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本座很忙_分节阅读_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太虚殿又要热闹起来了。
  只是可惜了,坐化在这样的日子里,连带着琼林会都得失去三分光彩。
  叹了一口气,萧澈之终于是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踱下台阶,开始认真端详起眼前列队整齐的少年修士来。
  琼林会初赛后按年龄分为天地玄黄四组,再以资质、悟性、心性、武技甚至家世为考核标准,以积分制排位。
  今日能站在太清殿里面的,正是各组前一百位。
  毫不夸张的说,数百年后,这四百人中有绝大部分会成为无上宫的中流砥柱,更有的,能成为一堂之主一域首座,甚至有可能坐到萧澈之那个位子上去。
  要说这前一百位中第一跟第一百的差距,倒不一定有多大,琼林会审核之严竞争之激烈,往往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第一有可能是实力不差运气极佳,第一百也有可能是实力极佳运气稍逊。
  所以琼林会的最后一关,是看脸。
  自萧澈之以下的所有无上宫高层,,都有可能从这四百人中选取弟子门人,端看和不和眼缘。
  选取的顺序也简单的很,萧澈之先挑,挑完论左右护法,再往下诸位长老首座堂主,若是没有需求可以开口声明或者抽身走人,顺次轮到下一位。
  若是没被挑中也有的是去处,有个琼林会前一百的名头到哪都会得到栽培,只是到底没个地位高修为又深厚的师尊来得爽利。
  萧澈之顺着玄黄二组中间的过道走下去,时不时的放慢速度,精神力缓缓扫过两侧的人,心下颇为满意。
  这届琼林会的均值不差,玄黄两组都是未经弱冠的少年,竟有十来个都已是货真价实的元婴期修士了,还有不少半步元婴的,看样子突破也就是年余光景。
  当年他十五岁参加琼林会,名列玄组头名,也不过是凭着萧家的名头,加上临阵突破了元婴中期而已。
  萧澈之笑了笑,暗道后生可畏,目光却被右侧中列的少年吸引住了。
  少年着的不过是理事堂事前分发的锦袍,头发用一根天青色的锦带束了,腰间系了条白玉的腰带,容貌甚是精致,眉目间一派镇定。
  心神却不稳。
  和他当年像的很,说到底不过十来岁的少年,再心机深沉家教森严,这样的场合也难免紧张。
  偏还要硬装出云淡风轻的模样。
  不是玄组的,那么应当年不足十五,半步元婴境,修为很是凝实,随时可以踏入元婴,但仍在强压境界以图完美突破。
  这是萧澈之打量过后的结论。
  显而易见的,这是个出身良好身负家族期望的世家子。
  萧澈之突然有点明白当年他问他师傅风成为什么会收自己为弟子时,风成的回答。
  就是合了眼缘吧。
  当年他师傅也是这样的吧,看着半大的少年分明内心惶惶却故作老成,心头好笑却不予点破,甚至生出几分莫名的欣慰来。
  萧澈之停了脚步,定定的看着少年,语气平淡的很:“你是哪家的?”
  这是要自报家门的意思了,少年知礼的没抬头看人,俯下身子恭声答话:“回尊上话,弟子亓昭,东域亓家长门嫡系,虚岁十四,琼林序七。”
  嗯?
  萧澈之莫名的觉出几分有缘来,近日里亓这个姓氏出现的频率实在不低,他承亓莫忘几分恩情,自然知晓亓盛之子亓昭入选了琼林会的前百,本打算将他安排在谢棠门下,有中域首座为师尊又有自己看着,日后前途坦荡自不必多言。。
  可眼下自己第一眼看中的人就是亓昭……
  萧澈之本无收弟子的打算,只想收几个门人养在太虚殿闲暇时指点一二日后权作亲信,这会心下却有些动摇起来。
  左右他日后肯定不会有子嗣了。
  第七名……相对宫主弟子这个身份而言也不算太难听。
  食指无意识的碰了碰拇指上的扳指,一片凉意传来,萧澈之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可愿拜本座为师”
  ……
  他说话的声音不高,在座的却都是修为深厚的人,一时都愣住了。
  谢棠正与风珏说着话呢差点一口咬了舌头,萧潋之一口酒还没下肚差点喷出来,片刻后都整齐的望向一身玄衣身处队列中央的人。
  您说笑呢吧?
