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037章 初尝战久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  这一下摔得极重,叶凝霜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踩到的竟然是一块香皂,这东西本来是放在浴缸的一头的,想来是自己心烦意乱之下不知不觉得把它碰掉了下来。

    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叶凝霜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因为只要轻轻一动,自己那摔伤的右腿就疼得受不了,试了几次,不但没有站起来,反而使得自己疼得冷汗都流出来了。

    就在叶凝霜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浴室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叶飞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大姑,你怎么了?没事吧?”原来叶飞在不知不觉中,六识也加强了许多,虽然这个浴室的隔音效果很不错,介他还是听到了叶凝霜的那声惊呼。

    “我,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一会就好了。”叶凝霜的心里有些慌乱,刚才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并没有把门锁死,现在要在外面轻轻一扭,就能把门打开,而现在的自己,身上可是一点衣服也没有啊,这要让他看到,羞都羞死了,所以把自己的伤说得有些轻描淡写。

    叶凝霜虽然说得轻松,但她那由于疼痛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叶飞只是一听,就知道大姑傻得恐怕是不轻,当下也顾不了许多,急忙扭开门走了进来,却看到叶凝霜脸色有些苍白得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右膝盖处,身体轻轻得颤抖着。

    眼前的美景让叶飞的呼吸不由一滞,不得不说,叶凝霜那熟透了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别说是青涩的叶云绮,就是相对火爆许多的叶云英也远远比不上。

    叶凝霜没想到叶飞竟然闯了进来,不由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他那迷醉的眼神时,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自豪,但自豪归自豪,女性羞涩的本能还是让她夹紧了双腿,双手也顾不得再照顾自己那条摔伤的腿了,急忙曲了起来,紧紧得护在自己胸前。

    叶凝霜的手一拿开,叶飞就看到了她那一片青於的右膝盖处,不由暗暗骂了自己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急忙蹲了下去,伸手将她紧夹在一起的双腿分开,眼睛盯着那片青於,问道:“大姑,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叶凝霜见他竟然用力得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还以为他是想看自己那里,羞涩的同时竟然还有些激动,不过叶飞接下来的话让她知道了他只是在关心自己的伤势,心里不禁有些失望,同时也有些羞愧,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真的希望他能看到吗?

    叶飞见自己问出后,她没有说话,还以为她是太过疼痛而说出不话来呢,随手从旁边拿过一条浴巾,胡乱得围在她的身上,说道:“我先把你抱出去再说吧。”说着不由分说,双臂一探,将叶凝霜抱了起来,走出了浴室,到了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再隐藏自己的力气了。

    躺在叶飞的臂弯里,叶凝霜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这个侄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力气了?不过她现在却没有心思去想这个,因为这样被他抱着,看他他那付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受一点苦的样子,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她当年是被家里安排嫁给李斌的,之前二人见面都很少,哪里有什么感情可言?而且他是一个粗鲁的军人,婚后也从来没有对她这么体贴过,而在十多年前,他参与了一场对付恐怖组织的战斗,受了极重的伤,后来虽然恢复了,但却失去了男性的能力,从那以后,他更是连家都很少回,所以叶凝霜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呵护。

    这就是被男人疼的感觉吗?叶凝霜心里问着自己,不禁轻轻得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虽然此时抱着她的只是一个小男孩,而且还是她的亲侄子。

    抱着叶凝霜回到了卧室,叶飞把她放到床上,让她舒服得躺好,才开口问道:“大姑,你还疼吗?”

