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好凉……唔……”
    虽然是第二次,少年依旧不习惯这非人的温度,他缩了缩,被大叔捏紧了后腰,咬着牙命令:“别乱动!”
    “嗯……”
    少年无意识地扭了扭腰,趴在后座的靠背上,埋着头小声地呜呜。
    后头进出的手指很急躁,昨天才弄过的穴口软软的,很快就吞进了两根,大叔熟练地搔弄着肠肉,咕叽咕叽的水声充斥了密闭空间,羞得少年更加深埋着头,小屁股扭得白花花的,分外诱人。
    “还扭!”大叔粗喘了一口,啪一下打了下去,瞬间泛起了通红的手印,少年叫得更加可怜了,呜呜呜地似乎真的哭了。
    这妖精!太磨人了!
    要不是大叔还存着一点理智,早就提枪而上了,他自己的能耐自己清楚,这小东西还没长开,乱来的话势必会伤到。他也知道自己口气太急,撩着软乎乎的肠肉转了一圈,才摸着人腰窝放软了声音哄:“别哭,很快就行了。”
    “唔……啊……好奇怪……”
    大叔兜起人小脸,抬起来吻了吻红肿的眼皮,“老是在哭,你这小哭包。弄得你不舒服吗?”
    “啊……唔……不要手指……要大叔的……”
    少年扁扁嘴,糯着声音继续撒娇:“要大叔进来……唔……填满我……”
    这句平常的话,其实很多炮友都跟他讲过,只是再也没人像少年这般,用简单的几只字,主宰他的思维,让他理智崩塌,变为欲望的野兽。
    “小绵羊,你要为你这句话负责任。”
    在凶猛的进入中,大叔终于意识到,他栽了,栽在一个比他小了二十年的小少年的身上。
    
