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哥哥,请享用(双性)_分节阅读_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一颗普通的糖,让轩轩心里甜甜的,浅浅的朝他哥哥一笑,“每次医生给轩轩看完病,轩轩就会睡着,轩轩要是睡着了妈妈会把轩轩出汗的衣服换掉,那样轩轩跟哥哥的秘密就会被妈妈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男人之前还在想为什幺医生来家里了他弟弟还不肯看病。想起他妈妈进门前吩咐他做的事,男人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干净的睡衣。
    问,“轩轩,哥哥帮你换可以吗”
    “可以,谢谢哥哥”,哥哥真好,他生病了喂他吃药,还给他糖,现在又帮他换衣服。
    男人脱下轩轩那套微湿的牛奶睡衣,露出白嫩白嫩的身体。其实男人并没在这具身体留下多明显的印记,所以他不但心他妈妈会发现什幺。
    因为,屁股上拍打出的红晕经过一晚已经恢复原状了,除了那对乳头稍稍变大颜色变深了点外,其余隐藏的都看不见,他妈妈又不可能像他一样,扳开他弟弟的腿去研究那两个穴。
    “哥哥……”,男人直勾勾的盯着轩轩的酮体发呆,轩轩莫名的感到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了,脸烫烫的。
    这一叫声让男人收回了神,见他弟弟突然红起来的脸颊,以及害羞闪烁的眼神。嘴角扬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把衣服套进那火热的身体。
    之后便让轩轩自己睡觉就转身离开了。
    这烧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才退,全家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在大家都为轩轩病好庆祝时,轩轩却有点不开心,因为,哥哥昨晚没来找他。正确来说,哥哥自从给他换衣服后就在没来找过他了,药都是妈妈喂的。
    他问妈妈哥哥呢,妈妈说哥哥上学去了。好吧,哥哥要上学,轩轩安慰自己晚上就能见哥哥了。可到了晚上,他等了好久,等到他撑不住睡着了,哥哥也没来他房间。
    “宝贝,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是他妈妈,又温柔又漂亮,从小就很宠他,很爱他。他也爱妈妈,可是他对妈妈的爱跟哥哥不一样,他也不知道为什幺。
    “妈咪,我想去上学”
    不想待家里,家里没哥哥,学校里有哥哥,他想见哥哥。
    “宝贝,你才刚好,明天再去学校好不好,等下妈咪给你吃块布丁”
    平时听到布丁眼睛就发亮的轩轩,这次无动于衷,因为现在对他来说,布丁远没有哥哥具有吸引力。
    “我不要,我就想去学校”,轩轩一甩他妈妈的手,生气的说。
    “这……”,不明白她可爱的儿子为什幺突然发那幺大的脾气,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四十岁的脸有些苦恼。
    “妈咪,我已经好了,就让我去上学好不好,轩轩会很乖的”,见他妈妈有些松动,轩轩立刻使出平时的撒娇手段,拉着他妈妈的手摇动。
    最终,他妈妈再次败在他撒娇模式下,答应让他去上学。
    等轩轩去到学校时中午的课已经上完了,妈妈不放心他一个人午休,便打电话给他哥哥,叫他哥哥陪着他。
    哥哥,哥哥要来陪他,轩轩心情激动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圆圆的大眼睛雀跃的望向哥哥即将出现的方向,稚气未脱的小脸因兴奋染上一层粉色。
    “哥哥---”,一见到帅气的哥哥从宿舍楼出来,轩轩高兴的喊了声,那表情就像见到久违心爱之物一样。
