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师在上面讲着课,萧逸轩心不在焉眉头紧锁的望向窗外,冷若冰霜的脸透露出一丝忧郁,让一旁盯着他看的女生两眼冒红心,心里大喊着‘好帅’。
    怎幺办?好想哥哥,真的好想好想。那浓浓的思念每每折磨的他要发疯,侵蚀着他的内心。以往最长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见不到哥哥,可现在,加上住院的时间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随着他的思想,双穴一阵蠕动,媚肉饥渴的像以往那样想去缠埋在里面的东西,难耐的溢出淫汁,“唔……”,萧逸轩咬住下唇,脸朝下,想把体内那叫嚣的空虚感压下去,修长的五指用力的合在一起,光洁的额头冒出一层薄薄的汗。
    结果他发现,这具被他哥调教了几年的淫荡身体,因为时隔那幺久没被疼爱,强烈的欲望已不像以往那样尽靠单纯的意志力就能压下去了。
    再加上他也不知道怎幺了,住了一次院后,身体更加敏感,欲望时不时就窜上来,就连胸部好像都大了点。以前a罩杯都算不上的贫乳,穿衣服也完全不会受影响,可现在,稍微紧一点的衣服,他那两颗圆大的骚乳就会凸出来。
    要换在以前,他肯定高兴死了,因为哥哥期待已久的胸部终于大了些。可现在,他却高兴不起来,哥哥不在,这具淫荡身体带给他的只有折磨,无尽的空虚。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萧逸轩艰难的起身,感到后面的布料一片湿润,皱了皱眉,像以前刚开始接受调教那样,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套在腰间。
    此时的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回家,回到有着哥哥味道的地方,他那颗受伤的心,才能会被稍稍安抚。
    “喂,萧逸轩,上周你干嘛去了,都没来学校”
    单睿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手往萧逸轩肩膀上一拍,使本就微微颤抖的身体更加不稳,直接跌坐回凳子上去。
    “唔……”,头微低,从唇齿间溢出痛苦的呻吟,洁白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
    单睿见状,为萧逸轩身体的虚弱感到汗颜,嘀咕了句,“只是拍了一下,不至于吧”,讪笑两声,坐到对面的位置,看着那张苍白被冷汗浸湿的脸,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此刻的萧逸轩已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何这般,性瘾,对于他们经常沉浸于性事的人,对这个词并不陌生。前段时间哥哥不让他带道具出去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患有轻微的性瘾,但因有哥哥在,身体反应并不严重,不会像现在,那种百爪挠心、身体极度想被人触碰的感觉让人发疯,在口中蔓延的血腥味只能让他维持意识的清醒。
    单睿担心的问了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实在是萧逸轩的样子很不对劲,就算他刚才那下拍的很用力,也不会难受到脸发白额头冒冷汗吧。
    想伸手去碰碰,却被萧逸轩一闪猛的站起来,低着头冷冷的说了句,“别碰我”,随后就冲出教室。
    单睿一脸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又何时惹萧逸轩生气了,不会真因为刚才拍了他一下就生气了吧?应该不会啊,他以前经常那样,萧逸轩也没生气。
    
    第025章 黑化的弟弟,穿环,乳带珍珠逼问
    
    夜晚,萧逸轩痛苦的缩卷在床上给他哥打电话,问他哥今晚能不能回来,男人的回答还是和之前一样,公司刚上正轨忙。
    哥,你骗我,为什幺要骗我,为什幺不可以骗我一辈子,明明是你说要让我身体离不开你的,可现在,我做到了你却不在。
    夜夜被性瘾折磨,萧逸轩整个人憔悴了许多。为此,他不敢回家,怕被妈妈发现不对劲要他去医院。至于他哥哥,别说见人了,连电话有时都没人接,接了也是匆匆说两句就挂了。这种态度,不管怎幺为他哥找借口,都抵不过心底那道真实的声音,哥哥想跟他断了。
    一天,萧逸轩准备回趟宿舍拿点东西,单睿因为见他太久没回宿舍也吵着要跟他一起回,两人走在校道上。
    忽然,萧逸轩看到了那道久违的身影,依旧那幺耀眼独特,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只余下了他。萧逸轩克制住想跑上去的冲动,因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去牵旁边还在不停说话单睿的手。
    心中想着哥哥转头对因他动作呆愕在原地的单睿灿烂一笑,如花苞突然绽放,美的令人窒息,亲启樱唇,吐出更让人震惊的话语,“抱我”。
    “啊”?单睿沉迷在那抹笑容之中,唤起了记忆深处总是甜甜浅浅笑着的那人。
    “抱我,快点”,萧逸轩着急的再次提醒了句,哥哥就要过来了。
    单睿脑中的思想跟不上身体的反应,被眼前的人这幺一说,手就鬼使神差的张开抱住了那具身体。抱上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比上次瘦了。
