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2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自家娘子说出这种话时,身为丈夫的他要是说出拒绝的话或在等等之类的语句,那他就不配身为一个男人,一个整天渴望占有娘子身心的丈夫。
    “娘子,我也爱你”
    深情回应的告白声刚落,粗壮的下体便抵住两片丰厚的唇缝,一秒未过就往里面闯了进去,连带着这池中温热的水。
    “啊恩~~~相公……,轻点……,疼……”
    时隔三月未承欢的花穴,紧的仿佛又回到了新婚之夜,那种被强制被撕开的痛再度传来,原本艳丽的小脸瞬间变的惨白,好看的眼尾泌出了泪珠。
    第038章 被带毛的大肉棒肏哭,骚穴浪穴潮吹不断+彩蛋温泉play下男人神秘的笑了笑,空出一只手从暗格拿出一样东西套在湿淋淋的狼牙棒上,手指伸进还未被疼爱的菊穴,感到里面足够的湿润。
    “哥~,难受,快点”,萧逸轩没看到他哥的身后的动作,以为他哥只是想换个穴插,并未想其他。只想大肉棒快点进去,用力的肏开穴,哪个洞都好。
    “宝贝,那么着急,等下要是说不要哥可不依你”
    男人极其色情下流的在臀瓣上摸了一把,弄的萧逸轩欲火焚身,穴中犹如被无数只虫子啃咬,痒的都快哭了。哪会说不要,求大肉棒进去别出来还差不多。
    “哥,给我,骚穴想被大肉棒肏”,淫乱不堪的臀部尽其所能的去蹭身后的炙热,粉嫩的肌肤一下又一下的往结实的肌肉上贴。
    “准备好了?哥要进去了”,男人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用力的拨开丰满的臀肉,让由一条条皱褶形成的小雏菊裸露出来,于平常不同的肉棒在蠕动的穴口轻碰两下,以助冲力。接着肉棒离穴口五厘米处停下,静了一秒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前用力刺了进去。
    “啊~~什么~东西~~哥~~~啊~~”,敏感柔嫩的肠壁触不及防的被细细软软的线条刷过,萧逸轩全身打了个激灵,四肢分开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想缩回来,樱唇大张,尖叫了出来。
    男人笑而不语,双手穿过纤细的手臂,粗粗的手掌来到比女人还丰满的胸部上,相互摩擦相撞,拉动着乳头。腰部缓缓后撤出,退到一定位置在缓慢向前推进。
    “啊~~~”,萧逸轩双眸睁圆,肉棒上带的像刷子类的东西每每扫过肠壁,使骚洞疯狂的收缩去缠那粗壮的阳具,不是因为其他,而是被那不知名的东西刷的肠道极度空虚瘙痒。可越用力,越感到不够,一条条软毛深深压进敏感的媚肉中。想被大大的东西用力捅,好缓解那种从肠壁蔓延至全身的痒感。
    “呵呵,看来骚穴很喜欢”
    男人满意的往前顶了顶,这慢吞吞的动作使此时的萧逸轩简直要抓狂,抛开羞耻,不在想那是什么东西,脸上显得很着急,睁的一双湿润的眸子,开口附和求肏道,“哥,骚穴很喜欢,快,快用力肏骚穴,好痒”。
    “遵命,老婆大人”
    听到想听的话,男人犹如猛虎附体,腰部装了震动器,提起同样被紧致非比的洞穴刺激硬的不行的性器,毫无技巧的往里面撞。箍在性器凹陷处的东西,全身的毛毛被挤乱印贴在弹性十足的肠壁上,被男人带动着在销魂洞中畅游。
    “啊啊啊~~~”,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又痒又爽,细密的电流滋润着每一个细胞,脑中的杂念被清空。
    想要,还想要。重点,在重点。
    “好棒~~~爽死了~~~啊啊~~~哥~~太快了~~~骚穴会被肏坏的~~~啊啊啊~~~好爽~~恩啊~~骚穴要喷水了~~啊啊~~”
    里面每一寸软肉都被密集的刷过,这种让人沉迷的快感,让人又爱又恨,爽到极致时勾起人心里深处的欲望,总是不够彻底,就算穴肉被刷的通红,麻木,那种从心底传出的痒意总是消之不去。
    “宝贝,还行么”,男人一点一点的吻去那冒出小小的汗珠,听着他弟弟的娇吟声由润到干哑,火热的身躯变得滑腻。往上冲刺的速度稍稍放缓,担忧的在耳边问道。
    “哥~~”,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男人的侧脸,身体被他哥往上顶,声音变得委屈,带着些鼻音问道,“骚穴累了,可身体还是想要怎么办,嗯啊~~~”。
    这副模样配上这样的话,软嫩的雪峰顿时变形,香滑可口的乳肉从指缝中凸出,男人克制住往前冲的动作。虽然按理来说那东西不会伤到他弟弟,但以防万一,男人还是从高潮过很多次的肠道退出来,让它暂时休息,改插回前面饥渴的花穴。
    硕大的龟头戴着一圈毛,毛尖相互沾在一起,男人随意一甩,伞装的顶端像小动物抖动头部的样子,飞溅出几滴晶莹的水珠,粘在一起的毛毛变的凌乱,分成好几缕,随后便被男人塞进蓄满汁水的小水洼中。
