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邻居篇四 被压在桌子上灌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邻居篇四 被压在桌子上灌浆
                          感受到少年的手指在体内不断地抠挖,指尖擦过骚心的时候她的小腿抽搐了下,高潮后的身体有些虚弱和疲累,可神经已经诚实地再度兴奋了起来:“别……”
        “可是你看起来很想要。”
        抽出手指时,那缠绕指尖的精液已经没有那幺白了。少年的手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声音满是得意:“清雨姐你看,你的骚水都把我射进去的东西稀释了。”
        他手指上的羞人东西还散发着腥臊的气味,并不好闻,却让她有些眼睛发直,喉咙动了动。
        少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把手指凑到她嫣红的唇边,指尖抵着微微开合的嘴,恶劣地笑:“吃掉它。”
        腥气十足的体味更浓了。然而就是这股味道勾得小穴又开始一收一缩地瘙痒起来,她顺从地把那根手指含在口中,舌头舔弄着从指根到指尖,就好像那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体是人间美味一般啧啧有声,津津有味的模样让少年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她被迫口交时的诱人样子,原本已经偃旗息鼓的肉棒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把精液全部吃掉了还不算,她把手指含得更深,吞吞吐吐着模仿性交的动作,少年的手指就这样出没在她的嘴唇中。美丽得像是蕴含着无限神秘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欲望,魅惑得就像一只无形的小手勾得少年心痒痒,恨不得再来一发安慰一下已经又开始硬起来的肉棒。
        把手指从湿润的口腔里抽出来的时候还能够听到“啵”的一声,看她带上了失望神色的美丽眼睛,少年邪笑着把再次硬挺的紫红色肉棒在她饱满的臀肉上磨蹭,泛着粉色的臀肉也被蹭得晶晶亮,水渍淫靡:“还想要?”
        红着脸,她的眼神娇媚得仿佛三月桃花:“想……老公用大鸡巴肏我的骚穴。”
        “真乖。”四处打量了一下,看到方才彼此做作业的桌子时眼睛一亮,少年一手揽住她的脖子一手则是放在了她的腰下,稍稍一用力就把她公主抱了起来。行走时挺立的肉棒还时不时摩擦到臀肉上,深红的龟头把那柔软的臀肉都顶得微微凹下去一块。
        忽然的失重吓得她抱紧了少年的脖子,两团软的不可思议的奶子就这样贴上了少年的胸膛,都能够清晰感受到坚硬的奶头。
        他把她放在桌上,把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挺腰用龟头去浅浅地撞击那方才把他的精液全部接收进去的小穴:“骚穴是这里吗?”
        小穴一张一合又开始流水,她楚楚可怜地望着少年,那份柔弱得好像伸手就可以摧毁的娇弱姿态让少年有种超乎寻常的愉悦感,也就不再刁难她。扶住自己的肉棒爽快地再一次顶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快速抽插起来。
        “哈……好深……”
        背部抵着坚硬的桌子,下半身几乎是悬空着的完全靠少年的肉棒支撑被他撞得一耸一耸好像就要飞出去一样。这样的感觉稍微有些怪异,可是一旦被插得爽了,身体能够体会到的就只有快感而已。
        浪叫连连地迎合他的抽插:“老公好棒……”
        愉悦地享受被这双修长大腿夹着,肉棒被紧致小穴包裹的感觉,少年像永不停止的打桩机一般不停地快速肏弄着她,射了几波还仍旧蓄着不少精液的囊袋啪啪啪地打在她的臀瓣上,低头就能看到紫红色的肉棒在粉嫩的穴里进进出出,把那骚得要命的媚肉都给干得拉出来塞进去,有时还会带出来他刚刚射进去的白浊精液,于是啪啪啪的声响变得有些沉闷,甚至还掺杂了浑浊的水声。
        少年去亲吻她的嘴唇。先是唇瓣的浅浅碰触,试探般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少女的上嘴唇,没想到她主动地张开了嘴,让他得以顺利地占据她的口腔。香软滑嫩的舌头主动缠上去和少年的舌头翻搅,对着忽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唔……”
        上面的嘴被侵犯,下面的嘴被不断地抽插着,她扭动着身体想要用呻吟来发泄这种奇妙的快感,然而嘴被堵住,能够流出来的只有断断续续的声音而已。
        少年好心地放开了她的嘴唇,专心地用肉棒去干她。而一旦获得自由,淫浪的叫声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声高过一声。要是有外人听到了,就算是阳痿也会挺着热硬的肉棒去一起干她:“老公好快……骚穴,骚穴要坏掉了……”水眸半睁半阖,透露出来的都是欲望。
        “那就坏掉吧。”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少年的腰身就像上了马达一样,啪啪啪的肏干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苗头,“把这个勾引人的骚穴肏坏掉……省的有别人来肏……好不好啊老婆?”
        挺起身子主动去抱住少年汗湿的身体,肉贴肉的熨帖和温热让她快乐得完全忘记了理智,身体早已沉沦到情欲中不可自拔了:“坏掉……干坏掉……”平坦的小腹抽搐了起来,她胡乱地在少年的背后抓挠:“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啊啊啊!”
        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少年能够感觉到龟头被淋了一大股温热的液体,腰眼猛地一麻。
        高潮后的她软绵绵地挂在少年身上,仿佛全身的骨头在这瞬间被抽走了一样,任凭少年掐着她的腰在体内肆意抽插,又任凭少年哆嗦着又把所有的精液射在了她的浪穴里,还搅动了一下,刻意折腾出让她听得见的水声。
        精疲力尽地闭上眼,也不去管身上乱七八糟的液体。她把脑袋搁在少年的肩膀上,放任自己的神智进入一片黑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