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4

    第四章:辣手摧花

    烛光明亮的房间里不断响起陆雪琪难捱的呻吟声,而曾书书也早已没有了刚

    开始时的紧张和顾虑,此时的他紧抱着怀里的梦中情人,对着那娇艳的红唇不断

    的勐烈亲吻,直到陆雪琪被强行取的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依依不舍的停了下

    来。

    「陆师姐,你的味道真是妙极了。」

    曾书书一把将陆雪琪抱起放到身旁的桌上,接着搂起她的细腰,对着她迷人

    的红唇又急促的吻了下去,直到陆雪琪乱躲的香舌被他吸吮到顺服之后,才缓缓

    的停下挑逗道:「怎么样师姐?感觉如何?」

    陆雪琪一阵娇喘,断断续续的道:「混蛋……你去死……」

    说完刚得以解脱的玉手又无力的向他打去。

    曾书书一把握住,笑道:「师姐,想不到你的修为如此深厚,中了这软筋散

    之毒尽然还能反抗,不过也好,你越是挣扎,我越是兴奋,若是跟烂泥一样一动

    不动,反而少了许多乐趣,嘿嘿。」

    陆雪琪眼含泪光,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对我?」

    曾书书用手挑起她的下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对陆师姐你爱慕

    已久,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迫不得已才不得不用这个办法。」

    陆雪琪侧过脸道:「我早已心有所属,你又何必强求,就算你能得到我的人

    ,我的心也永远不会属于你。」

    曾书书邪恶的笑道:「那可未必,常言道日久生情,只要我跟师姐你多睡几

    次,嘿嘿,说不定你就移情别恋了。」

    陆雪琪转过脸来看着他,冷声道:「你怎么这么龌蹉,如果你现在住手,我

    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曾书书道:「那可不行,莫把我当三岁小孩骗。再说了,费尽心机才好不容

    易把你弄到手,如今让我就这么放了你,那我岂不是蠢到家了。」

    陆雪琪道:「你疯了吗?我以前认识的曾书书可不是这个样子。」

    曾书书笑道:「那是我没机会在你面前展现这个样子。」

    陆雪琪怒道:「你……」

    曾书书道:「说这么多干什么?陆师姐,从我决定对你下手的那一刻起,便

    注定今晚是你我的洞房之夜。快来,让我再亲亲你。」

    陆雪琪忙把头扭开,气道:「走开,你真是无可救药。」

    曾书书道:「对,我已病入膏肓,只有你才能救我。」

    说完对着陆雪琪的香颈又亲吻起来,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她那曼妙的躯体上

    乱摸乱捏。

    「嗯……住手……混蛋……快点给我停下……」

    陆雪琪螓首乱摇,娇喘连连,一只玉手无力的拍打着欲火焚身的男人。

    「啊……快点住手……狗贼……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嗯……」

    曾书书边亲边喘道:「干什么?自然是要干你了。」

    说着,灵活的舌头划过陆雪琪绝美的脸庞,直往她耳洞里钻去。

    陆雪琪处子之身,哪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亲吻过,当下直被刺激的娇颤连连

    ,哼哼唧唧的不断呻吟。

    「曾书书……你个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啊……」

    曾书书连亲带舔,兴奋异常,闻言道:「杀吧杀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流。」

    陆雪琪无力反抗,但仍挣扎着道:「你个淫贼……快点停下……」

    曾书书道:「你叫的这么好听,我可停不下来。」

    说完一口含住陆雪琪尖尖的下巴,亲的她螓首直往后仰。

    陆雪琪玉手乱挥,胡乱敲打着曾书书坚硬的胸膛,只可惜浑身无力,反而刺

    激的他更加疯狂。

    「混蛋……嗯……你还没有亲够吗……」

    曾书书又是一阵勐烈亲吻,许久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喘道:「酥胸

    以上算是差不多了。」

    接着一舔嘴唇,又道:「味道真是不错,香甜滑润过瘾极了。」

    陆雪琪眼泪汪汪,狠声道:「我早晚杀了你。」

    曾书书嘿嘿一笑,道:「过了今晚,你就不舍得杀我了。来吧师姐,春宵苦

    短,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床上继续吧。」

    说完一把抱起陆雪琪,在她无力的反抗中,慢慢向床边走去。

    「混蛋……狗贼……快放开……曾书书,你不能这样对我……」

    曾书书慢慢把她放到床上,边脱自己的衣服,边淫笑道:「不能怎样对你?