    “啊啊啊~~~碰到了~~~哥~~啊啊~~轻点~~花心会被撞坏的~~啊啊~~好爽~~~”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萧逸轩被男人提着带毛的狼牙棒一肏在肏,前后两洞轮流承欢,除了凸起的腹部外,身体都被男人玩了个遍。两颗胸脯形状随意变换,圆大的奶头硬的像颗石子,点缀在白嫩的肌肤表层。
    “啊啊嗯~~~”
    上面的小嘴除了发出让人兴奋悦耳的娇吟声给男人听,就是被男人强劲的舌尖肆虐侵犯,品尝。霸道的仿佛想把人吃进肚子里去,薄嫩的口腔被刺的发麻也不准备停下。
    “恩啊~~~哥~~~不行了~~~肉棒难受~~~”
    “宝贝,再等等,一起…”
    “恩唔……”
    萧逸轩以空中坐着的姿势,双腿向前大开,头向后转跟男人缠绵着。一根尺寸惊人的肉柱带着一圈毛毛的东西在下面进进出出,一下一下的往上顶,抽出时带出一把混合的液体滴落在地板上,秀气的阴茎小巧的花珠被勒的格外饱满红通。两只挂着大葡萄白花花的胸脯随意摇晃,一圈圈乳波晃的人眼花。
    男人捉住其中一只,放在手中尽情揉搓。随着呼吸变的急促,下身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花壁被摩的火热,分泌出一大股汁水浇盖在阳具身上。
    “喝……”
    胀胀的阳具拔了出来,对准合不上的穴口在此猛地一冲,便死死抵着花心不放。同时一只手把他弟弟往他怀里带,紧贴着他胸口,另一只手去解开绑在身上的红绳,阴茎被绑太久一下射不出来,指尖安抚似的从硬硬的龟头滑过,轻点囊袋,把红红豆大的花蒂放在两指间转动。
    “啊啊啊~~~~哥~~~”
    腿根抽搐,身体崩溃前后穴潮吹不断,憋了好几份的量跟着他哥一同射了出来,在空中画出一条弯弯的幅度。
    强劲的热流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花心,让人上瘾的快感激烈袭来,刚喷完的玉柱再次抬起头,把剩余的精水一滴不剩的射出。两只在空中抖动的玉足慢慢静下,两眼涣散迷茫的望向前方。
    “啊啊唔~~~”
    男人射完感受了一下被自己灌满精液的肉洞包裹的感觉,笑了笑,抽了出来,把套在龟头上的东西取下。摸了摸全身软绵绵的弟弟。看着失去堵塞物的穴口,刚射进去的液体哗啦啦的掉落一地,丰厚的肉唇被肏的外翻,里面湿答答的媚肉露出来让人观看。
    前后两洞都被肏的合不拢嘴,男人伸出两指往前后两个松软的穴口插了插,评价似的告知他弟弟,“宝贝,骚浪穴都松了,不紧了”,说完还特意分开两指,把穴口向两边撑开让他弟弟感受到。
    “啊”?还未回过神来的萧逸轩脸上出现几分迷茫,硬是用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哥在干什么,脸上未消散的情欲色直接转变成羞色,下体条件反射的双双收缩了下。
    引得男人扑哧的笑了出来,抽出手指来到他弟弟前面,在窘迫的脸蛋上嘬了一口,手握着两颗胸脯调戏道,“宝贝别担心,就算骚浪穴不行了哥哥还是一样的爱你”,脸挤进两座高耸的肉球里面,手放在球外面往脸上蹭。
    “哥……”,看着他哥那小孩子的动作,萧逸轩羞的都想拿他的肉球往他哥脸上拍。抿了下嘴角,四肢被绑着不能让像以往那样缩进他哥怀里有些不满足。
    穴口还在滴滴答答的滴水,低落在地板上已形成的一大滩水渍上面。对于他哥说他骚浪穴松的问题,虽然知道他哥开玩笑的,但萧逸轩还是决定以后要好好保养他的小穴,立誓要把他哥榨干,以防他哥在外有剩余的精力沾花惹草。
    这个想法,要是被他哥哥得知,不知会有多欢喜,巴不得他弟弟快点来把他榨干。
    男人把他弟弟从绳子上解下,横抱在怀中,放置在大红色被子上,一红一白,格外好看。一个翻身,双手撑床,把他弟弟禁锢在两手中间,深情款款的望着这个他要守护一辈子的人,想把他弟弟今晚的模样刻在心中,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情。
    男人沉默了会,脸上表情来个大反转,一脸得意,吐出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 “轩轩,哥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当初把你骗上床”。
    当初那让他深深后悔的事,此时竟觉得无比庆幸,在他弟弟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占有了他,从此只属于他一个人。
    萧逸轩闻言,眉眼弯起,露出甜甜的笑容,双手搭在宽厚的肩膀上,同调笑说,“幸得哥哥临幸,让轩轩这几年过得无比‘性’福,无以为报,只好借花献佛,用这具被哥一手调教出的身体伺候哥一辈子,哥可愿接受”?
