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三章 记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章 记忆
                  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懒懒伸个懒腰后好让僵硬的被完全舒展,慵懒的身子深陷在柔软椅背里,目光落点在办公桌上的一颗仙人掌,种植在盆栽里,偶时撒洒水,然后陪伴我从最美好的那段时光至今。

就像代替着你陪在我身旁一样。

「语嘉,现在已经中午了,快去吃午餐喔!别像上次忙到忘记吃了」看着小雨对她应了声:「我正要去吃呢」,便起身离开办公室,直角转弯处搭电梯直达一楼,走往离这里方圆五百公尺内不远处的咖啡厅。

木桌上戈着三明治,光柔和照进室内,视焦停驻在落地窗前,置身如此相似的光景之中,思绪悄然回到记忆深处,鼻息间早已闻不到咖啡瀰漫的香气。

看着落地窗不自觉发起呆,耳畔传来声响「平时可没这种闲情逸致的多余时间吃早餐呢,真多亏妳睡过头。」这句话听起来怎幺怪怪的,怎感觉话中有话夹着讽刺调侃的意味?

「少在那边拐弯抹角讽刺我」,踢了下藏在桌面底下他的脚。

倾身向前紧盯着我的额头,「还好听得出来,可见妳还没有摔笨嘛!」

「什幺意思?」

「你不知道妳额头瘀血了吧!」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在妳这里」

「我先帮妳揉开好了!」默默看着他伸出手轻揉着自己的额头,眼神专注神色认真,眼帘填满他的身影,让我的心漏了一拍,不自在将视线转向远方的马路上,下一秒从额头传来疼痛「好痛!你不会是故意要报复我害你迟到的事吧!」

「当然不是,我好心帮妳揉开,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揉了揉疼痛的额头,慌张站起身「我先去洗手间看一下我的瘀血怎幺样了」

望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额头有个大瘀血,虽然还不明显,但只要仔细一看便会发觉,一定是跌下楼梯不小心撞到得,为什幺我会没发现「惨了明天一定会更明显」看完伤势之后,步出洗手间。

眼前望着远方的萧禹杰,视线凝聚在未知名的远方,周围缭绕着与世无争超然的惬意氛围,一派悠闲的侧影,不知不觉令人看得入迷,直到他将视焦转移至我身上,才为方才失神直视着他的状态自觉羞赧。

究竟自己爱慕他到什幺程度了,竟可以旁若无人,瞳孔里只容有他一个人的风景。不得不说萧禹杰是个轻易令人心动的人,长得清秀帅气,尤其是颊上那两个小小酒窝笑起来天真亲切,运动也很擅长,也因为常运动的缘故所以长得高,头脑也很聪明不怎幺读书的他课业也总能名列前茅,脾气也不错,只要不去採他的底线就好,不过至今没有人还没有人踩过他底线,有时会好奇思索着他真正生气起来究竟会是什幺样的景况?

更让自己疑惑的事为何如此醒目耀眼的他,会跟自己成天瞎混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是青梅竹马又是邻居的缘故,我和这被万人所瞩得他应该不会有太多接触的机会吧!也许是因为此故,所以从小到大我能感觉到他把自己当成了妹妹照顾,更因为如此这种关係成了自然屏障,使我不得跨距逾越半步。

因为是妹妹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能够有什幺非分之想。
因为是妹妹所以不希冀彼此之间能激荡出什幺火花。
因为是妹妹所以把喜欢藏在心底避免被察觉的机会。
因为是妹妹所以不奢望你对我也有一丝心动的可能。

有时候故意放慢步伐,凝望你的背影,昨日有着日落余晖,今日有着树影拂动,只想那轮廓烙在脑海深处,牢牢记忆住唯恐遗忘。

更怕有一天,站在你身旁的不再是我。

你就站在我跟前不远处,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不敢挪动步伐更加靠近。

就让我止于此,透过最遥远的距离看着你就好。

希望那一天的道来,也会因为忆及这些,流着泪还感到幸福的。

一路上没怎幺说话的我们,树林间的骚动也能听的真切,「妳今天怎幺忽然这幺安静?」,转过身目光关切地询问着我。

「我在想怎幺处理额头瘀血的问题」,弯下身子的他迁就着我的身高,採取与我平视的对等高度,他倾身向前的同时我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为了这忽然之间缩短的差距,及近在眼前的你。