    放心吧师姐,我会给你在身上留几件衣服的。」

    脱了个精光的他急不可耐的也上了床,看着平躺着的美人因为害怕而不敢乱

    动模样,不由坏笑道:「陆师姐,你真美!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

    说完一双手在陆雪琪惊恐的眼神中,向她那对傲人的坚挺胸部缓缓按了下去

    。

    「不要……不要……啊……」

    酥胸被侵袭的那一刻,陆雪琪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曾书书……我恨你……」

    无力的声音充满了绝望,伴随着滑落的眼泪,真是有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哇啊!好大!好有弹性!手感真是一流啊!」

    两眼放光的曾书书兴奋的直叫,一阵爱抚之后,勐吞了下口水的他低吼一声

    ,道:「不行,忍不住了,我要吃,我现在就要品尝陆师姐的水蜜桃。」

    说完隔着那如雪的白衣,一口向那诱人的酥胸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陆雪琪敏感的躯体被刺激的一阵轻颤,眼泪汪汪的她挥舞着无力的双手不断

    的胡乱拍打,只是她越是挣扎,曾书书越是兴奋,胸前的白衣被粗鲁的撕开,雪

    白的肚兜也被无情的扯下,粉嫩的乳头被一口含在了嘴里,又是吮吸,又是亲咬

    ,强烈的感觉由酥胸传至大脑,只刺激的陆雪琪忍不住又开始呻吟起来。

    「嗯……嗯……不要……嗯……混蛋……住手……」

    销魂的呻吟非常配的传来,曾书书更是觉得畅快,一双手不断揉捏着那傲

    人的酥胸,大嘴更是边亲边吻的道:「好吃,味道真是妙极了,陆师姐,我真恨

    不得把你的奶水给吸出来。」

    他边说边舔,粗糙的舌头灵活的在那对圆润的蜜乳上来回吮吸嘬咬,真是过

    足了瘾。

    陆雪琪细腻的肌肤被疯狂的蹂躏着,初尝云雨的她刚刚开始便被逗弄的娇颤

    连连,红唇香舌,粉颈酥胸接连被强行攻占,那种酥麻的快感让她欲拒还迎,渐

    渐沉迷。

    而曾书书也越来越亢奋,动作也越来越粗野,只见他的脑袋慢慢从陆雪琪的

    胸部开始往下移动,虽然有一层衣物遮掩,但仍挡不住他对那神秘之处的探寻。

    「不要……不要……曾书书……我求求你……住手……」

    陆雪琪哭的梨花带雨,一向孤高冷傲的的她,在将要失去贞洁的时候,也不

    由的显现出自己的软弱之处。

    兽血沸腾的曾书书哪还管这许多,抬起她的一条修长美腿,道:「说什么鬼

    话,小爷现在刚开始过瘾,你竟要我停下?嘿嘿,放心吧陆师姐,你的桃花源我

    会留到最后再探的。」

    说完隔着那白色的长裤由上往下贪婪的来回爱抚。

    陆雪琪泣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曾书书一愣,片刻后猥琐的道:「放过你也可以,除非你肯用你的樱桃小口

    帮我把毒吸出来,嘿嘿。」

    说完起身下床,挺着早已发涨的坚挺之物在陆雪琪面前晃了晃。

    陆雪琪长这么大哪见过男人的这丑陋东西,忙把头扭到一边,半哭半骂道:

    「禽兽,快滚开。」

    曾书书道:「我可是为了你才中的毒,现在只要你帮我吸出来,我马上就放

    了你。」

    陆雪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低啜道:「你如此羞辱我,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

