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女女老师(05-0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不详

    字数:5289

    (五)

    。

    「贱女仆,公想见见你」这天晚上,潘静收到陈妙怡的语音信息。

    公要见我,我见不见?自己是她的老师,多难为情啊!自己批评过她,不

    知道她会怎么惩罚自己。紧张不安又有些期待。

    「贱女仆,公等你回话呢」公对自己不满意了,潘静想,如果不快速答

    应,以后就可能永远失去机会了。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她紧张不安地回复到:

    「公想什么时候见奴婢?」

    「明天是周五,下午三点上完课我给你联系,本公穿另一双帆布鞋过去,

    这双鞋已穿了一段时间了,到时你的舌头还得给我做一下擦鞋布。哈哈」

    「公你真坏,奴婢好怕啊」潘静激动而不安地说。

    「这不正是你所期盼的吗?小女仆,明天见,哈哈。」

    潘静想象着明天的见面,辗转反侧,好久才睡着。

    上次被批评之后,陈妙怡每次都提前过来,她在教室门口遇到了潘静。潘静

    告诉她课后留一下有事。

    真是奇怪了,老师留我能有什么事啊?陈妙怡在脑海中盘旋着这个问题。

    课后,除了问问题的同学外,其他人都走了。陈妙怡在座位上等着问问题的

    学生都走了,潘静站在门口随意的样子关上门。

    陈妙怡朝讲台走过来,「老师,您找我什么事?」

    潘老师:「你先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说完,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教室中

    间走去。就在这时,妙怡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下,是小女仆打来的。她不愿让

    老师知道此事,就把电话挂了。

    潘静谨慎地又确认了一次,确定无误是陈妙怡后,忐忑不安地:「糖糖公~

    您好,我就是您的~小女仆。」

    陈妙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个大美女还是自己的老师居然是用舌头清

    理自己帆布鞋的小女仆,「老师,我没听错吧。」

    潘静突然跪下:「公,您没听错,我就是您的小女仆。」

    陈妙怡现在确认她就是小女仆,在惊讶之余心理狂喜,这么个论长相、论家

    境、论学识自己都不如女神级的美女居然要做自己的奴隶。看着这个跪在自己脚

    下的大美女,陈妙怡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自己的小女仆居然当众批评自己,陈妙怡决定要让潘静知道自己的厉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陈妙怡对着跪在自己脚下潘静左右开工,一连打了

    十个清脆的耳光。「这是在教室,虽然很疼,但潘静忍着不叫出来,任由陈妙怡

    扇着自己的耳光。施虐让陈妙怡充满快感。

    陈妙怡坐在椅子上,得意地看着潘静,「贱女仆,你说自己是不是该打,居

    然当众批评人。」

    潘静一脸恭敬和乖顺:「公,那天奴婢心情不好,还请您恕罪。」

    啪啪啪啪,陈妙怡又甩给潘静四个耳光,「你心情不好就朝人发火啊。」

    「公,奴婢当时不知道就是公您啊。」啪啪啪啪,又有几声清脆的耳光

    声响起,「还敢顶嘴?」

    「奴婢不敢,奴婢只想向人说明实情。」

    「那你说吧。」

    「奴婢烦闷是因为想见人又不敢,因此才~」

    「哦,这么说是为了我~看在你这么忠心的份上就饶了你。」

    「多谢公!」「多谢公!」潘静竟情不自禁地给陈妙怡磕头起来。

    陈妙怡看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跪在自己脚下叩头不止,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

