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江南酒楼_分节阅读_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是墨家长老的吩咐就是报恩,如果是溪蓝姐姐的吩咐就是帮忙”。扑闪的大眼睛,单纯而又认真的回答道。
  “囊,帮个忙”溪蓝眼睛斜斜的将骨灰瓶递给风知雅。
  风知雅不住的退了几步,然后躲在余穆的身后。余穆顺手便接过了瓶子,如同以往一般了然点头。
  溪蓝心里的咆哮,不住的用一只手向下压制。墨执看溪蓝似乎拿着自己爷爷骨灰罐手酸,知心的接过她怀里的骨灰罐。
  溪蓝前脚一动,余穆,瞬间选择利索的逃跑,两个人围着四大长老来回转。
  风知雅抬抬头月朗风清。
  少女,紧张的瞄了眼高度,还未真正查看清楚,便闭了双眼,退缩回安全地带。胆战心惊紧拽住余穆的左手,对旁边躺着的三个人早已醉意朦胧不知今夕何夕的人,咬牙切齿。最后选择认命。四个人伴着漫天繁星,安静的躺在覆满茅草的屋顶。
  花花,你觉得溪蓝是个什么人?
  第一虚张声势,装模作样天下第一。
  转转头,对余穆说,“余穆,花花说溪蓝是第一虚张声势,装模作样天下第一”
  余穆侧着头对溪蓝说“风知儒说花花说溪蓝是第一虚张声势,装模作样天下第一”
  溪蓝冷笑了一下,扯着余穆的耳朵,大神的吼道“余穆说花大婶是天下第一厚颜无耻,忘恩负义,寡廉鲜耻”似是一口气喘不过来,这一大吼之后,坐起来拍着胸脯大口的喘着气。余穆似乎被震的耳鸣,使劲捏了捏耳朵,那要哭了的模样,看的溪蓝心软,无比温柔的吹了吹。
  眼前人笑的无比开怀,白白的牙齿,向着溪蓝的鼻子咬了过来。溪蓝一时之间忘了躲闪,待到旁边排队的目光,不由得两耳发红。一巴掌拍在余穆的头顶。旁边两个人害怕的往更远的地方滚了几翻。余穆摸着自己的脑袋,醉晕晕的说道“溪蓝是天下第一调皮的家伙”。气的她一脚直接把人踹了下去,两个人速度的翻了几下躲得更远,可溪蓝的怒火鼓舞着她无所畏惧,风知儒,瞧了瞧过来的人选择自己滚下了屋顶。花无尘看着渐渐走进的人,还未待溪蓝动手便抱着她一块滚下了屋顶。空余下溪蓝凄厉的声响在夜里回荡。
  老夫妇梦里惊醒,“老头我好像听到狼叫了”
  “我好像也听到了。”
  “没事屋外有老黄看着,不用担心”
  余穆,你觉得溪蓝是什么样的人?
  你跟着她,总是回觉得什么事都很值得开心,什么事似乎都有点不一样,都有一种惊讶新奇的感觉。然后什么事都不用太放在心上,活的很轻松,很痛快。
  你喜欢她对吗?
  玉霏,对不起。
  余穆,不用说对不起。我不会去故意拆散、为难你们。但是求求你,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们。
  秦毋庸扶着已经哭得不成人样的玉霏离开。
  之前站的远远的人,时而蹲下,时而眺望,很是不耐。急急忙忙走过来,余穆一脸的担忧,不由得说道“她现在姐姐也没了,爷爷也没了,秦门里面一群小人心,你就这么让她走了啊”
  “我怎么听的这话这么酸”说话的人穿的依旧无比妖艳华丽只是脸上多了一副金丝面具。溪蓝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具,嘀咕道:都成这副鬼样子了,还敢到处显摆。傲慢的神情还没来得及摆好,耳朵被戴面具的人扯得通红,嗷嗷直叫。余穆不由得心下无奈。余穆必须保护溪蓝不受欺负,可风知儒必须护着这个不是妹夫的妹夫。
  他和风知儒这是又得打一架啊!
  无尘哥哥,溪蓝是个很特别的人对吧
  嗯呐,满树梨花开的的喷香扑鼻,嚷嚷着着桃花开的煞是好看。
  无尘哥哥,原来就是因为这样你才特别喜欢梨花啊。一句话就惦记在心不能忘怀,想必是极极喜欢溪蓝姐姐。我也是这么极极喜欢无尘哥哥你的。
  抱着腿坐在花无尘身边的女子,侧着头听着。眼睛里花无尘微微失神的模样,不难过,不嫉妒,只是觉得就这样已经很幸福。
  正准备叫唤两人吃饭的风知儒,只见一个女孩幸福的侧脸,望着不知面容的少年。“知雅,铁杵都能磨成针,水滴必能石穿,可是人心从来不等俗物。他注定等不回离开的人,你注定占不满他的心,幸好,你们都是知足之人”
  ——完于2016年12月22日15:04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