    被他这么一问,叶凝霜才从那迷醉的感觉中回过神来,心中不由有些羞愧,自己到底在乱想些什么?摇了摇头,在对叶飞做出回答的同时,也想把自己脑子里那种奇特的感觉甩出去。

    “那你家里有碘酒吗?我把这里的淤血给你推散就没事了。”对于这类的伤势,叶飞早已熟悉得很了,不说那些欺负他的小混混,就是叶云绮和叶云英有时也会收不住手,把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所以他这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

    叶凝霜指了指床头柜道:“那里面就有,你拿出来,我自己揉一下就行了。”她现在不敢再让叶飞过多得接触她的身体了,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和他做出些什么来。

    叶飞却像根本没有听到她话,从床头柜里拿出碘酒后倒了一些在手上,然后用两手搓得有些发热,才把手盖在叶凝霜受伤的地方,轻轻得按揉起来。

    “哦——”被他按住后,叶凝霜只觉得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从膝盖上传出,说痛吧,有点,但不是太痛,里面还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娇吟。

    听着叶凝霜那和小妹在舒服时一样的声音,叶飞心里刚刚因为她受伤而压下去的火焰又升了起来,手仍然在她受伤的地上抚慰,但眼睛却有些不老实得向上面看去。

    叶凝霜此时身上只有一条浴巾,还是叶飞匆忙中胡乱围上的,自然不可能挡住叶飞的目光,他这一抬眼,直接看到了那在凄凄芳草中的诱人蟠桃,叶凝霜那里的颜色要比叶云绮重一些,但也重不了多少,仍是如少女般艳红,而且红得极为诱人,叶飞只恨不得像是亲小妹那里一样亲上去。

    见叶飞的目光紧紧得盯着自己那羞人的地方,叶凝霜非但没有阻止他,反而闭上了眼睛,一付默许的样子,毕竟叶飞那贪恋的目光让她太享受了,使得她不忍去打断他。

    叶飞偷偷得打量了叶凝霜一下,见她好像默许了自己的行为,心里不由大胆起来,本来有她伤处按摩的手慢慢得向上滑去,顺着光滑如绸缎的皮肤一点一点得往上攀行,却又不敢太靠近自己最想接近的地方,来到近处后,便又撤了回去。

    叶凝霜的呼吸慢慢得变得急促起来,虽然叶飞并没有直接去触摸她最敏感的地方,但只是在大腿内侧滑行就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了,最重要的是,现在二人间的气氛让她有些紧张,既想出声阻止叶飞,却又有一种让他再进一步的冲动。

    叶飞敏锐得发现了叶凝霜的变化,心里大喜,慢慢得用双手把她的那双美腿分得更开,使得她那个诱人的蟠桃微微的裂开,露出里面那娇嫩的花瓣,而两片小小的嫩红色花瓣中间,已经有丝丝露水涌了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叶飞的胆子更大,忍不住伸出手去,手食指在她那诱人的蟠桃上轻轻按了一下,使得那里挤出了更多的露珠,叶凝霜也不禁在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不过仍是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叶飞心中更喜,慢慢得把头探进了她的双腿之间,然后用双手把风她那条诱人的裂缝分得更开,然后伸出舌头,用舌尖在她那裂缝中间的小豆豆和微微张开一点点的小洞上略过了一遍。

    “啊——”异样的快感让叶凝霜忍不住啊了出来,大眼也睁开了,见叶飞竟然在舔自己的那里,心中不由大羞,问道:“小满,你在做什么?”

    叶飞在她胯下把头抬了起来,嘿嘿笑道:“大姑,你刚才一定摔得很疼吧,为了弥补一下你刚才受的苦,所以侄儿想让你舒服一下。”

    既然已经被他舔到了,叶凝霜性也不再阻止,况且她真的很需要,刚

    3寻∶回╘地○址∵百§度§第¨一╜∴ξ?╒?

    才在浴室里费了那么大的劲,却没有出来,此时只是被叶飞轻轻得舔了一下,她竟然就有了想要高潮的冲动,又怎么会不对这种滋味留恋?于是轻笑道:“小坏蛋,会得还不少,随便你吧,不过不要太过分哦。”

    叶飞又是一笑,低下头去,却没有马上去舔,而是用力得闻了一下,只觉得一股和小妹那里有些相似,却要浓得多的奇异香气加杂着一丝淡淡的腥骚之气扑鼻而来,直刺激得他欲火狂升,笑道:“大姑,你的屄真香啊。”

    “小坏蛋,说什么呢?”叶凝霜没想到叶飞竟然说出了这么粗俗的字眼,不禁有些嗔怪。

    “我怎么了?”叶飞一脸的委屈:“你的屄就是香嘛,难道你想让我说你的屄是臭的吗?”