    第7章 .放课后的约会(下)车震啦啦
    
    “啊……啊……啊……”
    跪趴在后座的少年身上只留了一件白色的毛衣,此时松松垮垮地挂着,露出了整片白嫩的背脊。下身光溜溜地撅起,两条小细腿快要跪不住了,被顶得一软一趴的,全靠大叔有力的手臂提着腰。少年的白浊很快弄脏了深色的车座,在上头留下斑斑痕迹。
    听着耳畔毫不做作的喘息,看着下头诱人的风景,感受着酥麻入骨的吸吮,大叔也顾不得场合不对了,扣紧了小东西,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狂摆腰胯,巨剑快速地进出,连润滑都被打成了一片泡沫,少年的臀瓣被撞得通红,衬着白皙的肤色,像个诱人的桃子,让人恨不得停下来啃上一口。
    然而却是无法停止,越是侵犯越是不满,少年的甬道仿佛有无穷的吸力,让大叔舍不得离开,一分一秒都不像分离,只想永远填满他,用体液灌满他,让他从内到外都是自己的气味。
    “啊……慢点……啊……”
    少年的手在皮座上打滑,被顶得几乎要撞到车壁了,大叔在销魂之后还惦记着疼人,一手扯着他的手臂将人往后一拖,肉根趁势向上深顶,这下猛插让少年哭得破了音,上扬的娇喘像钩子一般,让大叔更加的兽性大发。
    他睁着发红的眼睛,抱紧少年就往后一坐,这个简单的变化顿时把人送上了高潮,前头喷液蜜穴紧夹,少年啊啊地叫了几声,声音颤抖又娇艳,双手胡乱地在空中抓取,被大叔一下握在手里十指交缠,笑着亲了亲脸颊。
    “小东西这就不行了?”
    “啊……啊……哈……好舒服……”
    少年如同被钉在了大叔的肉棍上,腰身发软,双腿无力,全靠后头的男人把持着,刚经历过高潮的甬道激烈收缩,一波波快感从脊背扩散开来,他不懂形容,只觉得太舒服了,舒服得要死了,甚至比昨天还要舒服。
    “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大叔把他的手送到了嘴边亲了几下,又轻怜密爱地舔吻着他的耳后,刚把人弄上了一波,他也不着急继续进攻了,和风细雨地维持着速度,慢慢地捣弄着湿热的肠穴,一点点再次把它弄软。
    “唔……舒服……舒服死了……还要……”
    少年被温存的节奏弄得心里发甜,糯着声音叫了两声,大叔松开他的手,大掌摸上了挺立的乳珠,打着圈儿地逗弄。他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溢满了柔情的声音对少年说:“乖啊,大叔让你坐人肉凳子啊。”
    “啊……唔……舒服……”
    少年的乳尖非常敏感,昨天被大叔首次开发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好奇地碰了碰,明明是相似的手法,却没有被大叔玩那么舒服,略带粗糙的大掌每碰一下都让他欢愉地颤抖,像是和蜜穴有什么神秘的连通一样,连带下头也一起收缩。大叔很快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笑着边揉边插,还得了空在他耳边调戏:“原来喜欢被玩乳头啊,以后都边玩边干好不好?”
    “唔……啊……不要……啊……”
    虽然嘴上说不要,然而少年的胸膛却挺起,脆弱的部位一再送入大叔手中,细腰也随之轻摆,一下下扭动着把肉物吃得更深。
    “唔……啊……”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大叔愉悦地笑了,双腿一夹,把人拢在怀中,分出一只手来托着少年汗湿的脸,找准了喘息的小嘴,霸道地含住,下头开始密集发力,享用着已在他温柔的贯穿下渐渐松软的洞穴。
    “唔……唔……”
    被堵住了两张嘴的少年红着眼含糊地喘叫,大叔的节奏突然切换为狂风暴雨,他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只能瘫软着身子让人为所欲为。大叔很喜欢亲他,特别是在最后的关头,他也特别喜欢这种粘腻的交缠,仿佛爱意能够实质化,通过粘膜的相触,通过口液的交换,通过体液的灌输。
    少年小小的身子陷在了大叔宽阔的身体内,白皙的肌肤和麦色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少年的脖颈往下滑,滑过锁骨,融合了情热的汗水,再打湿了少年粉色的胸膛。
    两人下身连接之处发出淫靡而快节奏的水声,大叔来不及脱掉的裤子上尽是液体深色的痕迹,少年的蜜穴被弄得一塌糊涂,每次进出都能带出一点白沫的汁液,大叔选的润滑带有淡淡的花香,然而他却觉得少年身上的气味更吸引人,说不出是什么,却让他深深迷醉。
    “唔……嗯……唔……”
    少年快感的泪水流了满脸,大叔亲得他上下唇都肿了,依然勾勾缠缠地不舍得放开,托着后脑一遍遍地含吮,和上头的浓情蜜意不同,胯下的进攻却越来越猛,大叔也快到极限了,少年的蜜穴柔润顺从,让人忍不住想弄脏他,想标记他,想一再一再地填满他。
    两吨重的黑色路虎以可怕的节奏在摇晃,幸而停车场这个点没什么人,不然估计明天得上社会新闻版了。
    虽说大叔进入到最后冲刺,然而这最后也持续了快要五分钟,几百下猛插之后,才总算是攀上高峰,激烈绽放。
    “唔……”
    少年被内射的身体仿佛抽搐一般,剧烈颤抖,大叔在那瞬间依然不肯放开他的小嘴,手臂收得紧紧的,把人锁在怀中,占有地把自己雄性气息狠狠灌输了一顿。
    “啊……啊……啊……”
    总算被放开的少年大口大口喘着气,眯着双眼,软着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大叔留在温暖紧窒的洞穴里,来回摸索着细细颤抖的身子,脸颊蹭着少年湿润的侧脸。
    这柔情的温存一直持续到车厢内响起了一道闷闷的手机铃声。
    大叔分辨了一下,不是他的,那就是少年的。
    看来家长来查岗了,今晚又只能吃一遍了。
    大叔叹了口气。
    “你电话呢?我帮你拿。”
    边说还边亲了亲人哭肿的眼皮。
    “唔……啊?……电话?我电话?在……啊……唔……别弄我……在书包里……啊……”
    还沉浸在情欲的余韵中的少年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推他脑袋,却带动了还在敏感中的蜜穴,被里头还在歇息着的肉物擦了几下,酥得他软了腰又哼叫了几声。大叔坏心眼地不放开他,可以地又耸动了几下,把少年弄得气喘吁吁的,红着眼不满地瞪他,大叔脸皮厚得很,根本不受干扰,继续橡皮糖一样黏在他脸上,辗过了好几个吻,才意犹未尽地伸手去帮他拿手机,然而刚掏出来,手机却响停了,少年扁扁嘴,不满地拍了他一下,又被大叔捉住了脸,不管不顾地亲了一顿,亲到身子又软了,快要再次擦枪走火的时候,才被狠了心放开。
    少年点亮了手机,发现果然是妈妈。
    “唔……是妈妈……”
    他有些低落,这就说明他和大叔的相处到了尾声了。难得的一次约会,才几个小时就结束了,少年不舍地想,如果他不是高中生,是个大学生就好了,可以天天和大叔在一起,不用再挤时间了。
    “要回家了吗?我送你吧。”
    大叔也不舍得,不过已经十一点了,作为一个学生也是该好好回家睡觉。他把人抱了下来,少年还用湿润的眼神一直看着他,扁着小嘴,有点不乐意。
    大叔笑了,捏捏他脸,“明天再陪你,我最近都在的。”
    说罢抽了纸巾给他,让他先擦脸,自己举着他的小白腿帮他擦后头,少年羞得又夹腿又踢他,最后还是被打了几下屁股才安生下来,被大叔服侍了一顿,穿回校服背着送了回家。
    本来大叔是想公主抱的,但想了想还是太显眼,于是就换了个方式。少年趴在大叔背上,乖巧地圈着他脖子,把小脸往他侧脸上蹭啊蹭的,没走几步路就让大叔一股欲火从头烧到脚,咬牙切齿地说了句坏东西,才嘻嘻笑地止住了撒娇,转而痴痴地歪着头凝视他。
    “看什么?我好看吗?”
    大叔伸手把人向上托了托,想着这小东西实在太轻了,日后得好好投喂才是。
    “嗯,好看。”少年应了声,凑上去亲了下大叔的耳朵,小声而羞涩地说:“大叔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大叔顿了一下,按捺住心潮澎湃,脸上却冷淡地应了句:“嗯,我知道,我都知道。”
    月色之下,两道身影交叠,亲密无间地慢慢向着灯火燃亮的住宅楼走去。
    
    第8章 .狼大叔的夜袭
    
    大叔又不见了,家里没人微信也不回。虽然不过短短两天,少年却心慌意乱,止不住胡思乱想,那天楼下见到的女性是不是他的情人?两人是不是去了什么地方玩?或者大叔干脆不回来了,连房子也不住了?
    少年这才发现,他对大叔的了解实在太少,只知道他微信,连手机号都没有,更不知道他全名,职业大概是警察,年龄跟妈妈差不多。即使两人有过肌肤之亲,少年依然没有安全感。他每天要给大叔发好多条微信,有时候自说自话说自己的情况,有时候就问大叔在哪里在干什么。
    果然是太烦了吧。果然是被讨厌了吧。
    少年扁着嘴,草草吃过了妈妈做的晚饭,就闷头回了房间做作业。只是做了大半晚,依旧没做完一张卷子。
    十一点的时候他磨磨蹭蹭上了床,又抱着手机给大叔发了好几条,依然没答复,戳着戳着屏幕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