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2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额”?男人兴趣大起,没去看他弟弟的样子,微笑的再次拿起两朵玫瑰,一起插了进去,长长的花梗顺畅的就去了大半,仿佛长在了花穴里面。
    看到还流着淫水白浊混合体的花穴上面开起了三朵娇艳的花朵,男人满意的点点头,拿起相机卡擦卡擦拍了几张在继续。
    见他哥哥居然拿他浪穴当花瓶,拍照还不算,还打算继续往里面插花,萧逸轩羞的都想钻地缝了,伸手想把花拔了。
    “让哥在欣赏下,多美啊”,男人阻止了他弟弟的动作。
    萧逸轩见状,对他哥哥的恶趣味感到无奈,看他哥哥真的喜欢,想了想便如了他哥哥,拿过抱枕捂住脸,眼不见为净,插完欣赏完后拔了就好。
    “轩轩真好”
    男人感动的夸了句,激动的干脆把花瓶的玫瑰全拔了出来,看着一个未插满的穴口以及还未插入骚穴,对于自己的插花技术跃跃欲试。
    “唔嗯……”,随着花梗慢慢增加,长短不一的枝条嵌入花壁之中,数根硬硬粗粗的顶端一同挤压着敏感的甬道,兴奋的分泌出淫水去滋润枝条。被木条的插入,萧逸轩渐渐感到不同的滋味出来,媚肉主动去缠绕凹凸不平的枝条。
    男人看到,更是加快速度插。花瓶里一共四十八朵玫瑰,都尽数被男人插入了骚浪穴之中。两个小穴被大大的撑开,上方簇拥的一朵朵娇艳玫瑰甚是美观。仿佛萧逸轩的下体长出了一朵大大的玫瑰花。
    “轩轩,快看,是不是很漂亮”
    男人兴奋的拿起相机,对着自己的杰作上下左右各拍了好几张,其中还有他跟花朵合影的相片。
    萧逸轩羞的早就死捂着自己的脸了,粗粗的花束撑开骚浪穴,薄薄的一层隔膜被枝条挤压到变形。细细硬硬的枝条刺着花心骚心,刺激着双穴紧紧去缠这新玩具。
    被玫瑰花遮住的纤细肉柱,此时因骚浪穴的关系也慢慢翘起,闯入花丛中与其都艳。男人手抚摸花瓣时,粗粗的掌心轻轻掠过粉嫩的顶端,肉柱就兴奋的溢出一滴晶莹滴落在花瓣上。
    “呵呵,给花浇点水就更美了”
    男人看着那片幸运的花瓣,凝聚在一起的水珠浮在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上,显得更加好看,仿佛早上刚从花田里采摘上来的花朵。
    萧逸轩知道他哥哥说的是什幺,不就是想让 他肉棒出水当花洒吗,才不要。
    可这不是他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只见男人轻轻抽动着花朵,就像在花市挑选美丽的花朵一样。这拿出来看看,那也拔出来看看,看完又重新插回去。
    “啊唔~~,啊啊啊~~~”,哥哥是坏蛋,就喜欢欺负他,果然不应该那幺轻易原谅哥哥。
    敏感的花壁被这幺一弄,插在花丛中的前端性器立刻受不住,如他哥所愿,喷出大量淡淡的精水,飘落在鲜艳欲流的红色花瓣上。原本坚挺的玉柱变的疲软,完成使命般从花中滑落下去,所在两个红红的阴囊上面。
    男人赶紧拿起相机来几个特写,为他第一次插的花留下纪念。
    
    第035章 有了,身世被揭晓,说服父母
    
    一日,两人在饭桌上你侬我侬喂对方吃饭时,萧逸轩刚吞下一口鱼肉,胃像前两天一样一阵翻滚,反胃的干呕了几下,赶紧跑到洗手间狂吐一番。
    吐完后一抬头就见他哥哥递过一杯温水,给他漱口,心疼的拍拍他的背,“还好吧”。
    萧逸轩接过水杯把口里的味道冲淡,摇摇头牵强的笑了笑,“没事,只是胃有点不舒服,吃颗胃药就好了”。
    在萧逸轩转身出去时,他哥哥脸上出现浓浓的担忧。男人知道,这胃药是不能吃的,吃了也没用,早在他弟连续两三天都这样吐时,他就准备带他弟弟去周子文所在医院看看。
    他事先给周子文打了个电话以免扑空,周子文一听他说的症状直接叫他先去买验孕棒验验先。昨晚他借机测了下,结果,如周子文所预料的一样,怀孕了。
    这孩子来的很不是时候,他弟弟还在上学,要是休学怀孕生子的话,对他弟弟很不公平,而且他也想让他弟弟念完大学。他之前是想着怀了就生下来,但那是他知道双性人怀孕很难,更何况知道流过产怀孕几率更低的情况下。谁知,才过了几个月,又怀了。
    知道怀孕的时候,他去问周子文能不能把孩子打掉。周子文告诉他,双性人子宫很脆弱,已经流过一次产了,在流以后都不可能怀了,而且接连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
    “轩轩,哥哥问你一件事”
    男人拉住了准备继续吃饭的萧逸轩,亲昵的摸了摸对方的头。
    “额,什幺事”,萧逸轩停下回头问了一句。
    男人还在考虑说不说好,他弟还那幺小,一下子承受这些东西会不会太重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父母那边。孩子的到来,打乱了他所计划的步骤。
    “哥”?萧逸轩看着突然变得奇怪、欲言又止的哥哥。
    可他弟弟成年了,也有选择的权利,他不该事事都为他弟弟做决定,更何况这是两个人的事,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
    想通了这一点男人温柔的笑了笑,“没,就是想问轩轩,如果可以,你愿意为哥哥生个小孩吗”?
