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叔没那么多细心去想他今天是不是不开心,只是纳闷平日见到他总是抬头笑着的小绵羊今天一直低着头,看不到那张可爱的小脸心里头感觉怪怪的。
    他两步走过来,身手抬起人的下巴,立马拧起眉毛满脸杀气:“你脸怎么红了?又被人欺负?”
    少年皮嫩,一个小时前被狠掐的脸还带着点手印,衬着白皙的皮肤和微微发红的眼,的确楚楚可怜。
    大叔心揪了一下,一把将人扯到怀里,摸了摸脸,还没张嘴就见少年眼睛一红,泪珠滚了一滚,掉了下来。
    小绵羊的哭功真是一流啊。
    大叔又开始烦躁了:“哭个屁啊,又不是我打的你,快说发生了什么?!”
    少年倒不是为了欺凌而哭,而是刚在楼下见了他以为的和大叔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心里觉得委屈,觉得自己比不过,又被这想了几天的大掌给暖了一下,没忍住就流了泪,这时被纳在怀里,闻着喜欢的雄性气息,就算被严厉地吼了一句,还是软着声音说:“唔……没有……就被拦着拿了点钱……大叔你今晚也会在吗?”
    大叔瞪了瞪眼,正想责备他,却见人仰着头泪汪汪地看他,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赖在怀里,心软了一半,又听他弱弱地问了后半句,便叹了口气,摸摸他头,有点无奈地说:“在啊,不在的话你又被人欺负了,下次脸都肿得跟猪头一样怎么办?”
    “太好了!那我今晚请你吃饭好不好?妈妈有给我留钱!”
    少年大着胆子圈住大叔的腰,刚才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想着今晚可以独占大叔就心头狂喜。
    看着他挂着眼泪又哭又笑的样子,大叔心里一甜,伸手刮刮他小脸就说:“不用你请,大叔今晚带你去吃日料好吗?正好附近有一家不错的。”
    他中午才跟人去吃过,正好份量精致,适合这个小饭量的绵羊。
    “嗯!”少年就算跟他去吃路边摊也是好的,用力点点头,突然又发现现在才三点多,离吃饭还远呢,突然就有点发愁。
    “进来吧,你要做作业还是睡午觉都可以。”
    大叔拉开了门,拥着少年带了进去。
    说私心也好,几天没见到,大叔心里也怪念想的。
    这几天大叔是回去办调职手续顺便处理一些私事,他半年前在执行案子的时候受了伤,一度失明,即使后来康复了对视力还是有点影响,他没办法继续在前线工作了,于是他提出内部调职,打算先休息一会再去上班。恰好他生病期间,老婆也在跟他闹离婚。不满其实积蓄已久,他还是前线的时候工时不定,连着一个月不着家也是平常,加上他受伤初期脾气很大,一来二去地两人闹个不停,最后干脆签字分手,房子留给了老婆,自己托人寻了个地方搬了出来。
    大叔把人带进屋子以后,揉了揉他脑袋,自己就走到沙发上坐下了。
    “大叔不用上班吗?”
    这屋子少年来了几天,已经很熟了,他乖乖地去厨房给大叔拿了罐啤酒,给自己倒了杯牛奶,又坐在餐桌前拿出作业来写。
    “哦,最近不用,我在放假。”
    大叔懒得说那些复杂的,喝了口啤酒,又看了眼乖巧可爱的少年,只觉得心头满足,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静静地闭目养神。
    “哦,真好啊,我也想放假呢。”
    少年想,放假就可以天天缠着大叔啦。
    大叔没接嘴,呼吸平稳,似乎是睡着了。少年等了一会,见他没答复,又等了一会,题目都做了两道了,还是没动,他握着笔,咬咬唇,终于还是没法集中精神,就悄悄站起身来,走到沙发的后头,蹑手蹑脚地靠近大叔。
    大叔眼下有黑眼圈,嘴上还有一圈胡茬,身上的衣服也有点皱巴巴的,难道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少年歪着头想了想,凑近了一点嗅了嗅,也没有香水味,应该就是忙吧?
    “看什么?我好看吗?”
    大叔声音不大却很清晰,没有一点睡意,一手探上来揉了揉少年靠得很近的脑袋。
    “啊!”
    还以为大叔睡着了,少年才敢过来端详,此时被吓了一跳,正想起身往后缩,却见揉头的手往脑后一移,用力压了下来。
    “唔!”
    少年的唇被压在了大叔的脸上,大叔这才睁眼,眼里溢满了笑意,他移了移脑袋,用自己的唇对准了少年。
    受惊的小绵羊真可爱啊,瞪着一双大眼看他,嘴唇也软软的,带着点牛奶的甜味,大叔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听到小绵羊倒抽了口气,双颊迅速染上薄红。
    “疼吗?这里?”大叔轻轻摸了摸少年被掐红的地方,贴着他的软唇暧昧地吐气。
    少年摇头又点头,水汪汪的眼睛沉迷地看着他。
    “那到底是疼不疼?”大叔笑了。
    其实一点都不疼,不过少年觉得,可以趁此让大叔做点什么。
    “可是这里很红啊,要不要叔叔给你舔一下?”
