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七章 时光(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章 时光(上)
                  随着昏黄的夜色,也随同散去的人潮,远方一处鞦韆,宛如被遗滞在那方,却还在回忆的尽头没有时光束缚摆荡着。

城市悬浮着的粒子,是时代进步附带的空汙,遮住了几万光年的星斗光线的散射,唯一隐约能见的几颗星星,落入眼底莫名全了一股落寞,这座孤城有如废墟,埋藏着多少寂寞的心?

小茶几上搁着一本日记,阖上书页转身走往阳台,今晚的夜依旧深邃无边无尽绵延到视线不及的假想地平线。

轻轻啜饮着刚为自己泡好的咖啡,黑咖啡里头还搀和了鲜乳,因为怕咖啡因的作用会一夜难眠。没有添加一颗糖粒的咖啡牛奶,入口的些微苦涩首先于舌尖漫开,咖啡香气也随即在口中蔓延,上升的热气依附在冰冷玻璃镜面上,焦距里尽剩一场迷濛。

再也没也任何人会提醒着我少喝一点咖啡,来电再也没有显示那一连串我熟悉不过的号码,也听不见电话那一头紧叮咛着我「天冷了别忘了要多加件大衣」的温柔低沉嗓音。

我也不是真的那幺不会照顾自己,只是在那个人眼中我却是永远那幺需要被呵护。

就算世界的人都一度遗忘了你,但我也会努力地惦记你,记得你的轮廓那些你说过的话语,那些你存在的证据,我所有的曾经,是我们共同的时光。

于是那段日子的纪念被写在尘封的日记里,往事一目皆一目重现于眼前……

中午被叫到了导师办公室,因为昨晚我们眼看时间太晚,索性就不回班上各自放学回家,所以现在站在这里也在预料之中,因为昨日班导回到教室点名时,发现我们不在课堂之中。

「昨天晚自习妳们是去哪里了?整间教室没有妳们的人影,问了同学也不知道妳们是去哪里?尤其昨天我打电话给妳们的家长了,不是拨过去后说号码是空号,就是拨了没人接」当初我们有先见之明留了假电话在联络栏,就是为了避免这一天。

「老师不能打电话给我爸妈,因为我爸妈已经离婚了,而且妳想找也不一定找的到,更不能告诉我外婆,因为她老人家有心脏病,而且也比较大惊小怪,所以说什幺也不能惊扰到她老人家」我瞥了瞥身旁的小佳一眼。

说谎无须打草稿的小佳,还以外婆心脏病的谎话暗暗威胁老师不要打,就是摆明的不然她怎样你是能负责吗的暗示,她爸妈离婚到是真的,不过哪来个相依为命的外婆,我怎幺不曾听她说过,她明明就是跟妈妈同住。

小佳总对我说:她觉得女人并不一定要步入婚姻,因为婚姻除了是种束缚之外,现实的各种考验更是会彻底瓦解当初的美好,这些我不可否认,现实赋予的压力的确会摧毁爱情。

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下,也难怪小佳会那幺想了,她曾说爸妈离婚或许是件好事,因为离婚前吵架是家常便饭,不过之后离婚后接触少了,她们反而能和平相处,像朋友一样,或许有些人只是和停留在某种关係,一但逾越某种程度,反而伤害彼此。

所以和萧禹杰的关係最好就此止步,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在向彼此夸出那关键一步后,会带来什幺无法所料的后果,深怕一步过后等待得是万丈深渊的悬崖。

在我有些失神观望窗外树影浮动之余,低沉嗓音将我思绪拉回,「妳有什幺理由」班导转而问我。

「我爸妈最近出国去了不在家,而且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多久?所以你要联络他们应该找不到,除非老师您要打跨国电话,不过这样电话费很贵,最好不要打。」我神色认真的回答。我想小佳心理铁定在想我乱掰什幺,昨天她才看到我爸妈而已,因为我爸妈根本就没有出国。

之后看老师无奈摇摇头,似乎懒得再说什幺了,不过最后他还是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其实老师会那幺是着急,最主要是因为担忧妳们会不会被绑架了,所以之后不能再这样了,就算真的有事外出也要向班长支会一声,那妳们知道了吗?」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了声「知道」后,老师便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可以回教室了。

前脚一踏离办公室,与小佳相视一眼彼此便噗哧笑了出来,我喜欢这种心照不宣的感觉。这种默契是从我们刚熟识就一直存在得,像是我们似乎熟识很久一样,我能察觉她的所有难过,她也能第一时间发觉我眼神哪里不对劲。

走回教室的途中,耳畔响起了钟声,整座校园迴荡耳熟旋律,午休时间已开始,前方转角处走来一道身影,我马上辨认出来身影的主人是萧禹杰,他手上还捧着一颗篮球,想必篮球社的练习刚完毕,不知为何从看见他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却不安分开始鼓动起来,脸颊也有些许燥热,或许是因为他突然闯进我的视线,所以我才会如此猝不及防,对他我没有免疫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