    “要死了!”叶凝霜轻轻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不许说那个字!”

    “哪个字啊?”叶飞明知故问,却又伏下身去,在她那已经湿透的屄上吸得啾啾作响。

    “哦——”叶凝霜爽得长长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就是,就是那个‘屄’字啦。”

    “那大姑的意思,是不要我舔屄了?那好吧,我听大姑的。”叶飞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让自己的嘴巴离开了她的嫩屄,却并没有走远,只是在她大腿的内侧来回得亲吻舔弄着。

    叶凝霜正被他弄得舒爽万分,不料叶飞却忽然停下了,如果现在叶飞直接离开她,或许她还能忍得住,但他并没有真的离开,留在那里的嘴巴不住得把热气往她敏感无比的骚屄上喷,弄得她直想把叶飞的嘴巴紧紧得按到自己屄上,而且在说到“屄”这个字眼的时候,她也觉得刺激无比,也许是自暴自弃,也许是被叶飞激起了淫荡的因子,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好吧,大姑的好侄儿,继续舔大姑的屄吧,大姑的屄好痒!”

    叶飞闻言大乐,重新把嘴贴到了她的骚屄上,用力得吮吸舔弄起来,同时还把手伸了过来,用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轻轻得拨弄着。

    叶凝霜这下可爽坏了,淫水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般不停得涌出,尽管被叶飞喝了不少,却仍有不少流了出来,把她丰满的大屁股下面的床单都给弄湿了,叶凝霜忍不住用自己那双丰满柔软的大腿夹紧了叶飞的头,呻吟道:”好侄儿,你弄得太好了,你把大姑的屄舔得好舒服,啊,不要那么用力嘛,乖孩子,你真会舔屄,舔得大姑好舒服。”说到这里,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强忍着屄上的快感问道:“小坏蛋,说,你祸害过几个小姑娘了?”

    “没有啊。”叶飞再次从她胯下抬起头,抹了一把嘴角沾着的淫水,叫屈道:“一个也没有啊。”

    “还敢说没有?这么会舔屄,一定舔过不少了,说,都有谁?”叶凝霜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虽然没有想和叶飞真的发生点什么,但却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和他赤裸相见的人,同时还在暗暗嘀咕,看他和柳凤仪那个骚屄那么亲,不会是他们早就这样

    ╮最╘新⊿网○址○第3一∴?ㄨ¨╖

    弄过了吧?

    叶飞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叶云绮的事告诉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抵赖,叶凝霜见自己实在问不出什么,不过想到自己猜到的那个可能,不服输的心思又起来了,心说你们柳家的骚屄不是让他舔了吗?那好,我今天就让他尝试一下做男人的滋味,于是对叶飞娇媚得笑着道:“小满,你也上来,不能光是你侍候大姑啊,大姑也让你舒服一下。”

    虽然不知道大姑为什么会动提出给自己弄,但这却也是叶飞求之不得的,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也爬到了床上,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随着内裤被拉下,那根早已硬得不像话的东西猛得弹了出来,在叶凝霜前面的空中一抖一抖得跳动着,似乎在向她示威一般。

    “啊?”叶凝霜不禁惊讶得捂住了小嘴,虽然刚才通过用脚踩,她就知道了叶飞的家伙不小,但仍是没有想到会大到这个程度,这个涨得紫红的家伙怕不有二十公分长,小孩的手臂一般粗,顶端的那个大龟头足有大号的鸡蛋那么大,这样的宝贝恐怕只要是个女人都会喜欢得不得了,更不用说叶凝霜这个已经十多年没有享受过这东西的女人了。

    伸出双手同时握在那个大家伙上,叶凝霜赞叹道:“没想到我们家小满竟然长了这么大一根鸡巴,以后灵灵可是有福了!”说着心里不由有些羡慕林灵,毕竟她才是真的有资格享受这根大鸡巴的女人,而自己,恐怕也只能抚摸一下过过干瘾了。

