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他哥,他所深爱,刻在心上的男人。只要能让对方开心,他愿意奉献出一切。
    傻弟弟……
    温厚的手掌轻抚眼角,拂去那未掉下来的水珠,温柔的亲吻着头发,手往下探去。这么多年,他弟弟的心思早就被他摸了个透。
    “宝贝,好多水”,男人贴着他弟弟的脸调笑着,手拉着红绳不停的轻弹肉缝,水跟绳子相撞的声音响起,淫水溅的到处都是。
    “啊~~,那是因为……骚浪穴想哥哥了,哥~~~,快进来,想被大肉棒操~”
    “呵呵……,轩轩是想帮哥哥治病吗,想把大肉棒的牛奶吸出来让哥哥不在难受吗”
    男人想起以前哄骗他弟弟的话,心里不由觉得好笑,那时弟弟,还真是好骗。虽然,现在的也一样。
    “唔不是……”萧逸轩迷乱摇摇头,“是淫穴好痒,好空虚。想哥哥进来帮忙止痒,把浓浓的牛奶塞满淫穴”
    额,竟然不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听话的小淫娃变成求操的小母狗了?
    呵呵……那就别怪他了。
    男人从抽屉拿出一副黑色大镜框眼镜,看起来有些笨重,把它套在他弟弟的头上,唇角挂着一抹微笑,手把深深陷进肉缝的红绳拉出来,放置一旁。
    “唔恩……”,红绳勒在雪白的股峰上,豆大的泛着水光的花蒂连同粉嫩的花茎被迫往旁边扯。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小脸显得几分疑惑,如果想玩蒙眼提高感知可以带眼罩或黑布也行啊。
    萧逸轩没有困惑多久,男人就手动让他知道了答案。眼前浮现出一副超清的画面,红色顿时在萧逸轩脸上炸开了,一脸羞色,凝脂般的雪肤也浮上一层淡淡的粉。
    “宝贝,好看吗”
    男人嘴里啃咬着那光裸的脊背,一边轻声问。手指也不闲着往那流着水的花穴探去,感受着花穴够不够湿润能不能承受他的巨大,现在可不比以前,虽然医生说要‘多运动’也不能乱来。
    萧逸轩抿着嘴不答,羞的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男人不急,检查完前面那个穴就检查后面的,按压着肠壁在此问道,“现在放到哪了?脱你衣服还是摸你胸,还是到插穴了”?
    “唔~~”,被按摩到那一点的时候,呻吟忍不住的从鼻腔出来。男人最后说对了,眼镜中的视频此时播放到主人公四肢吊起被脱去衣服,身上的男人坏坏的笑看一脸羞愧的他,带着塑料手套的手悠哉悠哉的在那隆起的胸部肆意玩弄……
    “哥……”
    这不就是上次他们在酒店拍摄的影片吗,不看不知道,看了面红赤耳的,原来自己还真的是又骚又浪,那大开的双腿,饥渴的不断蠕动的浪穴,啪啪掉下的淫水,无不显示他的放荡。
    “嗯,怎么了”,男人故作疑惑问了句。
    调了调遥控,让他弟弟身体平行向前倾,腰下沉,膝盖曲起往两边打开,臀部朝天花板翘起,隐秘处两朵娇艳欲滴的花朵正对着他。为了以防腹部重会使他弟弟不舒服,男人体贴的把红绳解开,在放下一条宽布托住小腹,同时拿了一条长长类似麻布材质的布勒住胸部,布的另两端在男人手里拽着。
    萧逸轩看着以自己为主角比A片还色的视频,脸红的要滴血,身体仍他哥摆布。他知道他哥想看他害羞的样子,想看他看着自己被操同时又真正被大肉棒肏的反应。他想,以他身体淫荡的程度,不会让他哥失望。
    “宝贝,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哥要让你回味一辈子”
    随着话落,男人提起那根狰狞的粗大,兴奋的对着微开的花缝挤了进去。
