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唔?”
    少年歪歪头,不太懂这个玩法。
    大叔却是狼血沸腾,订做这套绵羊衣服的时候他就想好了,必定要给他的绵羊上环!就像一个主人一样,要完全为他打上印记!此时见人露出纯真疑惑的表情,心头更是激动。
    他打开环扣,倾身给少年戴上。松松地圈着,黑色的皮质衬着少年白皙的肌肤,甚是好看。少年伸手摸了下,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
    “戴上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了。知道吗?”大叔覆身上来,拧着人下巴,霸道地宣告。
    少年闻言笑了,把唇瓣贴了上去:“我是大叔的小绵羊,永远都是。”
    “叫我律。以后都叫我名字。”
    大叔急切地把少年翻了个身,解开了小尾巴上的暗扣,正好露出了方便办事的位置,少年只觉得后头一凉,随即被大叔温热的手指给入侵了。
    “啊……那里……”
    大叔亲他的后颈,在颈圈处流连忘返,手下却快速进出,昨晚才被弄软的甬道很快就舒张开来,少年扭着身子哼哼唧唧,想避开被挑逗的敏感处,大叔喘着越来越急的粗气命令他:“别乱动!”
    “唔……啊……进来嘛……”
    比起灵活的手指,少年更喜欢粗大硬热的东西,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态,竟然喜欢被一个男人入侵,但只要一想到是大叔,他就觉得无所谓,只要大叔喜欢就好,他的身体,他的人都是属于他的。
    大叔见已经挤进了三根手指,实在是差不多了,便快速地弄掉自己身上的障碍,扶着激动得青筋凸起的热物在穴口熟练地磨了磨,沉下腰,一下全数插了进去。
    “啊……”
    即使做过了好几次,这么大的尺寸还是让人难以适应,少年趴伏在床上,抠紧了床单,拔高了声音叫了长长一道。
    “唔……”
    大叔被紧致的内里吸得快要破功,却也耐住性子摩挲身下的少年,一点点地,小幅度地抽动着让他适应。
    “唔……啊……别……”
    少年被拉下了背部的拉链,露出了大片粉色的背脊,大叔一路印下湿吻,大手也兜到前头去揉着乳珠熟练地玩弄。松垮垮的绵羊套装在少年手臂上堆积,他低头只瞧见一片白毛,让他真的有一种自己是绵羊的错觉。身上的抚慰隔靴搔痒,他不自知地摆着腰臀,收缩内壁,想要更多猛烈的入侵。
    “唔!别夹!”
    大叔几乎要泄出来,连忙定定心神,他见少年微微回头瞧他,水色潋滟的脸上满是渴求,便知这小家伙已经适应好了。他勾起嘴角,扶着少年的纤细的腰部,马力全开地急速贯穿起来。
    “啊……啊……啊……”
    少年如愿以偿地得到他要的顶弄,被大叔压制着,一下下往床头顶去,快要撞到的时候,又被猛地扯了回来,肉物在里头进得更深,内壁被弄到酥麻,过电的快感流遍全身,他沉醉一样叫得越来越小声,却不知自己的声音越发的诱人甜蜜。
    “唔……啊……舒服……要死了……啊……”
    持续的活塞运动让少年的背脊慢慢蒙上了一层细汗,随着进出的动作而轻摆腰身,高一声低一声地喘着,毫不保留地表达着身体的舒服。大叔被这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给弄得兽欲高涨,少年小小的身子完全被他锁在下头,像一只真正被猎人驯服的绵羊一样,乖巧地,任由他为所欲为。少年毫不做作的叫床声撩人到极点,直让他把人往死里干,让他露出更多哭泣的,脆弱的,又欲罢不能的表情来。
    “叫我名字!”