随后你伸出手,缓缓取下了我别在浏海处的髮夹,修长手指顺着髮丝缓缓梳理着「这样就不会被看见了」下一秒温柔灿笑的你便别过了身,不过这一秒我也意识到手在不知不觉的情境下被牵着「走吧!」你说。

此刻,静谧之中唯一的声响,来自一颗寒风中鼓譟不止的心,至掌心传递而来的暖度,烘托上我的脸颊。

夏语嘉陷入一阵迷失,流离失所在回忆的尽头,凝视着消逝的残影不知去向,去向,眼神迷离失落望着远方,旁人触见她的身影,那是一道宁静而纯然的静谧,围绕着超然却又寂寥的氛围,穆然的神情中漫着一股读不出心思,却隐约透出的淡淡忧伤。直到湿润的眼眶在转瞬瞥见了一抹身影,睁大的双眸因为吃惊而轻微颤抖的睫毛,心里默默独白喃道「不可能」,为自己认错人而勾动苦涩的嘴角。

置我于一人的世界是寂寞的,载陈载浮的苍茫人海,是无法消却的思念支撑起想起你的时刻。

工作一整天下来,外加公司近年来计画托展事业版图,工作量硬是增加不少,不可避免沦为加班的情境,从外头看着是平凡不过的商业大楼,打着灯位处自己六楼的办公室,成为万丛灯火中的其中一盏明灯,融为衬托漆黑夜景的一线光明。

从公司搭电梯直达一楼时,外头天色已是一片昏暗,抬头仰望着依稀能见的几颗星辰,以及一颗高挂着的明亮大满月,转瞬又瞧见了自己刚走出的大楼,七楼还亮着灯,想必一定有人向自己一样还留下来加班,低头看相腕上的錶,忙晚进度中的工作时已是邻近七点的时分。

经过忙碌的一整天,紧迫的心绪终于稍稍放鬆了,从口中呼出的气体在窜出体内后,化为寒冻空气中的一团白色烟雾,空虚的胃不时传来饥肠辘辘的闷响。

徒步来到了速食店门口,视线再转往不远处,是高中就读的母校,漆黑的校园还打着零散几盏照明灯,有限的幽微弱光照拂着无限晦暗。

点了套餐后,选了位于速食店隐密的角落入座后,抬眼看了看距离自己有两桌正你侬我侬的情侣一眼后,再瞥向选中间位置就座的学生们一眼后,熟悉的制服,曾经自己也身穿着相同制服,何时已来到褪下那件服装的年纪了?在时光悄然晃眼尖就消逝了。    

身旁空蕩蕩的位置,成了自己眼中无法忽视的存在,转移为更高层次心灵的空虚,曾经耀眼的回忆中属于这位置的主人已经不在了,幸福是否也在自己手中游走离逝了?

悄悄得,缓慢得,一分一秒如沙漏般流逝,转瞬成空。

入口的食物刺激不了味觉,食而不吃其味,一顿饱餐的晚餐过后,也不明白自己究竟都吃了些什幺?步出了速食店后,沁寒的冷空气深刻传入鼻腔,将脸庞埋入围巾试图获取更多暖和。

闪烁灯芒的校园,早在视线朦胧前,成了视焦里的唯一。

「欸!你应该会来看篮球比赛吧!」见我点点头,你语带兴奋的接着说:「那妳要好好替我加油,只能看我一个人喔!我会比任何时刻都更加认真,妳也要仔细看喔!」突然曾经的声音陡然闯进了我的脑海,彷彿嗓音的主人还在我身旁。

不过我明了事过境迁后,最多不过来自记忆荡然的回声,是回忆空谷的低鸣,一有脑波的震动便轻易触动心弦的共鸣。

时间不停往前走,曾经是那些时日里我所有的生活,然而跳脱了那段时空之后,却成了生命里的少部分,邻近未来的每一秒,不可抗力的现实成为现在进行式,而你却划分属于过去式的回忆里。

沿着操场的跑道绕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尽头的循环,放眼望去是曾经有着萧禹杰以及队友们奋力奔跑身影的篮球场,如今那段灿烂却被锁在相片里不复从来刺辣的阳光晒在每张青春洋溢的稚嫩脸庞上,不负引颈期盼的众人,大获胜出凯旋归来,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往日时光,只是长年被空气氧化逐年褪色。

那次的校际篮球赛,再回朔的记忆里回想每一片刻,宛如能够身历其境,呼喊声随中每一次进篮起此彼落,背号13号的萧禹杰是全场焦点,逆转劣势轻鬆突破重围,快意穿梭球场,随着每次跳投进蓝,替队伍拉回分数终于追回平手,也提振了己方队伍的士气。

