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四章 懂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章 懂得
                  递了一瓶矿泉水给他,在打开瓶盖后看他缓缓地喝了几口水,几滴晶莹水珠沿着他的脸庞轮廓顺着颈项往下滑落,「辛苦了!」我说。

「妳觉得我打得如何,还可以吧!我叫妳要仔细看妳有仔细睁大双眼看吧?怎样帅不帅?」只见他用手背顺手抹了抹遗落在嘴角几颗水滴,眼前这位大男孩等待我的回答,眼里带着男孩般专有的神采。

看他一脸期待我的回应,我也不吝啬作以回应,「简直帅透了!帅到无以复加得神境界,俐落的身手在球场穿梭着,完美运球一方面又闪躲着敌方突击,尤其从敌方手中夺下球后毫不拖泥带水转身跳投,完美进篮姿势满分堪称神技,真是让敌方猝不及防,真不愧是篮球社的队长,平时我怎幺都没有发现你这幺优秀啊?」故意吹捧他

见我自顾自说得起劲,他突然朗声大笑接着说:「虽然你说得很浮夸,不过那表示你很认真看我打球」,接着他以开玩笑的口吻接续说道:「那你有没有被我迷倒,然后发现其实我很不错」半开玩笑四的口吻,迷人的笑容却搀和了高深莫测的神情。

以傻愣的表情看着他,相信在他此刻眸里的我一定蠢极了,之后伸出手掌缓缓落在我头顶,抚着我的髮丝,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多了一份无法言明的宠溺,虽然无法确切说出,但的确存在,就像这一时刻我反而能察觉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却不能準确地指出那道压抑甚幺的心绪。

「你没发现的事还有很多呢!」你说。我喜欢这种彼此默默陪伴的安全感,拾起眼与始终挂着笑容的他对上眼后,心碰碰乱跳了起来,其实我也无法釐清这份喜欢的心情持续了多久,甚至是从什幺时候喜欢上他的也说不清?

双颊上涌现灼热感,为了避免被察觉脸上浮现的淡淡红晕,不时别过头或佯装若无其事看向身旁景物。

等心情稍稍平复之后,「那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在场吗?」怯生生得我一自一句缓缓吐漏了压在我心上的沉重,就像顶上落石摇摇欲坠,随时一个稍加不注意便会把自己砸得粉身碎骨的隐藏危机,害怕听到有关任何那女孩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于是连此时语调都显得小心翼翼。

「嗯!相信我帅气的模样已深植她的心了」所以你才会那幺努力打球吗?希望在她面前呈现你最好的状态?那你有没有读出我複杂神情里的落寞惆怅?更甚至看见此时我眼里对你的一丝情愫?

从前能看出我是否伪装得你,在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刻后,便连你都一併隔绝其外了,所以你才不懂得明明正站在你眼前,却还藏匿在体内的另个我。

记得某一年盛夏,正逢梅雨时节,窗外下着倾盆大雨,沿着屋檐倾泻而落,云层不断快速聚拢席捲惶惶而来,阴霾的天色还有低沉的云朵彷若在触手可及的低空,是与那时心情相仿的气象。

而我一个人淋着雨步行在路上,或许因下雨懒得出门的缘故,路上除了我一个人之外没有第二人的影子,除了雨声稀哩倾泻而下的捶打声,一切静谧的诡谲,恍若只剩下我一个人的世界,孤独混着湿气蔓延,沁入鼻腔后濡湿了眼眶。

穿着制服的我被雨水淋得溼答答,雨水顺着髮丝任意滴流,制服因为淋了雨的关係呈现半透明的状态,所幸习惯在制服里面再套件衣物,才没有曝光的风险,否则以今天的心情,我应该没有心思去顾及,夹杂在雨中的水滴除了雨水还有泪水,那是回忆中很伤心的一天。

没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仓促的一阵脚步声,似乎直奔着我跑来。

「夏语嘉」那个人大声唤着我的名字,急迫的语气里还参一丝气恼不停喘着气,几乎是和我转过身的同时他说:「妳到底在干嘛,妳知道现在下着雨吗?」转过身看见他的我,除了一路走来的一身狼狈,更加失控狂流着泪,像今天过于猖狂的雨天。

随后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便披在我肩上,「笨蛋,你再这样淋下去一定会感冒,我知道妳很难过,很想自己一个人独处,但不是像这样一个人淋着雨走在街头,不要让在乎妳的人担心好吗?」他的瞳孔映着我的模样,眼眸深深望尽我的眼中,我能读出满满的担忧甚至是心疼。

在这样的雨天,你毫不迟疑扔到手中的伞,「到哪都有我在。」话语从你口中传出,清晰的递进我耳里。陪着我淋着雨的他,不用多少时间就湿透了全身,雨滴不间断打在我们俩身上,视线突然狭隘仅能看见就站在我身旁的他,湿透的他髮梢还淌流着水,顺着他的脸庞滴落到路面水洼。

焦距凝视在身后那把伞,一把淡蓝色的伞被遗弃在没有第三人的街角,静静搁着。

「妳必须回到家,把自己弄乾,不然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生病,听我的好吗?一切都会过得!」在他的陪伴下浑然不觉得走到家门口,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让我再度有了欲泪的感触,「谢谢」一句哽在咽喉说不出口,酝酿的酸涩取而代之。