    那感觉好极了,感觉自己就是真的公。她产生一个信念:自己就是公的命。

    欣赏了一阵后,陈妙怡一脚踩在潘静头上。潘静撅着屁股跪趴着一动不动。

    陈妙怡用帆布鞋底揉搓着潘静的秀发,「贱女仆,你是如何确认我的身份的?」

    潘静:「就在奴婢批评了公您后,我看到您脚上的帆布鞋,那是我一寸一

    寸舔的,我再熟悉不过了。当时我就后悔了。」

    陈妙怡:「亏我之前还崇拜你,没想到你这么下贱,哈哈」

    潘静:「公,这都是上天注定的,上天注定我要做您的奴隶」

    陈妙怡:「嗯,贱女仆说得好,你注定就是我的奴隶,只配给我磕头舔我的

    鞋袜,哈哈」

    陈妙怡就像玩一个玩具一样,用脚尖挑起潘静的下巴,然后把帆布鞋尖往她

    嘴里插。潘静配地张开嘴。「真乖!你就像我的一条狗,我就叫你狗奴吧。」

    「多谢公赐名。」潘静含着陈妙怡的鞋尖含混不清地说。

    陈妙怡把脚从潘静口中移出,「狗奴,把人的鞋好好清洁一下。」

    潘静像狗一样,舌头交替在陈妙怡的蓝色浅筒帆布鞋鞋面上蠕动起来。

    陈妙怡拿着手机,连拍了多张。「狗奴,如果我把你跪在我脚下舔鞋的照片

    发到我的相册中,我的销量会更好。哈哈。」

    潘静的舌头暂时停止了,陈妙怡猜出了她的心事,「狗奴放心,你的脸没有

    被拍上,别人谁也认不出来。」

    「谢人!」潘静更加卖力地舔着陈妙怡的帆布鞋。

    「狗奴,你打算一直在这里舔下去啊,不怕被别人看见啊。起来,咱们换个

    地方。」

    (六)