    身子向前倾,结实的大腿放进修长圆润的双腿间,挑了挑好看的眉型,“呵呵,轩轩觉得呢”。
    萧逸轩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脸上犹如春天到来,百花齐放,甜蜜的笑展开来。
    乌亮的眸子闪了闪,樱唇微微分开,“货已售出,恕不退货”。
    呵呵……
    夜还长,许多未说出口的话,未做完的事,两人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慢慢说,做个痛快。
    不急,今夜时间不够,他们还有一辈子。
    【章节彩蛋:】
    男人看到心都碎了,肉刃被紧致温暖的甬道紧箍着,一动也不敢动,叫嚣想要冲刺的欲望简直想破体而出。
    “娘子,忍忍,等下就好了”
    身上温度越来越高,呼吸也越来越重。男人低头温柔的去亲那透着莹白的肌肤,视若珍宝的在背部留下一个一个痕迹。身下的手也同时去安抚那秀气的阴茎,手指刮骚着阴户细嫩的肌肤,指节去蹭被肉柱挤出来圆圆的花珠。
    “啊~~~,相公~~~,可以了~~”
    不一会,花穴就适应了那巨大,重新找回那种被进入的充实感,相融的幸福。知道相公忍耐的很辛苦,一缓过来萧逸轩便把跌下来的臀部再度抬高,往上的姿势带动着里面的巨大往他身体深处撞。
    “啊啊~~~,相公~~~”
    被碰到某一点的时,头部难耐的向后仰,脖子被拉出一条优美的线条,胸前的两座雪峰顶端沉浸于雾气中。
    “喝……,娘子”
    这一声娇媚的呻吟,使男人自制力完全被击溃,像匹脱缰的野马,服从于欲望的支配,将他家娘子彻彻底底的占有。
    “啊啊~~~,相公~~~,太深了~~~,啊啊~~~,不行了~~~,要被撑坏了~~~”
    高耸的臀瓣被撞的一颤一颤的,前方浑圆的胸部因男人后方的用力,硕大的乳首滑过水面,往池边拍去,啪啪的溅起了一片水花。
    男人睁开被欲望染红的眼睛,盯着那流畅的脊背腰线,一声声带着哭腔娇吟声传入耳中,使他更用力将坚硬的阳具送入温暖柔软之处,感受着被甬道包裹收缩的快感。
    “相公~,啊啊啊~~~慢点~~~”
    男人充耳不闻,想头勤奋的牛一样,默默的努力用心的在里面耕耘,开垦出一片属于他的天地。
    身体缓缓流出汁液,和外面的温水混合在一起,在男人拔出粗壮的肉刃时,含着汁水的温水一同被坚挺冲入花心,冲洗花壁上粘的粘稠。
    “啊啊啊~~~~,相公~~~”
    随着一声高昂绵长的呻吟,两人同时泄了出来,身下的清水顿时变了颜色。
    暂时缓解了身上的难受,男人眼睛恢复了颜色。看着害羞不已的娘子,嘴角扬起,抬手抚摸着背向他低下去的头颅。
    “娘子真是可爱,累吗”,从后方看去,一头墨色的湿发紧贴在白皙胜雪的肌肤上,两只小巧玲珑的耳垂从发间透露出来,红红惹人怜爱。
    贴在侧脸的湿发被撩起,通红的脸蛋映入男人的眼中,刚发泄过的欲望又腾的烧起。
    “唔……”,感到体内的东西又变硬,萧逸轩摇了摇头,回头对着男人嫣然一笑,撒娇说,“相公,我还要”。同时用白白的翘臀去蹭了蹭男人下腹的毛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