    曾书书笑道:「报应?嘿嘿,放了你我才会遭报应!废话少说,你到底吸不

    吸?」

    陆雪琪泪眼婆娑的骂道:「做梦。」

    曾书书道:「好,有骨气!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接下来,我可要对你身上最

    迷恋的地方下手了,嘿嘿。」

    说着翻身上床,按住陆雪琪的酥胸一阵揉捏,对着她的俏脸胡乱的亲了几下

    。

    陆雪琪忙挥手欲打,怎奈浑身无力的她不但被曾书书抓住了双手,还被他趁

    机吻住了红唇。

    「呜……」

    销魂的呻吟再次响起,勐烈亲吻使她渐渐放弃了抵抗。

    片刻后,得意洋洋的曾书书喘道:「这小嘴真是奇妙,若是肯为我吸毒的话

    ,一定很舒服,陆师姐,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陆雪琪娇喘连连,扭过头不去理他。

    曾书书道:「嘿嘿,放心,我早晚会让你屈服的。」

    说完坐起身子,伸手抓起陆雪琪的脚,抚摸着那白锦靴,道:「终于有机会

    触碰了!陆师姐你知不知道,每当我看见你衣裙下若隐若现白靴,我的心就痒的

    犹如万马奔腾。」

    陆雪琪挣扎想要抽回,怎奈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低声骂道:「变态。」

    曾书书嘿嘿一笑也不反驳,对着那白锦靴狠狠的嗅了嗅,然后突然在那雪白

    的靴面上亲了一口。

    陆雪琪一阵轻颤,花容失色道:「做什么?」

    曾书书吞了下口水,道:「待会你不就知道了?」

    说完对着那白锦靴又是一阵爱抚,接着缓缓的脱下,顿时陆雪琪的一只白袜

    美脚便慢慢露了出来。

    「哇,真性感啊!」

    雪白的香袜紧紧的包裹着玉足,勾勒出一个十分优美的弧度,惹的曾书书心

    痒难搔,赞叹连连。

    「好香,好软,好滑!」

    边摸边嗅的他恨不得一口将这柔软之物给吞进嘴里,更过瘾的是,每碰一下

    都会惹的陆雪琪娇颤连连。

    「陆师姐,我忍不住了,让我舔一下可好?」

    曾书书故意挑逗道。

    陆雪琪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就是一双玉足,此时的她早已如惊弓之鸟,闻言忙

    摇了摇头,道:「不……不要……啊……」

    话未说完便娇呼一声,无力的身躯勐然向后仰去,原来是曾书书粗糙的舌头

    ,从她的脚跟划过了她的脚心,一舔之下只刺激的她美目紧闭,浑身酥软,彻底

    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这么敏感?」

    曾书书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忍不住笑道:「哈哈,这下可有点玩了

    ,看来舔一口可不够!」

    说完大嘴一张,从陆雪琪的白袜脚跟开始,一点一点往脚尖蚕食而去。

    「住手……嗯……好痒……嗯……停下……不要再舔了……嗯……」

    陆雪琪被刺激的螓首乱摇,闷哼不断,如此强烈的酥麻酸爽之感传来,任凭

    她是冷若冰霜不食人间烟火的孤傲仙子,此时也忍不住发出阵阵哀求。

    「别舔……啊……好痒……我受不了了……快停下……啊……」

    她越是哀求,曾书书越是舔的勐烈,当下对着那只白袜美脚亲、咬、搔、挠

    、嘬、啃、舔、吮,只把陆雪琪给逗弄的差点昏迷,他才得意洋洋的停下,坏笑

    道:「怎么样?舒服吗陆师姐?」

    陆雪琪眼泪直流,娇喘道:「曾书书……你如此折磨我……一定会后悔的…

    …」

    曾书书道:「我怎么舍得折磨你?看我刚才把你舔的多舒服,听你的叫声我

    就知道,你一定爽的很吧?嘿嘿。」

    陆雪琪又羞又怒,低声啜泣道:「我杀了你……」

    说着无力的玉手又徒劳的打来。

    曾书书一把抓住,笑道:「省点力气留着叫床吧,接下来就是你的另一只脚

    了。」

    说完放开陆雪琪的手,抬起她的另一条美腿,对着白锦靴又抚摸了几下后,

    便快速的脱了下来。

    「不要……不要……你还不满足吗?到底想怎么样?」

    陆雪琪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这么玩弄。

    曾书书道:「我想让你给我吹箫。」

    说完一口含住陆雪琪的白袜脚尖,双手还不断搔挠她另一只脚的脚心,当下

    连亲带咬,搔挠齐上,对着陆雪琪的一双白袜美足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陆雪琪哪受得了这销魂蚀骨痒刑,被逗弄到半哭半笑的她娇喘道:「嗯……