    “啊~~~~”
    随同画中的荡夫般张开嘴,被填满的充实感使他情不自禁舒服的叫出声来。饥渴的淫穴迎来久违的巨大,此时着急的禁箍住阳根,媚肉疯狂在凸起的跳动青筋表层蠕动,小穴就像饿慌了的小嘴,含着阳具不停的在吸允。
    “呵呵,小宝贝饿坏了,大哥哥这就满足你”
    男人抓着布条的手往上一提,浑圆的双峰带动着上身向后仰,插在蜜穴的性器对着中心处撞去,“宝贝,叫”。
    “啊~~,哥~~~”,好坏,分明就是把他当马了。
    萧逸轩来不及数落他哥哥的恶趣味,就被他哥一下一下扯动布条摩擦双乳、花心重重的研磨所带来的快感击溃,在情欲的海洋里颠簸。
    “喝~”,男人拔出湿淋淋的肉棒退至粉色的穴口,在细缝合上前在用力一扯布条往前冲,扁小的肉缝瞬间被撑成大大的圆形,柱身消失在缝中,只留下一把淫水挤在两颗饱满的阴囊穴口之间拍打。
    “啊啊~~~~,轻点~~~要坏了~~~,啊啊~~~~,浪穴要爽死了~~~~”
    萧逸轩盯着视频中的自己大张着嘴,全身被情欲色布满。那分开的双腿就像此时的自己,腿间镶入一根又长又粗的狼牙棒,肏的自己主动给那无声的视频配上了声音。
    “哥~~~啊啊~~~~好大~~~”
    雪白的乳峰给布玩了没一下便升起了红色,双珠饱满且生嫩,鼓鼓的嫩肉仿佛想要冲破薄层破体而出,色泽鲜艳夺目,引人禁不住上前品尝。可惜,男人此刻沉浸于骑马的畅快,并无其他注意力。
    “宝贝,叫声老公听听”,男人用粗重浑浊的声音要求着,笑眼盈盈的双眸注视着那光裸的美背。边挺动着腰部,边用空闲的那只手绕到前方,玩弄被红绳缠起的玉柱花蒂。
    “啊啊~~~”,双重刺激顿时让萧逸轩眸子蓄了两池的氤氲,被快感侵蚀的脸蛋无神的面对上方,肿胀的下体给其夹带了一丝难耐。
    “宝贝,乖,叫老公”
    滑腻伞状顶端的小口被男人用指甲轻轻的刮拭,头部被细绳缠绕,小巧的洞受不住艰难的溢出了几滴水珠。
    被情欲支配的萧逸轩,听到老公二字难得恢复了一丝清明。心里默叫一声,甜到腻的糖浆随即在心中炸开,传至头顶,路过眼睛时,氤氲凝聚成了水珠从眼角滑落。
    娇媚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嘶哑,如愿的唤了一声,“老公~”。
    不大不小的声音砸在男人心中,那个总是甜甜笑着喊他哥哥的弟弟,如幻影般在眼前快速成长,同时心里的地盘也被一寸寸占领,成就如今他们。
    男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松开紧抓着布条的手,让压制成半圆的丰满乳房弹跳出来,手往旁边一按,绳子向上拉扯,光滑流畅的脊背贴在男人结实的胸膛。手解下眼镜,男人亲昵的在那透着红润的脸颊上摩挲。
    “宝贝,我爱你”, 掌心逗弄着乳尖,手压在秀气的玉柱上用里向上一顶,敏感的媚肉被快速的擦过,甬道深处被撞开了一个小口,一开一合的吸允男人巨大的顶端。
    “啊啊~~~~老公好棒~~~浪穴要爽死了~~~~啊啊啊~~~~好深~~~不行了~~大肉棒太大了~~~啊啊~~~”
    “不行了~~~~啊啊~~~骚乳好胀~~~老公轻点~~~奶头会捏坏的~~~~啊啊啊~~~~好爽~~~”
    “啊唔唔~~~~恩唔唔~~~”
    娇吟不断的小嘴被男人封住,粉嫩的唇瓣时而轻柔时而粗鲁的被啃咬。高昂绵长的呻吟消下去,房间接连响起清脆的肉体撞击声,两颗心脏同时跳动的闷沉声响。
    在萧逸轩沉浸于被他哥掌控的快感时,突然,男人抽出了大肉棒,在困惑的脸上亲了口,微笑道,“宝贝,我们来点新鲜的怎样”?
    “啊”?
