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哦。”少年自然是什么都好,刚才是他走得太急,没来得及把外套拿上而已。
    “想吃什么?”虽然这么问,但大叔却打着方向盘,驶出了学校所在的街道,调头往另一边走去。
    “嗯?我都可以啊。”少年伸手拨弄挂在倒后镜上的小挂饰,快乐得有点漫不经心。
    “去望江路吧,那里有家养生馆子,菜色很清淡。”大叔含笑地看了看他的下身,少年羞红了脸撅着嘴转头不理他。
    然而下了馆子,被吃的还是少年,虽然在此之前少年也美美地饱餐一顿。
    大叔同样叫了个包厢,这家店看起来装潢很古雅高级,偌大的包厢只放了一围台,菜上完了门一关,外头的声响都听不见,私密得很。少年有点期待地边吃边打量大叔,然而这次大叔也是饿了,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自己也埋头猛吃。
    少年喝完了汤,擦了擦嘴,正要乖乖地抬头跟大叔说话,就已被吃饱喝足的大叔捏着小下巴,印上了带着同样汤味的唇。
    “唔……嗯……”
    大叔伸手把他从座位上抱了过来,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摸着后颈低头猛亲。昨晚使用过度的那处有点不舒服,少年扭了扭身子,想找个更好的位置,却被大叔抱得更紧,大腿一分,夹住了他两条细腿,手也探进了衣服,来回摩挲着腰身。
    “嗯……不要……”
    少年难得伸手推他,大叔有点奇怪地松口:“怎么了?吃太饱了?”
    “唔,那里……不舒服……”
    少年不好意思地小声抱怨,大叔看了看他轻摆的腰身随即明白了,笑着把人搂上了点,让他侧身坐在大腿上,屁股悬空,一手兜着他腰,一手又灵活地逗弄起他的身体来。
    “啊……唔……疼……”
    被捏着乳尖的少年撒娇一样喊疼,大叔哪里信他,知道他最喜欢被玩这里了,两指一捻,提着乳首轻扯了几下,凑过去顺着鼻尖一路舔吻下去,少年甜甜地叫了几声就又被大叔含在嘴里,唔唔地扭着身体,十分受用。
    “唔,小嘴儿真甜。”大叔意犹未尽地舔遍他的小嘴,最后扫过齿列,依依不舍地退出。
    “啊……还要……”
    少年张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他,连带着脖子一片肌肤都在发红发烫。他实在太喜欢和大叔腻在一起了,就算不做什么,只是粘糊地亲吻也觉得十分有意义。他并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样的,只是偶尔听到班里的女生说又去哪里约会了,然后又亲吻了,或者是又收到什么礼物了之类,然而这些大叔全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少年也不知道可以再怎么样,只是一刻都不想离开大叔。
    “乖,别诱惑我,你下午还得上课呢。”
    大叔给他拉好衣服,又慢腾腾地揉了下臀瓣,俯身凑在他耳边问:“这里还疼不疼?”
    “唔……不疼……就是有点胀。”
    “那今晚还要我疼你吗?”大叔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微微皱着眉头。
    “唔!要!大叔今晚我可以去你家!”
    少年连忙伸手巴住他,妈妈说过了今天会很晚让他自己吃饭睡觉,少年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看你急得。”
    大叔让他下地站好,又给他整理衣服,两腿一夹,把人兜在身前,松松的圈着腰,有点儿懒洋洋地对他笑:“晚上给你带给礼物,早点回家等我知道吗?”