    。

    半小时后,在酒店的房间中,陈妙怡坐在沙发上,潘静跪趴在她的脚下继续

    舔着她的帆布鞋。鞋面已被舔得很干净,就像被洗过一样。

    「狗奴,把人的鞋脱下来。记住,只能用嘴。」

    潘静咬开陈妙怡的帆布鞋,嘴里衔着鞋跟使劲往下拽,先后把两只帆布鞋脱

    了下来。

    「狗奴,把你的嘴和鼻子分别埋进一只鞋中。」很快,一阵阵气味漂进潘静

    的嘴里和鼻腔。

    陈妙怡双脚踩在潘静头发上肆意地揉搓着,看着这个女神级的大美女被自己

    踩在脚下,脸埋进自己的鞋中,陈妙怡的感觉好极了。「长得那么漂亮有什么用,

    还不是要做我的狗。」陈妙怡调侃道。

    从鞋里发出的声音:「奴婢天生就是人您的狗。」

    「哈哈哈哈,狗奴到挺有见识。叫几声让人听听。」

    汪汪汪汪的声音从鞋里传来,陈妙怡笑弯了腰,「真是条下贱的母狗。」

    潘静差不多已吸干鞋中的味道,陈妙怡抬起脚,「狗奴,躺在地上。」

    陈妙怡双脚踩在潘静脸上肆意揉搓起来,「你的舌头是我的擦鞋布,你的脸

    是我的踏脚板。哈哈哈哈。」陈妙怡一脸得意。

    一阵揉搓之后,陈妙怡的两只白棉袜脱落下来,陈妙怡用脚把它们拨进潘静

    嘴里。「狗奴,好好品尝啊。它们可是沾满了我这三天的脚汗呢,哈哈。」

    陈妙怡光着白嫩的双脚继续肆意揉搓着潘静的脸,潘静一边忍受着陈妙怡的

    揉搓,一边用舌头品尝着嘴里的棉袜。上面的脚汗全被她吸收了。

    「狗奴,我的袜子还有味道吗?」陈妙怡笑嘻嘻地说。

    潘静含着袜子含混不清地说:「人,全被我吸收了。」

    「真乖!」陈妙怡用脚趾夹出棉袜,然后一只脚插进去,整个脚掌都进入她

    的口中,把她的嘴撑得鼓鼓的。

    潘静蠕动着舌头,舔舐着插进自己嘴里的脚趾。

    过了一会,陈妙怡把脚拔出来,把另一只脚又插进去,继续享受着潘静香舌

    的服务。

    「真舒服!」陈妙怡拔出脚,一脚夹住潘静的鼻子,一脚踩在潘静的嘴上,

    过了一会,潘静感觉憋的很历害,下面已经湿透了。

    「狗奴,爬到我脚下舔我的脚!」

    潘静跪趴在陈妙怡脚下,张开樱桃小口含着她的脚趾吮吸起来。陈妙怡得意

    地说:「你比我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像狗一样跪在我脚下舔脚。」

    潘静:「人,我天生就是要做您的狗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妙怡笑得花枝乱颤。

    樱桃小嘴把陈妙怡的每一个脚趾吮吸了一遍又一遍后,潘静伸出嫩香光滑的

    和舌头,裹着陈妙怡的每一个脚趾录动起来。

    「狗奴真用心,这样感觉更舒服。」

    得到夸奖的潘静更加卖力地裹着陈妙怡的脚趾录动。陈妙怡舒服极了。

    这样伺候了一阵后,潘静的玉舌又在陈妙怡的脚趾缝里蠕动起来,在各个脚

    趾缝之间游走起来。陈妙怡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五岁,

    学历比自己高一个等级,颜值比自己高出至少两个登记的女神跪趴在自己脚下舔

    着自己的脚趾缝,陈妙怡兴奋极了,脸上的气色非常好。

    之后,潘静的舌头在陈妙怡的脚底旋转,在陈妙怡的脚面上飞舞,在整个脚

    上游走。潘静跪在陈妙怡脚下至少舔了一个小时的脚。

    陈妙怡被潘静伺候得兴起,她要用潘静的嘴为自己服务。潘静从洗手间刷牙

    涮嘴后,爬到陈妙怡脚下。陈妙怡站起来,「狗奴,用嘴解开我的拉链。」

    潘静跪在陈妙怡脚下,用嘴咬开她裤子上的拉链。陈妙怡拽起她的头发把她

    的头塞到裤裆里。

    「狗奴,下面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潘静感到很屈辱,同时也感到很刺激,她用嘴拽下陈妙怡的内裤,然后把嘴

    贴上去,蠕动起来。

    半个小时后,满脸玉液的潘静从陈妙怡的裤裆里探出头来,爬到洗手间。

    陈妙怡跟着来到洗手间,褪下裤子,坐在了按照她指示去做的洗过了脸的潘

    静脸上,玉门正对着她的嘴。

    虽然身为狗奴,但这样喝玉水,她还有点接受不了。啪啪啪啪,陈妙怡一脸

    甩了四个清脆的耳光,潘静这才乖乖起来。

    「贱奴,用你的狗嘴把我的玉门紧紧包住,不准流在外面,否则有你好看的。」

    陈妙怡眉飞色舞地说。

    潘静乖乖地用嘴包住陈妙怡的玉门。哗哗的玉水喷了出来,潘静强忍着大口

    大口地往下咽,结果竟全部喝了下去,没有留在外面一滴。

    「你真是有做奴隶的天分啊。」陈妙怡笑嘻嘻地轻轻拍着潘静的脸。

    「人接着还要大便,你想不想吃?哈哈。」

    潘静感到恶心,本能的摇头,「人您真坏,欺负奴婢,呜呜」

    「那好吧,你把纸卷叼在嘴里伺侯我,嘻嘻」

    潘静见陈妙怡答应不让她吃大便很高兴,爬过去把纸卷叼在嘴里,爬回来跪

    在陈妙怡脚下。

    陈妙怡蹲在便器上,看着跪在自己脚下嘴里叼着纸卷的潘静,忍不住大笑起

    来。「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想不到本公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潘静满脸