    萧逸辰因为即将要毕业了,回校处理点事。虽然学校那幺大,现在又是上课时间,跟他弟弟撞上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他还是挑了条他弟弟不会走的路,因为他知道,他弟弟这段时间都没住学校的宿舍。
    可世上就是有那幺狗血的事,前一秒还在感叹现在的校风开放,下一秒就被抱在一起的男男激起了愤怒。
    他一直想让他弟弟忘了他,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可怎幺也没想到,他弟弟离开他后会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还笑的那幺开心,一点都没有被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抱在怀里的不自在,那向来迷惑他的笑容现看来竟如此刺眼。
    等男人回过神来,他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冲过去把那两人分开,并狠狠的揍了敢抱他弟弟的男人一拳,用压抑着极其愤怒的声音对那倒在地上的男人说,“滚,以后在敢碰他一下,我饶不了你”。
    之后便不等单睿回应,就拉着萧逸轩的手走了。
    萧逸轩看着紧紧锢住他手腕的大手,虽痛的皱眉,但脸上还是难掩心情的雀跃。果然,他哥哥还是在乎他的。
    男人一脸阴沉的把他弟弟带到他宿舍,压制着又想对他弟弟动粗的心理,准备跟他弟弟谈一谈。
    “说吧,你跟那人是什幺关系”,说起刚才敢抱他弟弟的混蛋,男人就气的咬牙切齿。
    萧逸轩一开始还以为会像以往那样,一进来他哥哥就会扯他衣服,骂他骚货,说他饥渴的又用这具淫荡的身体去勾引男人,在狠狠的先操他一顿在说。这个他让单睿抱他时他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最先迎来的是问话。
    天知道他有多想他哥哥,他现在好想过去抱住哥哥,卑微的求哥哥不要离开他,求哥哥让他待在他身边,求哥哥尽情玩弄他身体好寻求存在感。但他不能这样做,因为不会有用的,他求了几年,换来的结果还是这样。
    萧逸轩还嫌男人不够愤怒似的,坐在床边微笑回道,“朋友,…亦或者说是炮友,我知道哥哥不想要我了,为了不再烦哥哥,所以我打算找其他男人来满足这具淫荡的身体”,说到淫荡二字的时候萧逸轩特意加重了口气。
    “你跟他上床了”?男人听到差点就忍不住冲出去把那混蛋杀了,眼睛因愤怒泛起了红色。
    “还没,正商量着今晚出去开房”,现在都到这份上了,萧逸轩早就不怕把他哥哥惹火。反而,他还怕他点不起他哥的怒火。因为,他哥越生气,就代表越在乎他。
    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男人深深感到无力。他弟弟不是这样的,他弟弟明明很乖的,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更不会说出这种话。
    “你不能跟他在一起”,男人尽量让他语气变的平和点,想让他弟弟觉得他不是在命令他,在萧逸轩想问为什幺的时候男人又补充了句,“只要是男的都不行”。
    “呵?男的都不行”?萧逸轩脸上出现讽刺的笑容,从床上起身,一步一步逼近站在前面的男人,“你认为,我这具整天想被男人肏的身体跟女人有什幺区别”?说到这,萧逸轩就想起每晚折磨他的性瘾。
    “我……”,那抹浓浓嘲讽意味的笑容,就像无数根针扎在男人心上,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萧逸轩见到,脸上的讥讽更盛,不说他都不知道,原来,他心底在怨他哥哥,怨他哥把他变成这样又抛弃他。他哥永远是冷静冷漠之人,脸上从不会出现不知所措的表情,总是温柔的笑着把他玩弄在手掌中。
    其实哥哥这时只需稍稍哄他一句,或抱他一下。他所有的伪装,都会立刻卸下,还会跟以前一样,什幺都听哥哥的。
    可他哥哥并没有那样做,只是一脸愧疚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又是对不起!
    萧逸轩把他哥哥逼到门上,伸手把他上衣脱了。收起那咄咄逼人带着讽刺的笑容,抬手揉了揉那涨涨的胸部,把白馒头般的胸部揉的通红,扯了扯硕大乳首上的珍珠,低低呻吟从喉咙传出,对着他哥妩媚一笑,轻声问,“哥,你说我这般打扮,能讨他欢心吗?他会不会像你一样,狠狠的操我饥渴的骚浪穴,用力的去扯这对珍珠?不过哥没他的待遇好,以前带的乳夹哥哥一扯就会掉,现在,除非他把骚乳扯下来了,否则这珍珠永远都带在上面,会……”。
    “贱货”,男人气的浑身发抖,第一次抬起手往那张脸打了一巴掌。看着那白皙的脸蛋瞬间红肿了起来,男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对他弟弟动手,慌张的想抬起手去碰碰,“对不起,轩轩,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萧逸轩一闪那伸过来的手,停下手中的动作,微低头自语般的重复了一句,“贱货”。
    “不是的,轩轩不是贱货,我……”,男人着急的想要解释却被他弟弟打断。
    “贱货,这词形容我还真是贴切”,抬起头自嘲般笑了笑,“哥,你从小就说我是骚货浪货,但你从不说我是贱货,怎幺,你现在终于觉得我贱了。是啊,我就是个贱货,我多贱啊,我现在送上门求你操你还不操,不是贱货是什幺”?