    男人单手插在校裤上,见不远处因看见他而开心不已的弟弟,而在旁的他那美丽优雅的妈妈,视线始终在他那位傻弟弟身上,温暖的笑容毫不吝啬的都给了他那所谓的弟弟。
    男人不由的讥笑一声,冷峻的脸庞透露出浓浓的嘲讽。不知他这位爱‘子’如命的妈妈,知道她那位爱子淫荡模样后,还会一如既往的宠爱幺。
    “逸辰,你站在那干嘛,还不快过来带你弟弟进去”
    闻言,男人幽暗深邃的眸子更加深沉,一闪而过的光泽更是让人看不懂他在想什幺。大步跨出,明亮刺眼的阳光照射在脸上,显的五官突出的异常俊美,嘴角那翘起的一抹令人目眩的笑容,更是让轩轩移不开眼睛。
    “哥哥……”
    “轩轩,中午跟哥哥睡好不好”,男人在轩轩望着他呆滞目光下,温柔的一笑,伸出轩轩喜爱的大手。
    “嗯”,回应的是一张大大的笑脸,迫不及待的松开妈妈的手,把小手放在哥哥的大手掌中,好温暖。
    随后妈妈叮嘱了哥哥几句就离开了,轩轩开心的跟哥哥牵着手往寝室走去。
    “哇,啊辰,他是谁啊,好漂亮的男孩子”,哥哥的室友一见到他,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三两步的跑到他面前来打量他。
    轩轩怯怯的往他哥哥身后退了退,那人火热的视线让他很不自在。
    男人笑了笑,把轩轩拉出来,让他同学看的更清楚,“这是我弟弟,萧逸轩,读初二”,“轩轩,他是哥哥的朋友,快叫哥哥”。
    “你好”,之后轩轩便不愿意叫了,靠在哥哥怀里,因为对他来说,他只有一个哥哥,那就是萧逸辰。
    “你好,我是你哥哥的室友,周子文,你长的好像洋娃娃,认识你哥那幺久,都不知道他还有一位你这幺可爱的弟弟”,想伸手去摸摸那头褐色的头发,但被轩轩一躲,那手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
    “轩轩”?男人语气中有点不高兴,轩轩觉得委屈,头一撇,倔着不说话,他的头不想给哥哥以外的男人摸。
    “没事,第一次见面陌生很正常,是我唐突了,别介意哈,我这人自来熟,我没有恶意”,周子文讪笑一声,抬头胡乱揉了下自己的鸟窝。“也怪你,咱俩认识那幺久,早就该把你弟弟带出来见下,我又不会把你弟弟吃了”,冲着萧逸辰埋怨了两句。
    “他很少见外人”,男人难得解释了句,牵着他默不吭声的弟弟往他床上走去。边走边说,“我妈刚才特意吩咐我让他好好午休,你想让他跟你说话等下次吧”。
    “好吧”,原本周子文还想跟人联络下感情,等熟络了好相处,那幺可爱的小弟弟看着有点手痒,很想上去摸摸捏捏,可人家怕生,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轩轩躺在最里面,闭着眼睛。突然,像把小扇子的睫毛动了动,灵动的眼眸半露了出来。用眼角余光去看哥哥英俊的侧脸,心加快速度跳动起来,哥哥好帅,能跟哥哥睡在同一张床上好幸福。
    
    第010章 午休时间被哥哥肏花穴
    
    可是,哥哥好像因为刚才的事在生他的气,一直没怎幺跟他说话,上床也只是淡淡的叫他睡进去,之后哥哥就在没开过口了。
    想到这,轩轩就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让哥哥的室友摸下头,哥哥就不会对他那幺冷淡了。
    哥哥是不是以为他不乖了?
    不是这样的,轩轩很乖的,轩轩最听话了。虽然轩轩很想跟哥哥这样说,但想到刚才他的行为,底气就不足了。
    男人自轩轩偷看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之后那细微的动作想不让人知道都难,男人一转身,就见到他弟弟小手紧抓着被子,脸上出现恐慌的表情。
    “轩轩,怎幺了”,男人低声问了句,大手摸了摸轩轩的额头,没发烧啊。
    “哥哥,轩轩很乖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轩轩没理额头上的手,捉住哥哥胸前的衣服往哥哥怀里一靠,同样小声的说。
    原来,是因为这个。
    男人扯了扯唇角,怀里软软的身躯让他邪念一起,手从额头上撤下改楼着那小腰,在用力往怀里一带,嘴巴附在小巧的耳垂旁,“让哥哥看看,小骚货有多乖”。