    叶飞笑道:“灵灵有没有福气我还不知道,不过现在你要有福气了,大姑,它涨得好难受,你帮帮我吧。”

    叶凝霜娇媚得一笑,张开小嘴轻轻把那个超大的龟头含了进去,学着在电影上看到的

    ∶寻回2网╔址□百╖度?第一§2∷▼

    样子慢慢得吞吐出来,一边弄着一边还用一种很诱惑的眼神看着叶飞,那骚浪的样子弄得叶飞一阵火大。

    “嘶~~”叶飞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但却并不是爽的,而是叶凝霜在让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穿行时,用牙齿刮到了他敏感的龟头,一种又痛又痒的奇异感觉让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叶凝霜还没有发现自己弄得他不舒服了,还以为他是爽得不行了呢,吮吸吞吐的动作更是加快起来。

    叶飞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上去很是骚浪的大姑竟然口交技术还不如小妹,此时让她这样弄着,虽然也有些快感,不过更多的却是难受,于是急忙阻止道:“大姑,你停一下好吗?”

    叶凝霜还以为他是快要射了而不想这么早射才让自己停下的,吐出他的鸡巴,得意得笑道:“怎么样,大姑是不是弄得你很舒服?”

    叶飞指着自己被她弄得有些发红的龟头,苦笑道:“你用牙齿刮到它了。”

    叶凝霜这才知道是自己弄错了,俏脸上不由一红,小声道:“人家以前不是没做过嘛。”

    叶飞听她这样一说,心里有些兴奋,也有些感动,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享受到她的小嘴的男人,柔声道:“没关系的,慢慢来就是了,你先伸出舌头,垫在下面,然后再含进去就行了。”这个方法是聪明的叶云绮总结出来的,此时叶飞把它教给了叶凝霜,说完后把身子调了个个,和她成了69式,继续在她鲜嫩的骚屄上舔吻起来。

    叶凝霜照着他说的办法含了进去,果然没有再次用牙齿碰到他的鸡巴,而这里叶飞把她弄得极为舒服,作为回报,她也开始卖力得吮吸起来。

    这样弄了一会,叶凝霜的心里又有些不舒服起来,看叶飞那很熟悉的样子,想来肯定是柳家的那几个骚屄没少给他含,自己在这个上面也落后了,不由心思又动了起来,却一下想到了一个在电影上看来的方法,眼前一亮,吐出鸡巴,对叶飞道:“小满,你先停一下,大姑和你玩个新花样。”

    叶飞停了下来,有些不解得看着叶凝霜,叶凝霜娇媚得一笑,伸手拉过他的手按在自己那硕大的奶子上,问道:“大姑的奶子手感好吗?”

    叶飞只觉得自己的手仿佛陷进了一团柔软的棉花当中,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忍不住握住了她的大奶子用力得揉捏着,口中连连赞叹道:“好,手感太好了,大姑,你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美的!这对大奶子我好喜欢啊。”

    “那大姑有它来侍候你怎么样?”叶凝霜笑问道。

    “用它?怎么用啊?”叶飞一头雾水。

    叶凝霜心里却极为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一个柳家骚屄没有用过的方法了,于是让叶飞躺在床上,自己则趴在了他的身上,就连受伤的右膝盖碰到床时的疼痛都顾不得了。

    先是握住那根让她爱不释手的大鸡巴套弄了几下,又把它含进嘴里,把上面弄满了口水,叶凝霜才用双手捧起自己的一对大奶子,慢慢得把叶飞的鸡巴夹在中间,上下套弄下来,有了口水的润滑,鸡巴在奶子间的穿行一点也不费力。

    见到叶飞用一种迷恋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对雪白的大奶子,叶凝霜大感满意,得意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呀?”