    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拿过他的手按在他手心里。
    “啊!”少年惊喜地叫了一声,握紧了钥匙,想握住了什么珍宝一般,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以后可以随便进去等我,我基本晚上都会在的。”
    大叔又搂着人腻腻地亲他,少年软乎乎地靠在他身上,眯着享受他最爱的唇舌交缠。
    甜蜜的中午就此过去,两人一直磨蹭到快两点了,才结账出门,大叔开了一路快车把人送回学校,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教学楼了,才发车离开。
    搬到这边来住,本来是他的疗伤之旅。
    之前的大半年,是他成年以来最倒霉的时候。不但工作上出了事故,弄伤了身体,虽然后来治得差不多,依然留下后患,日后也只能从事他以前并不擅长的支援岗位;老婆积怨甚深趁机跟他谈离婚,他一无所有几乎是净身出户搬到这边的老房子来重新开始,还是靠的保险赔偿金。他原意是挑一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好好静静,谁知遇到了一只可爱的绵羊。
    就像一个猎人狩猎失败,连弓箭都弄折了,心灰意冷地翻过平日没有到达的山岭,却惊喜地发现山下一片绿草如茵,有只纯白漂亮的绵羊在乖乖吃草,对于他的入侵毫不惊慌,反而是张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慢慢地,一步步地,向他走来。
    上帝关了一道门,必定会给你再开一扇窗。
    少年就是那道窗户中透出来的光亮。
    照亮了他本来灰暗的路途。
    
    第10章 狼大叔的礼物(开大车啦,互相告白了)
    
    少年没想到大叔给他准备的礼物,竟然是一套毛茸茸的绵羊装。
    正确来说,应该是布满了白色短毛毛的连体衫裤。背面有长长的拉链,可以整个人钻进去,屁股那边非常称职地做了一条短短尾巴,像个小毛球一样挂在那里,还有配套的帽子,上头有两只小巧的绵羊耳朵……
    少年看着这套东西脸都烧红了,转身就要跑,被大叔拦腰抱住了咬着耳朵调笑:“害羞了?乖啊小绵羊,快穿给叔叔看啊。”
    “唔!不要!你哪里弄来的衣服!”
    “怎么了?多好看啊,白白的毛毛的,跟你多配啊。”
    大叔把人搂在怀里,贴着耳朵边吐气边轻柔地啜吻,大手隔着裤子摸到了人胯下,情色地揉动着。少年唔唔地扭了几下,身子都软了,也说不出更多的拒绝的话来,被大叔先含住了嘴逗弄了一番,敏感地射在里自己裤子里头。
    “啊……”
    张着湿漉漉的嘴,少年靠在大叔的胸前,细细地喘着。才在玄关处,就被大叔弄得去了一次,少年有点不好意思,闭着眼睛,享受着身体里的余韵。
    “衣服都脏了,干脆就换了吧?”
    大叔笑着剥掉了他的裤子,少年惊呼一声,撅着嘴抱怨大叔不怀好意,然而却配合地抬起腿,校服裤很快就被舍弃在地板上,湿湿的小内裤也扔在上头,大叔一把抱起人让他坐在鞋柜上,抵着他额头又缠绵地亲了一会,才揉了揉刚射过的小肉物,伏低身笑着含了进去。
    “啊!!不要!!唔!!”
    少年只来得及抱住大叔的头,便被一个温暖的地方包容了,小棍子开心地在灵活的唇舌抚慰下抖了几下,又颤巍巍地立起来,精神奕奕,大叔抚弄着他的囊袋,时而深含时而轻舔,把小人弄得哼哼唧唧的,双腿止不住地去夹他的脑袋,上头泪眼汪汪的,舒服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啊……啊……唔……好舒服……啊……”
    少年的两条白腿搭在了大叔肩背上,脚趾因为一波波的快感而卷曲,他握住了大叔的卷发,弯着腰像是承受不来一样连声叫唤。大叔却特别坏心,每当感受到他要喷射的时候,就退出来用舌尖顶住了小孔,少年揪紧了他的头发像讨饶一样,却被大叔掐了掐大腿肉,又疼得嘶一声,乖乖地放松了手,大叔复又继续舔弄下去,如此翻来覆去玩了他好几次,最后少年受不住伸手捶他,才听见大叔似乎是笑了一声,干脆地吐了出来,含住顶端用力一啜。
    “啊……!!”
    少年被吸得交了货,淡淡的液体全射进了大叔的嘴里,他颤抖着身子剧烈地喘气,大叔也没嫌弃他,把东西咕咚一声吞了,起身搂着人吻了吻,笑着说:“要不要尝尝自己的味道?”