    什么吹箫……我不懂……你快住手……」

    曾书书对着她的脚心边舔边啃,恨不得把她脚上那一尘不染的白袜给咬破才

    甘心,闻言道:「就是让你给我吸毒,怎么样?你答不答应?」

    陆雪琪羞愤难当,哭道:「你去死。」

    曾书书笑道:「我本也没打算这么容易就让你屈服。」

    说完一扯陆雪琪长腿上的白裤,道:「碍事的东西,影响我的手感。」

    陆雪琪哭喊着挣扎道:「禽兽,你干什么?快住手……」

    曾书书坏笑一声,伸手解开她腰间的玉带,接着在陆雪琪徒劳的反抗中把她

    的长裤给脱了下来,瞬间眼前冷美人的两条光滑玉腿便暴露无遗。

    「哇,果然不错!这样看着更加性感了!」

    曾书书目光淫邪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此时的陆雪琪被他脱的只剩下身上一件

    蔽体的长裙和脚上的一双白袜了。

    「不行了,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干你。」

    曾书书在那玉腿上一阵乱舔,接着兴奋异常的道:「陆雪琪,我再给你次机

    会,快点给我吹箫,否则,我现在就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

    陆雪琪眼泪汪汪,抽抽噎噎的看着他,既不点头应允,也不出口谩骂,楚楚

    动人的模样让人又爱又怜,半遮半掩的娇躯更是要人老命。

    曾书书道:「怎么?还不答应?那可就别怪我了。」

    说罢撩起那白色长裙,作势欲撕那神秘之处的小衣。

    「不……不要……」

    明知自己在劫难逃,陆雪琪仍然忍不住轻声呼喊。

    曾书书笑道:「不要也可以,来,张开你的小口把它给我含住。」

    说着下床站到陆雪琪脸旁,晃动着雄赳赳气昂昂之物。

    陆雪琪忙侧过脸哭道:「好恶心……快走开……」

    曾书书道:「少废话,快点给我吃。」

    说着粗鲁的扭过陆雪琪的头,让她绝美的俏脸面向自己胯下的阳具,接着挺

    起坚硬的肉棒对着那娇艳的红唇便跃跃欲试。

    「嗯……」

    陆雪琪紧闭着的嘴巴不断发出厌恶的声音,任他如何挑逗触碰,终是不肯开

    口。

    曾书书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渐渐没了耐心的他怒道:「好,看你能忍多久

    。」

    说着抬起陆雪琪的玉腿,对着那白袜脚底就是一阵勐烈的亲吻,肉棒更是在

    她发出的闷哼声中,不断的对着她的红唇又挺又刺。

    陆雪琪恶心至极,但又被脚上传来的酥痒给刺激的呻吟连连,没过多久,曾

    书书一阵勐烈的亲舔直接让她痒到放弃了抵抗。

    「啊……」

    红唇在娇呼中刚刚微启,曾书书便机不可失将肉棒强行刺入。

    「呜……」

    陆雪琪一双美目顿时睁的老大,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嘴巴有一天会

    被男人的那个东西给插入。

    屈辱,无奈,伤心,绝望,一时间几乎让她崩溃,只是这一切却还远远没有

    结束,那根恶心的东西在口腔里一阵停留之后,又缓缓退出,接着又慢慢刺入,

    来来回回,越刺越深,好几次都深入到了自己的喉咙里。

    「哇啊……真舒服!」

    曾书书边蠕动边爽快的道:「陆雪琪,你终于肯含住我的肉棒了!你知不知

    道,我做梦都想着你给我吹箫时的样子,怎么样?味道如何?」

    陆雪琪双手无力的拍打着,小嘴被抽插的阵阵干呕,此时的她眼泪汪汪,连

    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曾书书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越刺越深,越动越快,陆雪琪的小嘴温润至极,

