏月,不如我用一个秘密和你交换。”

    君疏月冷笑地拂开他的手:“天绝你已拿去,我与你四方城再无关联。”

    “你是他唯一承认的主人,连我和无咎都办不到,你可以不回四方城,但你城主的身份是早已注定的。”

    “魏无涯,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君疏月打断他的话,语气阴冷道:“你当这是买卖,还想强买强卖?你四方城当真如此不济,要求着别人来做城主?”

    “你这脾气我倒是喜欢。”

    君疏月话的已是傲慢至极,但魏无涯却丝毫没有动怒,他只是淡淡笑道:“你今日可以拒绝,但总有一日你会回来求我。”

    他说着,又将那披风捡起重新披在君疏月的身上:“我送你一个秘密,白舒歌早已不是从前的白舒歌,你应该听说过,罗刹心经可以使练功之人不断寻找替身为自己续命。如今的白舒歌只是一层伪装,那层伪装之下的人才是你真正的敌人。他也正是暗中唆使池寒初修炼罗刹心经从而背叛你的人。”

    “你的意思是真正的白舒歌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