    爽到一半突然停止使身体越发的空虚,难耐的往后蹭了蹭以示催促。
    【章节彩蛋:】
    经过男人三个月的努力,萧逸轩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夫人。两座高高的山峰拔地而起,身子只要轻轻一动,雪白浑圆的乳峰就会跟着颤一颤,硕大的果实悬空撑起红色的肚兜,引人无限遐想。
    “相公”
    衣带轻解,上身唯一的遮羞布掉落在地,光滑优美的背脊反射着光芒,凝脂般的肌肤红润细腻。微微弯腰,胸前那两颗又圆又挺的酥胸向下沉,白皙修长的手指拉下垫裤,匀称挺翘的臀部背对着男人的方向,那一条深不见底的股缝因弯腰正微微分开。
    面带绯红,圆润的肩头侧了侧,对着移不开眼愣住的男人唤了声,身子便被那灼热的视线染粉。羞的低头转身,抬起玉足急急的跨入池中蹲下,氤氲缭绕的热水溅了起来,打湿了对着涟漪水面的脸庞。
    男人脸上仿佛突然冒出一朵鲜花,对着阳光花瓣尽数打开,笑的好不灿烂。抬起手摸了摸嘴角,露出一抹登徒浪子的特有淫笑,故作嫖客样子急色的奔过来,三两下除去衣物,跳进水中,朝比起惊慌更害羞的娘子侵去。
    “小美人,让爷仔细看看,这脸够不够美,皮肤滑不滑,嫩不嫩,身子能否让爷尽兴,不行爷可是要退货的”,边说还边装模作样的捏住下巴左右认真看了看,手从莹白的颈脖往下滑,貌似真的在检查皮肤合不合格。
    只是,那手在游到冒起的挺拔酥胸时,就像被吸住了般,指腹在柔腻的肌肤上细细摩挲,不舍得离开。
    “唔……”
    日夜调教疼爱的身子,敏感无比。充满力量的五指合着温水去挤压凸起的雪白嫩肉,丝丝酥麻从中间传来,抽去了腰间的力气瘫软靠在池壁上,睁的一双湿润的美目望向前方结实的胸膛。
    低吟一声,“相公~”。
    软软的嗓音瞬间把男人的心也融化掉,不知是羞的还是被热水熏的,整张小脸像喝醉酒一样,粉粉的,唇瓣未吻就先铺上了一层水光,半张吐着芬芳吸引人前去品尝。
    禁欲了三个月的男人,哪还忍得了,脑中先前想着调戏一番在慢慢啃下去的念头,瞬间抛到不知何处去。
    “娘子,为夫要开动了”
    嘴角带着戏谑的微笑,大手捞过头颅,使那张艳丽的脸蛋仰起,直接往那娇艳欲滴的唇瓣覆去,舌头带着绝对侵略性目的在湿润的口腔闯荡,反复纠缠无力的香舌随它摆弄。
    “唔~~”,津液从激烈交缠的双唇溢出,无人顾及的唇角流出一条长长晶莹的水丝,最终承重不了滴落在水面。
    越吻越是难耐,想要更多,燥热腾腾的从下腹窜起。男人不安分的手绕到萧逸轩后方,急色的往翘起的股峰抚去,挺翘的股瓣被男人粗鲁的揉捏到变形,顿时变成粉通通的水蜜桃。
    “唔恩……,相公……”
    被肆意玩弄的翘臀,摩擦的缝隙下两个蜜穴蠢蠢欲动,情不自禁的双手放在男人背后,五指紧紧攀在健硕的背脊,让两人能够贴的更紧。
    “呵呵~~,娘子那么热情,为夫不好好努力表现岂不是辜负了娘子的盛情招待”
    两人置身于烟雾中,白白的热气围绕在四周给交缠的两人增添了几分梦幻。萧逸轩光洁的额头冒出细密汗珠,均被男人一一吻去。
    今天不止对于男人来说是特殊的,对他萧逸轩也同样。虽然全身每天都会被他相公吻一边,他也不是不经人事的稚子。但对他来说今天是不一样的,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样,心里既是期待又是紧张,只能紧紧抓住眼前的身体不让自己滑落池中。
    身体被翻转,手肘趴在池边背对着,被玩到呈现出成熟颜色的蜜桃股微微翘起,纤细的腰身被男人握住一边以防掉落下去,宽大的手掌打直,斜斜的从股缝上方滑下,扁扁的手掌陷入缝隙间,路过凹下去的地方边轻轻来回抽插,边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前方饱满的花瓣随着上下搓动去拉扯。
    “啊~~”,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相公,水,水跑进里面去了,唔恩~~~,相公,轻点~~~”
    单片娇艳的花瓣被男人放入指尖,随着侧掌在臀缝中由上往下摩擦,藏在花瓣中的艳红嫩肉猛的暴露在水中,只一边的花唇一下一下的向后方扯去,搅动的热水直接涌入那穴中。刺激着连带后方被磨到发热的菊穴也酥软起来,羞羞的张开口,让男人的侧掌能直接摩擦里面的穴肉。
    察觉到自家娘子的变化,水下那根布满青筋的狰狞又肿胀了几分,手掌的湿漉感不知是因为池水的缘故还是因为其他。
    “娘子,为夫要忍不住了”,男人的声音暗沉沙哑,前戏做了还没一半,就想进入肖想已久的销魂洞。
    “唔恩……,相公~~,我爱你,……啊…我想为你生孩子,进来~~”
    带着娇吟的邀请声,为所说的话腰部下沉高高翘起的臀部,微微颤抖闪烁着臀波,方便男人更加容易玩弄,欣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