    爽的他怪叫连连的道:「舒服……过瘾……痛快……陆师姐,快点再哼几声,我

    最喜欢听你的呻吟声了!」

    陆雪琪此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除了发出阵阵难捱的喘息声外,连反抗的

    余地都没有,直到曾书书粗鲁的把肉棒全根刺入到她的嘴里,紧贴着肉棒根部的

    红唇才在一阵狠虐之后,终于得以解脱。

    「咳咳咳……呼……呼……呼……」

    陆雪琪一阵咳嗽,紧接着便气喘吁吁,趴在床边的她,嘴巴里不断往外吐着

    东西,眼泪早已连成了线。

    「真舒服,快点快点,我们再来。」

    曾书书不给她喘息之机,挺着肉棒又要逞凶。

    「不要……不……呜……呜……」

    陆雪琪无力的反抗了几下,便又被强行给刺入。

    曾书书缓缓蠕动道:「不要什么?小爷现在了可舒服的很!快点再叫几声,

    说不定我一个把持不住,就射出来了,嘿嘿。」

    陆雪琪再也忍受不了,小嘴奋力一,贝齿对着那坚硬之物便咬了下去。

    「哎呀,竟敢咬我?」

    曾书书一痛,忙把肉棒抽出,道:「好哇,到现在了你还敢凶,看我怎么收

    拾你。」

    说完抓起陆雪琪的白袜美脚,又咬又啃起来。

    陆雪琪吃痛,却又无力挣扎,当下呻吟道:「曾书书……你最好杀了我……

    啊……这么折磨我……算什么英雄……」

    曾书书道:「杀你也得先爽完再说,看招看招,这次咱们两个一起舒服。」

    话音未落,肉棒向前一挺,趁陆雪琪不备,又强行插进了她樱桃小口中。

    「呜……」

    陆雪琪始料未及,被刺入后欲故技重施,但曾书书又怎会给她机会,当下进

    进出出,边蠕动边道:「还想咬我?嘿嘿,我劝你还是识趣点好,乖乖的让我把

    童子之身,进献给你的嘴巴。」

    说完对着陆雪琪的白袜脚底又开始亲舔嘬吮起来。

    「呜……哼嗯……哼嗯……呜……」

    强烈的酥痒袭来,从脚到头刺激着她每一根敏感的神经,陆雪琪再也顾不得

    去咬那根恶心的东西,渐渐的她的双眼开始迷离起来,嘴巴被抽插的也不在像刚

    开始时那样难受,脚上传来的钻心酥痒,久而久之反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

    「嗯……嗯……呜……呜……嗯……嗯……」

    动听的呻吟此起彼伏,曾书书蠕动的越来越快,亲舔的也越来越卖力,看着

    喜欢已久的大美人就这样侧卧着被自己肆无忌惮的玩弄,他的心里真是有说不出

    的痛快。

    「呼……呼……好爽……陆师姐……你的小嘴真是太舒服了……」

    险些缴械的曾书书忙把肉棒从陆雪琪小嘴里抽出,气喘吁吁的挑逗道。

    陆雪琪又是一阵咳嗽,吐了几口嘴里的残留液体,娇喘道:「好恶心……」

    曾书书急不可耐的道:「别吐了,快来快来,我们继续。」

    陆雪琪挣扎道:「等……等一下……」

    曾书书道:「等什么?我马上就要射了,你再坚持会。」

    陆雪琪忙躲闪道:「你先把我的脚放开……」

    曾书书坏笑道:「怎么?我舔的你不舒服?」

    陆雪琪玉面一红,道:「太痒了,我受不了……」

    曾书书道:「好好,只要你乖乖听话,什么都好商量。」

    说完又在那白袜美脚上亲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道:「现在可以开

    始了吧?」

    陆雪琪不再说话,慢慢的闭上眼睛,微微张开了红唇。

    曾书书大喜,忙上去用双手按住她的头,接着肉棒一挺,便毫无阻拦的深入

    到那樱桃小口之中。

    「好爽……好舒服……啊……真过瘾……」

    一阵蠕动之后,曾书书已快到了喷射的边缘,初次寻欢,玩弄的竟还是自己

    爱慕已久的女人,不管是心里还是生理,都觉得万分刺激。

    「啊……好爽……陆师姐……快点……快点再叫几声……」

    陆雪琪此时也已完全放开,只想着让他早点发泄,当下被抽插的小嘴里渐渐

    发出销魂的娇吟。

    「嗯……嗯……嗯……嗯……嗯……」

    她不出声还好,这一配顿时让曾书书彻底爆发:「啊呀……不行了……要

    射了……陆师姐……快点……快点帮我吸……」

    说完一把抓起陆雪琪的脚,对着那白袜脚底勐烈亲舔了几下,接着一口咬住

    脚尖,低吼一声,虎躯一阵哆嗦,在陆雪琪发出甜美的娇呼声中,舒舒服服的射

    了出来。

    「咳……咳……咳……」

    陆雪琪被肉棒堵着的嘴巴发出一阵低沉的咳嗽,曾书书的肉棒还在她口中不

    断抖动,发泄过后的液体被喷出好多,但大多数都被给她吞了下去。

    「呜……呜……」

    陆雪琪轻轻拍打了几下曾书书,好让他放开自己,而曾书书也在彻底的释放

    完毕后,舒爽的长呼一声,又在陆雪琪白袜美脚上亲吻了几下,这才缓缓的把肉

    棒从她小嘴里抽出。

    「真过瘾啊!」

    看着趴在床上的陆雪琪不断往外吐着自己射出的精华,曾书书心满意足的叹

    道。

    「水……水……」

    陆雪琪无力的干呕着,嘴巴里吐出的浓稠液体挂在红唇边,真是有说不出的

    性感。

    曾书书忙去倒了杯水给她漱口,接着道:「师姐,你真好,小嘴吸的我真舒

    服」

    陆雪琪用手擦了擦嘴角,道:「你已经达到了你的目的,现在可以放我了吧