    大叔也不等他答复,就这么送进了他口里。少年闻到一股腥臊苦涩的气味,却很快沉沦在大叔的舔舐之中,抱紧了人,下意识地摆动着身体,发出了舒服的哼声。
    不够,无论怎么接吻都不够。想大叔永远和他在一起,粘着贴着不要分开。
    少年觉得自己就是传说中的恋爱脑,自从和大叔有了亲密关系,就算上课他也能走神,每天就想着怎么和大叔多相处一秒,黏在一起要做什么事情,根本无暇顾及其他,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的成绩的确有点下滑,妈妈也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前几天还特意问过了他,少年摇着头乖巧地说没事,然而心里却不以为意,难得他遇到了大叔啊,怎么可以被学习这些小事阻挡了两人的交往?
    “唔……还要……”
    两人刚分开粘着的唇,少年就伸着舌头食髓知味地追上来,大叔摸摸他后脑,又抿了他一口。
    “乖,换衣服我们再来玩。”
    “唔……要吻……不要衣服……”
    少年搂紧大叔的脖子,撒娇一样不肯松手,大叔被这磨人大法弄得甜丝丝的,亲昵地蹭他额头,又调笑他:“小绵羊这么爱粘人,以前都是这样的吗?”
    少年闻言摇摇头,一双大眼睛水水的,无声地催促。
    大叔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耐心都放给了少年,他以前不算是个好脾气的人,加上工作的关系,总是接触到社会的阴暗和暴力面,积蓄了不少戾气,有时候对着家人,也会变得阴沉或者语气过重。然而对着这么乖巧纯白的少年,他却发不出脾气来,只觉得说句重话都在欺负他,心软得不行。
    他有时候也想,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少年就是他的命门,可爱听话地治愈他,让他本来坑坑洼洼的心变得平滑起来。
    “听话,先换衣服,我再好好吻你。”
    大叔拍拍他小屁股,示意他下来,少年却搂紧他脖子晃动,不肯松手,还撅着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大叔无奈又宠溺地低头亲他,唇舌亲昵勾缠,分开的时候都牵出银丝了,少年酡红着脸意犹不足,大叔这回也没管他了,牵着人下了地,把衣服塞他怀里让他去里头换。
    少年小步小步地往里走,低着头走得很慢,大叔在后头笑着吹了个口哨,流里流气的让少年忍不住回头瞪他,却见大叔伸手摸着自己胯下,十分情色地舔唇,即使是带着猥琐的姿势,少年也觉得他浑身外露着侵略而性感的气息。
    少年几乎软了腿,被这样的大叔迷得神魂颠倒,也不管衣服了,几步走回头就扑在大叔怀里,抱着就喊:“不要衣服了!大叔快进来!”
    这一记直球让大叔笑意更深,他摸了摸少年的头,忍着下腹汹涌的情欲,半哄半命令地推着他往里走:“走不动了吧?那大叔帮你换啊。”
    少年咬着下唇,站在拉了窗帘的客厅里,像个娃娃一样被大叔摆弄,白嫩的身体羞得染上了薄红,就算两人经历过数次亲密的情事,他依然羞于展示自己的身体,听着身后大叔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连带着他的节奏也加快起来,拉链哗一声全拉上,大叔从背后抱紧了他,低头蹭在他肩窝里情欲浓郁地吐气:“抓到你了,我的小绵羊。”
    “唔……”
    少年被这声沙哑低沉的声音给弄软了身,两人紧密相贴,身后顶着一根硬热的东西,几乎要站不住的少年扶着大叔的手,小声地催促:“啊……快点……”
    大叔摸着他身上毛茸茸的衣服,像是爱不释手一般,从小腹摸到了胸前,故意在乳珠的地方打圈,这衣服蛮厚的一层,自然是没能触到什么,却让少年脑补出平日被玩弄的舒爽,更加急躁地索求。
    “啊……大叔……进来嘛……”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能发出这么甜腻的声音,像淋了蜜浆的小曲奇,平日里他虽然胆小怕事,也并不是这种娘气的性格,但对着大叔,他总是止不住想撒娇,因为知道这个人必定会包容他,宠爱他。
    “还有一个礼物要给你。”
    大叔把他的小绵羊公主抱起来,放到了卧房的床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少年好奇地看着,从盒子的大小他推断是项链之类的,立马就紧张又期待起来。谁知大叔打开了,却拿出来一个皮质的项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