    大叔狠狠地没入了几十下,才忍得住汹涌的情欲,开口要求。
    “啊……啊……律……阿律……好舒服啊……”
    有很多人都如此叫过他,大叔在情事上并不是特别有洁癖的人,很多床伴都知道他的名字,也都会在情动的时候叫,却从没有人像少年这般,一下就戳到了他最柔软的情感。
    “继续叫!不许停!”
    少年只觉得体内的东西又变大了,搏动着更加凶狠地捣弄他,蜜穴被反复欺负像要弄个对穿,连小腹都麻痹了,膝盖跪到发红,身体瘫软无力的全凭身后的男人主宰,像附和身后的进攻节奏一样,他嘶哑着嗓子不断叫唤着大叔的名字,听话得让大叔红了眼,像满月时分发情的公狼一样,挥发着全身所有的力气和汗水去占有自己的母兽。
    “啊……阿律……阿律……阿律……啊……啊……”
    少年的绵羊衣衫已经滑落到手腕,整个后背连带着被撞得通红的臀部,发抖的双腿都露了出来,大叔深插几下把人前头又弄射了出来,趁着他在高潮中酥软无力,一手兜起他的身子,扯掉了套着手脚的衣服,光溜溜地把人拢在自己怀里,扣紧了从下而上地开始第二轮的攻势。
    “唔……啊……啊律……慢点……”
    湿润的肉物顶端红红的,最近因为射得太多了,液体有点稀薄,此时蒙了一层透明的水光在上头,越发显得粉嫩可爱,大叔忍不住伸掌握住它,随着动作慢慢揉搓,少年含糊地发出几声喘息,侧着头蹭在大叔肩窝里,舒服得身子一挺一挺的,把肉物往温热的掌心里送。
    “叫啊,别停。不然不喂你了。”
    大叔见他迷醉地被逗弄前头,后头一汪软湿的快要融化一样,知道他爽到神志不清了,却止不住想听他叫自己,心里也懊恼刚才居然没录下来,不然平日少年不再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回味。
    “啊……唔……阿律……阿律……阿律……”
    “真乖啊,再叫。”
    大叔低头咬住了他的锁骨,轻轻浅浅地含了一下,辗转地一路从脖颈湿吻到脸颊,最后抵住了少年的嘴唇,柔声问:“你是谁的?是谁的绵羊?”
    “唔……啊……我是阿律的……阿律的绵羊……啊……”
    少年享受着身下淋漓澎湃的快感,上头又被大叔一下下温柔抚弄,心里早就开心得不成样子了,此刻就算大叔让他做什么都会答应,更何况只是表达他的爱意?
    “我……啊……我爱阿律……啊……我们永远在一起……”
    少年喘了几声,又急促地继续说道,他伸出舌头主动舔吻大叔的唇瓣,迷离着双眼表白。
    “小坏蛋!!”
    大叔用力地啃了他下唇一口,有点恨恨的,没想到告白都被他抢了先,之前在背他回来的路上已经被告白了一次,大叔心想着这回总得自己来说爱吧,结果依然是少年拔了头筹,他像要把少年纳入骨血一样,锁紧了人猛烈地撞击,弄得少年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懂瘫在他怀中断续地喘气。
    大床被摇得要散架一样,然而心意相通的两人却没有停止的意思。大叔刻意延长了射精的时间,不断在少年身上煽风点火,直把人弄得又去了一次,哭得乱七八糟的三番四次哀求他射进来的时候,才心满意足地灌满了潮热的蜜穴。
    “我也爱你,小绵羊。”
    正在高潮的余韵中,少年听到大叔在耳畔留下清晰的表白,还没来得及细嚼和欣喜,就又被换了个姿势继续享用。
    敢爱敢恨直白坦诚的小绵羊被他命中的大灰狼翻来覆去地吃了一整晚,又累又满足地失去了知觉。
    
    第11章 .受伤的少年(开了个小车)
    
    捧着刚发的成绩单,少年皱起了眉头。对比上个月的月考,他的排名下滑了十多位,跌出了年级前五十,被班主任用红色字体标了出来,在班会上点名批评。
