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许风流_分节阅读_4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自是无可奈何,毕竟这天境堡也算的江湖上一个大门派,我一时也拿不下来。但是你方才沾了‘灵语花骨’,究竟谁胜谁输,我还是有把握的。”梦幻樱目光越过一境的双肩,看在倚靠在赵歆身上的许风流,贴近一境的耳边淡淡道“许风流喜欢上我了,我只不过是名叫梦幻樱而已,你说他这么就那么执着,连第一次都迫不及待地给我了……”梦幻樱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一境的耳垂,轻声道“师兄,你也和他做过罢?他□□时喜欢叫我的名字,我猜师兄的心情和我一样,厌恶‘梦幻樱’这三个字,可是许风流好像特别有感觉。”
  一境的脸色一分一分地冷了下去,眼神也一点一点地软了下去,待到梦幻樱说完最后一句话,他再也忍不住了,愤怒地推开梦幻樱,恶狠狠地瞪着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梦幻樱说的没有错,许风流对‘梦幻樱’这三个字,有种特别的,让人道不清说不明的感情,但绝不是梦幻樱说的那么龌の蹉。
  许风流不明所以,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以为梦幻樱是在警告一境什么。因为梦幻樱同样知道,一境就是灵语花教的弟子灵樱这件事,而且,他知道这个秘密,也是梦幻樱告诉他的。
  赵歆看着这两人把许风流耍的团团转,恶心地想要离开,方才梦幻樱亲一境耳垂的动作,他瞧得一清二楚。这个细小的动作瞒得过在场的所有人,却绝对瞒不过他。这两人的关系,他亦是花了几年的时间才理清楚的。若其间涉及的是别人,他绝对不会那么在乎,甚至会远而走之,但这件事涉及的是许风流。这个男子虽说长的也真是一副名副其实的风流样,但那双眼,却莫名地叫人心疼。不知,这是不是他生平见不得人哭的习惯引起的兴趣。尤其是美人,拥在怀里的美人一但落泪,
  赵歆便恨不得拿整个流云轩来赔罪。虽说多半也不是他的错,男人嘛,谁不是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怀里的美人从来不会嫌多,只怕年年岁岁只对着一张面孔。
  专情是好事,世人所求,但忽略身边之人,也是世人的惯病。
  一境后退了几步,拔起被梦幻樱先前挑落手的玄根剑,紧握在手里。果然像梦幻樱所说,自己是沾不得‘灵语花骨’的,星眸剑术练的是至刚至阳的纯阳之气,沾不得一丝一毫的阴气,‘灵语花骨’取之生长在阴暗潮湿之地的灵语花花骨,经大祭司用特殊的方法处理过,封存在幽蓝之地的湖底,三年之后取出使用。这也算是灵语花教的一种毒。这毒听起来骇人,是对于外人而言。于灵语花教教中人而言,只好似小孩子玩的过家家捏泥巴,只是互相开个玩笑打趣罢了。只需服用一朵蓝色的灵语花便可解。
  只是蓝色的灵语花只生在在幽蓝之地,幽蓝之地是灵语花教防守的重要之处,一般人进不了,除了教主可以自由出入外,就是辅佐教主的大祭司与长老们皆不可随意进入,谁若是闯入,便只有一个下场——死。
  看来梦幻樱是绝对不会给自己蓝色灵语花的,即使知道毒该如何解,也无力取到药。这种痛苦,还不如不知道的好。一境略显苍白的脸面上泛起一丝苦笑。
  一境再次握紧手中的剑,抬起手来,玄根剑直指梦幻樱,道“放下你那些不可能实现的心事罢,师弟!”
  一境语罢,不顾后果地运起内力,出招刺向梦幻樱。梦幻樱手握星眸剑,听见一境的那一声“师弟!”,不苟言笑的脸面上,唇角竟然勾起了一个月牙的弧度。
  六个回合,一境终究因为沾了‘灵语花骨’,无法运用灵力,内力也无法完全发挥,一败再败。
  星眸剑再次被人挑飞,一境只觉得整个人也被梦幻樱给挑飞了。剑脱手一次可以是因为无意,不胜防算,但连续两次,只能说明实力。不得不承认,梦幻樱的功力,的确突飞猛进,远不是当年的水平了。
  时间能抹掉一些记忆,磨掉一些真相,也能促进一个人成长,一个废材成才。
  “师兄,你又败了。”梦幻樱将一境被自己挑飞的星眸剑送到一境手上,道“师兄,这回该相信我能战胜你了罢?即使最后一招,师兄挺而冒险,剑走偏锋,依然没能够赢我……师,师兄……”梦幻樱低头看了一眼插在自己胸膛的短刃,抬眼看着一境,笑道“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师兄,师兄还是……那么恨我……”
  梦幻樱一说话,鲜血便顺着嘴角留下,因为伤及静脉,不设法止血的话,血便会流个不停。梦幻樱深知这一点,却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一境,伸手覆上一境胸膛被伤之处,眉眼含笑道“和师兄一样的地方……果然符合师兄的做法……师兄心里没有我……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师兄还是不肯原谅我……与其让我活着受折磨……还不如死在师兄手上……”
  “当年之事,你休要再说!”一境恨恨道“你以为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很光彩吗?”一境低吼道,后退了三步,看定梦幻樱,“我只当你对风流是真的,未料你竟然是利用他……你,你的心怎地如此狠!”
