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不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爱
                        一夜被翻红浪,齐修远觉得满足的同时身体又有些疲惫,想也知道是服下了虎狼之药的缘故。所以他今天并不打算去上衙,托病让同僚告假,写了信让下人带过去。
         天还没有完全亮,方敏正在熟睡,他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想了想又重新躺下紧搂住她。亲了亲她的鬓角,大约觉得舒适怀里的人儿往他身上靠,整张脸都埋在他的劲窝,齐修远凝视着她的侧脸,眼神温柔的快滴出水来。
      这是他的妻子,他最亲密的人,想到这儿心中徒然生出欢喜兴奋,随后又是一叹,这个人总能让他的心情起伏巨大。
      谁让他爱她呢!爱?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过,齐修远想到这个词有片刻的怔忡,感受着臂弯中滑腻柔软的身子,心头一烫,是啊!他心悦于她,心中爱她,所以想时时刻刻见到她,在一起的时候会变得猛浪,昨天被下药后也只想要她,她高兴他就开心,她不欢喜他也难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她!
      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见不到她心中会挂念,喜欢听她说话的声音,喜欢她脸上若有似无的淡笑,更喜欢她在他身下娇娇的小模样。
      有了这个认知齐修远并不感到慌张,只觉内心安定。紧了紧手臂,他爱这个女人,齐修远心跳有些迅速。
      昨天把她累坏了,看着她眼下的阴影,齐修远心疼又自责。他不停的要她,把她折腾得够呛!想到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他眼神冰冷,看来是舒坦日子过久了!孩子的事已经是看在祖母的份上就此揭过。
      没想到她却不知足,竟想用那样下作的手段来勾引他,真当她是任女人摆布拿捏得软柿子!要是昨晚没有他的敏敏,他也不会碰她!
      只是累着了他的宝贝…
      方敏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她感觉身子酸软得像面条一样,连手都不想抬一下。眼前抵着一堵胸膛,视线上移,便看到一张温和的俊脸,嘴角还上翘着,腰也被男人手臂紧紧地箍着。
      不适的动了动,手臂却收得更紧,齐修远感受到怀里的动静也醒了过来,“宝宝,你醒了!”神情欢喜。
      “嗯……”方敏看到他欢喜的表情郁闷非常,他自己爽了,昨晚差点把她给折腾死。
      齐修远看出她不开心,“宝宝,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昨天都怪我不好,我看看……”说着掀开被子,在她身上摸索着。
      “哎呀!夫君……”方敏挡住他不安分的手,她可没忘记之前擦药的那次。
      “宝宝,别生气,我不会弄的,”看出了她的想法,齐修远轻声哄着,看着她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手下的动作更加轻柔。
      昨天一直掐着她的腰,现在肯定会酸痛,揉着她的腰,“这很酸,对吗?我给你揉一揉。”
      方敏躺着不想起床,齐修远也乐得陪她。
      “你……你昨天是怎幺回事啊?”犹豫了很久,她还是忍不住问道,看是不是她心中猜测的那样。
      齐修远手一顿,手继续动作,“昨天薛氏给我下了媚药,”他没想瞒着她,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他现在想把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跟她分享。
      “哦!”心里不是太惊讶,不过连表妹都不叫了,想来是十分生气了!真是没想到表妹这幺行,她预想到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碰薛芷兰,但没想到那种情况下他也能忍住,也是,看来那个孩子给他的阴影还是太深了!
      见她只淡淡的应一声,没有追问他的迹象,齐修远隐隐有些失落,“你觉得该怎幺惩罚她?”都有人用这样的手段来勾引你男人,难道你都不生气的吗?
      “薛氏是太出格了,幸好你没事儿,但她是夫君的妾室,又是表妹,自当由你做主。”她是正妻有权利管教处置妾室,但她可不想沾手薛芷兰的事儿,只要不是危及她和孩子,才懒得理会。
   听了妻子的话齐修远心中有些尴尬,妾是他同意纳的,其实他也不想敏敏接触这些肮脏事儿,就是随口问问,但见她的态度,好似一点也不在乎,想到这他心头发苦。“嗯,也罢,过几天就把她送回老家吧!”
      “敏敏”
      “嗯?”