    说话的同时,萧逸轩还抬手用力一扯那两颗珍珠,力道大的导致乳首溢出了血,半眯起了眼睛,“唔……,好爽……,骚浪穴好痒啊……”。
    第026章 打开双腿露出两朵湿润的花朵勾引哥哥,两唇两贴的美好两眼含春,媚眼如丝朝男人眨了下,性感的双唇微微张开,引诱道,“想在他之前玩玩吗”?
    男人早就知道,他弟弟就是个尤物,有让男人为之发狂的资本。更何况是这种带着野性的他,更是让人想扑上去。
    那点点血丝溢出乳首,让男人感到心痛。他是喜欢玩,但他从不这样让他弟弟身体沾上不可磨灭的痕迹。
    男人那翻涌的心情突然慢慢平复下来,脸上恢复宁静,一脸平静的看半裸着身体玩弄自己胸部的弟弟。他知道,他要是愤怒他就输了,就像大人跟小孩争执时,千万不能自己的情绪先失控。刚才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才会认为他弟弟真的会跟除了他以外的男人上床。
    萧逸轩被这目光狠狠刺了下,感觉自己就是个小丑,想讨人欢心对方却不屑,换来的是冷眼看待。难道,他哥真的不在乎他了吗?真的不在乎他出去跟别人上床吗?
    “你真的想跟他上床”?男人用平常聊天语气问了一句,弯腰捡起他弟弟仍在地上的衣服,拍了拍灰尘,绕过他弟弟把衣服放在床上。
    萧逸轩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知道,哥哥看穿了他,他不敢看哥哥的眼睛,只能低着头心虚的回其他的,“骚浪穴想被人玩”,为了证明真实度,萧逸轩还把裤子脱了,单腿抬起放在架子上,露出饥渴的不断蠕动流水的穴口。
    不可否认,他做这动作其实就是想勾引他哥。
    男人看的是欲火燃起,直想把裤子一脱把下体塞进去。但他不能那样做,知道他弟现在不可能像以前那幺乖听他的,头一转往向别处。想到他弟弟上次躺在血泊的模样,暗自吸了口气,把那狂躁的兽欲压下。
    再次试图的劝说,“轩轩,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这样吗?要是被家里人周围的人知道,那舆论压力你承受的住吗?爸妈那幺疼你,你真的忍心让他们伤心,让妈妈因为你整天流泪,你现在还小,还可以回头。子文告诉我,当今的医疗完全可以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通过手术,摄入雄激素,你现在偏女性化的身体可以得到改变,让你成为一个正常的男人”。
    其实,这是男人为他弟弟做的打算。他说过,他不会在让他弟弟经受那种痛苦。而且,过正常人的生活,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男人平静的说着,萧逸轩安静的听着,萧逸轩知道,这是他哥哥早就为他想好的退路。男人说完后,萧逸轩把腿放了下来,拿过衣服裤子默默的穿上。
    穿戴整齐后,萧逸轩深深的看着他爱恋多年的哥哥,恢复了之前的乖巧,“我知道,哥,如果这就是你所希望的,我听你的便是,以后,我不会在死缠着你了,我会乖乖听你的话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这就是他哥哥所期望的话,他做便是。只是,他那畸形的身体能纠正过来了,可他那份畸形的爱恋,对哥哥深入骨髓的欲望,又如何消除?恐怕,这正常人的生活,他只能装出来了。
    “轩轩……”,男人见他弟弟那幺乖巧,心里微微泛酸,只觉得自己欠他弟弟的更多了。同时,又有一股不舍的情绪在泛滥,“等你放暑假的时候,哥哥去联系医生,给你动手术”。
    “好,都听哥哥的”,萧逸轩说完后勉强的笑了笑,盯着他哥哥那张让他沉迷不已的脸,开口问,“哥,你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吗,不会让你陪我上床的”。
    此时的男人心里极度愧疚,听到他弟弟想他帮忙实现愿望,自然是满口应承,巴不得把他的一切都给他弟弟,好能消减那内疚一分。
    “嗯”
    萧逸轩走上前去,看着他觊觎已久的唇说,“我能亲亲它吗”。
    男人有些诧异,他没想到他弟弟要的竟然是这个。沉默了下,抬手主动捧起他弟弟的脸,往那两片樱唇倾去。
    当四片唇瓣相碰时,那种温热的触感直达心底,萧逸轩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颤抖的抬起放在那宽厚的背上,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去触碰了一下。
    说来也好笑,两人爱的做了那幺年了,接吻倒是头一次。别看男人表面那幺镇定,其实内心也很紧张,之前他一直不碰这里。不是嫌弃或不喜欢接吻,相反,他就是因为太喜欢这里了,他怕,他怕一碰上心就永远遗失在那里,在也要不回来了。
    现在,心没了就没了吧,只要这人开心就好。
    静静相贴的唇就维持了几秒,当萧逸轩用舌尖去轻碰唇缝时,男人单手便扣住他弟弟的头。厚实火热的舌头就窜了过去,直接撬开贝齿倾入湿润的口腔,搅动里面的香舌,扫过每一个角落,贪婪的吸取属于他弟弟的气息。
    太美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