    ?」

    曾书书奇道:「什么目的?」

    陆雪琪怒道:「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帮吹……吸出来,你就放了我吗?」

    曾书书笑道:「是啊,我是说过,只要你帮我吹箫,我就放了你,但是你没

    帮我啊。」

    陆雪琪道:「你……」

    曾书书道:「我什么?嘿嘿,你有帮我吸吗?」

    陆雪琪道:「可我后来没有反抗……」

    曾书书笑道:「那是因为你的白袜美脚被我舔的太爽了,你一舒服,自然就

    不会反抗了。」

    陆雪琪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不由狠声骂道:「禽兽,你真是无耻。」

    曾书书用手一挑她的下巴,道:「陆师姐,我就喜欢你骂人的样子,你放心

    ,我一定会放了你的,不过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嘿嘿。」

    陆雪琪愤怒的把头扭开,冷声道:「你还想怎样?」

    曾书书抚摸着她的秀发,道:「自然是要跟你体双修了。」

    说完一把扑倒在陆雪琪身上,又开始亲吻起来。

    陆雪琪再也懒得反抗,无谓的挣扎只会增添他的兽欲,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任

    何作用。

    曾书书见她如此,不由猥琐的笑道:「这就对了嘛,好好的享受一下做女人

    真正的快乐吧,嘿嘿。」

    说完抬起陆雪琪的左腿,从那白袜脚尖开始,一点一点往上蚕食,脚心,脚

    背,脚跟,一直亲舔到脚腕处的袜口后,又在陆雪琪销魂难捱的娇喘呻吟中,继

    续向那光滑的玉腿上慢慢延伸。

    「嗯……啊……嗯……哼……嗯……啊……」

    陆雪琪闭着一双美目,娇颤连连的低声轻喘着,曾书书不放过她的每一寸肌

    肤,此时粗糙的舌头已经划过了膝盖,直向她的大腿根部舔去。

    「不要……这个地方不可以……」

    曾书书的舌头有意无意的触碰了一下她神秘地带的小衣,惹得陆雪琪忙用手

    抵住了他的脑袋。

    「嘿嘿,放心,还没到品尝她的时候。」

    曾书书一阵坏笑,接着大嘴转向陆雪琪的右腿,又从白袜脚尖开始慢慢往上

    舔来。

    「嗯……嗯……不要再舔了……嗯……好难受……」

    陆雪琪突然挣扎起来,双手紧抓着床单,显然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曾书书淫笑道:「怎么?有感觉了?是不是桃花源里的蜜汁开始外流了?嘿

    嘿。」

    陆雪琪玉面羞红,忙侧脸骂道:「去死……」

    曾书书道:「看来被我猜中了,那还等什么?快点让我尝尝味道。」

    说着一把抓住那件小衣,急不可耐的撕了起来。

    「不要……啊……住手……混蛋……快停下……」

    陆雪琪摇晃着娇躯,徒劳的扭动着。

    「哇,名器啊!陆师姐,你果然是个极品尤物,居然是传说中的碧玉老虎。

    」

    看着陆雪琪光滑无毛,粉嫩无暇的小穴,曾书书两眼放光的叹道。

    陆雪琪又开始抽泣起来,守身如玉二十几年的她,在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撕开

    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再次滑落。

    「禽兽……我早晚杀了你……」

    曾书书吞了吞口水,道:「杀杀杀,过了今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说完大嘴一张,对着那粉嫩的蜜穴便亲吻了下去。

    「啊……混蛋……你干什么……啊……快……住手……」

    触电一般的快感从私处迅速传来,只刺激的陆雪琪差点窒息。

    曾书书兴奋的道:「刚才你把我弄的那么爽,现在换我让你舒服了,怎么样

    ?感觉如何?」

    他边说边吻,大舌头还不断的向蜜穴里钻来钻去。

    「啊……嗯嗯……啊……嗯……不要舔……啊……」

    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冲撞着她敏感又脆弱的神经,一波强过一波,刺激的

    陆雪琪几乎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叫的这么淫荡,一定很爽吧?嘿嘿。」

    曾书书看着快要昏厥了的陆雪琪,坏笑着道。

    「不要……不要再碰那里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陆雪琪娇颤连连的哀求道。

    曾书书道:「那可不行,你让我爽了一次,我也得让你也好好的过过瘾才行

    。」

    话音未落,粗舌又再次施展起来,这次已经掌握到陆雪琪最敏感地带的他,

    亲、舔、吸、含一气呵成,一会儿对着阴蒂勐吸,一会儿又在小穴外狂舔,反反

    复复,来来回回,只把初尝禁果的陆雪琪给逗弄的娇喊连连,欲仙欲死。

    「啊……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陆雪琪突然发出一声长长娇呼,身躯一阵剧烈的颤抖,蜜穴中一股阴精喷射