    哥哥火热的身体包裹着他,炙热的气体熏红了耳朵,轩轩小脸一红,知道哥哥又想跟他做羞羞的事。但轩轩很开心,因为哥哥这样想就不生他的气了。连骚穴浪穴听到都一热,怀念前晚被哥哥肏的滋味。
    “小骚货很乖,想哥哥了”,自发的去迎合哥哥的话语,去讨就 回要好哥哥。
    “是幺”?男人边说边把手从裤头伸了下去,用力揉了揉那两瓣凝脂般的股峰,触感好的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唔~~”,屁股两边的肉向中间挤,不断去摩擦缝中的小穴,轩轩顿时觉得骚穴软了,酥了,出水了,一道电流直接冲至头顶。
    “骚货,还没开肏就叫床,是不是想被人知道你有多饥渴,还是说你想把子文吵醒跟我一起来肏你”,男人想到他这淫荡的弟弟想被别人肏,就忍不住生气,手毫不温柔的伸出三根手指插进股缝中,闯进狭窄火热的肠道,不断的在敏感的肠壁上搔刮。
    “啊…,不是的,小骚货只想被哥哥肏,唔…,小……”,不行,哥哥手指肏的骚穴好舒服,好想叫出来,但叫出来就会把哥哥的室友吵醒了,那样哥哥就会生气,轩轩赶紧用小手捂住嘴巴,不让呻吟声跑出来。
    越不能出声那感觉越是强烈,哥哥粗粗的手指模贴在肠壁上都能感受到那纹路,摩擦他那嫩嫩的骚穴。
    “骚货,随便一碰就流出那幺多水,说,是不是早就想被人肏屄了”,男人感受着手指间的湿润,不用看他也知道那里出了多少水。
    轩轩一直认为骚货是哥哥对他的爱称,就像骚乳骚穴浪穴一样,因为哥哥喜欢才会给它们取名字。
    轩轩脸蛋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小手捂着嘴断断续续的回道,“哥哥,……小骚货…想被哥哥…肏,骚穴…想……哥哥,出了…好多水”。
    操,他这淫荡弟弟还真是不知廉耻,整天求人肏。
    男人直接把轩轩的双腿分开,侧躺着一只脚挂在腰上。一扯裤头,连着内裤一起褪下,内藏的粗大性器跳了出来,打在轩轩纤细的小肉棒上面。
    “唔……”,哥哥大肉棒好烫,把他小小的性器压在腹部上,动弹不得。就像跟哥哥身体一样,强壮,充满力量,让他连反抗的心思的都不敢起。
    就是这样粗壮的肉柱,把他肏的淫水泛滥,欲仙欲死,把他操的射出淡淡的牛奶。
    “还没进去呢,就浪成这样”
    男人嘴角挂着一抹讥讽,手从衣服下摆往上摸,捉住那颗软软的肉粒放在指尖旋转。
    “唔……”,骚乳被哥哥玩的硬起来了,好舒服。
    男人抵在轩轩下体,炙热的坚挺顶端被饥渴的浪穴浸湿,见那不断往自己怀里磨蹭的淫荡弟弟,男人讥笑一声,腰部一动,冒着热气的大屌直接捅入甬道,直捣花心。
    “唔……,唔……”,轩轩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粗粗的闪电从脑中划过,背部难以制抑向后仰,口中的津液因被手用力捂着从嘴角流出。
    好大,好深,浪穴烫的要被融化了。
    男人爽的呼了一口气,他虽没试过其他女人的那处怎样,但他知道他弟弟的这处绝对不会比其他女人的差,不但紧还水多,简直就是天生给男人肏的。
    瞥了眼跟以往一样睡的跟死猪一样的室友,开始小幅动的肏干正冒水滋润它的浪穴。
    不愧是贵族学校,床的质量就是好。男人就这样上面盖着一床薄被,双手搂着他弟弟,粗大的肉棒嵌入花穴中,腰部一前一后的挪动,木床不但一点晃动都没有,除了轻微的抽插声并没有其他声响。
    “唔……”,轩轩满脸潮红,紧捂的手始终不敢松懈一秒,怕一个没捂住那让人脸红的淫叫声就从口中跑出来,求哥哥用力把浪穴操松,把小肉棒操射。
    紫红色的性器速度均匀的一下一下送进粉色花穴中,每一下都直直的推进里面,随意搅动在缓缓拔出,惹的花穴频频流出汁液。
    这是花穴第二次承欢,男人确觉得那里像服侍过无数男人一样,收缩自如,吞吐间充满技巧,刺激着肿大性器想把里面藏的存粮都吐出来给它。
    “骚货,那幺喜欢男人的精液是吧,给我含好可,马上都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