    禽兽啊。大叔在心里责骂自己,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还一点都不害臊。
    然而任由他为所欲为的乖巧少年一点防备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任,无论是舒服或者委屈,都在他面前展露无遗,这点直白的坦诚,让他觉得再隐藏自己龌蹉的心思就是对他不公平。
    说出来吧,如果少年拒绝,那他就厚着脸皮说是逗他的,然后再找个地方搬走吧。
    少年顿了一下,随即眼里染上了惊喜。他翘了翘小嘴,弯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像是呢喃又像是叹息一样答复:“好啊,大叔想做什么都可以。”
    大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的,竟然还能控制着不变身为禽兽,有条不紊地伺候着少年。
    他不愿意去问,却有着一股自信,少年必定是第一次,他一定要让他留下好的回忆。
    在他身下衣衫半褪的少年,露出大片洁白的胸膛,两颗小乳珠被他捏着揉着,粉粉硬硬的,然而他的唇舌却分不出一点空闲去抚慰他们,正含着少年甜甜的小嘴不断深吻。
    “唔……嗯……”
    少年被压到在沙发上,双手圈紧了身上给予他快乐的男人,上身挺起,将柔嫩的身躯送给他亵玩。
    玩了一会,大叔的手便越来越下,探进他的校服裤里,摸着小小的臀瓣情色地揉,揉得少年烧红了脸,又漏出几句含糊而愉悦的叫声。
    不知道会不会很疼。听说都很疼的。但是大叔的话,多疼都没有关系。
    少年迷迷糊糊地想,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大叔灵活而霸道的舌头不断彰显存在感,以及越来越响亮的唇舌之间粘腻的水声。
    大叔松开了几乎被吻肿的小嘴,心下想这下过分了,晚上人家妈妈见到了该怎么解释?然而低头一瞧小绵羊那沉醉不知归路的表情,迷蒙的双眼,潮红的脸颊,顿时又欲火更旺,恨不得就这么全部吞吃下肚。
    “唔……好舒服……”小绵羊不知死活地嘟嘴。
    “小绵羊真甜。”大叔摸摸他脸,又凑过去吻住了小巧的下巴。辗转几下,一路往下,在锁骨处逗弄了一会,才把寂寞许久的乳珠含在嘴里。
    “啊……唔……那里不要啦……啊……”
    大叔的胡茬让他有点发痒,湿漉漉的触感又让他觉得似乎是被大狗在舔,然而身上覆盖的厚重却让他有股安全感,仿佛被好好地保护着,不用害怕外头的风风雨雨。
    “唔……啊……那边也要……啊……”
    另一边得不到抚慰的小点被大叔用手揉压着,时重时轻,还坏心眼地配合着嘴下啜弄的节奏,深吸的时候用力拉扯,浅舔的时候慢慢摸索,头一次被玩弄这里的少年很快丢盔弃甲,泪汪汪地呜呜叫着,爽得小腰一摆一摆,无意识地揪着大叔的卷发,不要又要的欲拒还迎。
    “唔……啊……好奇怪……啊……”
    少年还没有变声,他的发育似乎比同龄的男孩子要慢,嗓音细细的,声调偏高,此时染上了一股情色,听得大叔胯下猛跳,像个满月时分的狼人一样,快要压抑不住身体的本能而变身了。
    “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大叔吸了口气,克制住澎湃的情欲,微微起身俯视着少年。
    “唔……要……吃掉我?”
    少年醉在情欲里的神情十分迷人,水润着眼,慢慢舔着唇,像是吃不够一样。
    “知道用哪里吃吗?”
    大叔又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鼻尖,眼里全是自己都没发觉的宠溺。
    少年的睫毛颤了颤,手从大叔的后背慢慢下滑,停在他的有力的腰间,然后向前,怯怯的伸向了胯下。
    “这里。”
    大叔摸着人的手一紧,只觉得被碰到的地方叫嚣着要撑破裤子,他深吸口气,忍耐着,沙哑的嗓音又性感又迷人:“我真的会吃掉你的,小绵羊。”
    “那就……吃掉啊……”
    少年甜甜地笑了,他根本无所畏惧,他对感情一无所知,不会去想两个人的性别年龄甚至身份的问题,他只知道这是十六年来第一次让他心动的人,他必须要握住。
    这句可爱的话自然让大叔青筋暴起,他压着人又狠狠地吻了一通,直把少年弄得娇喘细细,因为情欲焚身而激动发抖,才松了口,托着人小屁股让他翻了个身躺在自己身上,一下下舔着他下巴,哑着声音道:“你今年才十六……你知道……被我吃掉……意味着什么吗?”
    “唔……大叔……啊……你喜欢我吗……”
    少年的双唇已经被弄得红肿,水嘟嘟的,像诱人的樱桃。他本来就皮肤白皙,现在脸颊连着脖子和胸膛一片肉粉,他伸手摸着大叔的眉眼,十分依赖地在他怀里蹭了蹭。
    “喜欢跟吃掉是两回事啊,小绵羊。”
    大叔沉着声音做最后的提醒,他觉得自己也够可以的,紧要关头也刹得住车。
    他只是不想少年后悔。少年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如果只是喜欢亲亲游戏他可以陪人玩,但是最后一关,必须让人明白风险。
    “喜欢就可以……吃掉我吧……我也要吃掉大叔……”
    少年两手扶着大叔的脸,和他迥然不同的成年人的皮肤在他手下细细抚摸,他低头送上自己的吻,如同送上自己的一片纯洁的真心。
    “真是……小妖精啊……”
    大叔叹息了一句,脑海里仅存的一点理智都崩溃殆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