    通红,头耷拉下去。「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潘静满脸通红地抬起头。

    昨晚陈妙怡给潘静发了短信后来了便意,方便之时,一个念头闪起,见面后

    让见女仆吃自己的便便。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起来。今天她想多调戏一会潘静,

    才先坐在便器上。

    「哎呀,坐在这上面拉不出来啊,看来得蹲着才可以啊。」陈妙怡继续调戏

    着,「但总不能拉在地上吧,要不借用你的嘴用一下,你不用吃,到时吐到便器

    里就行,嘻嘻。」

    潘静本能的恶心,「人~不要。」

    陈妙怡假装生气,「那好,那你先走吧,等我再联系吧。」

    潘静见人生气,生怕失去人,她已经离不开她了,只好硬着头皮说,

    「人,我愿意。」

    「躺下,把嘴张开。」陈妙怡蹲在潘静脸上眉飞色舞地说。「睁着眼啊,不

    然就落偏了。你要感到难受就默念,潘静天生就是陈妙怡的狗。嘻嘻。」

    一条黄黄软软的东西从里面出来了,落进潘静嘴里,柔柔的,但很快恶心起

    来。潘静忍着,心中默念,「潘静天生就是陈妙怡的狗!」,「潘静天生就是陈

    妙怡的狗!」,「潘静天生就是陈妙怡的狗!」

    又一条落入潘静嘴里,把潘静的樱桃小嘴塞满了。接下来的有一条堆在潘静

    嘴周边,封住了鼻孔。

    潘静感到这样很难受,一遍默念着「潘静天生就是陈妙怡的狗」,一边硬着

    头皮往下咽。嘴里空了,嘴上面的滑进去了。潘静忍着恶心努力吞咽着,一会都

    吃下去了。

    陈妙怡见潘静吃着自己的便便,幸福感爆满。「贱奴,快把嘴里的东西清理

    干净,给我擦纸。」

    潘静感到里面翻江倒海,把脸伏在便器上一阵呕吐,感觉才好一点。

    洗刷之后,潘静爬回来,撕下便纸。

    「贱奴,用嘴叼着纸给我擦。」陈妙怡得意地说。

    潘静乖乖地用嘴叼起便纸,一点一点地擦着。

    事毕,陈妙怡笑道:「贱奴,味道怎么样?」

    潘静:「难吃死了,人你坏死了。」

    「哈哈哈哈,我又没让你吃,是你自己非要吃的,是你自己想吃。如果你喜

    欢,我以后经常给你吃。」

    潘静:「人你坏!人你怀!呜呜呜!」

    「贱奴,再去涮洗一下,然后用你的舌头给我的玉门按摩一下。」

    涮洗后,潘静乖乖地爬到陈妙怡后面,把香舌伸进陈妙怡的玉门,蠕动起来

    ……

    陈妙怡:「舒服极了,贱奴的舌头真柔软,好像天生就是为我的玉门长的,

    嘻嘻。」

    得到夸奖的潘静更加卖力地舔舐着陈妙怡的玉门,她有些难过,自己这么一

    个大美女跪在长像不如自己的女学生臀下给她舔玉门,也许这就是命吧。自己天

    生就是她的狗吧。

    从洗手间出来后,陈妙怡让潘静叼起自己的袜尖,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狗链

    拴在她脖子上,拽着狗链骑着潘静在房间里转了十圈。

    「贱奴,叼着我的帆布鞋从我胯下爬过去。」潘静叼起帆布鞋的后帮,在陈

    妙怡胯下来回爬行。

    潘静用嘴给妙怡穿上帆布鞋。陈妙怡把狗链往上一拽,然后把鞋底伸过去,

    潘静的香舌在陈妙怡的鞋底清扫起来。

    「嗯,舔得真干净。」

    潘静磕头:「多谢人夸奖,奴婢以后当更加尽心竭力。」

    「嗯,真乖!」陈妙怡得意地说。

    潘静躺在地上,陈妙怡双脚踩在她双乳上,潘静感到巨大的压力。接着,陈

    妙怡的一只脚踩在潘静脸上,很快另一只脚又踩了过来。潘静感到更大的压力,

    受虐的快感使她下面再次湿了。

    陈妙怡坐在床上,两只鞋底踩在潘静脸上照了几张照片,又踩在潘静双乳上

    照了几张照片,「这比仅空鞋更有吸引力,会有更多的人要我的原味鞋袜,哈哈

    哈哈」

    陈妙怡又让潘静趴在地上,她双脚踩在她背上,踩踏了一阵后,从她身上下

    来,一拉狗链,把鞋底伸到潘静嘴前。潘静伸出香嫩的舌头贴上去。

    如果她给英语班的同学说潘老师被她拴着狗链跪在她脚下舔她的鞋底,她们

    是很难相信的。如果告诉同宿舍的同学,恐怕她们也难以置信。但这却是事实。

    陈妙怡不禁问道:「贱奴,你那么漂亮,为什么心甘情愿做我的狗。」

    潘静认真地说:「漂亮有什么用,您天生就是我的人,我天生就是人您

    的狗,这就是咱们的命。」

    「哈哈哈哈」陈妙怡乐的笑弯了腰。突然,她想起一个坏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