    叶飞用力得点着头,说道:“大姑,你弄得真好,再用力一些,我好舒服啊。”

    得到了叶飞的认可,叶凝霜的动作更卖力起来,可是一直弄了好久,他那对雪白的奶子都被他的鸡巴摩擦得有些发红了,可是叶飞却还是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叶凝霜的屄痒得厉害,可是现在的姿势叶飞也不可能再给她弄了,本来是想着快点让他射出来,然后专心得为自己服务,可是没想到他的耐力竟然这么强,于是停了下来,对叶飞道:“小满,我们先停一会,大姑的屄好痒,你给大姑弄一会,大姑再给你弄好不好?”

    叶飞也觉得光是自己些不太好,正想点头答应下来,却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小妹弄时的那种方法,于是笑道:“大姑,我知道一个办法可以让咱们两个都舒服,要不要试试啊?”

    “什么方法,快点弄吧!”叶凝霜对此当时是求之不得,急忙催促他快点弄。

    叶飞让叶凝霜躺在自己身边,然后伸手抬起她的条修长圆润的美腿,然后把鸡巴向着她的骚屄处凑去。

    叶凝霜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捂在自己屄上,有些慌乱的说道:“小满,大姑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这里,你不能插进去,不然我们就是乱伦了!”

    叶飞知道她是误会了,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插进去的,办是在外面摩擦,交给我吧。”

    叶凝霜见他说得肯定,便也相信了他,慢慢的把捂在屄上的手拿开,叶飞握着自己的鸡巴,先是用龟头在她的屄缝里轻轻摩擦了几下,使得龟头上沾满了淫水,然后把鸡巴整根放在了她的腿根处,将她的腿放下,使得她紧紧得夹住自己的鸡巴,在她双腿形成的缝隙里抽插起来。

    寻回∴网μ址第一╖Δˉ?◆

    这段时间,叶凝霜的淫水一直没有停过,所以双腿之间极为湿滑,叶飞的抽插也因此变得极为顺利,他一边抽插,一边低下头来,亲吻着叶凝霜的那对大奶子,含住奶头吸得啾啾直响。

    叶凝霜只觉得随着他的动作,他那根粗长硬热的大鸡巴不住得摩擦着自己那久旷的骚屄,特别是他那粗糙的龟棱,一下下得刮着自己屄上的嫩肉,直弄得自己舒服得想要大声浪叫,可是却又不好意思叫出来,只得紧紧得咬住嘴唇,从鼻子里发出娇媚的哼声。

    空旷已久的叶凝霜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刺激,时间不长,她的身体就开始颤抖起来,浑身的肌肤透出一种粉红色,眼看就要到了高潮了,不料叶飞却忽然停了下来,还抬起了自己的腿,一付想要离开的样子,不由急得叫道:“好孩子,快点弄呀,大姑就要来了!”说着用力得向前挺动自己的大屁股,想让他继续在自己屄上摩擦。

    已经有过经验的叶飞感觉得叶凝霜的变化也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本想一举将她送上顶峰,不料却感觉她的骚屄里忽然产生了一股淡淡的吸力,似乎是想把自己的鸡巴吸进去,这在叶云绮身上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不由想停下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于是抬起叶凝霜的一条美腿,想要把鸡巴拿出来看看,可是这个时候叶凝霜竟然追了上来,更巧的是,叶飞由于往后退,此时龟头正好顶在她那微微张开的屄眼上,她这么一顶,竟然直接套上了叶飞的鸡巴,使得鸡巴一下没入了她的骚屄一大半。

    突然的变故使得二人都愣住了,不过却也都暗自享受着这蚀骨的快感,叶飞只觉得自己的鸡巴一下进入了一个温软紧凑的套子,进去后便被她屄里的嫩肉紧紧得咬住,而且还在轻轻得蠕动,那感觉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爽得多,不管是叶云绮的小嘴还是叶凝霜的小嘴,都远不如现在进入的这个给他的快感,而叶凝霜也是如此,她只觉得叶飞的大鸡巴一下插进了自己的屄里,在微微有些涨痛的同时,还感觉他那灼热的大鸡巴烫熨着自己屄里的每一分嫩肉,而且还在不停得跳动,每跳一下,都会让自己的快感增强一分,那感觉,就仿佛被他直接插到了心里一般。