  许风流看得清楚,答应赵歆不激动的。可是梦幻樱被一境刺伤,他是无论如何也淡定不了的。许风流捂着嘴巴咳了两声,气血逆流,带出不少血。
  赵歆知他心下担心地厉害,一边运力为他顺畅静脉,一边笑着柔声道“你答应我的事做不到的话,我可是是会生气的。我自是知你担心,但我可以保证他们两个都不会死,你想些开心的事情,我带你过去看看。”
  许风流无力说话,但赵歆所言,却字字听进了心间。许风流点了点头。
  那边的芒峰瞧见许风流虚弱的样子,又担心一境的伤势,便趁着赵歆带许风流靠近梦幻樱与一境之时,也跟了上去。
  许风流颤着手伸向梦幻樱的伤处,梦幻樱抓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炫耀似的看向一境道“你看,若在我们之间选择,他一定会选我,都是受伤了,你压过他,我也压过他,偏偏他就关心我……如果换你‘梦幻樱’,我无论是何名,他皆不会管我生死……师兄,你看清事实罢!”梦幻樱瞧了眼许风流,对着一境狠狠道“他只在乎‘梦幻樱’这三个字!”
  许风流一来,尚未站住脚,便听到梦幻樱这一番说词,晴天霹雳过犹不及,许风流只觉耳边嗡嗡哄哄的声音,视线越发模糊,也不知是谁苦着一张脸,自嘲般的看向他,问道
  “你究竟爱的是梦幻樱这三个字,还是当年我们假扮的那副皮囊?还是灵语花教教主梦幻樱?亦或是我?”
  许风流不知那是一境拿手捂着伤口,苦笑着问道“你究竟爱的是梦幻樱这三个字,还是当年我们假扮的那副皮囊?还是灵语花教教主梦幻樱?亦或是我?……许风流,你不说,我们不会知道。但我只怕,你自己也不知道,你现在究竟爱的是谁?”
  一境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也真是够痴心的!为了你,要去夺什么王位,要去争什么大权……我堂堂天境堡堡主之位不要,非要去争浮名浮权。结果你却不知道爱谁?哈哈哈哈哈哈……”一境的低沉的笑声越发大了起来,到最后竟变成放肆的破音之笑。
  只是这笑中不免掺杂了几许凄凉,几许落寞,几许哀怨。可这已钉在板上的事实,又怎叫人力可以扭转的。
  梦幻樱将手中的星眸剑入鞘,转过身看向许风流,道“你答应我,此事了,便随我入教,不问朝廷之事的。”
  梦幻樱说话的方式有点孩子气,再加上他此刻低沈的声音,教人不忍直接拒绝。
  但许风流拒绝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人影,从眼角滑下清泪。
  “他已经昏过去了。”赵歆道,横抱起许风流,扫了在场人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梦幻樱与一境身上,“我会将许风流许大侠这六个字,从江湖上抹去。”
  这简单的一句话,一境与梦幻樱皆听见了。
  “还望轩主好好照顾他,我先告辞。”时樱淡淡道。
  一境没有挽留,也没有解释,双目一直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剑上的血。芒峰神色紧张地站在他身边,欲语还休。
  风樱国十七年春,许风流手摇折扇,在凤城的各个花楼间出没,只吃酒,只点四姑娘,不要其他。
  传闻这个四姑娘不是本地人,至于她来自何方,亦是无人知晓。就连花楼里的老鸨,也只知道,她是个孤儿,自小便在各个花楼间辗转求生。至于她为什么要来凤城,那是因为这里有她的恩人。
  这四姑娘有个怪脾气,那便是只接手摇折扇的客人,为此,凤城掀起了一股“折扇热”。真爱折扇的人没几个,但凡买折扇的,十有□□是冲着四姑娘来的。
  久而久之,四姑娘的名声轰动京师。据说,就连平日里不爱出门的六皇子都慕名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许风流》这一部讲的是许风流与‘梦幻樱’的纠葛,经历了这些事以后的许风流究竟还是许大侠,还是淡出江湖,和流云轩轩主……这次我会趁热打铁,把下部也搞定的,不过完全没有存稿,所以宝宝们要耐心等待,关于现代篇的坑,我会在码完第二部,去填好的。时隔较长,如果现在放弃下部,去填现代的话,再回来就又要花一些时间了。所以我这次受到教训啦,会按部就班填坑,宝宝们放心啦,开坑必填哒。下部会尽量赶在下学期前填好,因为下学期忙着考研,会没有时间哒。暂时先这样吧。明天是元旦,预祝各位宝宝们元旦快乐!欢迎加入我的□□交流群:460277773(下一部《诩风流》请大家多多关照!)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