  子嗣艰难的修仙界,有时候师徒是比父子还要牢不可破的联系。
  更别提无上宫是认可传位于弟子的。
  当年上任宫主风成想收弟子,只是露了点口风出来。
  那一届琼林会竞争之激烈手段之狠厉已遥不可追,但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记得,萧澈之之所以能够笑到最后,脚下那叫一个白骨累累。
  现在是不玩套路改走心了
  天可怜见,包括萧家在内的各大世家都没接收到半点讯息,都是循规蹈矩的培养小辈,利益无关嘛,参与第一,混个前百就好,路子都是现成的。
  萧澈之从小顺风顺水,任性起来才不管多少人惊掉了下巴,得到肯定答复后挥手招来云书带着亓昭回太虚殿,自己接着晃悠。
  然后不出意外的在地组看到了那张哪怕他死了都不会忘记的脸。
  低眉顺目的居于队末,气势内敛,一身金丹初期修为在众多少年高手中分外不起眼。
  萧存默。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心比较乱……跑去金榜找了文来对比,又仔细修了大纲。
以后还是固定晚十点更新,如果十点没有就是没写出来0.0
依旧是好好对待,我也不逼着自己日更了,真的没做好日更的准备。

  ☆、搜魂

  太虚殿门口那片纤尘不染的白玉石阶很美,自华南一地不远万里由法器运回来的顶级石材,光华而纹路整齐,远远望去让人心生好感。
  不是无上宫内每个人都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白玉石阶的,不少中低层弟子将在太虚殿外跪候视为一种荣耀,因为那代表着有被宫主召见的可能。
  但是萧存默不这么想。
  这是他跪在这里的第三个时辰,亓昭进行拜师仪式的第二个时辰,殿内是肃穆安静的,殿外候着的侍人也都恭敬如仪,各行其道,只有他好像被天地抛弃了一样孤身一人。
  不久前的经历早在脑海里倒转了不知多少次,连细节都被咀嚼的无味。
  彼时那个亓昭刚刚成为众人眼中的幸运儿,萧存默清晰的感知到周围的人呼吸都粗重起来,有嫉妒,有艳羡、有失落,但无一例外都是激动的。
  这种激动在那个名叫萧澈之的男人向他们走来后达到了顶点,所有人都微微低下了头,等待着来人的打量。
  萧存默不自觉的抬头偷看起来。
  那就是萧澈之啊,书中惊才绝艳的无上宫宫主,比顾鸣生还要厉害的人。
  直到他正对上那人的眼,那人一番错愕,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情绪,开口问他的姓名。
  不少人的呼吸都凝重起来。
  萧存默只记得他跪了下去,机械的报出了出身来历,还有那个令人尴尬的“地组序一百”。
  脑袋里一片混沌,不知所以,甚至无法思考。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样吸引了萧澈之的注意力,而眼前的人显然也不在意他是否明白。
  不等凝住了的脑子重新运转,萧存默就看见那人随意的点了点头,口中说了一句什么。
  “不错,日后到太虚殿修行吧。”
  不是到太虚殿伺候,也不是可愿拜师,萧澈之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是想收他当个门人。
  修仙界里师徒是一种很严肃的关系,徒弟从属于师傅不假,师傅也要给弟子足够的照顾,这种照顾包括心理、身体、修行、入仕各方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说着玩玩的。
  对于大能修士来说更是如此,弟子就是弟子,一视同仁,没有所谓真传外门之分,教的不仔细了坏的是自己的名声。
  弟子的特殊性决定了收徒的数量不会太多,而并不是每个大能修士都像萧澈之顾鸣生一样身居高位一呼百应的,他们需要有人帮忙处理一应杂事,不同于伺候饮食起居的奴仆,更像是后世的秘书一样。
  办事的人身份不能太低,修为不能太弱,还要足够忠心。
  于是门人应运而生。
  所谓门人大抵就是大能修士的附属,入门前立下天地誓约证明忠诚,入门后享受大能修士提供的资源和便利,得脸的还能得到一二句亲自指点。
  算是双赢。
  收不收门人本着自愿原则,一方面一些大能修士抱着多多益善的态度来者不拒,也有些要求严苛门下屈指可数,更有些嫌麻烦没这打算,换句话说,想当附庸也得人家看得上才是。
  而另一方面,这种要立下天地誓约的事情,世家子八成是不干的,若非形势所迫或者实在太想上位,把性命付于人手都是愚蠢的做法,换句话说,想收门人也得人家愿意,强取豪夺跟大能修士的身份并不相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