    少年低垂着脑袋,捏着笔在课本上随意乱戳,心里愁得要死,万一要叫家长来,他要怎么解释?幸好班主任也没这么丧心病狂,只是下课后喊了他去办公室。少年乖巧地站在那儿,说一声应一声,可怜兮兮的小样儿让班主任心里一软,告诫了他几句又放回去了。
    接下来一节体育课,少年有点心不在焉。
    今天下课后他也照常约了大叔。大叔现在只要没事儿都会开车来接他,带他出去吃个饭然后趁机粘粘糊糊地亲热一下,如果妈妈晚上下班早,就九点左右把少年送回家,如果妈妈晚上不回来,就呆在大叔家里,做羞羞的事情。这大半个月以来,每天都满足得不得了,大叔很会体贴人,变着花样带他去吃好吃的,送他特别的小玩意,床上也非常周到,让他舒服得不懂形容。
    一想到等会要发生的事情,少年就按捺不住奔放的心情,就在他边慢跑边分心的时候,被飞过来的足球砸到了脑袋,一下跌在跑道上闪了脚,顿时疼得小脸都白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唔……”
    少年捂着右边脚踝,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几个女同学围上来唧唧咋咋地问他要不要去保健室,少年咬着下唇忍过了那股钻心的疼,才勉强开口说好。
    体育老师跑了过来,先是骂了一顿踢球的人,再拨开人群,半扶半抱地把他带去了保健室。
    包扎好之后,少年那肿得跟馒头一样的脚看上去有点儿可怕,保健老师也建议说直接请假回家,班主任过来瞧了瞧,就和颜悦色地对少年说:“你家里人呢?叫他们过来接你吧。”
    “哦……”班主任让人把他的书包拿过来了,少年摸出了手机,想了想,还是没打给妈妈,直接拨给了大叔。
    自从要了号码以后,他还是第一次拨,响了大概有七八声都没人接,少年有点失望地想,果然大叔在忙吧,正要挂断的时候,接通了。
    “喂?小绵羊?怎么了?”
    大叔的声音有点儿喘,他在干什么呢?做运动?还是?少年止不住乱想,一时没应声。
    “小绵羊?喂?你不是在上课?怎么给我打电话?”大叔又问了一次。
    “哦……我……我不小心扭到脚了,回不到家……”
    少年小声地说,刚才大段的沉默让班主任怀疑地望了他几眼。少年缩了缩身子,用力捏着电话,不想被听出来他并不是打给家长。
    “啊?扭到了?严重吗?我现在去学校接你吧。”
    “嗯,好啊,现在过来吧,我等你。”想到马上又能见到大叔了,少年放软了声音,嘴角露出笑意。
    半小时之后,班主任将信将疑地看着面前从没见过的高大英俊的男人。男人礼貌地跟老师打了招呼,自称是少年的叔叔,少年在见到他的时候就露出了笑容,等男人走近了,还拉着他手摇了摇,男人反手摸摸他头,两人的互动十分熟稔。
    “疼吗?”大叔蹲下来仔细地查看包成了小馒头的腿,皱起了眉头。
    “有一点。”少年本来是想跟大叔好好撒娇的,却见班主任还在,只能一板一眼地回答。
    “那我先带你回家。”大叔直起身来,对着班主任笑了笑:“陈老师,你也看到这个情况了,能否准两天假给他恢复恢复?”
    “可以,先请两天吧,身体要紧,不过也不要忘记学习和做作业。你的成绩已经落后了,接下来要加把劲啊。”班主任对大叔点点头,又俯身嘱咐了几句少年。
    少年点点头,正想跟大叔说他自己能走路的时候,就被大叔横抱起来,搂在胸前转身就走了。
    “唔……”大庭广众的公主抱让少年有点不好意思,好在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里没什么人。
    “别乱动,等会又摔下来了。”
    大叔见他在怀里扭啊扭的,连忙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