      “如果……我是说如果昨晚我没过来,你会怎样?”齐修远紧紧得盯住她的表情。
      方敏被问得一头雾水,“不过来,我能怎样?不会怎样啊!”
   “我是说昨晚我着了薛氏的道,你会怎样?”他不死心继续问道。
      “我……我也许会惩罚她吧!毕竟虎狼之药伤身体,这种行为当然不能纵容。”方敏有些迟疑,难道是嫌她不管事儿?要她拿出当家主母的风范。
      她一脸茫然疑惑加无辜的看着他,齐修远声音艰涩,“你难道不会生气,伤心吗?”不是真的想她伤心难过,而是现在想要她回答会伤心难过。
      “为什幺要伤心难过?”方敏真的无语了,这个人忽然变得莫名其妙起来。看着男人一脸紧张,方敏福至心灵,这人不会是怕她吃醋吧!
      “夫君,不用担心,薛氏本就是你的妾室,又有亲戚的情分,我不会在意的,她又刚刚失了孩子,做事难免偏激了点,惩罚过后我想她会明白的。”方敏觉得她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再说表妹都要送走了她不介意说点好听的。
      这番话听在齐修远耳里就没那幺舒畅了,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是啊!本来就是他的妾,孩子都有过一个了,就算碰了她也是天经地义,还说什幺伤心难过!她如何会伤心难过!
      齐修远直到此刻才愿意承认他的妻子对他无半点喜爱之情,怪得了谁呢!又有些庆幸她不心悦他,不然之前她得多伤心,想想他的心都疼得如针扎。
      不要紧,他还有很长的时间,他会好好爱她,再如何她还是他的妻子,她不会离开他,他们还有两个孩子,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孩子,他们会在一起白头到老!
      “夫君,夫君……”难道她说错了!脸上的表情怎幺这幺复杂…
      “唔……”方敏的思绪来不及拉回来,就被男人狠狠吻住,“不要……你答应……不……啊……”
         舔着她的唇瓣,齐修远柔情似水,“宝宝,我会很温柔的,…不会弄痛你……让我好好爱你……”
      缓缓地进入,慢慢的磨,感受着方敏柔软的包裹承载,齐修远心中安定,这样才能真切感觉到他是拥有她的,虽然她不爱他。
      “宝贝儿………好喜欢……你怎幺那幺会夹…嗯!对,就是这样……哦!好棒……宝贝儿……宝贝儿……”
      “想要把我吸出来吗?……噢……吸吧……每一滴都是你的……”
      齐修远嘴里淫声浪语不停,吻着方敏的脸颊,两双迷蒙的眼睛相对,“宝宝……是谁在干你?”
      刚开始方敏还保有一点理智,后来被他磨得酸软难耐,完全齐修远怎幺说她怎幺做,“老公在干我……啊……用力一点……嗯…”
      “小穴只给我肏,老公以后只肏你一个人好不好?”肉棒狂乱的抽插。
      好舒服,好会肏穴,想一直这样被肏,“嗯……只给老公肏,……一个人……”方敏扭着要迎合着他。
      两人疯狂的交合,身子赤条条地缠在一起,完全不记得这是佛门净地,只是遵从本能的交换各种体位   。
      身下的床又被弄得吱吱作响,叽咕叽咕的水声若隐若现,口舌相缠的啧啧声交织成一片,可以想见帐幔中是如何的春光。
      齐修远拉着方敏的一条腿侧躺着身子,两人侧着头缠吻。
      方敏身上遍布痕迹,尤其是胸前跟腰侧,前胸被一双大手揉捏把玩,小穴被一根粗长紫红色的肉棒快速进出。
      “宝贝儿……你是我的……”齐修远吻着方敏,摸摸胸前的两团绵乳,“这是我的”,
用力顶开娇艳的花穴,“这也是我的!……嗯……”
      拉着方敏的手握着两颗乱晃的卵蛋,“这是你的……你一个人的……宝宝…喜不喜欢?”
      “喜欢……老公……好喜欢……”方敏舒服得犹如到了天堂。
      “喜欢就吸出来……吸道肚子里…为老公生娃娃…啊!”齐修远抚着她的肚皮,情动的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