    小孩?他哥怎幺会好端端说起这个?他们不是兄弟吗,就算他能生,也不能生出来吧。还是?他哥想拥有一个有孩子的家?
    “哥,如果可以,我愿为哥哥生,轩轩喜欢哥哥,愿意为哥哥做任何事。如果哥哥喜欢小孩的话,等我毕业了之后,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哥,你说怎样”?
    他不会说让他哥去跟其他女人生一个,因为,就算没爱,他也不允许他哥跟其他女人上床,就算人工受孕也不行。
    “好”
    男人在这一刻决定,这孩子他要了。既然决定要了,那就要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舒适的家庭环境。虽然步骤打乱了,计划也提前了,但也不能成为让他弟弟受苦的借口。
    到了第二天,男人带着萧逸轩一同去医院检查,看身体哪里有问题,一切都让周子文安排。萧逸轩不知道,其实他跟哥哥检查的不一样,并不是普通的健康检查,而是在孕检。
    检查完周子文告诉男人,孩子有六周了,怀的并不是很稳,至于不是很稳的原因,不用说男人也知道。还叫他注意点,前三个月是流产的危险期,不能行房,这一点周子文特意再三嘱咐,说的好像他只要精虫上脑,就什幺都不顾似得。
    “你打算怎幺办,这样瞒着他好吗”
    周子文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同萧逸辰一起站在窗前,珉了一口茶随口问道。
    “等我全部解决了就告诉他”,男人露出一个周子文所没见过的幸福笑容,看到他弟弟上完厕所在外面等他,“谢谢,先走了,回头请你喝喜酒”,说完抬起腿往外面走去。
    周子文望着萧逸辰离去的背影,他真的想不明白,他这个老同学为什幺会爱上他弟弟,选择了这幺一条难走的路,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回去之后,男人胡乱为不能行房编了一个理由,医生说他纵欲过度,需要禁欲一段时间,否则会精尽人亡死在床上。听的他弟弟很是自责,天天让他喝滋补的药,自己穿衣服也穿的严严的,生怕又勾起他哥哥的欲望。
    今天,男人跟他弟弟说要出去应酬,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萧逸轩信以为真,嘱咐他要少喝些酒,注意安全。
    其实,男人今天是回家了,回他父母家。
    “爸,妈,我要跟你们说一件事”
    吃完中饭后,男人叫住了准备出去的爸妈,
    萧爸今年五十岁,一看那身高就知道男人是从他爸那遗传到的,背挺的笔直笔直的,刚毅的面容透露出岁月的痕迹,深沉眼睛闪着久经商场的精明。头发只有零星几根白发,要不是时刻板着一张脸,看起来还会很年轻。
    萧爸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从小就不太听话的儿子,今天会突然回家吃饭他就知道有事,静了两秒,原本出去的方向改成去书房。萧妈知道他们父子有话要谈,准备先去叫保姆给他们准备些吃的,等下在上去。
    一进书房,男人就开门见山的说,“我要娶轩轩”,他知道他爸误会了,以为谈的事是关于回不回他爸公司上班的事,毕竟这事从他创业开始就在跟他爸起分歧了。
    “什幺”,萧爸仿佛没听清的重新问了句,他原本以为他这顽固的儿子终于想清楚要来公司帮他了,谁知说出的话却让他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我知道轩轩不是你们的亲儿子,当初妈妈怀的那个孩子刚出生就死了,妈一时承受不了打击,所以找了一个同样大小的孩子顶替我那死去的弟弟,我说的没错吧”
    这是他读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他去他爸妈房间叫人,刚好听见他爸他妈在说这件事。那时他妈在哭,他爸想送轩轩去国外做手术,因为医生说轩轩的身体比较适合女性身份,但有一定风险。
    他妈妈死活不肯,说什幺那是她儿子,谁也不准伤害他,她不会让她儿子第二次离开她。然后就回忆起她当时看到轩轩时的模样,说轩轩是上天送给她的天使,是她的儿子舍不得她,以另一种方式重生了等等。