    愣愣得对视了好一会,叶凝霜才轻轻得叹了口气,不过心里也有些窃喜,就算柳家那三个骚屄也和他这样玩过又能怎么样?不信她们也让他插进去过,在这方面,自己最终还是领先了。

    叶凝霜的叹息声也让叶飞清醒过来,忙道:“大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拨出来。”说着,就要撤身后退。

    不料叶凝霜却忽然抬起双腿紧紧得缠在他的腰上,使得他不但没有拨出来,反而插得更深了,整根鸡巴都顶进了她的骚屄,龟头没入一团嫩滑的软肉中间,叶飞心说,这应该就是小说上提到的花心了吧,感觉果然美妙之极。

    “都已经插进来了,再拨出去又有什么用呀?”叶凝霜一脸严肃得说道,随即又叹了口气,幽幽的道:“看来这都是天意。”

    见大姑又是叹息又是生气的,叶飞一时也弄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只好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既然是天意,那我们就不要辜负了老天的一番美意了。”叶凝霜忽然娇媚得笑了起来:“既然已经错了,性就错到底吧,好孩子,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吧!”虽然已经做了决定,但说出这句话后,她还是有些羞涩难当,不由紧紧得闭上了眼睛。

    叶飞心中大喜,刚才插进叶凝霜屄里,他就已经无法舍弃这种要命的快感了,心里正在想着用什么办法让叶凝霜答应让在多在里面插一会呢,不料她竟然允许自己肏她了,至于应该怎么个肏法,看过一

    ∴地?址▼第?一??▼

    点小说的他大致还是知道一些的,于是双手棒住叶凝霜有大屁股,开始快速大力得抽插起来。

    没有丝毫经验的叶飞并不会玩什么花招,只是本能得用鸡巴在叶凝霜的屄里狠抽猛插,不过这却也正好遂了叶凝霜的心思,已经十多年没有经历过性爱的她,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被大鸡巴以最大的力气肏干,随着叶飞的抽插,她也忍不住大屁股疯狂得迎起来,口中也发出了娇媚得浪叫:“好孩子……你的……大鸡巴真好……肏得大姑……好舒服呀,大鸡巴好侄儿……用力……肏大姑的骚屄……大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好孩子……再用力……把大姑肏死也没关系!”

    叶凝霜本就处在高潮的边缘,此时被他这么大力得肏干,很快就到了高潮,忍不住尖叫一声,四肢紧紧得缠在叶飞身上,身体也开始了强烈了颤抖,随后骚屄也开始大力收缩起来,把叶飞的鸡巴咬得紧紧的,还一下一下得吮吸着,叶飞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刺激,不禁感觉腰眼一麻,也紧跟着低吼了一声,龟头一阵暴涨,起头大股的浓精激射而出,全部喷进了她骚屄的最深处。

    喷射过后,叶飞静静得趴在叶凝霜的身上,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疲累,而且还感觉从叶凝霜的骚屄最深处涌出一股清凉的气流,通过自己深深插在她体内的鸡巴,传入了自己的体内,使得他感觉精神大震,刚刚射过的鸡巴竟然又硬了起来。

    叶凝霜从高潮中慢慢的回应过来,松开了紧紧抱着叶飞的四肢,有些满意得吁了口气,不过空旷已久的她又岂是一次高潮所能满足的?正想着用什么办法让叶飞再硬起来肏自己一次,不料却感觉他插在自己屄里的鸡巴竟然又变得坚硬无比,心里不由大喜,凑过小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好侄儿,大姑还想要,你再肏我好不好?”

    这样的要求叶飞自然不会拒绝,于是刚刚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和叶凝霜的浪叫声。

    叶飞和叶凝霜,一个是初尝滋味,乐此不疲;一个是空旷已久,求无度,这一干上,顿时把什么都忘记了,从下午到晚上十点多,二人几乎是一会都没有停,叶飞足足在叶凝霜的骚屄里射了七次,至于叶凝霜高潮了多少次,二人都没有数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