玻璃窗幕外的雨沫,一切尘嚣被阻隔其外,指尖触及着映照在上头自己的侧影,另一头夜无止的延伸,甚至绵延到自己的心,我不知道会有多久低沉的垄罩,只是暗暗期许你说的一切将会过去,等有一天的放晴。

「关于这次的提案,我认为有待再商榷,尤其这次客户开出的价钱不符成本,加上开出的条件过于严苛,明显这次客户有刻意刁难的意味,所以你们手上这一份提案是我提出的解决方案,请各位拨冗时间过目。」这一天的夏语嘉一反平时寡言本色,夏语嘉在同事眼中一直是认真恪守本分的职员,所以一向行事低调默默行事的她,在众目睽睽提出了此项解决方案,一度引起大家瞩目,不可置否她提交的措施方案,除了经过再三缜密评估降低了风险之外,也成了解决此次困境无二最好的措施办法。

玻璃帷幕里的自己,之外是万里无云得一片晴空,镜面里的身影是趋近透明的影像,在吐露了一口气后,好像方才紧绷的状态才得已稍作放鬆。

「语嘉,你怎幺想出这幺聪明的解决方法得啊!还好有妳提出的新方案,不然我们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同事乙接着说:「对啊!刚才妳气场超强的,霸气十足,主任的脸都愣掉了」

「她的脸超癡呆的,还好有妳的新方案,不然她还以为自己真得很行啊!只不过比我们早一点进公司位阶比为们高一些而已,成天在那边嚣张臭屁,也没干什幺事,提出什幺可行方案,现在看她还敢不敢那幺嚣张,不过今天看到她那张脸,总算可以一吐平时积怨的怒气,早知道我今天应该把她那张脸拍下来,贴在墙上提供大家观赏,好好观摩这位主任的嘴脸。」之后办公室穿荡着几位女人不计形象的笑声。

鲜明的记忆中,曾经对我说过:「难过时要记得还有我陪在妳身边,在我面前你可以勇敢做自己,真正的你并不是这样得!」在视线逐渐转为朦胧之际,话语里包含得温暖在你神色里展露无疑,那眼神彷彿穿透虚幻的躯壳牢牢攫住我的灵魂,让我不至于流索无边无境的虚无里,在他说完这整段话后,视线在也看不清他的轮廓了,他是第一位说我可以勇敢做自己的人,是可以无条件包容这样的我的人。

这样的我是连我都不懂得自己,也只有你会懂得。

也许我错了一直以来我并非随和,而是故作随意;或许我错了一直以来我并非随意而安,而是随波逐流。更并非是没有意见,而是不想多做表态,一直游走在安全向度里得所有,被他一句话震破了为自己筑起的堡垒碎成遍地瓦砾,瓦解了全数伪装。

那个叫我自己可以勇敢做自己的他。

从今开始我应该为自己再活一遍,以全新的姿态重新开始,即使此刻的你不在,即使此刻的我是孤单的。

滴答滴答时间不停向前走着,等手边的事情解决总算告一段落后,转眼看向腕上的錶,早已超过十二点钟了!

办公室到楼梯的这一小段路,早已不知踩踏过多少遍了,相隔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玻璃,偶然视线转往更高楼层,视焦落在位于七楼的某一窗口,不知为何就这样一个人默默注视了许久,陷入冗长的沉思。

突然耳畔兀自闯进一道记忆中得回声「有想我吗?记得只要你需要我时,只要说一声我就到赶到,如果你觉得寂寞,只要你一回头就能看见我」牢牢在心头迴绕不止,久久令人失神。视线尽处变成一滩模糊,视焦再也无法锁定。

眼泪在眼眶打转,隐约能辨别眼前走来一道身影,在迷濛的视野中出落得格外醒目,恍如正直直走入心坎,那抹蹤迹得主人对着手机说道:「我现在手边的工作大致完成了,不过刚接受一个新提案,想法创新办法不错感觉很可行,所以我现在想开始着手执行,就先这样不说了,掰」

恍如一切声响似潮汐般退离了此片海域般,仅剩贝壳不时低语般得嗡嗡声息,所有的声响恍若无闻。

喀喀作响的高跟鞋,停在刚讲完手机那位先生面前,那位先生对于眼前这位不曾谋面得女子眼里填满得全是困惑「有事吗?」低沉嗓音缓慢窜出。

魂牵梦萦熟悉不过的嗓音,出至于眼前这抹身影的主人,原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听见了……,所以这一秒令她不禁欲语先泪流。

「萧禹杰」口中的音调添杂了撕心裂肺的微微嘶哑,睫毛还微微颤动,眼前的女孩有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沧桑,更多的是写满脸得激动。

你回来了吗?我很想你……



我殷切盼望着能再度与梦境里的你相会,因为一场梦突显现实多幺狼狈不堪,所以请不要任意叫醒我,就让我留在你身旁像从前一样,让你牵起我的手像从前一样,这回我们说好谁都不鬆手好吗?只是在漫长的梦总有甦醒的那天,最终你的身影消失在白花花的光芒之中,隐没在现实中的地平线,像现实一样,只是我还在现实中寻觅你的体温,希望如你所说得一切都过了,然后奇蹟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