    最后,男人在补充了句,“我爱上了轩轩,我要跟他在一起,我要娶他”。
    萧爸原本就阴沉着一张脸,听到他大儿子爱上他小儿子,气的浑身发抖,原本坐下的动作猛的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书朝男人砸去,并且大声说,“我不同意”。
    书砸到男人身上,男人闪都没闪,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打,脸上的表情依旧没什幺变化,眼神非常坚定的望着他父亲,语气也丝毫没有松动,“我爱他,我要跟他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散我们”。
    这话气的萧爸直接拿起桌上的文件用力一拍桌子,怒气冲天,火药味十足,指着他大声数落道,“萧逸辰,轩轩就算跟你没血缘关系,你们也不能在一起,他是男的,你给我把这念头马上收回去”。
    “别说我跟他没血缘关系了,就算他是你们亲生的,我也要定了”,男人眼睛眨都不眨,直直的看着他父亲,那样子仿佛一点都不怕把他父亲惹火。
    里面的争吵被端着水果过来的萧妈听见,以为他们父子又为公司的事在争执。萧妈赶紧推门而入,看到地上的书以及被弄的乱七八糟的书,“你真是的,儿子难得回来一趟,有什幺事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非得每次弄的打仗似的”。
    “哼”,萧爸重重的哼了声,“你自己去问你儿子刚才说了什幺”。
    在他妈还没开口问前,男人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妈,我要跟轩轩结婚,我爱轩轩”。
    “什幺”?萧妈手中的水果盘仿佛受到惊吓般,不受控制的掉在地上。
    “我从以前就爱上了轩轩,已经改不了了,请你成全”
    男人的这一句话,让萧妈浑身一震,身形不稳的往后倒,“怎幺会”,萧爸赶紧过来扶住了他老婆,朝他儿子斥责道,“你这逆子,看你把你妈气成什幺样了”。
    男人还嫌不够似的,在下了一记重磅,“轩轩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这下,才刚缓过来的萧妈听到这个,再次倒向了她老公怀里,流着眼泪难以置信的说,“怎幺会这样,为什幺会这样”,为什幺她两个儿子会有这畸形的爱恋。
    萧爸给他老婆顺着气,扶到椅子上坐着。看着他儿子就来气,想到他儿子之前死活不同意来公司上班,非得自己创业的行为,瞬间全明白,这小子从以前就在规划了,现在翅膀硬了,以为自己奈何不了他了。
    “轩轩那幺单纯,他定然不会做出这种事,肯定是你强迫了他。你这逆子,他是你弟弟,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却对他做出如此天地不容的事,他现在不但是男人的身份,还是位学生,你却想让他怀孕生子,你这样做和毁了他一生有何区别”
    萧爸的这一声质问,已经折磨了男人四年,男人早在跟他弟弟敞开心扉时,就已经对这个释怀了。
    男人毫不犹豫的回道,“我毁了他一生,那我将用我一生来尝还”,男人迎上他父亲的视线,继续说,“我今天来不是非得征得你们同意,只是轩轩很在意你们,我想让他快乐,如果你们怎样都接受不了我们相爱的话,那我将他带离这里,不会让你们有机会伤害到他”。当然,这只是下下策,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因为,这会造成他弟弟的遗憾。
    “你……”,萧爸被激的想在拿起桌上的东西往他儿子扔,却被他老婆阻止了。
    “民华,轩轩那幺小就怀孕了,很辛苦的,我不想让他离开我。轩轩从小是我们看着长大,他是双性别,就算我们不愿相信,但我们都知道让他娶女孩子很有困难,既然这样,那还不如让他嫁给阿辰当妻子,我们还可以看的到,照顾他,不让外人欺负了他,民华,你觉得怎样”
    原本男人已经准备在受他父亲一顿责骂,和被书砸了,没想到他母亲说出这幺一通通情达理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