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七章 时光(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章 时光(下)
                  小佳用手肘轻触了我的腰际并提醒着我:「学长欸」,我只是淡淡地说了声「嗯」示意我有看见。

看着我熨上红晕的脸颊小佳在我耳边低语:「学长一定是来找妳的,我知道了你们还真聪明还乘午休没人乱场的时候约会,不!是学长真聪明!」

面对小佳的胡乱猜测,羞涩的我只能抱以一句不要乱说作为回应,告诉她或许他只是刚好路过,而我却紧张的捉住围巾的一角,以掩饰我的慌忙。

「放心我会跟班导说你肚子不舒服去厕所,尽情去约会吧!」明灿的笑靥挂在小佳唇角。

萧禹杰笔直朝我走来,直到离我不到几步距离才停下,一对上他正直视我目光却也更加羞赧,小佳则是以「我想到了,我还有一件事!那我先走了,语嘉就交给你了」几句就把我给丢下了,看着小佳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现在有空吗?」直到萧禹杰轻唤出声,我才将原先凝聚在小佳渺小蹤迹的视线移转至他身上,拾起头看着他神情柔和唇角还带着微笑,我轻轻点了头。

想必我脸庞一定残留了明显红晕,而我只能不停在心里暗骂自己「夏语嘉,你现在是害羞个什幺劲啊!」

在还看见你的那年时光,我除了常望着你的背影望着望着就出神外,更常在心裏无声对你说:「谢谢你一直都在,所以此刻我比谁都要幸福。」

这一夜便在怀念的思绪里恍然睡去,却不如以往那般深沉,半睡半醒之间有的是说不出口的寂寞还有想念,唇角勾起因为想起从前美好隐微的上扬幅度,却不自禁弄湿了大半枕头。

一片昏沉的色调之中,唯一一盏明亮是在天边高挂的上弦月,月色悄然闯进轻透的纯色窗帘和缓照入室内,正确来说此刻是凌晨五点钟,却尚无丝毫睡意,夏语嘉缓缓坐起身倚靠在床头,被满室的静谧紧紧拥抱,一室漆黑让人彷若快要窒息。

瀑散的髮丝凌乱散布在颈肩,伸手拿起床头附近低矮的茶几上的棕色髮圈,随兴扎起了一束马尾,便起身离开了厚重的温暖被窝,缓慢步下床沿穿起室内拖鞋,朝一面落地窗走去,打算透透气。

打开上扣的锁走往阳台,顿时被户外的寒气抱拢,身上有的仅是方才随意披了件的薄外套,无法阻挡太多寒意,也在冷空气串入鼻腔时意识全数甦醒,轻薄的窗帘也随着晚风随即起舞翻飞,眼前是比平时更加寂寥的光景,多数人还在沉睡于梦乡里,只有少数还打着灯的窗格子在夜间零星散布发光。

于是夏语嘉转身走回室内,在褪下身上睡衣后,换上温暖发热衣再套了件长板大衣,便随手拾起搁置于木桌上的一串,正在月色下微微折射的银亮钥匙,不忘带上皮夹就起身出门。

面对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面都能听的真切的那种宁静,夏语嘉小心打开门锁深怕吵醒附近住户,搭乘电梯直直抵达一楼,夏语嘉居住在五楼,这是自从她工作时便在外地赁租的套房。

昏黄路灯照射下影子被拉的修长,一条街道空蕩蕩,只有骑楼下的便利商店依旧全年无休亮着灯,乾冷的地面响着孤独步伐声,走着走着就来到国小母校,凝望空旷的操场,这里是比高中更加陈旧的回忆。一圈圈跑道,漆面稍些斑驳的司令台,国旗随猖狂的晚风飘昂,熟悉的光景纳入眼帘,虽然设备陈旧了些,却没太多变化,多年来竟如一日。

刺骨的徐徐寒风沁入毫无遮掩的脸颊浮现绯红,鼻尖也冻得麻木无感,早已冻僵的双手,指尖的触感不在灵活,思绪迴路却格外清醒。

夏语嘉神情疑滞停驻在篮球场中低矮的篮球框架,直至一道声响划破原有夜空宁静。

空旷的校园无止迴荡着,用罄全数气力的嘶喊,回音接连传递而来,它说:「我很想你!」

无力放下原先搁于唇边的手掌,水珠像断了线颗颗滑落于面颊,眼角泛上晶莹泪光,起初误以为天空做雨,胡乱用手心抹掉水渍,动作中触及眼角湿润才察觉是自己的泪水。

如果此刻你还在,下一秒我会不会被双臂温暖拥护,你又会不会心疼替我抹去泪痕?

幽黯月色所致的朦胧视野,你成为空气里的一抹虚幻残影,像是对我说了一句再见后,便退离于一片我眼底的模糊。

忆及那日中午,徐徐和风时而吹拂而过,麻雀成群结队飞掠而去,虽然透着微微寒意却感到凉爽舒适,尤其风轻轻吻过脸庞那种轻柔的触感。

我和萧禹杰盘腿坐在操场跑道上,他一派闲适把玩着手中的篮球,偶尔让篮球从左方滚到右方,偶时往上抛接篮球。之后他便缓缓至运动服口袋取出两张纸,「这是电影票,别人给我得,因为他那天有事刚好不能去就丢给我了」仰望湛蓝晴空的萧禹杰,零散的髮丝边缘还夹带丝丝金莹光芒,看起来很惬意,一如他一直以来给人的观感。

他好看的侧脸,有着高挺的鼻梁,唇线正些微上扬,连我望着望着也不自觉上扬嘴角,原来好心情是会相互传染得!

他接续说:「所以我想乘这个周末去,刚好明天就是星期六,今天放学我们篮球社要去庆功宴,教练要请客,庆祝上次那个比赛获得不错的成绩,所以我就现在来找妳,虽然可以在传讯息问妳,不过我想当面问妳」说出这句话的他,莫名有些任性,虽然是大人的模样却有着小时候的影子。

原先凝望着天空几簇云朵的他,视线转而聚焦在我身上,「所以我想问妳能不能陪我去?」眼眸里写满除了真诚还有更多等待我回应的温柔神采。

如今那温柔神采,却是记忆中褪色的一角风景。



放眼望去永无止境夜的延伸里都是寂寞,万丛灯火的景致,有谁的故事遗忘在时空长廊,思念是翻阅一页又一页的日记,忆及往昔的日子,思念是记忆的书柜,沉积了旧事尘埃,却无法一一扫除一切离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