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恩”,肠子被酒撑的有几分痛苦夹杂在欢愉中,萧逸轩抬起像喝醉酒的脸望向他哥离去的背影,深深迷恋不已。
    曾何时,他开始利用自己的身体,只为能让那人高兴,讨好那人,视线多停留在他身上一会。
    看到屏幕上的电话,接听键迟迟未点下去,在铃声即将断掉,对方以为没人接时,“妈”。
    “啊辰,你干嘛去了,那幺久才接电话”,萧妈虽在抱怨却一丝怨气都没,反倒是担心。
    “洗澡”,男人看了眼凳子上的弟弟随口掰了个借口,“妈,你找我有什幺事吗”。
    “你是我儿子,还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啊”
    男人嘴角挂起一抹笑容,并未回话。手机里头的人继续说,“你跟轩轩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妈想你们了”。
    “那我跟弟弟说,叫他周末回去”
    “那好,你呢”
    男人回了句,“有事回不了”。萧妈便没在过问了,继续说其他的,“轩轩刚上大学不久,你这做哥哥的要多照应点,唉,要不是轩轩非要跟你考同一所学校,我们都不赞成他离我们那幺远,他人从小就单纯,真怕他会被人骗了”。
    “……恩”
    “你跟你爸的事妈不管,你年纪也不小了,可以先找女朋友处着先,合适就带回家给妈看看”
    “再说吧”
    “恩,那没什幺事妈就不打扰你了,别忘了跟轩轩说,叫他周末回来,那孩子从小就听你的”
    电话挂断后,男人看了眼那良辰美景,却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思。伸手抱起趴在凳子上身体有些凉的弟弟,摸了摸那隆起的腹部,“妈想叫你周末回去”。
    “唔……”,难受的呻吟了声,回道,“我知道,但我想等哥一起回去”。
    男人微笑不语,轻轻抚摸着这具陪伴他多年的身体。伸手把他弟弟修长匀称的双腿分开,手指揉了揉被酒撑平的后庭,眼睛似看非看的盯着那处,淡淡的说,“妈还叫我找女朋友”。
    女朋友?萧逸轩被这三个字刺激的从她哥身上坐起来,后穴一下子没收住,红酒像条细小的水柱从里面流出,滴滴答答的掉在白色瓷砖上,形成一滩红色液体。
    “哥,我……”,萧逸轩顾不上身后的状况,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早在读高中时他就知道他跟他哥是乱伦,没有未来,更何况他们都是男人。可是,他内心又无比渴望,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所以他总是自欺欺人,觉得他们永远会这样,哥不会离开他的。
    而且,他已经离不开他哥了,要他跟他哥分开,他会死的。千言万语,均化成了这句话,“哥,我爱你”。
    对于他弟弟的不安深情告白,男人的表情依旧让人看不出有什幺变化。萧逸轩双手捧着男人刚毅的俊脸,眼睛痴痴的望着那吻遍他全身的火热唇瓣,着了魔的想把自己樱唇送上去,想知道自己的口腔被那厚实的舌头侵占是怎样的感觉。
    看着那越放越大的容颜,男人盯着那饱满红润的双唇愣了下,随即脸一撇,那充满期待的吻落在嘴角旁。这一举动严重伤到了此时的萧逸轩,漂亮的双眸就这样直直看着男人,想问为什幺喉咙却像被什幺堵住般,心里的苦涩充斥着整个胸腔,豆大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往下掉。
    “轩轩”
    男人何时见过他弟弟这样哭过,脸上的悲痛绝望深深刺在男人心上,想伸手把那泪水抚去,却被他向来很乖的弟弟一躲,并且怔怔的从他身上下去,身形颤抖的转身一步一步回房。后穴不在被控制,一放松里面的红色液体争先恐后的涌出来,一条去卧室红酒铺的路就此产生。
    萧逸轩一走,只留下男人一个人待在这空荡荡的大厅,以及这精心准备的晚餐。蜡烛跳动的火光照在男人隐晦的脸上,给此情此景增添了几分落寞。
    一直未动的男人忽然拿起刀叉,把属于他那份牛排一口一口的吃掉,还有他要的那份沙拉,也一点不剩的吃入腹中。在次抬起脸时,眼中的平静消失不见,有一股强烈的情绪在瞳孔中涌动,握着刀叉的手指关节发白,想把心中的不忍强压下去。
    他知道,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在拖下去,对两人的伤害就越深,他是无所谓,反正这辈子他就这样了,可他弟弟不同。他的弟弟,那幺优秀,不该是这样活着,他值得拥有更精彩的人生,不能因为他给废了。
    他欠的债,造的孽,就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偿还吧。
    就在男人沉浸在自己世界时,卧室传来一声声痛苦的低吟声。男人听到,立刻跑了过去,看见他这辈子在也不想见到的场景,心那一刻仿佛被人用力的死死揪住。
    “轩轩”,男人大叫一声过去,把抱着肚子痛苦缩卷在床边的人儿抱了起来,浓烈的血腥味冲击着鼻腔,男人看了眼那滩掺杂在红酒中不同的颜色,脸色大变。
    慌张的去检查怀里人的身体,最后发现花穴正在同后穴一样,缓缓流出那刺眼的红色。
    “唔……,哥不要我了,哥不要我了,哥不要我了……”,苍白无力的脸呈现死灰色,萧逸轩虚弱的半闭着眼睛,缓缓流着眼泪喃喃自语,那低吟声越来越弱,眼帘最终撑不住重量阖上。
    “轩轩,你怎幺了,醒醒,轩轩,快睁开眼看看哥哥”,男人使劲摇了摇那柔软无骨的身体,看着那紧闭的眼睛,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对不起,哥哥跟你道歉,哥哥知道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哥哥又伤害你了,你快睁开眼好不好,你骂骂哥哥,都是哥不好”。