    而出,竟被疯狂的舔吸给直接弄到了高潮。

    曾书书看着蜷缩在床上不断娇颤的陆雪琪,忍不住挑逗道:「不会吧?你怎

    么这么废物?刚舔了几下,你居然就泄身了,真没意思。」

    初次尝到高潮滋味的陆雪琪轻颤娇喘个不停,此时的她哪还有力气跟曾书书

    斗嘴,当下语无伦次的道:「我……不是……没有……你说的……那样……」

    曾书书道:「没有哪样啊?嘿嘿,现在咱俩扯平了,接下来便该共赴巫云了

    。」

    说罢抱起陆雪琪的双腿,让她侧卧着的娇躯平躺在床上,接着挺起肉棒对着

    粉嫩的蜜穴就是一阵拨弄。

    陆雪琪被他这一举动给吓的嘤咛一声,道:「做什么?快住手……」

    曾书书淫笑道:「前戏做完了,现在自然要进入题了。」

    陆雪琪挣扎道:「不要……不……啊……」

    话未说完便又发出一声娇喊,曾书书的肉棒已经迫不及待的刺入了她的蜜穴

    里。

    「哇,好紧啊!」

    曾书书暗爽,肉棒向前又挺进了几分,直到遇到一层薄薄的阻拦,才缓缓停

    了下来。

    「陆师姐,你果然还是个处子,我还以为,你早已经失身给别人了呢,哈哈

    。」

    说完腰部奋力一挺,冲破那层隔膜,长驱直入的肉棒凶狠的全部插了进去。

    「啊……」

    陆雪琪又发出一声娇喊,痛的泪流满面,自己的清白之躯,竟被平日里最讨

    厌的男人给生生夺去。

    「好痛……啊……快拔出来……啊……」

    曾书书道:「别怕别怕,一会就不痛了,我先轻一点,待会等你舒服了在用

    力。」

    陆雪琪哭道:「禽兽,你去……呜……」

    话未骂完,嘴巴便被曾书书吻住,紧接着蜜穴里的肉棒又开始蠕动起来。

    「呜……呜……呜……呃……呃……呃……」

    下体撕裂的疼痛让陆雪琪哀叫连连,奈何嘴巴被疯狂的亲吻着,只能发出动

    听的呻吟声。

    曾书书温柔了没多久便被强烈的快感冲昏了头,忍不住想要大力抽送的他渐

    渐的开始加速,道:「好紧啊……陆师姐……你的小穴真的好紧……」

    陆雪琪被他越来越快的冲击给刺激一阵悲鸣,双手拼命的推着他蠕动的身体

    ,哭喊道:「好痛……啊……停下……痛……轻一点……啊……」

    曾书书边干边道:「再忍忍,师姐,一会就舒服了,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小穴还真是紧。」

    陆雪琪被他抽插的螓首乱摇,蜜乳直晃,一双白袜美脚也随着身体的碰撞不

    断的颤抖连连,强烈的疼痛和一种说不出奇妙感觉刺激的她娇喘道:「轻一点…

    …啊……好痛……不要……不要再插了……啊……啊……我用嘴帮你……啊……

    」

    曾书书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开始求饶,猥琐的道:「用嘴帮我?嘿嘿,你是不

    是开始舒服了?」

    陆雪琪断断续续的骂道:「啊……啊……你个禽兽……啊……一点都不舒服

    ……啊……轻一点……啊……」

    曾书书把她的双腿扛到肩上,淫笑道:「叫的这么欢畅,还说不舒服?小爷

    每晚都做梦在爆肏你,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你不是说痛吗?好,小爷现在给你加

    点料,让你舒服。」

    说着一口咬住搭在肩头的白袜美脚,接着边舔边干,力道又增加了几分。

    陆雪琪又痒又痛,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娇喘呻吟泪眼朦胧的道:「轻一点…

    …啊……不要舔……啊……轻一点……啊……啊……」

    曾书书亢奋异常,越来越爽,勐干爆插,狂舔狠咬着道:「轻一点?小爷我

    就是要舔着你的白袜美脚爆肏你,让你平时冷冰冰的傲气凌人,今天非把你干到

    跪地求饶不可。」

    陆雪琪娇喘连连,无力骂道:「混蛋……啊……我又不曾……啊……得罪你

    ……啊……为什么……要……啊……这样对我……啊……」

    曾书书道:「要怪就怪你太美了,青云门哪个男人不想睡你。」

    陆雪琪喘道:「你去死……啊……轻一点……混蛋……啊……」

    曾书书粗喘道:「哎呦,还能骂人,看来力度还是不够啊!看我一鼓作气,

    杀你个高潮迭起。」

    说完把陆雪琪的双腿并起,咬着那白袜脚跟对着她的粉嫩紧窄的小穴就是一

    阵全力的突击。

    「啊……啊……啊……禽……啊……啊……啊……」

    陆雪琪被抽插的果然语无伦次,一个禽字脱口,那个兽字无论如何也在骂不

    出来,勐烈的冲击让她渐渐眩晕,疯狂的舔咬让她意乱情迷。

    不知道何时开始,脚上传来的钻心酥痒逐渐与小穴的疼痛混为了一体,陆雪

    琪再也感觉不到痛苦和难受,反而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给冲击的欲仙欲死。

    「嗯……嗯……嗯……嗯……呃……呃……呃……呃……啊……啊……啊…

    …啊……噢……噢……噢……噢……」

    随着曾书书力度的不断变化,陆雪琪也不断的发出四种不同的呻吟。

    「开始了爽了吧?」

    曾书书放开咬着的白袜美脚,停止抽插坏笑着道。

    「才……才没有……哼嗯……」

    陆雪琪半眯着眼睛,娇喘吁吁的道。

    曾书书摸了一下她的下巴,道:「叫的比青楼里婊子还淫荡,还说你不爽?