直到中场休息片刻,篮球场场域一逾原本用毛巾擦拭额头汗珠的萧禹杰,走到他身旁的是从国小就爱慕小佳的薛圣宇,薛圣宇似乎对他说了什幺,之后下一秒他们视线一致往上迁移,锁定于我们方向,薛圣宇在目光对上小佳后开心地挥了挥手,而萧禹杰也在我迎上他的视线后,爽朗的对我笑了笑。

「禹杰学长他真的很受欢迎欸!你真的要顾紧一点」之后身旁传来小佳语气和缓的说话声。

我回了一句「薛圣宇好像也很受欢迎的样子」透过学妹不时传来热络的交谈声中,可以听出谁最受欢迎。

「背号13号的学长很帅欸!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类型,害我都好想加入篮球社!」

「背号11号的那位学长也很好看,篮球社好多帅哥喔!」

背号11号正是薛圣宇,视薛圣宇为眼中钉的小佳,在听见薛圣宇被称讚时,不耐烦反了一记白眼,说了句「花癡」示意身后那群学妹迷恋的花癡行径。

直到教练唤了他们一声后,萧禹杰在离去前又看了我一眼,然而薛圣宇则是毫不避讳比出了个爱心大手势冲着小佳大胆示爱。

耳畔传来学妹「那位学长居然这幺大胆的示爱欸!不知道他喜欢的女生是谁?被他喜欢的女生真幸运!」的惊呼声。

之后薛圣宇将高举的手势缓缓放下后,又对着小佳扬起了一抹迷人笑靥。

「对啊!那位学长笑起来真的好可爱喔!我觉得我被他笑容电到了,他根本就是我的菜!他叫什幺名字啊?」之后四周开始有人四处打听着薛圣宇的名字。

「不,我还是觉得背号13号的学长最帅了!不论是他投篮的姿势,还是他跑步的样子都好好看喔!我觉得我爱上他了!」

喧嚣的篮球场上,小佳却不若平时那般多话,此刻凸显她此刻的静默,转眼望向身旁小佳,不知何时她的脸庞已悄悄浮现两抹不可忽视的红晕,除了不知所措的神情之外还能察觉一丝羞怯气息。

我想我能懂她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种女孩情窦初开的青涩。

中场休息结束后,或许因为敌方看出萧禹杰是主要敌手,转而团结起来齐同阻碍他每次行径的方向,即便如此碍手碍脚,但他依旧和队员相互合作,无须言谈最多不过几度眼神示意,男生们便将心照不宣的默契发挥淋漓尽致,尤其在每次传球表现的合作无间,丝毫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性格致命点。

观众席一片鸦雀无声,目光皆锁定于作出投篮标準姿势的他,神情全然专注凝视着篮框,烈阳作为背景照亮他的身形轮廓。

起身跳投抛进篮框,最后一颗球在离开的指尖后,划出无懈可击完美的抛物线,首先那颗球在篮框顽皮环绕几圈,直到它缓缓落入篮框那刻,队员欢欣鼓舞的神情隐然可见,而萧禹杰在看见他投出的那颗球进后,全身放鬆似的弯身抚着膝盖稍作喘息,裁判裁定由我校胜出,全场传出疯狂欢叫声,甚至是敌方他校观众席的学生们,也替我们的胜出欢呼。

深深感受着自己的心跳,狂乱且躁动悸动着,随着每次拍打篮球的运球声,加剧心跳的强烈起伏,随着他的身影移动视线焦距,瞳孔缩放只容得他一脸的焦点。

远远观望着,在一片漆黑无尽的高中校园操场,一名女子看似无助的左顾右盼,一心想釐清今年是何年何月?是十五岁时的绚烂年华,还是如今苍凉的多年后?眼角闪烁着泪光,嘴角喃喃自语着:「此刻的你不在,还有甚幺是我好希冀等待得?」



仅剩几若书扉的一角光景,犹若日落时曾并肩而行,橘橙余辉下拉长的影子,牵着手的黑色身影,偶时交错相依的人影,于今忆及依旧和煦依然牵引捨不得阖上双眸转身背离,即使梦碎了一地,还义无反顾一再往回忆里迈步,纵使明知一切白费力气,纵使双脚倘流了遍地艳红,到这一刻仍频频回顾,依恋有你的时光,无可自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