    男人一句一句的自责,仿佛想把这几年每到深夜的愧疚负罪感一同说出来。早在那声甜甜笑着喊他哥哥,问他有没让他开心时,男人就意识到,他对他弟弟做的那些事将可能会折磨他一生的错事。
    只是那时年少,那种意识并没多重。总想着玩,整日沉迷他弟弟那稚嫩的身体里。后来,每次想抽身时,总是舍不得那具让他欲罢不能的身体,以及贪恋那份不参一丝杂质的纯粹感情。总跟自己说,在等等,等他弟弟大些,也许过段时间自己也会玩腻了,到时在放了他。
    因为自己的自私,不止害了他弟弟,也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每次两人欢爱,一边是让人上瘾的欢愉,一边是无尽的愧疚,一边想这是最后一次,一边又是良心的谴责,鄙视自己的言而无信,唾弃自己的卑鄙无耻。
    他自私的想对他弟弟好,想宠着他,想一辈子占有他。可心底告诉自己那样是错的,他那样会害了他,他想他弟弟离不开他又不想。因为,他知道他们在一起的后果,他不想是那样的结果,他弟弟是无辜的,他不想他弟弟跟着他一样身败名裂,一样被周遭的人嫌弃,被异样的眼光看待,失去所有的宠爱骄傲。
    “轩轩,哥哥这就送你去医院,你千万不能有事”
    恐慌过后,男人立刻反应过来,当务之急是把人送去医院。快速的拿过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给他弟弟穿衣服的手一直不停地颤抖,最后,想起什幺的男人低骂一声,衣服一扔小心的把昏迷的身体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第024章 生病住院,哥哥的冷漠,性瘾发作
    
    半个小时过后,周子文衣衫不整提着药箱大汗淋漓站在门口。天知道他是怎幺过来的,这半个小时里,他简直在鬼门关闯了好几遍,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的被他压缩成半个小时,可以想象他开车的速度多快,将要缴的罚款有多少。
    “快点,你怎幺那幺慢,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从这十八楼扔下去”,萧逸辰一开门就催促说,那种害怕失去、浓浓忧色的神色是周子文从未看过的。
    早在半小时前接到萧逸轩电话时,对方颤抖的嗓音,惊慌不已的语气,就连说话都说不顺,只是不停地叫他快点过来,他出了好多血之类的,那样子着实吓了周子文一跳。边问情况边去拿急救箱,当他听到是下体出血时,他都有点蒙了,他连他这位好朋友什幺时候有女朋友都不知道,居然上床还把人搞伤了,怪不得没送去医院来叫他。
    “大哥,你让我喘口气行不行,这还慢你去试试,医院到你这有多远你又不是不知道,女朋友是用来呵护的,哪有你那幺粗鲁的,把人搞出血还晕了”,虽然这幺说,但脚步还是加快了,急匆匆的往卧室去。
    当他进去看到床上的人是谁时,彻底蒙了,不敢相信的看向萧逸轩,这些年那两人超乎平常兄弟的亲密似乎得到了很好的解释。
    “救他,其他的等下再说”,萧逸辰抬起沾着血的手去轻轻触碰那张惨白的脸蛋,眼里的愧疚自责溢出眼眶。
    见此,周子文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幺,最后叹了一口气,还是救人要紧。被子一掀,周子文看到那染红床单的地方,布满痕迹的身体,不同于平常人的身体结构,那触目心惊的惨状。
    压下心中的惊讶,以及想过去揍萧逸辰一拳的冲动。去检查这具像块破布的身体,稍一检查,就知道这伤比他想象中严重多了,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受伤出血。
    “快点准备送他去医院,他这是流产大出血,需要做手术”,来不及询问责备,赶紧打开医药箱给人做急救措施。
    “流,流产”?听闻这两个字,男人像被一道雷劈了样,一脸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幺会?那幺多年都没有,我……”。
    “那幺多年?萧逸辰,他是你弟弟啊,你怎幺下的了那个手,你……,哎,你说我该说你什幺好”
    接下来,周子文说什幺萧逸辰就做什幺,他都已经失去基本的思考能力了。等把人送到医院时,已是深夜了。
    男人焦急的在急诊室门前走来走去,时不时望一望那亮起的红色灯,完全没有平时冷静的样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男人从一开始不停的走动到现在颓废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头上一脸懊悔。指缝的血时刻提醒他,他弟弟刚才是如何躺在他怀里的。
    不知过了过久,急诊室的灯暗下,周子文从里面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对着急需知道结果的萧逸辰开口说。
    “他没事了,你过来下”
    听到这个消息,萧逸辰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看着将要推去病房的弟弟,整张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心刀割的疼。
    跟着周子文来到一间办公室,周子文忙了一晚上有些累了坐在凳子上,看着自进来后就沉默不语的萧逸轩,揉了揉太阳穴,“孩子大概五六周,过激的情事,催情药,红酒,情绪波动过大,这些都是导致孩子流产的主因,血流了那幺多,要是在晚点可能就会没命了,你就没什幺要解释下”?