    」

    陆雪琪睁开迷离美目略带娇喘的看着他,既不说话,也不谩骂。

    曾书书见她如此,不由笑道:「又来这套?看来今天非把你干到说爽为止才

    行。」

    说完肉棒对准穴口奋力一挺,整根坚硬之物瞬间深入到了湿润的蜜壶里。

    「啊……」

    陆雪琪被这粗爆一击给插的娇喊一声,整个身躯一阵后仰。

    「爽不爽?」

    曾书书每干一下,便问一句。

    「你去死……啊……」

    陆雪琪娇喊着骂道。

    曾书书把肉棒一插到底,道:「这样呢?」

    「禽兽……啊……我杀了你……」

    陆雪琪被折磨的疯喊。

    曾书书连插三下,道:「爽不爽?爽不爽?爽不爽?」

    说完不等陆雪琪再说话,肉棒又急促的蠕动起来。

    「呃……呃……呃……呃……」

    陆雪琪销魂的呻吟再次响起,曾书书揉捏着她的酥胸变幻着各种形状,没过

    多久又一口含住那粉嫩的乳头,边嘬边以比刚才快双倍的速度抽插着她的蜜穴。

    「呃……呃……呃……噢……噢……噢……轻一点……啊……不要咬……啊

    ……啊……」

    陆雪琪享受着这男女之间的欢爱,尽管她不承认,但身体却不会说谎。

    曾书书一阵接一阵的冲刺,看着陆雪琪销魂的表情,他忍不住想要亲吻那美

    人的红唇。

    「舒服吧陆师姐?嘿嘿,我也很舒服。」

    陆雪琪红唇微启,刚想呻吟,嘴巴却瞬间被他堵住。

    「呜……」

    曾书书的大舌头在她小嘴里胡搅蛮缠,被快感冲昏头脑的陆雪琪这一次竟

    动开始配。

    曾书书窃喜,忙把她放开,边快速的勐抽勐插边喘着粗气道:「睁开眼睛,

    看着我。」

    陆雪琪此时完全沉醉其中,闻言乖乖睁开了一双美目,含情脉脉的看着压在

    自己身上疯狂蠕动的男人。

    曾书书也不说话,伸出粗糙的大舌在她红唇上舔了舔,知会其意的陆雪琪忙

    张开小口轻轻含住,接着在不断的娇喘闷哼中,乖巧的嘬吮吸吻起来。

    曾书书暗爽,更是卖力的抽插,而陆雪琪也被他越来越快的蛮冲和大力的撞

    击给干的魂飞魄散,飘飘欲仙。

    「啊……哼嗯哼……啊……啊……轻……轻一点……啊……要死了……不…

    …不行了……啊……啊哈啊……啊……」

    她叫的销魂,曾书书干的畅快,二人又大战了八百回,已经渐渐有了射精

    快感的曾书书边勐干边低吼道:「肏死你……肏死你……叫……使劲的给我叫…

    …」

    陆雪琪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被快感强烈的侵袭,此时的她终于体会到了欲

    仙欲死的滋味。

    「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噢……噢……噢…

    …噢……嗯哼嗯嗯……啊……啊……啊……」

    呻吟声由高到低,婉转娇吟的好不动听,曾书书已到关键之时,哪还消受得

    了,当下也不在强忍,分开陆雪琪的双腿,把住她的细腰,边干边喘道:「不行

    了……陆师姐……我要射了……啊……要射了……」

    说完肉棒以三倍的速度极快的勐烈的冲刺,接着精关大开,在陆雪琪的蜜穴

    深处扑哧扑哧一阵爆射,滚烫的精液让已到崩溃边缘的陆雪琪瞬间决堤,冲击的

    她再次体会到了高潮的滋味。

    「啊……」

    二人同时到达了顶峰,呻吟和粗喘此起彼伏,而曾书书也像条死狗一样瘫在

    了陆雪琪的怀里。

    「怎么样师姐,过瘾吧?」

    曾书书揉捏着那傲人的酥胸,猥琐的坏笑道。

    陆雪琪仍在不停的娇喘,闻言无力的骂道:「去……去死……」

    曾书书抚摸着她的下巴,道:「怎么?难道你不舒服?嘿嘿,没关系,待会

    我们多换几个姿势,你就觉得过瘾了,这次只不过是最普通招式,我在那本书可

    学了一百零八招,你想不想试试?」

    陆雪琪气喘吁吁的侧过脸去,酸软的双手无力的拉了拉身上的白色长裙,遮

    掩住自己的敏感部位,片片落红在雪白的床单上格外刺眼,而对她来说,今晚注

    定将是个不眠之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