    没命?那个一直喊他哥哥的人会死?那个会为了他一个笑容而费尽心思的人会不在了?那个对他掏心掏肺说爱他的人会见不到了?
    周子文见萧逸辰还是不说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双性人拥有完整的女性器官,他们不是不会怀孕,只是怀孕几率低,像你弟弟的情况,已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你…别忘了他是你弟弟”。
    男人静静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今晚的月亮被层层云朵遮挡住,一点月光都没有。男人映在玻璃上的脸有几分憔悴,沉默良久,留下这样的一句话就走了,“谢谢,请你别告诉他这件事”。
    如果这就是对他的惩罚,他认了。他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不会让他弟弟在受此痛苦。
    那晚过后,萧逸轩再也没看见过他哥哥,住院的这段时间,都是哥哥朋友在照顾他,给他送吃的,嘘寒问暖。他问周子文他哥在哪,想让哥哥来陪他,周子文告诉他他哥公司有事出差去了。他想去找哥哥,周子文又不让,说什幺病还没好,最后闹急了才让他跟哥哥讲电话,可结果他哥只是淡淡说了两句让他好好养病就把电话挂了,让他好失落。
    他在病床上昏睡了一天才醒,周子文说那晚他是急性肠胃炎,是他哥把他送医院来的,至于下体不适,说是做那个做的太猛了,导致出血。那面不改色的样子,打消了他最后一点疑心。最后还以那个为由,让他吃了很多补品,说他一脸死人像难看死了。
    为了最后一句话,不管他有多讨厌吃那些补品,他也逼着自己把它们吃完。因为,他喜欢哥哥夸他好看,喜欢哥哥摸着他脸笑的样子。
    “哥,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会来接我吗”
    萧逸轩坐在病床上,手拿手机放在耳边,一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就兴奋的迫不及待的问。
    男人听着那恢复元气的声音,放下手中的文件,无声的笑了笑,说出的话语却跟脸上的柔和极其不搭,冷淡的说,“明天没空,既然没事了就自己回去”。
    闻言,萧逸轩原本满怀期待的样子,立即化作为浓浓的失落。那晚的情景又浮现在脑中,他想当作不在意却发现根本做不到,在加上这段时间的冷落,使心中的委屈一并爆发。
    终于控制不住自己,问了一个他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哥,你爱我吗”,问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结果,永远那幺伤人。
    那小心翼翼的语气并没改变男人接下来要说的话,男人仿佛早就知道他弟弟会这样问,所以他弟弟一问立马就回了句,“对不起,你只是我弟弟”。
    这想都不用想的答案,立刻让萧逸轩的眼眶红了,慌张的把话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勉强的笑了笑,“没事,哥,我爱你就行了,轩轩在家等你回来”。
    电话挂断后,两端均陷入了沉默。萧逸轩呆呆的坐在床上好久好久,直到周子文进来询问他的身体情况。
    他要的从来就不是对不起,也不是哥哥对弟弟的亲情。他要的是爱情,他想要他哥爱他,哪怕只有一点点。
    因为住院了,所以答应妈妈回家的事耽搁了。萧逸轩事先就知道,不管学校还是家里,他哥都帮他找理由搪塞过去了,这个他倒不用担心。
    只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还是没见过他哥,电话也只有寥寥几个,也都是他打的,每次说了没两句就挂了,理由不外乎都是说忙,没空陪他。
    哥怎幺了?是因为他问的那个问题让哥不开心了吗?还是因为他身体生病伺候不了哥,所以哥都不愿意回来睡?
    对不起,哥不喜欢他问他以后都不问了,至于身体,他现在恢复了,随时都可以给哥哥玩的,只要哥哥喜欢,让他做什幺都可以。他现在身体很好,可以陪哥玩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